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想也不想的追着那抹熟悉的身影跑了出去,追到门口才赫然发现人影早已没了踪影。

    站在饭店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桑枝有些纠结,究竟是她看错了还是真的跟自己想象的一样,不过她倒宁愿希望是前者,宁愿希望是自己多疑加眼花,也不希望肖菲受到什么伤害。

    晃神之际,肖菲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你干嘛去了,我回来都见不到你,在哪呢?”

    电话里肖菲有些小情绪的嘟囔着抱怨。

    桑枝嘿嘿讪笑了两声以掩饰尴尬,“我刚刚碰到一个熟人聊了两句,马上就过来了。”

    说完收了线速度返回饭店。

    肖菲正吃得不亦乐乎,看见桑枝回来不满的瞪了她一眼:“碰到谁了?还颠颠儿的跑去跟人家唠嗑儿?”

    桑枝的朋友肖菲几乎都认识,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两人之间几乎可以说没有秘密,甚至连桑枝心底珍藏的那个身影,都曾经跟肖菲一起分享过。

    肖菲很理所当然的以为,桑枝碰到的朋友她也认识的,于是才随口问道。

    桑枝笑笑,心里纠结着要不要跟肖菲说,她似乎看到了郑尧带着一个女人刚从这里离开,但是想了想,觉得自己又不能确定,还是先不要告诉肖菲的好。

    但即便如此,桑枝的心里还是很担心,担心万一自己看到的是真的,肖菲能不能受得了这打击,或者说她会怎么样!

    见桑枝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肖菲不高兴的噘起小嘴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想什么呢?跟姐吃饭你还心不在焉东想西想的,是不是想你家门大上校呢!”

    桑枝白了她一眼,肖菲就是这么没心没肺,爱一个人就会爱他的全部,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尽管郑尧在很多人心中缺点频频,可是肖菲就是认定了他,就觉得他的所有都是优点。这种执着而狂热的爱,是桑枝或者很多女人无法相比的,却也是她的可爱之处。

    桑枝夹了块肉放进肖菲碗里:“快点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桑枝这样子反倒吊起了肖菲的八卦心理,一脸贼笑的看着她:“说说,你跟你家门上校相处的怎么样?他那方面是不是很厉害,你能吃得消不?”

    桑枝被肖菲说得脸瞬间绯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个流氓,滚,瞎说什么呢!”

    一边说着,一边将一筷子菜塞进她的嘴里,直接将她嘴巴封住。

    “唔……”肖菲被桑枝堵着嘴巴尖声怪叫,“这有什么啊?还不好意思了,都老夫老妻了,有啥啊!”

    “滚,你再说小心我跟你急!”桑枝一脸气急败坏的瞪着肖菲,那表情好像随时要爆发的样子。

    肖菲了解桑枝,这货看着文静,一旦真的发起脾气来却不是好惹的。

    “不说就不说嘛,急什么。”说着给桑枝倒了一杯饮料,二人边吃边聊着。

    “对了,你刚刚是碰见谁了?我还想着到时候我结婚的时候咱们认识的人都该请谁不该请谁的,到时候你帮我看看啊!”

    肖菲说得很自然,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跟郑尧之间存在着问题。

    桑枝看着她心里忍不住一阵的难受,肖菲是个爱情至上的女人,如果她跟郑尧的这段感情出了问题,她不确定肖菲会不会直接疯掉。

    “行,没问题。对了,要不你给郑尧打个电话,看看他现在忙完了吗?要是方便就过来一起吃点吧。”

    肖菲点头,拿了手机给郑尧打电话。

    打了半天,郑尧才接了电话。

    声音很低的问道:“什么事?”

    肖菲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影响到他工作了,忙笑着问道:“没事,我跟桑枝在外边吃饭呢,想问问你忙完了吗?要不要过来一起吃点?”

    “我还在开会,你们自己吃吧,吃完了早点回去,别玩得太晚了。”郑尧说完便挂了电话。

    看着肖菲一脸失落的表情,桑枝也猜出个七七八八。

    “怎么,他还在忙?”

    “嗯,还在开会。”肖菲耸了耸肩,笑了笑。

    “哦。”桑枝若有所思的应了声,“开会还能出来接电话,他对你还是挺上心的嘛。”

    这话桑枝说得言不由衷,她只是不想肖菲不高兴。

    听桑枝这么说,肖菲开心的笑了,“他讲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声音很小,周围很安静,听不到一点别的声音,估计是拿了手机到别处接的。”

    桑枝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吃过饭,桑枝送肖菲回去,到了小区楼下,肖菲下车时候才将她叫住嘱咐道:“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肖菲囧了囧,红着脸说:“再说吧,应该不会是中标了,他每次都有做措施的。”

    桑枝皱眉,“有措施也不是就万无一失的,去吧,要是郑尧没时间,我明天腾出时间来陪你去,反正又不用很久,一个检查而已,很简单的。”

    肖菲终是拗不过桑枝,点头答应了,“你忙你的工作吧,我明天自己去就行了。”

    桑枝也不坚持,笑笑:“也行,到时候我要验收化验单。”

    她就是怕肖菲阴奉阳违说一套做一套,这种事情还是早些弄清楚的好,万一……

    桑枝不敢去想那个万一,也不愿去想。

    回到家里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心里老是想着晚饭时候在饭店里晃眼儿而过的那道男人的身影,而且那女人的声音也有些熟悉,似乎听到过,却一时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的声音了。

    心里反复纠结着这个问题,明明眼皮困得都睁不开了,可是大脑皮层就是异常兴奋的睡不着。

    看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桑枝还是忍不住拨通了肖菲的手机。

    手机响了半天才被肖菲懒懒的接起。

    “喂,枝枝,怎么了?”肖菲的声音慵懒柔和,透着浓浓的困意。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什么,跟你聊得太高兴了一时间睡不着,打个电话骚扰你一下。”

    电话里肖菲不由得噘嘴:“你是想你家男人想的孤枕难眠了吧?”

    桑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郑尧回去了吗?”

    “没,他经常天快亮时才回来,然后换件衣服就又忙去了。”肖菲的话里还是带着明显的睡意。

    桑枝皱了皱眉,“那你睡吧,自己小心点。”

    挂了电话,桑枝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郑尧不过是个处级干部,真的会每天这么忙吗?

    晚饭时候那抹身影突然又窜进脑海,让她原本纠结的心更加担心了。

    早晨起得有些晚,早餐也没顾上吃,桑枝便匆匆的收拾好自己去了公司。

    中午时候,桑枝没有接到肖菲的电话,担心她没有老实的去做检查,便给她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好半天才被接起。

    肖菲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紧张和不安。

    “怎么了?”桑枝忍不住皱眉问道,“检查结果出来了?”

    “枝枝……”肖菲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我真的是……怀孕了。”

    听了这话,桑枝只觉得自己脑子都跟着嗡的一下,一时间愣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肖菲怀孕了!怀了郑尧的孩子!

    “枝枝……”半晌不见桑枝反应,肖菲电话里焦急的唤了一声。

    “跟郑尧说了吗?”桑枝实在说不出什么恭喜的话,对于她来说,肖菲现在怀孕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可能是一件祸事。

    “他出差去了外地,电话打不通。”肖菲坐在医院的大厅里,手里紧紧捏着那张化验单,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一方面她有些小惊喜,自己肚子里有了郑尧的宝宝,甚至想象着要是郑尧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高兴的欢呼雀跃的样子。

    另一方面,肖菲又很担心。他知道郑尧一直不想这么早要孩子,所以他们每次做的时候,他都会做好防护措施。如果他真的不想要这孩子,要求自己打掉,自己该怎么办?

    桑枝眉头蹙的更紧了,“你现在在哪儿?”

    她能够理解肖菲内心的纠结和紧张,这个时候,她这个好朋友有责任陪在她的身边。

    “还在医院里。”肖菲愣愣的回答。

    “等着我,我马上到。”

    桑枝挂了电话不再耽误,直接拎包拿了车钥匙出门。

    出门的时候正被苏珊珊看到,一把将桑枝拉住,“桑副总,我约了文丽中午一起讨论婚礼方案,你也一起吧。”

    桑枝淡淡的看了苏珊珊一眼,淡淡的道:“不必,你跟她谈就行了,我策划案不是发给你了吗?她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记录下来反应给我就行。”

    上午时候桑枝已经将文丽婚礼的策划案交给了苏珊珊,让苏珊珊跟她沟通就行了,她觉得这个案子开始就是苏珊珊接手的,即便后来整个案子是自己一手做的,也还是交给苏珊珊来完成的好。

    这件事情上,苏珊珊就算再不懂事,也能看得出桑枝是在帮着自己的,所以对桑枝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

    “可是……”见桑枝拒绝跟文丽见面细谈,苏珊珊有些犹豫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桑枝挑眉,不明白苏珊珊究竟什么意思。

    “文丽说她想亲自跟你沟通具体细节问题。”苏珊珊犹豫着最终还是实话实说。

    苏珊珊从文丽对桑枝的态度上,明显的感觉到了俩人的敌意。

    她不喜欢桑枝,即便是现在桑枝帮了自己,她还是无法做到对她平心静气。

    文丽找桑枝的茬儿,苏珊珊乐得坐山观虎看好戏,于是便想着该如何让桑枝跟文丽见面。

    “哦,你告诉她,我现在没时间,有时间再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