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吓了一跳,顿时睡意全无。

    看着烂醉如泥倒在自己家里地板上的门玥玮,桑枝忍不住扶额无语。

    这姑娘估计又被雷明刺激了吧,所以才借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

    伸手费力的将烂醉的门玥玮拖进客厅,别看她一副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儿,还真的挺重的。

    使劲儿将她弄到沙发上,拿了靠垫让她靠着,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

    醉的一塌糊涂的门玥玮抬着一双迷离的眸子看着桑枝嘿嘿的笑着,伸手指着桑枝含糊的道:“你,是枝枝,我嫂子……”

    桑枝皱了皱眉,伸手一把将她胡乱挥舞的小手按住,忍不住抱怨道:“怎么喝这么多?出了什么事?”

    问完自己又忍不住摇头苦笑,“她都醉成这样了,还怎么能正常回答自己的问题!”

    “嘿嘿……喝酒,来,嫂子,喝酒……”门玥玮突然咧嘴笑着,对着桑枝又是一阵讪笑,然后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桑枝摇摇头,想要起身去房间给她拿条薄被,门玥玮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犹豫了一下,桑枝还是将电话接起。

    手机是雷明打来的。

    “我是桑枝。”桑枝老实的回答。

    手机那边一阵沉默,然后才缓缓道:“嫂子,我是雷明,小玮她没事吧?”

    桑枝看了看睡相极不安稳的门玥玮,嘴角儿扬起一道若有似无的苦笑,“你送她过来的?”

    她猜想应该是雷明将门玥玮送到自己这边来的,不然以门玥玮现在这种状态,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过不来的。

    “嗯,她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她喝醉了,我过去酒吧将她送了过去,只是在门口,她死活不让我看着她进去。她……没事吧?”雷明语气有些犹豫的问道。

    桑枝淡淡的看了门玥玮一眼,“她没事,谢谢你送她过来。”然后挂掉了电话。

    起身从卧室里拿了条薄被搭在门玥玮身上,看着她笑了笑,估计今天自己不用去公司了。

    打了电话去公司交待了一下,然后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换了衣服再出来的时候,隐约就闻见一股难闻的气味。

    桑枝一惊,快步走到客厅,只见门玥玮正趴在沙发上狂吐不止。

    沙发上、地板上已经被她吐得一塌糊涂,难闻的带着酸馊味和酒味的气味瞬间自整个房间蔓延开来。

    桑枝忍不住皱了皱眉,差点忍不住跟着吐了出来。

    憋着气,伸手轻轻拍打着门玥玮的后背。

    半晌,门玥玮终于将肚子里的东西悉数吐尽,几乎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意识才渐渐回归。

    接过桑枝递过来的白水漱了漱口,看到自己弄得一塌糊涂的样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枝枝姐,我怎么会在你这里的?”

    桑枝无语的看着她,半晌苦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是不是好受点了,能起来不,去冲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去卧室里躺一下吧。”

    当务之急是先要将这片狼藉清理干净,然后赶紧开窗通风,再继续闻着这味道下去,桑枝绝对相信自己会忍不住也吐出来。

    扶着门玥玮起来,将她送到卫生间,又拿了自己的睡衣给她,有些担心的问:“你自己可以吗?”

    门玥玮揉着疼痛的额头点点头,不好意思的道:“枝枝姐,麻烦你了。”

    桑枝笑笑:“跟我客气什么!”

    说着关了门退出来。

    先将各个房间的窗户打开通风,又将沙发垫悉数扯掉扔进洗衣机里,然后一遍遍的将地板擦干净。

    做完这一切,桑枝已经累得腰酸背疼几乎直不起腰来。

    忽然想到门玥玮还在卫生间里没有出来,心里一惊,担心她出什么事,赶紧跑去敲门。

    半晌没有动静,好在门玥玮迷糊中也忘记了锁上卫生间的门,桑枝干脆推门直接进去。

    进去却被里边的情景华丽丽的给吓到了……

    只见门玥玮正光着身子躺在浴盆里睡着了,上边花洒还撒着水,浇的她浑身湿漉漉的,跟个落汤鸡似的。

    桑枝暗自叹了一口气,伸手将水洒关了,拿了浴巾帮她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然后双手架着她的胳膊,用尽全身力气,拖死猪似的将她从浴盆里拖了出来。

    费力的将她扔到床上,然后直接拉了被子给她盖上,看着门玥玮睡得死猪样子似的,桑枝嘴角儿忍不住扯了扯。

    这姑娘倒是什么时候都能睡得酣畅。

    都是被爱情摧残的,爱这东西果然害人不浅。

    桑枝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一向开朗活波的门玥玮居然也会被爱情弄得这么凄惨可怜。

    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出了房间,轻轻将门关上。

    看看时间,已经快差不多中午了,这才感觉肚子饥肠辘辘的叫嚣着。

    想着门玥玮醒来估计也会饿,桑枝先用电饭煲煮了白粥,又见冰箱里没有什么可吃的了,这才又拿了钥匙和钱包准备下楼去买些吃的回来。

    桑枝从小区外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些东西,拎着袋子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文丽从小区出来。

    见到桑枝,文丽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桑枝身边,探出头来对着她嘴角儿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呦,咱俩还真是有缘,没想到你也住这里啊?”

    桑枝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世界这么小,文丽居然也是住这小区的。

    但出于礼貌,桑枝还是友好的朝文丽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本想着就这么离开,才要迈步却被文丽叫住。

    “桑枝!”

    桑枝停步转身望着文丽。

    文丽将车子停在一边,下了车,绕过车子来到桑枝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有事?”桑枝蹙眉,实在不知道这女人拦着自己究竟又是要干什么,她家里电饭煲里还煮着粥,还有一个宿醉的门玥玮要照顾,实在没时间跟她这儿蘑菇。

    文丽上下打量着桑枝,淡淡一笑:“你今天没去公司?不会是因为我的婚礼策划吧?”

    想着桑枝因为自己而犯难的样子,文丽心里竟没来由的一阵高兴,倒也不是说自己跟她有什么仇恨,只是想到她平白无故的占据了自己表妹的位置,心里对她就是一阵莫名的不爽,就想着找她点事,让她不痛快!

    桑枝心底叹了一口气,她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女人,是太闲了吗?

    淡淡的扫了文丽一眼,“策划案我会准时呈上,到时候咱们再讨论吧。”

    说着绕过文丽往小区里边走去。

    身后文丽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上车。发动了车子离去。

    回到家里,桑枝随便吃了点东西,见门玥玮依旧睡着,便拿了自己的笔记本去书房里,准备开始弄文丽婚礼的策划。

    打开资料,看着苏珊珊之前的几款设计,桑枝忍不住皱眉,那姑娘几乎所有的设计都如出一辙,老套且缺乏新意,甚至有些是套用了别人婚礼现场的设计,也难怪文丽会百般挑剔。

    想着文丽,桑枝忍不住撇撇嘴儿,这样的女人究竟什么样的婚礼才是她满意的,估计自己设计出来的方案也会被她批的一塌糊涂吧!

    虽然心里烦躁,可还是认真的研究着新的方案。

    门玥玮揉着惺忪的睡眼进来的时候,桑枝正埋头在电脑前奋战着。

    因为某个环节,嘴角儿时不时的下意识的噘起思考。

    见门玥玮进来,桑枝抬头,看着她笑笑:“醒了,还难受吗?”

    门玥玮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桑枝摇摇头,保存了文件,关了电脑,起身往外走:“饿了吧,先给你弄点吃的去。”

    门玥玮乖乖的跟着她出来,桑枝帮她盛了一碗白粥,连着两碟小菜放在她面前,“吐了半天,吃点清淡的吧,对胃好。”

    门玥玮点点头,低头默不作声的吃着粥。

    桑枝看了她一眼,轻叹了一口气,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吃粥的门玥玮神情一顿,一口粥含在嘴里,轻轻摇头,“没什么。”

    见她不想说,桑枝也不好继续追问,只笑了笑,起身去厨房切水果。

    端着果盘出来的时候,门玥玮已经吃饱,正怔愣的坐在沙发上望着茶几发呆着。

    那落寞的神情让桑枝忍不住心疼。

    桑枝将果盘放在茶几上,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半晌,门玥玮才抬起头,看着桑枝,可怜兮兮的问道:“枝枝姐,你说我是不是很蠢?”

    桑枝嘴角儿微扬,轻轻笑着,抚了抚她有些蓬乱的长发:“怎么会?你那么开朗活波,又聪明,怎么会蠢呢?”

    门玥玮嘴角儿扯出一道苦笑,“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好,真这么好的话,他怎么就看不到呢?”

    说着鼻尖儿一酸,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桑枝轻叹一声,伸手将她搂在自己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覆在桑枝肩头哭了好半天,门玥玮才将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闷声说:“他说他得对叶藜负责,即使叶藜心里没有他,他还是要对她负责。”

    门玥玮的声音听上去无力又无助,让桑枝忍不住心里一阵难过。

    桑枝不知道门少庭、叶藜、雷明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但直觉的感觉三人间那种微妙的关系一定不是那么简单。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桑枝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门玥玮身体明显的一僵,轻轻抬头,看着桑枝,抽了抽鼻子:“枝枝姐,我哥还没告诉你吗?”

    “什么?”桑枝不明白门玥玮指的是什么,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门少庭要告诉自己什么?

    门玥玮摇摇头:“还是等我哥亲自告诉你吧。”

    说着起身抻了抻身上穿着的桑枝那套宽松舒服的睡衣,咧嘴笑了笑:“我没事了,能借我一套衣服不,穿着睡衣没法出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