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上了楼,轻轻的将桑枝放到床上,门少庭看着她安详的睡颜怔愣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澡。

    桑枝翻了个身,手不小心碰到床头柜的角上,砰的一下磕的生疼。

    “唔……”桑枝是被痛醒的。

    睁开眼,才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房间的床上,却不见了门少庭的身影。

    心里一惊,起身,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一片淤青,有些肿了起来。

    伸手轻轻的一碰就是一阵钻心的疼。

    门少庭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桑枝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淤青肿的跟个馒头似的小手,委屈的双眸含泪,那种要哭不哭梨花带雨的表情格外引人怜爱。

    门少庭赶紧上前一步,伸手抓了她的小手过来,忍不住责备道:“怎么回事,那么不小心,磕到哪了?”

    桑枝抬头,眼睛正扫上门少庭光裸的上身上,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上身裸露着,古铜色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未干的发梢上还不时的滴下水滴。

    桑枝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意识到自己的没出息,小脸儿瞬间绯红。

    一心担心着她手背上的伤势的门少庭倒是丝毫没注意到桑枝表情的变化,拿着她的小手吹了吹,嘴上还忍不住埋怨着。

    转身去旁边柜子的抽屉里拿了一瓶药油,再回身时,才赫然发现桑枝满脸通红的样子,忍不住蹙眉:“很疼吗?”

    他以为桑枝是因为手背上的疼痛而憋得满脸通红。

    桑枝囧了囧,摇摇头,看着他,嘴角儿微微弯起,带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门少庭蹙了蹙眉,白了她一眼,闷声道:“还笑,你是磕傻了吗?”

    一边唠叨着,一边倒了药油在自己手上,然后给她受伤的手背上搓了上去。

    “嘶……疼!”

    桑枝疼的呲牙咧嘴的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忍着点,谁叫你那么不小心,你多大的人了,还没事老是弄伤自己!”门少庭嘴上继续埋怨着,手上的力道倒是稍微小了点。

    桑枝看着他有些别扭的表情,听着他老太太似的唠叨,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门少庭瞪了她一眼,这女人总是这么不小心弄伤自己,这让他可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在家?

    桑枝使劲儿憋着笑,红着脸说道:“门少庭,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唠叨起来很烦耶,跟个老太太似的,没完没了。”

    门少庭挑眉耸肩,无所谓的道:“我只对在乎的人才唠叨。”

    听他这么说,桑枝的脸更红了,这次是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他说只对在乎的人才唠叨,自己是他在乎的人吗?

    应该是吧?

    如此想着,心里便忍不住的一阵很甜蜜的感觉。

    此时门少庭已经帮她搓好药油,看着她依旧肿的跟馒头似的手背,忍不住又蹙了蹙眉,轻声问道:“还疼吗?”

    桑枝红着脸摇头。

    “被什么磕到的?”门少庭盯着她的眸子有些灼灼,桑枝被看得心里忍不住有些炸毛。

    “被……被床头柜……”桑枝觉得自己很没脸,睡觉翻个身也能磕到,是不是很愚蠢?

    门少庭一脸怪异的看着她,嘴角儿忍不住抽动了两下,这女人也实在够让人无语的,睡个觉也能被床头柜磕到。

    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头发,失声轻笑道:“幸好是磕了手,要是磕了脸可就破了相了!”

    那语气里慢慢的都是宠溺。

    桑枝羞得小脸儿绯红,别扭的低下头去,嘴里嘟囔着:“我要是破了相,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门少庭认真的看着她,眼神有些严肃,伸手将她的双手抓住,认真的说:“你说呢?你是我妻子,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你老了丑了还是病了,都是我妻子,你说我会不会对你好?”

    门少庭说得一本正经不苟言笑,像是对她许下了承诺。

    桑枝听得心里一阵感动,他的意思是说,无论自己生老病死都对自己不离不弃,始终如一吗?

    “门少庭……”轻轻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眼睛里竟然不争气的沁满了感动的泪水。

    “怎么了?”门少庭看着她饱含热泪的双眸,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绪,这女人究竟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又哭上了。

    “手还是很疼吗?”门少庭闷声问道。

    桑枝轻轻摇头,忽然张开双手一把将他脖子搂住。

    “怎么了?”门少庭倒是很享受女人投怀送抱的温柔,只是此时这女人眼含热泪啊,让他忍不住的心疼。

    顾不上心里异样的感觉,伸手揽着她的后背轻轻拍着。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桑枝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强忍着眼中几欲夺眶的眼泪,轻声问道。

    门少庭忍不住轻笑摇头,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笑道:“傻瓜,你是我妻子啊,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桑枝捂着被他戳的有些微痛的额头噘着嘴儿咕哝道:“只是因为我的身份吗?”

    如果门少庭只是因为自己是他妻子的身份才这么对自己,那么她倒也没什么觉得好担心和愧疚的了。

    她知道,门少庭是一个很有责任感,也很有担当的男人,是不是妻子对于他就意味着责任和担当?如果真的只是这样,那么她是不是就可以放心了呢?

    可是如果真的只是这样……桑枝想到这,心里竟隐隐的有些失落。

    “傻瓜!”门少庭轻轻的搂着她,“如果我说是因为爱,你信吗?”

    桑枝摇摇头,她当然不信。

    虽然门少庭曾经无数次半开玩笑的跟她说过爱,可是桑枝不傻,也不是十几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二十六岁的她早过了一见钟情对爱情充满憧憬的那个冲动的年龄。

    她也曾经冲动过,冲动的毫无保留的爱上了一个男人,至今心里想起他还忍不住的揪痛。

    而她跟门少庭,他们在那场意外的婚礼之前并没有过任何交集,这一点,桑枝十分笃定。现在跟她说门少庭对自己一见钟情,她只会摇头怪异的眼神儿看着他,心里会觉得这男人有病吧?

    门少庭苦笑摇头,他就知道自己说了她也不会信。要信,她早该信了,又何至于现在两人的关系还这么僵化着。

    倒不是说桑枝和门少庭两人的关系不好,而是在门少庭看来,两人的关系很好,甚至好到了正常的夫妻该有的所有的事情都经历过了,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更让他觉得郁闷。

    她愿意跟自己做所有正常夫妻该做的事情,可偏偏不肯对自己真正敞开心扉,不肯真正接受自己,每每想到这些,门少庭就觉得胸口压了一块巨石,压得他有些喘不上气来。

    “唉……”见她摇头,门少庭心底长叹了一口气,“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我的真心呢?”

    “门少庭……”

    趴在门少庭肩头,桑枝困意袭来,忍不住打了哈欠,神志开始迷离。

    “嗯?”门少庭挑眉问道。

    见她半天不语,忍不住挑了挑眉,轻叹一声道:“枝枝,咱们谈谈吧。”

    “枝枝,枝枝……”连叫了几声,不见桑枝回答。

    门少庭扶着她的双肩轻轻将她推离自己怀抱,才赫然发现小女人竟然趴在自己肩头睡着了。

    无奈的摇摇头,他原本还想着趁着刚才两人之间的气氛还不错跟她好好谈谈两人的事情,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轻轻的将她重新放回床上,拉了条薄被给她盖上,然后转身自衣橱里拿了件睡衣换上,低头看看熟睡中的桑枝,小脸儿依旧红扑扑的透着可爱,门少庭嘴角儿不自觉的弯了弯,打个哈欠,上床搂着她睡了。

    桑枝是被一阵催命的手机铃声吓醒的。

    揉着朦胧的睡眼伸手抓过枕头旁边的手机,“喂……”

    电话里传来莫青莲没好气的抱怨:“喂什么喂,几点了,听你这声音还没起呢?”

    听到母亲的声音,桑枝吓得蹭的一下坐了起来顿时睡意全无。

    “妈……”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哼,还知道我是你妈啊?这都几点了,不是说好今天过来接我去你新家看看吗?怎么还不来?”莫青莲继续抱怨着,本来就大嗓门的她,加上今天身边又没有桑梓提醒,嗓门比平时还大三分,震得桑枝耳膜都有种快要被震裂的感觉。

    蹙了蹙眉,将手机拿的离自己耳朵远一些,嘴里忙应付着:“我这就过去,你乖乖的在家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到哈!”

    说着根本不给莫青莲继续说话的机会,桑枝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

    莫青莲望着嘟嘟忙音的电话听筒直运气,“这死丫头,结了婚了反倒越来越没规矩了,老是动不动就挂老妈电话,真是欠教育!”

    桑枝挂了母亲电话才赫然发现门少庭并不在床上,环视了整个屋子也不见门少庭的身影。

    扁扁嘴,下床,去卫生间速度的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想起昨晚自己那双光荣下岗的高跟鞋,桑枝又忍不住撇了撇嘴儿。

    幸好这里有她从娘家带过来的一些换洗的衣服和鞋子,不然估计今天得穿着拖鞋出门了。

    门少庭进来的时候,桑枝刚换好一身休闲装,披肩的长发在脑后高高束起扎成一个马尾辫,整个人显得青春又阳光。

    “早!”看到一身运动装的门少庭,桑枝不自觉地囧了囧,看他这打扮加上身上涔涔的细汗,他一定是早起晨运去了。

    想到人家晨运都回来了,自己要不是因为母亲那通电话还睡着,桑枝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