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要回大院吗?”桑枝看着车窗外不断后移的景致,才意识到这不是回家的路,而是回军区大院的方向。

    “一个首长过生日,你愿意跟我一起过去吗?”门少庭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桑枝嘴角儿扯了扯,他问自己愿意不愿意一起过去,难道自己说不愿意就可以不去吗?

    想到这儿,桑枝忍不住想逗他。

    “我说不愿意是不是就可以不去?”

    没想到门少庭认真的点点头,依旧目不斜视,却很认真的说,“你不想去,我就先送你回爸妈那边,然后再自己过去。”

    反正都在一个大院里,顺路!

    桑枝撇了撇嘴儿,“谁过生日啊,要送些礼物吧?”

    听她这么说,门少庭不由得转头看了她一眼,“就是说,你愿意跟我一起去?”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自己有说过不愿意吗?

    “那首长喜欢什么,咱们是不是先去给人家挑选个合适的礼物?”桑枝无视门少庭的问题主动问道。

    “嗯……他喜欢字画,我已经选好了一副水墨画,就在后备箱里。”门少庭想也不想的回答。

    桑枝耸了耸肩,她早该想到门少庭一定会准备好礼物的,自己根本就是多此一问。

    什么书法字画的她也不懂,根本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倒是忘了,画画方面你是专家。”桑枝忍不住自嘲,“我对书画一窍不通的,真是多此一问。”

    “嗯?”门少庭转头,嘴角儿含笑的看着她:“话里带着一股浓浓的酸味啊,生气了?因为我之前没跟你说?”

    “才没有!”桑枝将头扭向车窗外,眼睛盯着外边,心里却如门少庭所言,带着一股不自知的酸味。

    见她不说话也不看自己,门少庭轻笑出声,“真的生气了?我也是下午才接到通知让我过去,想着你跟肖菲逛街呢,就自作主张的去书画市场随意挑了一副。”

    桑枝其实心里也并非生气,只是有些淡淡的失落,觉得门少庭的事情自己完全置身事外,好像自己就是个外人一样,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现在门少庭这么主动的解释,桑枝心里便舒服了很多。

    “我没生气,只是觉得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好像自己就是个外人一样。”桑枝嘟着嘴儿有些赌气的意味。

    门少庭轻笑出声,抓着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我错了,以后凡事都先跟老婆请示,老婆允许了才去做,这样可以吗?”

    桑枝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使劲儿抽出手在他腿上轻拍了一下,“贫嘴!”

    门少庭车子开进大院,并没有回自己家,而是转进另一条路往旁边不远处一个别墅开去。

    跟着门少庭下车,被他牵着走上别墅前边一片草坪。

    门前,叶藜一身淡紫色的抹胸晚礼服,头发自脑后高高束起完成一个发髻,整个人看上去端庄高雅又大方得体。

    正招呼着前来的客人进去,一眼看见门少庭牵着桑枝的手走过来,眼神儿中一抹嫉妒闪过。

    笑着上前迎了上来:“少庭你来了。”

    门少庭看着叶藜的眼神儿平静无波,只淡淡的点头,便领着桑枝往里边走。

    桑枝经过叶藜身边的瞬间,叶藜一笑:“桑枝,欢迎你来参加我爸爸的生日宴会。”

    桑枝脚步一顿,微微怔愣一下,原来门少庭口中的首长就是叶藜的爸爸。

    客气的弯了弯嘴角儿点点头,跟着门少庭进了别墅。

    一楼整个客厅里此时已经到了很多人,这是一场自助式的宴会,每个人端着盘子很随意的拿取自己喜欢的食物,跟自己熟悉的人边吃边聊着。

    门少庭带着桑枝在人群中找到叶建华走了过去。

    “首长,生日快乐。”说着打了个敬礼。

    叶建华看到门少庭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嗯,你小子永远都是那么精神。”

    桑枝将门少庭准备好的画轴双手递过去,“祝叶伯伯生日快乐,少庭说您喜欢字画,也不知道我们选的这个入不入得您的法眼。”

    叶建华看着桑枝笑着点点头,接过画轴。

    打开来,这是一幅水墨山水画,画面意境悠远,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

    桑枝不懂画,却也觉得这副是个不错的画作。

    “嗯,画风细腻整体布局大方合理,不错,这画伯伯喜欢,收了,谢谢你们。”叶建华说着让人将画轴收起放到楼上自己的书房去。

    门少庭淡淡的道:“首长喜欢就好。”

    叶建华皱了皱眉,上下打量着门少庭,有些不悦的道:“怎么,这么多年了,还不肯叫我一声伯伯,你这是要我将这个心愿带到棺材里去啊!”

    门少庭笑笑,“首长说笑了。”

    桑枝隐约猜到门少庭和叶建华之间的隔阂大概是因为叶藜的关系,忙打圆场儿:“叶伯伯今天生日,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

    叶建华苦笑了下:“今天这排场都是叶藜那丫头弄出来的,依照我随便吃碗面条就行了,这么多年了,我何曾过过什么生日。可是执拗不过她啊,她非说这是她回国后给我过的第一个生日,我就由着她安排了,没想到整出这么大一个阵仗,让你们见笑了。”

    见门少庭不语,桑枝笑笑:“叶小姐也是一片孝心嘛。”

    来了几个老同僚,叶建华过去招呼,门少庭便领着桑枝找了一个靠窗的角落里坐下,“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桑枝倒是没有饿得感觉,笑着摇摇头:“喝杯果汁就好。”

    门少庭点头起身过去取,桑枝望着满屋子不认识的人,觉得有些无聊。

    “嫂子,一个人啊,少庭呢?”

    桑枝抬头,来人正是叶晨泽,叶藜的堂兄。

    笑着点点头,“你好。”

    见桑枝跟自己这么客气,叶晨泽一时间也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我可以坐下吗?”

    桑枝觉得好笑,自己才是客人吧,他才是主人吧,怎么现在有点反客为主的意思了呢?

    点点头,“当然可以啊。”

    叶晨泽坐下,将手中酒杯放在桌子上,上下打量着桑枝。

    桑枝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忍不住蹙眉问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叶晨泽笑笑:“没有,别误会啊,我只是觉得你的着装打扮有些问题,像你这种脸型,其实更适合剪短发,短发更能凸显你的美丽,而且吧,你的穿着过于保守呆板,明显的比你年龄大很多。”

    桑枝好笑的看着叶晨泽,“想不到你还挺懂时尚的。”

    叶晨泽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桑枝:“什么饭店娱乐产业,那不过是我的副业,这个才是我的本职。”

    桑枝看着名片上叶晨泽的头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国际知名造型师。看不出来你还真的是混时尚界的。”

    叶晨泽扯了扯自己一身中规中矩的西装,又抓抓自己一头同样中规中矩的头发,讪笑道:“看着不像是吧?还不都是因为我老子和我二叔的原因,他们说我要是敢弄得稀奇古怪的就打断我的双腿。”

    桑枝被叶晨泽一脸无奈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

    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叶晨泽给了桑枝很多关于着装打扮方便的建议,虽然桑枝未必会真的就按他说的那么去收拾自己,但也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的。

    聊了半天,桑枝都有些感觉口渴了,也不见门少庭回来。

    忍不住举目四处寻找,却并未在人群中找到门少庭的身影。

    “找少庭?”叶晨泽看着桑枝搜寻的眼神儿,忍不住问道。

    桑枝摇摇头轻笑道:“我只是有些口渴。”

    那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取果汁去。

    叶晨泽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就要去饮料区。

    桑枝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呢,赶紧起身,一把将他拉住。

    “我自己去就好,你歇着吧。”

    说完不待叶晨泽反对,已经迈步朝饮料区走了过来。

    给自己拿了一杯橙汁喝了一口,桑枝突然很想出去透透气,这里人太多,感觉有些压抑。

    心里想着,端着杯子便不知不觉的走了出来。

    她自己的进来的时候看到别墅后边有个小花园,那里应该比较安静又不会影响到别人。

    桑枝从正门出来,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往后边的花园走去。

    “少庭,你就那么恨我?都不肯正眼看我一眼吗?”花园的小亭子里,叶藜一脸幽怨的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

    “当初是我任性,都是我的错,可这么多年我也受到惩罚了,你难道就不能原谅我吗?”见门少庭不语,叶藜有些激动的伸手抓住他的肩膀。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叶藜抓着自己肩膀的手一眼,“放开。”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

    叶藜身体一颤,有些被门少庭的冷漠打击到。

    “我不放!”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倏地一下将他紧紧搂住,头贴在他的胸口,“少庭,别说你对我没有感觉了,我能感觉到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不然你不会对我这么冷漠。”

    叶藜似乎笃定了自己的猜测,更加用力的环住门少庭的腰。

    “你知道吗?我为我爸操办这个生日完全都是为了你,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你过来,也才能找到跟你独处的机会。”

    叶藜说着竟忍不住忘情的闭上眼睛,开始隔着衣服亲吻门少庭的坚实的胸膛。

    门少庭伸手掰开叶藜环在自己后腰处的双手,轻轻的将她推离自己怀抱,淡淡的道:“我有妻子,并且我很爱她。”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不料叶藜冲上来,从身后一把又将他抱住。

    “你们之间没有爱,根本就没有,你心里爱的仍然是我,你只是不敢承认,不敢面对!”

    “放开!”门少庭冷冷的声音响起,眼角儿的余光瞥见那抹匆忙逃离的身影,眉头不由得紧紧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