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找到肖菲的时候,肖菲正拎着包从医院大厅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忍不住的用手摸着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

    “没事吧?紧张吗?”桑枝上前将肖菲的包接过来,目光停在她抚着小腹的手上。

    肖菲笑笑摇头:“还好,就是觉得太突然太意外了,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想想自己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肖菲嘴角儿还是忍不住的弯了弯。

    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即便这生命来得突然,弄得她措手不及,或许一开始她会慌乱会害怕,但是平静下来还是会坦然接受,甚至开始带着些许期待的。

    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天生的母性!

    将肖菲送回去,桑枝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她:“你怎么打算的,要不,回家跟伯父伯母说一声吧。”

    桑枝觉得这是大事,肖菲怎么也应该跟自己父母说一声的,而且父母是过来人,比较有经验,有他们的照顾,也能放心一些。

    “不要。”对于桑枝的提议,肖菲直觉的反对。

    桑枝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一脸莫名的看着她。

    肖菲这才挠挠头笑道:“我想还是等郑尧回来,跟郑尧一起去见他们再跟他们说吧。”

    肖菲一直觉得自己愧对父母,现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没有勇气回去独自面对父母了,所以想着能拖就拖,而且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不知道郑尧对自己肚子里孩子的态度。

    “你是担心郑尧?”桑枝看出肖菲的心思,不由得心里一紧。

    对于桑枝,肖菲也没有隐瞒的必要,点点头,一脸担心的道:“他一直有做避孕措施,这次突然中标,我担心他心里没有做好准备,不能接受这个孩子。”

    桑枝蹙眉,男人说什么没有做好准备,不能接受之类的话根本就是不想负责的表现!

    挑眉问道:“如果真那样,你怎么办?”

    肖菲一脸纠结的望着是桑枝,可怜兮兮的表情,让桑枝有些不忍再去戳她的痛处。

    “不知道。”肖菲低着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心里万分的纠结担心着。

    如果……果然郑尧真的不想要这孩子,自己该怎么办?真的要打掉吗?

    想到这些,肖菲就忍不住的头疼。

    伸手按着有些突突的太阳穴,一脸可怜的道:“枝枝,我头疼,想睡会儿。”

    桑枝终是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也别太多想了,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还是等郑尧回来看看他的态度再说吧。”

    也或许没有他们想的那么悲观,郑尧没准也很想要这个孩子呢?

    尽管桑枝心里对这种假想基本持否定态度,但还是心存着那么一丁点儿的侥幸。

    让肖菲吃了医院开的叶酸,然后扶着她进了卧室躺下,拉了条毯子给她盖上。

    看着她渐渐的睡熟了,桑枝才起身回到客厅。

    环顾一下郑尧租下的这所房子,桑枝很细心的发现,家里郑尧的痕迹并不多,虽然房子不大,却依旧稍显冷清。

    担心肖菲醒了会饿,桑枝出去买了很多吃食回来,然后又在电饭煲里煲好了粥,这才给肖菲留了纸条儿起身离开。

    从肖菲家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晚,看看早过了公司下班时间,索性也就不回公司,开着车打算直接回家去。

    突然想到有好些天没有回大院了,又想起上次回去,老爷子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心动,想着自己做为人家的媳妇理当回去看看了。

    开了导航,按照门少庭之前教她的办法输进了地址,很快的定位好,跟着导航的指示一路行驶着。

    路过一家超市,桑枝停车进去买了些东西,然后拎着几个大袋子出来停车场取车。

    转身之际,突然眼角儿的余光扫到正站在一旁貌似等人的郑尧。

    桑枝心里倏地就是一紧,肖菲说郑尧去外地出差了,现在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想也没想的拎着袋子就来到了郑尧面前。

    面对突然出现的桑枝,郑尧明显的吓了一跳,表情怔愣了好半天才晃神儿笑道:“好巧啊,你也来这里买东西啊?”

    桑枝冷着一张脸,冷冷的瞪视着郑尧,冷声道:“肖菲说你出差了。”

    郑尧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笑笑:“其实就是去了郊区,事情进展的比较顺利,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那怎么还不回家?我刚才从肖菲那儿回来,她身子有些不舒服。”桑枝依旧冷着一张脸,直觉告诉她,郑尧在说谎。

    “被同事拉着过来买东西,然后打算蹭他的车给我送回去呢。你这是要回家吗?哪个方向?顺路的话,我让他送你一段吧。”郑尧说着眼睛看着桑枝手里的袋子。

    这时候,停车场出来一辆银色的轿车,郑尧对着车子挥挥手,转而笑着对桑枝说:“同事叫我呢,我要过去了,要不要捎你一段?”

    桑枝淡淡的摇头,“我开车来的,你慢走。”

    看着郑尧离开的背影,桑枝又偏头瞅了瞅那开车的人。

    是个男的没错。

    难道郑尧说的都是实话?是自己多心了?

    望着郑尧车子离去的方向,桑枝忍不住摇头自问。

    将袋子扔在后座上,上车发动了车子。

    回到大院的时候,门老爷子正跟一个身着军装常服的中年男人喝茶聊天。

    见桑枝进来,笑着招呼过来:“丫头,过来。”

    桑枝将手里的袋子交给吴妈,乖乖的走到门光荣面前,笑着叫了声:“爷爷。”

    “嗯。”门光荣点点头,指着旁边的中年男人介绍道:“这是叶旅长,你叫他叶伯伯就好。”

    桑枝乖巧的看向叶建华,笑着叫了声:“叶伯伯。”

    叶建华见到桑枝明显的怔愣了一下,疑惑的眼神儿看了看桑枝点点头,又询问似的看向门光荣。

    “这位是……”

    门光荣哈哈一笑道:“桑枝,我孙媳妇。”

    “哦,这就是少庭的妻子啊!”叶建华恍然,忙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递到桑枝面前,“拿着,这是伯伯的一点心意。”

    桑枝囧了囧,看着厚厚的红包不知该如何是好。

    感觉中,自己跟门少庭结婚好久了,这时候还有人送红包总觉得有种很怪异的感觉。

    桑枝尴尬的笑着,有种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的无措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才好。

    “拿着吧,叶伯伯也不是外人,算是你的长辈,长辈给的红包,该拿的。”门光荣笑着给桑枝解围。

    “是啊,拿着。你跟少庭结婚那会儿我正好不在,也没赶上你们婚礼,这个迟到的祝福必须得收下!”

    叶建华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将红包塞进了桑枝手里。

    桑枝笑笑:“谢谢叶伯伯。”

    “爷爷你跟叶伯伯聊着,我去厨房帮忙。”桑枝说着跟门光荣打了招呼,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林雅然跟吴妈正忙乎着,见桑枝回来了,林雅然高兴的拉着她的手,不停的说着。

    “你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想着要不要过去看你了,妈可是真的想你呢。”林雅然说得一脸真诚。

    桑枝心里莫名的一股暖流涌过,婆婆对自己还真的是很好,有这么一个婆婆也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吧!

    “妈,我最近公司事情比较多,下班晚,所以……”犹豫着开口解释,生怕林雅然误会自己是不想回来大院见大家。

    林雅然了然的拍了拍桑枝的手,阻止了她的话,笑着说道:“妈知道,你爷爷和爸爸也知道。少庭打电话过来说了,说你公司老板出门了,将公司一摊子事扔给你,你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的,估计会有段时间没时间回来。”

    听了林雅然的话,桑枝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感动。

    她没想到门少庭连这个都替自己做好了铺垫,他这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回来会觉得尴尬,所以才跟家里人提前打了招呼,不至于让家里人觉得自己失礼吧!

    这男人的心真细!

    林雅然见桑枝不语,以为她是工作累,乏了。

    一脸关心的问道:“很累吗?累就回房间休息一下,等会饭好了妈叫你。”

    桑枝感激的摇摇头,笑道:“不累,我帮妈做饭。”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不顾林雅然的反对,挽了袖子开始忙活着。

    她实在不是个做家务的料,说帮忙也不过是择菜洗菜,打打下手而已。

    看着林雅然将一条鱼改刀后下油炸成花的样子,桑枝忍不住羡慕的惊叫:“真好看,这就是松鼠鱼吧?”

    吴妈笑着回答:“嗯,太太的拿手菜,少庭少爷跟玥玮小姐也最喜欢吃太太做得松鼠鱼了。”

    “妈,你真厉害!”这样的手艺桑枝以为只有饭店的大厨才能做到,没想到自己婆婆竟然也会。

    看着桑枝一脸艳羡的表情,林雅然开心的笑了:“想学吗?”

    “嗯嗯……”桑枝忙不迭的点头,第一次有了想要学习厨艺的欲望。

    “改天你时间充裕的时候妈教你做,还有好几道少庭喜欢的菜,妈一起教给你。”林雅然边说着,手上却是一点没停下工作。

    “嗯,好。”桑枝很自然的答应着,突然就想亲自做几道门少庭喜欢吃的菜给他。

    嗯?做菜给他吃?

    桑枝被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希望他能吃着自己亲手为他做得饭菜,看着他一脸餍足的表情了?

    “枝枝,你想什么呢?”见桑枝有些晃神儿,林雅然笑着叫了声。

    “没什么,我把菜端出去。”

    “爷爷,好久不见,我闻着伯母做得菜的香味就过来了,不反对我来蹭饭吧?”

    桑枝端着菜出来,正巧碰见叶藜进来,一脸娇笑着站在门光荣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