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光荣看到叶藜也一时间有些讶异,惊讶之情也只是在脸上一闪而逝,瞬间便复又恢复了平日豪爽的神情笑道:“当然不反对,你们这也算是上阵父子兵了。”

    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儿扫了扫旁边脸色有些尴尬的叶建华。

    叶建华神色一凛瞪了叶藜一眼,“不好好跟家待着,怎么就跑出来凑热闹了!”

    虽然是斥责的语气,但却带着浓浓的宠溺。

    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纵然以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当爸爸的也不会真的跟她计较。

    “爸,”叶藜撒娇的叫了一声,转而一双笑眯眯的眼睛望着才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的桑枝,“桑枝也在啊,不介意我过来蹭饭吧。”

    叶藜笑得一脸娇俏可人,桑枝心里莫名的就升起一股无名火,微蹙了下眉,淡淡的道:“当然不介意。”

    说完不再理会叶藜,径直转身回了厨房。

    叶建华瞪了叶藜一眼,“就知道蹭吃蹭喝,回来这么多天了也不说来看看门爷爷,还愣着干嘛,还不去厨房帮忙!”

    对于父亲的指责叶藜丝毫不放在心上,笑了笑点点头,起身去了厨房。

    “老首长,都是我不好,我教女无方,要不然现在咱俩家……”叶建华喝了口茶,有些遗憾又愧疚的说。

    “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少庭现在娶了桑枝,过得挺好。”门光荣打断了叶建华的话,语气平淡不着痕迹的说着。

    厨房里,桑枝有些心不在焉的洗着菜,原来叶藜是叶建华的女儿,他们父女今天一前一后的过来是什么意思呢?

    林雅然当然知道叶藜来了,看着桑枝现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心疼。

    “枝枝,你没事吧?”

    抬头对着林雅然轻笑摇头:“没事。”

    “枝枝,凡事看开点儿,叶藜跟少庭那段已经过去了,只是大家同住在大院里,难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林雅然笑得也有些勉强。

    自从门少庭和叶藜那事之后,叶藜便出国躲开了,这一晃几年过去了,没想到她又突然的回来,还这么毫无预兆的闯进门家,这让门家原本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疤又扯开了一道缝儿。

    林雅然其实也不愿意叶藜经常出现在自己家人面前,只是碍于情面,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多说些宽慰桑枝的话,让她安心。

    桑枝给了林雅然一个安心的笑:“妈,我知道,我没事的。”

    正说着,叶藜就走了进来。

    在门口看到林雅然对着桑枝一脸温柔的眼神儿,叶藜心里忍不住生出一股怨恨和嫉妒。

    林雅然也曾经以这种慈爱的眼神儿看着自己,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成了门家的儿媳妇,都怪自己一步走错,悔不当初。

    “伯母,我来帮忙。”看着林雅然转向自己的眼神儿,叶藜自然的笑笑。

    林雅然笑道:“不用,有枝枝帮忙就行了,你去陪老爷子聊天吧,一会就好。”

    林雅然担心桑枝和叶藜这样会尴尬,想着将叶藜支开。

    叶藜却是淡淡一笑,眼睛瞅着一旁若无其事的桑枝,笑道:“我爸陪着老爷子聊呢,净聊些部队的事情,我也插不上嘴,还是让我跟这儿帮忙吧,以前我也总是帮着伯母在厨房忙活的。还记得伯母还教我做少庭最喜欢吃的松鼠鱼和小酥肉……”

    “叶藜,那你帮忙把蒜捣碎吧。”林雅然见叶藜拉开了话匣子说个没完,担心的瞅了桑枝一眼,赶紧岔开话题,给叶藜安排了任务。

    桑枝心里忍不住笑笑,叶藜这是干嘛?在向自己炫耀她跟门少庭过去的甜蜜吗?

    他们之间的事情她一点都不在乎,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桑枝心里自我催眠着,可心底那抹明显的郁闷让她无法忽视。

    叶藜在门家厨房,仿佛就跟在自己家里厨房一样,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林雅然心里苦笑着,却又不好说什么,毕竟叶建华和老爷子都在家,这种时候,她也只能由她去了。

    开饭的时候,门正也回来了。

    叶藜看见门正一脸笑着迎了上去,甜甜的叫了声:“伯父。”并伸手接过了门正手里的外套挂在衣架上,那表情仿佛自己就是门家人一样。

    见到叶藜,门正倒是一脸惊讶又惊喜的表情。

    他从一开始就喜欢叶藜这丫头,心里也一直将她当成门少庭媳妇的不二人选,虽然以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身为生意人的门正,还是觉得一码归一码。

    尤其门正心里一直对桑枝不太满意,不满意桑枝的出身家世,只是迫于门光荣的逼迫,不得已面上表现的不亲不疏的样子,可心里一直抱着幻想,希望自己唯一的儿子能另娶一门门当户对能帮得上自己生意的媳妇。

    如今看到叶藜,自然而然的就表现出比对桑枝热情的态度。

    桑枝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将门正鄙视了一番,这个公公还真是势力。

    饭桌上,门光荣和叶建华不时的聊着,说的大多是部队上的事情,桑枝也听不懂。

    而叶藜似乎也察觉到门正对自己的态度较其他人热情很多,便改变了战术,先攻门正这个将来有可能成为自己公公的男人。

    桑枝默不作声的扒拉着饭,林雅然时不时的给她夹菜以眼神儿安慰她。

    桑枝感激的看了眼林雅然,将半碗饭吃下,放在桌子上,对着大家笑了笑:“我吃好了,爷爷、爸妈,叶伯伯,你们慢慢吃。”

    说完,在林雅然关切的目光下起身上楼,回到三楼自己跟门少庭的房间里。

    仰面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瞪着天花板发呆。

    脑子里不断闪现着门少庭的身影,回想着自己跟门少庭相处的点点滴滴。

    想着门少庭跟自己耍赖的样子,逗自己开心的样子。

    进而又脑补的想到,当初门少庭跟叶藜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对叶藜呢?或者比对自己更好很多倍的宠着叶藜,爱着叶藜?

    想到这儿,桑枝的心情突然就烦闷了起来。

    房门被人从外边推开,桑枝从床上坐起,朝开门处望去。

    叶藜一脸娇笑着倚在门边儿,见桑枝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嘴角儿微微扬起,报以一个很温和无害的笑。

    “我敲了门,见你没反应才推开的。”

    桑枝耸了耸肩,或许自己刚刚想事情出神儿,没听见吧。

    “有事?”

    桑枝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儿的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去,尤其面对叶藜,她实在想不出两人之间能有什么话题可以沟通。

    “不请我进来吗?”叶藜笑了笑。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真不该回来,这是没事找别扭的节奏!

    “进来吧。”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起伏。

    叶藜进来,随手关了房门。

    站在屋内环视一圈儿,嘴角儿扯出一道满意的笑:“这房间跟几年前一样,一点没有变化。”

    桑枝撇了撇嘴,她不知道这房间以前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她跟门少庭结婚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见桑枝不说话,叶藜的眼神儿飘向窗帘。

    仿佛看到久违的亲切的东西一般,伸手轻轻抚了抚,若无其事的说道:“少庭就是个粗线条的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浪漫,房间里也多以灰黑白色调为主,就这淡紫色的窗帘,还是在我不惜以分手为借口的威胁下,逼着他换的。”

    桑枝眼睛看向叶藜口中说的那个窗帘。

    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个窗帘,之前回来,窗户上挂的都是那个跟这屋子一个色调的灰白色的窗帘。

    没想到就一个窗帘还有这么一段浪漫的情事。

    桑枝心里不由得将门少庭嘲笑了一番。

    细心的观察着桑枝的微表情,叶藜心里不由得得意。

    尽管这女人面上再表现的无所谓,心里也还是别扭的吧!

    “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少庭都没舍得换掉这窗帘。”叶藜说着还不忍不住伸手抚了抚窗帘,眼神儿里满是幸福甜蜜,好想在回忆着过往的幸福。

    桑枝觉得胸口一阵憋闷的难受,尤其看到叶藜想着门少庭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痴情的样子,就让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不爽。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是吗?我不知道这是你让少庭买的窗帘,当初在衣橱底下发现的时候,我说怎么少庭那么不愿意我挂出来呢。”

    桑枝不想跟叶藜计较,只是看着她现在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心里实在憋不下这口气,嘴角儿微扬,轻声说了出来。

    叶藜微微一怔,桑枝那言外之意就是这窗帘已经被门少庭束之高阁了,只是她的坚持才让它重见天日吗?

    “那你现在知道了,是不是很后悔将它挂出来?”叶藜按捺住心里的激动,不动声色的看着桑枝。

    桑枝耸耸肩,无所谓的道:“谈不上,一个窗帘而已,没有感情更不懂感情的死物,在我眼里,它就只是一个窗帘,没有其他任何意义。我相信少庭眼里也是一样的,至于有些人喜欢一厢情愿的赋予它其他的意义,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和我们无关。”

    叶藜挑眉轻笑:“你似乎对我很有敌意啊?”

    桑枝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我不是一个大方的女人,对于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也没法做到大方自然。”

    桑枝的话脱口而出,说完才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自己什么时候把门少庭当做自己男人并想要占为己有了?

    那他呢……在自己心里又是什么?

    “桑枝,那天的话,不过是一时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叶藜坐在桑枝对面的椅子上,一脸真诚的看着她:“其实那话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今天是特意借着我爸也在的机会,过来跟你道歉的。”

    面对叶藜突然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桑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