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忍着浑身的酸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一张安详帅气的睡颜。

    窝在门少庭怀里,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门少庭的睫毛好长好浓,还略微向上翘着,比一般大姑娘的眼睫毛还要好看。

    这么看着,忽然就恶作剧的想要捉弄一下他。

    伸手,手指轻轻的去揪门少庭那浓密狭长如羽扇般不时忽闪着的眼睫毛。

    才伸出的小手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男人原本紧闭的双眸遽然睁开,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像是做坏事被抓个正着的孩子,桑枝的脸瞬间变得绯红,不好意思的嘿嘿干笑着。

    “你……你醒了?”

    抓着她柔软的小手儿放在嘴边轻轻吻着,眸中的笑意直达眼角儿。

    “被某只存心捣乱的小爪子弄醒的。”

    门少庭眸光柔和的仿佛能掐出水来,看的桑枝一阵心旌荡漾。

    “那你再睡会儿,我先起床了。”桑枝红着脸囧了囧,挣扎着要起来。

    门少庭霸道的伸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哑声道:“再陪我睡会儿。”

    桑枝别扭的挣扎了一下,见反抗无效,也只好由他搂着自己继续睡。

    门少庭是真的又困又累,十几天下来几乎没怎么阖眼,现在搂着心爱的女人,只想痛痛快快的睡个饱觉。

    才闭上眼睛,桑枝便是一声惊叫。

    “啊……”

    “怎么了?”门少庭一脸疑问的看着她。

    “我,我得去公司。”桑枝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小声说着。

    他可以睡觉,可是自己还得上班啊,虽然明知道现在过去已经迟到了,但俗话说的好,迟到总比不到好!

    门少庭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女人是想着要去公司上班,吓得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不由得摇头苦笑,伸手在桑枝娇俏的鼻尖儿刮了一下,宠溺的说道:“桑副总,难道你公司不是按照劳动法要求给员工实行双休吗?”

    “呃……”桑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愣愣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轻叹了口气,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儿,没好气的说:“今天是周六。”

    “哦。”桑枝这才恍然,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门少庭,“那你继续睡。”

    说完很老实的窝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生怕影响到门少庭休息。

    就这么躺在门少庭怀里,听着他均匀有力的呼吸,桑枝觉得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踏实。

    不知什么时候,桑枝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或许是因为门少庭的怀抱太过温暖安逸,桑枝竟然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

    桑枝是在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吓醒的。

    手机铃声来的太过突兀,睡梦中的桑枝被吓得竟然忍不住身体打个哆嗦。

    倏然睁开眼睛,伸手抓过床头柜上叫个不停的手机。

    手机是肖菲打来的。

    看了看仍然闭着眼睛的门少庭,桑枝囧了囧,拿着手机想要起身下床去外边接听,担心吵醒门少庭。

    才稍微一动,门少庭搂在她腰间的胳膊便一个用力重又将她捞进自己怀里紧紧搂着。

    桑枝囧了囧,被门少庭紧拥在怀里,让她无法接听电话。

    “那个……”蹙着眉头轻轻推了推门少庭,“我去接个电话。”

    “在这儿接吧。”门少庭闭着眼睛暗沉着声音说道。

    桑枝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儿,忍不住抱怨道:“我不想打扰你睡觉。”

    “不抱着你我也睡不踏实,接吧。”门少庭依旧没睁开眼睛,嘴角儿却弯了弯,露出一道绝美的浅笑。

    桑枝无语的扶额,心里忍不住好笑,这男人这是什么逻辑?

    不抱着自己他就睡不踏实?那他二十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无可奈何的接听了电话,肖菲一通劈头盖脸的抱怨。

    “枝枝,你干嘛呢,这都几点了还不来接我,害的你干儿子只跟我这儿直抗议。”

    肖菲其实自己也睡过头儿了,孕妇嘛,嗜睡是正常的,一觉醒来太阳都老高了。

    想着一会儿桑枝会过来接自己,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将自己收拾利索,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桑枝到来。

    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

    肖菲开始以为桑枝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所以晚来会儿,结果眼看着快中午了桑枝还没来,连个电话也没有。肖菲终于坐不住了,这才给桑枝打了电话。

    桑枝将手机拿远一些,避免自己无辜的耳朵惨遭荼毒。

    桑枝有时候甚至怀疑,肖菲才是自己老妈的亲生女儿。因为她的嗓门简直跟自己老妈如出一辙的洪亮如钟,出了名的大嗓门!

    被肖菲这么一吼,桑枝才记起自己答应她要一起逛街的。

    “呃……我睡过头了,马上起床。老佛爷您稍安勿躁,小的这就过去接驾,到时候是杀是剐悉听老佛爷尊便还不行吗?”

    桑枝说完不给肖菲继续抱怨的机会,速度的挂了电话。

    “要出去?”不知什么时候门少庭已经睁开眼睛,定定的瞅着怀里有些局促不安的小女人。

    “嗯,那个……我不知道你会回来,答应了肖菲陪她逛街。”桑枝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外出的男人才回来,身为人妻的,不在家里洗手作羹汤陪着自己男人,却要去陪别的女人逛街,这换做哪个男人也接受不了吧?

    “哦,一定要去吗?”门少庭眉头微蹙,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搂着自家媳妇什么也不想的睡觉,睡他个天昏地暗海枯石烂!

    可偏偏这小女人没事喜欢瞎答应别人事情,弄得自己好好的计划不得不一次次的更改。

    桑枝抱歉的笑笑,“那个……肖菲怀孕了,最近情绪不太稳定,我……”

    桑枝都觉得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为了一个女人而委屈自己男人,这种事情怎么说都觉得不占理。

    “哦,行,再陪我躺五分钟。”说完搂紧她重又闭了眼睛。

    呃……桑枝无语望着天花板,这男人这是什么意思?五分钟对他究竟意味着什么?

    心里想着,突然感觉到某处正被一硬物抵着,大脑瞬间充血,倏地小脸儿变得绯红。

    她突然明白五分钟对于门少庭的意义了!

    “门少庭……”桑枝红着脸别扭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嘘,别动,还有两分钟。”门少庭的声音沙哑的厉害,透着浓烈的欲望。

    他是在极力克制平复着自己体内那股翻江倒海般的狂躁,控制不住的想要她,却又不想一会儿她拖着一身的疲惫狼狈的去见肖菲,所以尽管难耐煎熬,他还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火热的欲望。

    头埋在她的肩窝处,心里默数着时间。

    桑枝被他的话吓得一动不敢动,就那么躺着,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瞪大一双眼睛瞅着门少庭冒着涔涔细汗的脖子,甚至连他那短的能看见头皮的头发上都闪着汗水的晶莹。

    果然,时间不多不少,正好过了五分钟,门少庭突然抬头,对着桑枝浅浅一笑:“起床吧。”

    语气轻松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点点头,拖着依旧有些酸麻的身子起床收拾。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门少庭也已经穿戴整齐。

    看着他一身军装的打扮,桑枝忍不住问道:“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哪儿?”

    “带你去接肖菲,然后送你们到你们要去的地方,我再去趟部队,跟首长汇报任务完成情况,并做书面总结。”

    门少庭回答的一本正经,原本他是应该先回部队汇报完工作再回来的,因为领导去了军部开会不在,这才提前连夜赶回家里来会自己媳妇。现在既然媳妇也要出门,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干啥,干脆回部队将未完的工作做完。

    桑枝囧了囧,这还是第一次,门少庭跟自己解释这么多,尤其是他工作上的事情。

    “那个……你有事去忙你的吧,我自己过去找肖菲就行了。”她有车,自己开车过去就好,根本不用他送啊!

    “走吧。”门少庭直接忽略掉桑枝的话,牵着她的小手就往外走。

    “等等……”经过客厅沙发的时候,桑枝捞起自己的包,这才被门少庭牵着走出家门。

    门少庭跟桑枝一起出现在肖菲家楼下的时候,肖菲华丽丽的石化了……

    掩着嘴儿嘿嘿干笑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上校也在啊?”

    桑枝无语的白了她一眼,心说这不是废话吗?人都站在你面前了,难不成是幻影!

    门少庭淡淡的点了点头,拉开车门让肖菲坐在后座。

    桑枝刚要跟着肖菲一起坐到后边去,却被门少庭一把抓住,拉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肖菲囧了囧,意识到自己可能影响人家二人世界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上校同志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门少庭发动了车子,目光直视前方,淡淡的道:“昨晚。”

    “呃……”肖菲真的不好意思了,果然自己影响人家二人世界了。

    “那个……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要不,桑枝咱们改天再逛街吧。”肖菲搔着脑袋尴尬的笑笑。

    桑枝扭头对着她做个鬼脸,“没事,上校同志要回部队汇报工作,我有时间,当然要是你真的不想逛也没关系,咱们……”

    “我想逛啊,想,嘿嘿,既然你有时间咱们就原计划行动吧。”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门少庭笑笑:“上校同志,谢谢你哈。”

    门少庭嘴角儿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淡淡的回答:“不客气。”

    看着门少庭一本正经的表情,桑枝忍不住心里偷笑,伸手偷偷的捅了捅他坚实的腰眼,唇语道:“笑一下,给爷笑一个!”

    门少庭真的就对着她咧开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灿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