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刚回到家里,母亲莫青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这周六我得给学生补课,周日有时间,你来接我去你新家看看吧。”莫青莲也是个直肠子,向来说话直来直去,这点,桑枝倒是完全继承了过来。

    桑枝这才想起自己答应过老妈要带着他们来看看自己的新家,这一忙活倒是给忘记了。

    连忙陪着笑答应着:“好,没问题。”周六跟肖菲逛街吃饭,周日陪爸妈,她这日程倒是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过得充实啊!

    挂了电话,摸着早就饿扁的肚子来到厨房。

    冰箱里空空如也,只有几颗鸡蛋孤零零的躺在盒子里。

    叹了口气,好在桑枝不挑食,能填饱肚子就好。

    取了一颗鸡蛋,然后从橱子里拿出挂面,烧水准备煮面。

    挑了一筷子面塞进嘴里,看着白花花的汤面,尽管腹内饥肠辘辘却丝毫提不起半点食欲。

    桑枝忍不住蹙眉,向来不挑食的自己如今是怎么了,居然开始怀念门少庭做得炸酱面了。

    皱着眉头勉强吃了几口,实在吃不下去了,便坐在桌子前对着那碗清汤挂面发呆。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有些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改变。

    好像从跟门少庭在一起之后,自己的嘴巴被养叼了,以前觉得很美味的挂面,现在都觉得难以下咽。

    见自己实在没有勇气再吃下去,桑枝无奈的起身,将剩下的大半碗面倒进垃圾桶里,然后刷锅洗碗,收拾利索了,转身回了房间。

    洗了个澡,换好睡衣,擦的半干的头发贴服在额前,显得整个人有几分慵懒的美丽。

    背依靠在床头上,抱着平板无聊的逛着八卦论坛。

    看到一则关于军婚的八卦,说的是一个军人的妻子因为耐不住寂寞跟自己大伯子出轨的事情。

    楼主便是那个出轨的军人的妻子,楼下一片谩骂吐槽声讨,简直将她骂了个狗血喷头。

    桑枝忍不住摇头,这女的说的要是真事,那她不是傻缺就蠢蛋,居然将这种事情发网上还试图引起人们的同情,简直就是笨蛋加三级!

    觉着没意思便换了网页,但门少庭的身影突然就那么毫无预兆的窜进了她的脑海。

    门少庭有多久没回来过了?

    桑枝忍不住蹙眉,开始掰着手指头计算门少庭离开的日子。

    他说这次出任务可能时间会久一些,这一算才赫然发现,门少庭离开已经有十多天了,确实够久的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会不会很辛苦?

    想到门少庭,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憋闷,十多天了,一通电话都没有,他就一点儿也不想自己吗?

    桑枝忽然觉得自己挺可笑的,门少庭是出任务啊,又不是去旅游,出任务的时候是不能打电话的吧?

    可是明明心里清楚,可就是忍不住的抱怨。

    伸手拿了手机,犹豫了一下,调出门少庭的号码拨了出去。

    明知道门少庭接不到,还是忍不住打出去,这是怎样一种冲动下的幼稚行为啊!

    可是此时的桑枝却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幼稚,正乐颠颠儿的举着手机在耳边,煞有介事的听着。

    “喂……”手机里传来门少庭性感却略带疲惫的声音。

    桑枝听得一愣,以为幻听了,愣愣的举着手机半晌没有出声。

    他不是应该在执行任务吗?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是不能打电话吗?

    “枝枝……”见女人久久不语,门少庭原本舒展开的眉头有些微蹙,又轻声的唤了声。

    桑枝恍然回神儿,挠了挠未干的头发,“那个……你现在在干嘛?”

    没话找话,典型的没话找话啊!

    才问出口,桑枝就懊恼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呵呵……

    电话那头,门少庭无声的笑了,这女人没事给自己打电话,是想自己了吗?

    这一想法让门少庭没来由的心情一阵大好。

    轻笑道:“在跟你通电话啊!”

    呃……桑枝懊恼的翻了翻白眼儿,她分明感觉到门少庭话里明显的戏虐,门少庭你是故意的,故意戳我痛处!

    “哦,那……没事了,我挂了。”桑枝说着就想要挂断电话,她才不想继续被他笑话,直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这个电话打得有多么挫败!

    可是门少庭丝毫不给她逃避的机会,语气轻松的问道:“想我了吗?”

    桑枝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直觉的否认:“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吗?”门少庭的语气里依旧带着深深的笑意。

    这小女人就会死鸭子嘴硬。

    “没有,你忙吧,我困了,要睡觉了!”桑枝语速很快,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应,已经速度的挂了电话。

    家门外的门少庭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不由得轻笑出声。

    真是个别扭的女人,明明心里想,嘴上却偏偏打死不承认。承认了能怎么样?又不丢人!

    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拿了钥匙轻轻开了房门。

    桑枝抱腿屈膝坐在床上,眼睛瞪着漆黑的手机屏幕不断的运着气。

    她是在气自己,门少庭简单的两句话就能让自己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桑枝,瞧你这点出息吧,二十六年算是白活了!”

    想我吗?

    莫名的,门少庭那句轻柔的带着蛊惑的话又自耳边响起,桑枝忍不住一阵的脸红心跳。

    想他了吗?

    没有!

    桑枝摇头否定,自己又不爱他,怎么会想他?

    想跟爱有直接的关系吗?

    桑枝不禁疑惑了……

    抱着枕头想了半天未果,也懒得再想了,拉过薄被给自己盖上,打算用睡觉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没预兆的,身上突然一沉,被重物压了一下。

    桑枝一惊,倏然睁眼。

    来不及看清楚,柔软的菱唇已经被两片炙热紧紧覆上,亲吻辗转。

    那吻来的急切而霸道,根本不给桑枝任何抗拒和思考的机会。

    桑枝惊得想要失声尖叫,奈何嘴巴被堵得死死的根本发不出声音。

    直到那熟悉的气息在耳边萦绕,桑枝才恍然,是门少庭回来了。

    “唔……你……”半晌,终于门少庭格外开恩的松开一点吻得力道,给了她一点喘息的机会。

    可是才要开口说话,第二波狂热的吻又铺天盖地的袭来。

    桑枝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下一秒却全身心的投入进他漫天遍野的狂热中。

    被吻得七荤八素神智迷离的桑枝,不知道门少庭那双大手是什么时候覆上的自己胸前的柔软,更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看着身下动情的小女人,门少庭无声的笑了。

    一只胳膊绕过她柔弱无骨的腰肢,轻叩着她的后脑,另一只手却肆虐的游走在她胸前的两处柔软之间,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

    桑枝只觉得自己身体内一股热潮接着一股热潮的涌来,仿佛全身置于火海中,燥热难耐,忍不住张着嘴巴嗯嗯啊啊的发出诱人犯罪的吟哦声。

    正当桑枝觉得自己身体仿佛要烧着一般空虚燥热的时候,门少庭突然腹黑的停下所有动作,眼角儿弯着,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她。

    一双迷离的眸子有些疑惑和不满足的瞪着他,她不知道这男人半路停下来是什么意思?

    “你……”桑枝想问他怎么了,可是话到嘴边儿才意识到这问题有多么羞于启齿,生生的给吞了回去。

    蹙着眉头偏过脸去,固执的不去看门少庭带着浓浓戏虐的表情。

    盯着她看了半天,门少庭才低头重又吻上她娇俏的耳垂儿,轻咬啃噬,一阵酥麻传来,桑枝忍不住浑身一颤,心尖儿似乎都被他这种若有似无的挑逗给勾起了欲望,本能的伸手,紧紧环住他精瘦坚实的腰肢。

    “想我没,嗯?”正当桑枝忘情心动的时候,男人魅惑的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带着蛊惑轻飘飘的飘进她的耳蜗,让她忍不住一阵心颤。

    下意识的摇头,倔强的否认:“没有!”

    “说实话!”门少庭微眯着眸子,低头在她耳边继续吹气。

    痒……呃……

    桑枝心里一阵难受,却依旧倔强的否认:“没有!”

    “没有?”门少庭环在桑枝身后的大手猛地向上一拖,将她的身体往上一拖,让她跟自己贴的更紧密。

    身下那处灼热傲然抵在她双腿之间,桑枝只觉得浑身一阵战栗,一股热潮自那里涌出,羞得满面通红。

    门少庭很满意小女人身体的反应,痴痴的笑了。

    低头,用舌尖儿描绘着她娇俏的鼻尖儿,轻声呢喃:“不诚实的小女人。”

    “唔……痒……”

    桑枝心里突然觉得很懊恼,感觉自己此刻像极了发情的动物,正眼巴巴的等着雄性同类的临幸。

    呸,能不能有点出息!

    桑枝瞬间在心里给自己筑起一道防护墙,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决定不管这男人如何诱惑,自己也要表现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泰然样子。

    见身下的女人不为所动,门少庭不由得蹙眉,继而轻笑出声,低头,密密匝匝的吻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脸上、胸前,身上,尤其她极为敏感的腰眼儿处,一路狂吻。

    “小样儿,我就不信你能坚持多久!”

    半晌,桑枝终于缴械投降,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发出咿咿呀呀的吟哦,像是对门少庭发出了热情的邀约。

    “虚伪的小坏蛋,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多了!”舌尖儿在她胸前的两点处辗转着,发出暗哑低沉的声音。

    云雨初霁,门少庭抱着已经累得迷迷糊糊睡着的桑枝起身下床,走进卫生间帮她清洗身上欢爱的痕迹。

    懒懒的挑了一下沉重的眼皮,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一句,在门少庭怀里又睡了过去。

    清洗干净两人的身子,抱着她回到床上,拉了被子给二人盖上,被子下边,门少庭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低头在她额上印上一吻:“傻女人,想自己男人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承认了也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