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从叶建华生日宴会上出来,桑枝一直拒绝门少庭的靠近。

    “站在,你别过来!”

    横眉冷对手指一指,门少庭真就乖乖的站住不动了。

    桑枝狠狠的瞪他一眼,转身,拎着包继续走。

    可怜的门大上校就跟只哈巴狗似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桑枝拎着包气呼呼的走着,本来就方向感极差的她,此时因为心里有气,更是有些慌不择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往哪里走,但是她也不管,只要别让她看见门少庭,只要离开他远远的就行。

    今晚太丢人了,一辈子的面子全在今晚丢没了,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穿着高跟鞋赌气的在青石路上走着,心里还忍不住将门少庭骂了个狗血淋头的。

    看着前面一直气鼓鼓的腮帮子跟青蛙似的女人,门少庭心里忍不住闷笑。

    这女人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甚至有种享受她现在的样子。

    见她根本不辨方向的乱走乱撞,门少庭忍不住眉头轻蹙。

    紧走几步上前拉住桑枝的胳膊。

    桑枝转身,瞪着他没好气的吼道:“干嘛!”

    一边说着,还一边大力的甩开他的手。

    门少庭嘴角儿几不可见的抽了两下,眼里却含着深深的笑意:“那个……你走错路了!”

    他只是好心的提醒她而已!

    “要你管!”桑枝翻了翻白眼儿,转身继续赌气的走着。

    走了半天也不见自己家门,桑枝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迷路了……

    军区大院房子都长得差不多,两旁路上的树木也都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桑枝根本没有参照物可以参照。

    站在原地,抬头望天。

    苍穹被漆黑的夜幕笼罩,稀疏的星星依稀可见。

    可是天文方面毫无天分的桑枝根本不可能通过那几颗肉眼可见可数的星星辨别出方向。

    身后就跟着一个自动的导航仪,可是桑枝现在心里恨着,根本就不想理他。

    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站在原地继续望天。

    门少庭心里忍着笑,慢慢的移步上前。

    伸手想要去拉她的小手,却被她警觉的闪开。

    别扭着不去看男人一脸戏虐的表情。

    这男人太坏了,一肚子的坏水!

    害的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居然还敢嘲笑自己!

    桑枝越想越觉得有气,忍不住小手攥拳朝他示威性的挥了挥。

    “你离我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门少庭挑眉耸肩,一脸淡定的看着她:“你确定今晚上能找到回家的路?”

    “要你管!”桑枝气呼呼的干脆找了个干净点的地,一屁股坐了下去。

    脱了脚上那双高跟鞋让自己的脚放松休息。

    反正大晚上的也没什么人,不怕被人看见。

    再者说了,就算被看见了,也不会比在叶建华的生日会上更丢人吧!

    见她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还脱了鞋晾脚,门少庭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桑枝抬头白了他一眼:“笑什么笑!”

    门少庭憋着笑,蹲下身,伸手抓过她一只脚轻轻的揉捏着,有些心疼的问:“疼吗?”

    桑枝囧了囧,没料到这男人居然就这么自然的给自己揉脚,他越是自然,她就越觉得尴尬。

    别扭的转过头去不去看门少庭,伸手拍开他的手,将自己两只脚蜷缩在自己腿下:“不用你管!”

    门少庭摇头轻笑,这女人还真是固执的可以。

    速度的给自己穿上鞋,站起身。

    不料坐的双腿有些酸麻,一下没站稳,一个踉跄直直的超前扑倒过去。

    门少庭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抱住,桑枝正正的撞了个满怀,整个人扑进门少庭的怀里,那感觉就像是她自己投怀送抱似的。

    桑枝囧得顿时满脸通红,推着门少庭,低声吼道:“放开我!”

    “不放!”门少庭更加用力的将她搂着,唇边眼角儿都是满满的笑意。

    “放开!”桑枝继续低吼。

    突然一对巡逻的士兵经过,看见二人暧昧的姿势,又看到身着军装的门少庭,打个敬礼齐刷刷的喊道:“首长好!”

    桑枝囧得更厉害了,小脸儿跟熟透的桃子似的绯红一片。

    门少庭倒是一派的淡定从容,一手搂着怀里的女人,腾出一只手来回了个敬礼。

    桑枝本想趁着门少庭分神儿的空当推开他,挣脱他的怀抱。

    可是她分明是小瞧了门少庭一心两用的功力了。

    “别动,我不会放开的!”门少庭低声在她耳边呢喃。

    桑枝心里一股异样的感觉划过,他说他不会放开,是现在不放开还是将来也不放开?

    “门少庭……”被他搂得太紧,搂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嗯?怎么了?”门少庭声音柔软的能掐出水来。

    “我……我喘不上气来了,你搂得太紧了。”桑枝心里白了他一眼。

    “哦,那我放松一点。”门少庭说着,果然就放开了一些力道,给了她呼吸新鲜空气的自由。

    见门少庭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桑枝蹙了蹙眉,又喊道:“门少庭……”

    “嗯?又怎么了?”门少庭挑眉,不明白这女人怎么这么多问题,他此刻只想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她,一直抱下去。

    因为这么抱着她,会让他莫名的觉得心安!

    桑枝囧了囧,低声道:“很晚了,咱们回家吧。”

    说这话桑枝心里很憋闷,她原本是打定主意,就算夜宿街头也不要求助门少庭的,可现在这情形,貌似除了求助他,自己已经无别办法了。

    况且与其在路边这么被他抱着,被时不时路过的巡逻士兵观礼,还不如趁早回去的合适。

    门少庭嘴角儿弯了弯,这女人终于妥协了,他还以为自己要这么跟着她一直走到天亮呢。

    “好,回家!”说着放开桑枝,伸手牵上她的小手,就这么牵着往回走。

    突然,咯噔一下……

    跟着传来桑枝“啊呀……”一声怪叫。

    “怎么了?”门少庭吓了一跳,赶紧转头。

    却见桑枝一脸通红的看着自己脚下。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门少庭才发现,原来是这女人的一只鞋的鞋跟儿卡进下水道的挡板缝隙里去了。

    桑枝囧着一张小脸儿,可怜兮兮的瞅着门少庭。

    门少庭闷笑一声,蹲下身去,“你先往旁边站站。”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脱了那只鞋站到边上。

    门少庭蹲身,伸手抓住被卡住的那只鞋使劲儿的往上一提,结果咔吧一声,鞋子生生的被他给拽了下来,只是那鞋跟儿却仍旧死死的卡在缝隙里。

    门少庭起身,拿着鞋子无辜的朝桑枝耸耸肩,“这鞋太不结实了,你买的残次品吧?”

    桑枝白了他一眼,上校同志,你这算是推卸责任吗?

    伸手一把从门少庭手里夺过鞋子套在自己脚上,一瘸一拐的跳着往前走。

    门少庭嘴角儿扯了两下,上前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啊……你干嘛!”桑枝吓得惊呼一声,伸手死死的把住门少庭的肩膀。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桑枝很不习惯被他这么抱着,尤其还是在大院的路上,这万一被谁看见,多难为情啊!

    “不放!”门少庭的回答永远那么简洁有力。

    桑枝扶额,语气软了下来,“你放我下来吧,我不习惯这么被人抱着,不舒服。”

    “好。”门少庭从善如流的回答着,一弯腰将她放下。

    桑枝站稳刚要说开路,却见门少庭往她前边一蹲,拍了拍自己后背:“上来!”

    “呃……”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少庭,“干什么?”

    “背你!”门少庭淡淡的回答,语气风轻云淡,丝毫没有任何的不自在。

    “不要!”桑枝说着就要走。

    门少庭一把将她拉住,神情严肃又认真的说道:“抱或者背二选一!”

    桑枝囧了囧,忍不住想说,上校同志你给的是单选题啊,我能要第三个答案吗?

    显然是不能!

    门少庭定定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见桑枝低头不语,门少庭伸手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还是抱着吧。”

    自作主张的替她做了选择。

    “不要!”桑枝直觉的拒绝,“那个……背,背吧。”

    事实证明,当一个固执的人遇到另一个更固执的人,便再也固执不起来了。

    桑枝老实的趴在门少庭的背上,被他背着走。

    “门少庭,你累不累?”感觉走了好久还没到家,桑枝这才惊觉自己是走了多远的错路出来。

    门少庭不语,只轻轻的摇摇头,这女人这点分量于他来说实在没什么重量。

    他还想着,她太轻了,太瘦了,以后得想办法让她多吃点,好多长点肉,那样抱着才舒服。

    桑枝趴在门少庭坚实的后背上,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

    门少庭背着睡着的桑枝回到家里的时候,门光荣正和门正在客厅坐着聊天,林雅然也还没睡,正跟吴妈打着毛线球。

    见门少庭回来,身后还背着桑枝,林雅然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迎了过来。

    一脸关心的问道:“这是怎么了?桑枝她没事吧?”

    门少庭摇摇头,“没事,就是崴了下脚,太困了就直接趴我背上睡着了。”

    门正看见自己儿子居然背着女人回家,气得瞪了他一眼,“你真是出息了,在大院里这么背着她走,就不怕被人看到笑话!”

    门少庭没说话,只淡淡的扫了门正一眼,转而看向门光荣和林雅然:“爷爷、妈,我先送枝枝回屋了。”

    “快去,快去!”林雅然催促着,还不忘嘱咐,“记得给她涂点药油。”

    门少庭背着桑枝上楼。

    门正气得跺脚,“不争气的家伙!”

    门光荣狠狠的瞪了门正一眼:“你争气!”说完又抬头看向楼梯方向,嘴角儿带着浓浓的笑意,“我看这样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