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自己刚刚坐着的角落的沙发里,叶晨泽和雷明正低头聊着什么,一旁的雷刚手里拿着酒杯独饮着,眼光却不时地飘向食品区。

    桑枝走过去,对着几人笑笑,指了指雷明旁边的包:“我拿下包,谢谢。”

    雷明腼腆的笑了笑,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给桑枝腾地。

    桑枝笑笑拿了包:“谢谢你雷明。”

    桑枝之所以能毫不费力的分辨出雷明和雷刚,完全是因为雷刚今天一身军装过来的,往那一坐双腿并拢身姿挺拔的,标准的军人的坐姿。

    “咦,少庭呢?你不是去找他了?”叶晨泽见只有桑枝一人回来,不由得眼睛向后看了看,结果却没有发现门少庭的身影。

    桑枝耸了耸肩,说道:“跟熟人聊天呢,你们坐着,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想到后边花园里,叶藜和门少庭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情景,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憋闷,此时更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只想着赶紧回家蒙头睡觉。

    “你要回去了?那我送送你。”叶晨泽说着起身要送桑枝。

    毕竟叶晨泽也算是半个主人,见客人要走,出于礼貌送送也是应该的。

    桑枝笑笑摇头,“不用,都在一个大院里,就几步路也没多远,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说完不待叶晨泽反应已经拎着包往外走去。

    “嫂子……”桑枝才走了没几步,雷明犹豫着开口将她叫住。

    “怎么了?”桑枝停步转身,一脸疑惑的看着雷明,她不知道他叫住自己是有什么事。

    “那个……”雷明看着桑枝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搔了搔头,最后红着脸问道:“那个……小玮最近……还好吧?”

    桑枝蹙了蹙眉,心里好笑,原来这货还知道关心门玥玮啊!

    摇摇头,老实的回答:“不知道,我也有段时间没见到她了,打电话也不接,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桑枝说得是实话,自从上次门玥玮醉酒之后,桑枝就没有见到过她,打过两次电话,但都没打通,想着她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也就没放在心上。

    所以现在雷明跟自己询问门玥玮的情况,她真的无可奉告,不是不想告诉他,是因为她对门玥玮的近况也是一无所知。

    “哦。”雷明的表情明显的有些失落。

    桑枝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原来他对门玥玮不是一点感觉没有的,现在这情况不就摆明了说他对门玥玮是有感觉的吗?

    桑枝心里暗自为门玥玮高兴,这姑娘这么多年来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情况似乎已经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改变呢!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聊。”桑枝礼貌的跟几个人点点头,转身继续往外走。

    “小心!”

    一声轻喝眼前人影一闪。

    “啊……唔,还好,还好!”

    桑枝吓得双腿如钉般呆住。

    再看朝自己迎头冲过来的女孩,手里端着满满两大盘子吃食,正被雷刚紧紧搂在怀里,眼角儿眉梢儿都带着得逞的笑意,嘴里还忍不住的抱怨着。

    “雷刚,你干嘛啊?幸亏没撒到地上,不然你就惨了!”一边说着,一边噘着小嘴儿瞪着雷刚。

    雷刚将她扶正,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恶声恶气的吼道:“你要是撞了她你就惨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旁边怔愣中的桑枝。

    桑枝囧了囧,自己有那么可怕吗?难道被人家撞一下,就会要了人家的命?

    “嘿嘿,别听他瞎说,你没事吧?”桑枝抬头看向那个女孩,而此时那女孩也正看着桑枝。

    “咦,是你!”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说道。

    眼前这个女孩儿正是那天害桑枝追尾却很仗义的帮了她,而且还给桑枝留了联系方式的门边儿。

    “门边儿?”桑枝看着门边儿嘴角儿不由得微微扬起。

    不知道为何,看见她桑枝就觉得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雷刚,拿着!”门边儿说着转头将手里两大盘食物递到一旁微愣的雷刚手里。

    “你们怎么认识的?”雷刚端着两大盘食物怔怔的问。

    门边儿白了他一眼,没理会他的问题,伸手拉着桑枝的手笑道:“姐姐,你车子修好了吗?多少钱?怎么不联系我,我好还你修车钱啊!”

    桑枝笑笑,“不用了,没多少钱。”

    其实她也不知道修车究竟花了多少钱,门少庭让人开走修的,完全没用她操心。要不是今天见着门边儿,她几乎都快把追尾这件事给忘记了。

    “那怎么行?是我的错,我就要负责。”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转向旁边的雷刚。

    “雷刚,你帮我估计一下,宝马730后保险杠喷漆,白色,需要多少钱?”

    雷刚莫名其妙的看着门边儿,“你什么意思?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让你估计就估计,那么多废话!”门边儿瞪了雷刚一眼,拉着桑枝的手,“姐姐,你就快点告诉我吧,我门边儿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不然我心里老也不踏实。”

    桑枝笑着摇头,“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用你赔的,别放在心上。”

    说着又看看雷刚,她实在想象不出,雷刚跟门边儿是什么关系。

    只是从雷刚对门边儿的态度来看,二人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你们好好玩,我还有事,先走了。”桑枝说着轻轻拿开门边儿抓着自己的胳膊的手,就想离开。

    不料门边儿上前又一把将她抓住,“那,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你什么时候想要了直接找我。”

    桑枝笑笑,“我叫桑枝,跟雷刚也是朋友。”

    说完转身要走。

    门边儿却死死把住桑枝的胳膊不放。

    “怎么了?”桑枝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放手!”一声冷喝,一股力道扣住门边儿的手腕儿,稍一用力,门边儿便“哎呀”一声,抓着桑枝的手应声而开。

    “啊……”随着桑枝一声惊叫,身体已经稳稳的落入一个坚实温厚的怀抱中。

    “门少庭,你干嘛?你放开我!”惊魂甫定的桑枝,狠狠的瞪着将自己揽在怀里的门少庭,想到刚刚在后边花园里,他和叶藜两个人的举动,桑枝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怨气。

    “门边儿,你没事吧?”桑枝挣扎着想要脱离门少庭的桎梏,奈何力道悬殊,只好眼巴巴的瞅着一脸郁闷的门边儿,关心的问。

    雷刚已经将两盘食物放在一边,伸手拉了门边儿在自己身边,低头去看她的手腕儿。

    门少庭是什么人?特种兵王啊,被他抓一下还得了,门边儿这小细胳膊恐怕是要受罪了。

    门边儿对着桑枝笑笑:“我没事,这是……你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歪着脑袋看了看门少庭。

    门少庭沉着一张脸瞪着雷刚,不悦的闷声道:“放心,她不会有事,我根本没用力。”

    他要真的存心伤她,恐怕她现在早疼得满地打滚了。

    雷刚头一次没接门少庭的话茬儿,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这里不是战场,用不着凡事都武力解决。”

    说完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拉着门边儿转身就走。

    桑枝见雷刚和门少庭因为自己闹了误会,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忙挣扎着想要脱离门少庭的怀抱,“雷刚,你别生气啊,门少庭他不是有意的。”

    雷刚头也不回的拉着门边儿继续走,倒是门边儿好像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儿,转头朝桑枝一笑:“桑枝姐姐,没事儿,雷刚就这德行,你放心,他不会真的生气的。”

    雷刚狠狠的瞪了吃里爬外的门边儿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门边儿吐吐舌头,乖乖的闭了嘴。

    桑枝囧了囧,瞪了门少庭一眼,低声喝道:“放开我!”

    门少庭眼眉一挑,定定的将她望着,“你在吃醋!”

    桑枝翻了个白眼儿,“吃你妹的醋,你放开我!”

    这男人思维跳跃的太厉害,他们不是在说刚刚他伤了人家门边儿的事情吗?怎么扯到吃醋上去了?她吃什么醋?吃他跟叶藜的醋吗?

    怎么可能?她又不爱他,吃得毛球的醋啊!

    门少庭蹙了蹙眉,“居然爆粗口!”

    “你放开我!”桑枝皱着眉头,囧得小脸儿绯红。

    这么多人瞅着呢,很难为情好不好!

    “不放!”门少庭居然当众耍起无赖,低头微凉的薄唇准确无误的覆上她娇媚的菱唇。

    “唔……”桑枝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伸手使劲儿推搡着门少庭的胸膛,“放开……我,唔……”

    可是门少庭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混蛋!”桑枝心里忍不住咒骂着,两只小手变成小锤子噼里啪啦的向门少庭的胸膛捶来。

    门少庭根本不为所动,就她这点力道,砸在他身上根本就像给他挠痒痒一样,毫无威胁可言。

    眼角儿的余光看向周围,发现自己和门少庭身边已经聚了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和门少庭围了个水泄不通。

    桑枝感觉自己从头顶到脚趾红了个透彻,浑身烧烫的厉害。

    老天爷,赶紧一道厉闪劈死这该死的男人吧!

    没脸活了,真的没脸活了!

    人群中,不知谁打了个响亮的口哨。

    接着响起一阵热烈热鼓掌声。

    天!她不要活了,真的不要活了!

    半晌,直到桑枝觉得自己就快要囧死的时候,门少庭终于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嘴角儿带着浅浅的笑,一把将她揽在怀里,低头附在她耳畔轻声道:“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事实。”

    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人们羡慕嫉妒恨的各种表情围观着。

    “行了,好戏看完了,都散了吧,今天的主角是叶首长,大家欢迎寿星出场!”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人们顿时自觉地散开。

    只是人群的外围,一道怨恨的目光紧紧的将桑枝锁住,一直不曾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