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叶藜态度的转变,桑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又对刚刚自己冲动之下出口的话有些深深的自责。

    自己是不是太紧张,太小题大做了,现在看来倒觉得自己没有人家叶藜表现的大方了。

    缓了缓语气,桑枝依旧别扭着说道:“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叶藜笑笑,“我想跟你好好聊聊,谈谈少庭……”

    桑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她就知道这女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果然还是为了门少庭。

    不过想想也是,两人之间唯一的牵扯就是门少庭,除了那男人她们根本也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谈不是吗?

    见桑枝表情有些软化,叶藜又笑了笑:“我知道你跟少庭结婚并非出于爱情,对他的了解也是少之甚少。以我跟他相处多年的经验,我可以给你一些意见,跟你讲讲他的喜恶性格,帮助你更多更直接的了解他。”

    见叶藜这么说,才在心里放松了一点警惕的桑枝,顿时又警觉起来。

    话里话外听出叶藜还是来找自己挑衅的,说什么跟自己介绍门少庭的喜恶,让自己对他有更直接的了解,这话从一个外人嘴里说出来怎么都觉得有种不和谐的因子。

    叶藜直接无视桑枝微蹙的眉头,继续笑着诚恳的说:“少庭跟你结婚,我现在也想开了,真心的祝福你们,我是真心的想你多了解少庭一些,生活上更和谐一些。”

    桑枝定定的瞅着叶藜眼睛一眨不眨,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相信了叶藜的话发自肺腑。但瞬间便又突然想到这女人之前的种种,才恍然她定然不会如此轻易的就真的放开门少庭,现在这么说,不过是从明着跟自己挑衅,改成变相的叫板儿罢了。

    “谢谢你的热心,”桑枝挑眉淡淡的道:“不过还是不麻烦你了,关于门少庭,我想我会自己慢慢去了解,并享受了解他的过程,就不麻烦你帮忙介绍了。”

    桑枝淡淡的打断了叶藜的话。

    叶藜看着桑枝的表情有瞬间的怔愣,微微一笑:“你还是以为我存着别的心思,我真的只是想帮助你……”

    “我说了谢谢,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想休息了,就不送你了。”

    桑枝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她不反对叶藜喜欢门少庭,甚至不反对她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他,但是她却讨厌叶藜将心思花在她的身上。

    叶藜有些受伤的看了她一眼,笑笑:“也好,你不喜欢听,我就不说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林雅然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枝枝,叶藜是不是在你房间里?”

    桑枝蹙了蹙眉,起身下床开了房门。

    “妈。”

    林雅然眼神儿越过桑枝头顶看了看屋里的叶藜,淡淡的说了句:“你爸爸要回去了,问你要不要一起回去。”

    林雅然说完并不多留,淡淡的看了桑枝一眼,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转身下楼。

    桑枝感激的望着林雅然的背影,她知道婆婆是担心自己跟叶藜起冲突,特意过来解围的。

    叶藜经过桑枝身边的瞬间,桑枝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失落。

    心底轻叹了一声,对着她的背影轻声说道:“叶藜……”

    叶藜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却并未转身。

    “如果你还爱着门少庭,就去追他,我不会横加阻拦。如果他也爱你,愿意和你在一起,请他直接跟我说,我不会死抓着他不放。”

    桑枝说这些的时候,感觉胸口闷闷的疼。

    伸手轻轻按住有些剧烈起伏的胸脯儿,顿了顿又说:“爱他就放点心思在他身上,不要将心思放在我这里,将我当成你的假想敌。”

    说完淡淡的转身进屋,砰的一声关了房门。

    直到身后关门声砰的响起,叶藜才缓缓的转身,望着紧闭的房门呆了呆。

    这女人究竟说的什么意思?为什么她有些听不懂?

    桑枝无力的倒在床上,刚才对叶藜的那番话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才说了出来,她以为面对门少庭昔日的爱人自己会像契约里约定的那样坦然淡定,但事实发生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也会难受。

    用枕头蒙住自己的脸,狠狠的吼了一句:“啊……”以发泄自己心里的郁闷。

    她跟门少庭有协议的,任何一方都无权干涉对方的爱情,如果对方爱上别人另一方将无条件的与之分手,成全对方的爱情。这就是桑枝认为的好合好散的最佳结果。

    鉴于契约的这一条,桑枝没有理由阻止叶藜喜欢门少庭,甚至没有理由阻止门少庭来喜欢叶藜。

    所以一直以来,她才默默的将自己置身于局外人的位置,尽量的让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淡然。

    正如她对叶藜说的,她不会阻止叶藜去追求门少庭,只是希望叶藜不要将自己扯进去。

    桑枝不知道叶藜能不能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但真的希望她以后别再以情敌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真的没兴趣趟叶藜和门少庭感情的这趟浑水!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闭着眼睛开始数绵羊。

    数到几百只才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桑枝起身下床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林雅然。

    “妈……”桑枝叫了一声,侧身让林雅然进屋。

    林雅然笑笑,摇了摇头,“妈没事,就是担心你过来看看。”

    桑枝扬了扬嘴角儿笑道:“我没事,让妈担心了。”

    “孩子,妈知道你现在心里并没有完全接受少庭,但是妈也看得出来,少庭对你是真心的,别把他往别的女人身边推,妈不希望你将来后悔。”

    林雅然真挚的眼神儿看着桑枝,说得一脸诚恳。

    桑枝心里一阵感动,却也为之前自己跟叶藜说的那些话觉得有些愧疚,自己已经将门少庭往别的女人怀里推了。

    “嗯,我知道,妈。”桑枝忍着头痛轻轻点头。

    林雅然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叹了口气,“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转身下楼。

    接下来的日子里,桑枝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胡思乱想。

    说来也怪了,今年时兴返老还童吗?为什么赶在六一儿童节结婚的人那么多,多的“丽缘”一下子接了好几个大单,整个公司的人都忙活了起来,而时间也随着忙碌的日子过得飞快。

    经过跟文丽几次打架似的沟通,婚礼方案终于在她结婚日子的前一周确定了下来。

    想着文丽最后看着婚礼方案,还不由得眉头紧皱的样子,桑枝心里就是一阵烦躁。

    “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美中不足,要不是眼看着结婚的日子近了,这套方案我根本就不会采用。算了,看得出你也就这点水平了,我也只好凑合了。”

    文丽说的不情不愿,眼神儿中充满不屑。

    桑枝累得连一句跟她反驳的话都懒得说了,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将方案扔给了苏珊珊:“姗姗,你跟姚朗跟进后边的工作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苏珊珊对桑枝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

    虽然心里还是对她羡慕嫉妒恨着,但因为桑枝在工作上对自己的帮助和提携,心里却也存着些许的感激。

    “怎么,我的婚礼不是你做现场跟进吗?那万一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情,我找谁去?”文丽见桑枝将自己的案子交给苏珊珊处理,心里顿时觉得她是故意的,她这么做分明是对自己的轻视。

    桑枝无语的扶额望天,这女人实在是太将自己当回事了。

    “苏珊珊和姚朗现场的经验都很丰富,我相信由他们两人一起,一定会保证文小姐的婚礼顺利圆满的。”

    桑枝不带情绪的说着,看了一眼苏珊珊。

    苏珊珊忙笑着说:“是啊文姐,就算我俩不行,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随时找桑副总帮忙的。”

    “不行!”

    文丽一口拒绝,“你知道那天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吗?我怎么可能允许哪怕一丁点儿的纰漏发生。你们收了我的钱,就得满足我的要求,我就让桑副总为我做现场跟进。”

    桑枝无奈的点点头,顾客是上帝,纵然这上帝是流氓,她也只能当成一般上帝一样来对待。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桑枝最后还是做了妥协,“行,我到时候尽量安排开时间过去。”

    看着文丽踩着恨天高得意的离开,桑枝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儿。这女人要是个哑巴,估计会比现在可爱一百倍!

    接到肖菲的电话,桑枝抑郁的心情顿时开朗起来。

    “喂,终于想起我来了。”

    那日从超市偶遇郑尧之后,桑枝第二天便给肖菲打了电话,询问郑尧是不是回去了。

    电话里,肖菲笑得没心没肺的,说回去了,自己把怀孕的事情跟郑尧说了,没想到郑尧居然满口应承着,要她将孩子生下来。还说等自己忙过了这段时间,就带着她上门提亲。

    听肖菲这么说,桑枝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还不由得自嘲自己疑神疑鬼的想得太多了。

    这段日子,肖菲过得十分开心。郑尧每天都会腾出一些时间来陪着她,还主动下厨给她做些好吃的调剂口味,对她可谓是百般宠爱,肖菲觉得郑尧这样对自己,自己这辈子真的很值了。

    肖菲过得开心,桑枝当然替她高兴,从心底里替她高兴。

    “说吧,老佛爷又有什么吩咐?”桑枝笑着打趣。

    “你干儿子想你了,想让他干妈陪他逛街去,你去不去?”肖菲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没心没肺的笑着。

    “我女儿想干妈了吗?来,让干妈听听。”桑枝笑得前仰后合的,肖菲一直笃定自己怀的是男孩,桑枝却觉得还是女孩好,两人经常因为这个相互打趣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