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拿了钥匙开门的时候,桑枝手里拎着林雅然给自己母亲准备的化妆品,心里还忍不住小小的自责了一把。

    客厅里,莫青莲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翻看着。

    听见开门声,放下杂志准备等着女儿一进门就劈头盖脸的教育一通呢。

    正要开口,却见是自己女婿进来了。

    差点冲口而出的抱怨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抬头笑着说道:“少庭来了,今天休息啊!”

    “妈,正巧我今天休息,就跟枝枝一起过来接您过去我们那边看看认认门儿,以后也方便随时过去。”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换了拖鞋进来。

    门少庭身后跟着的桑枝,见自己完全被自己老妈无视的节奏,忍不住噘起嘴来。

    “妈……”桑枝一边叫着一边讪笑的蹭了过来。

    莫青莲瞪了她一眼,“还知道有我这个妈啊!”

    桑枝囧了囧,感觉自己老妈越来越喜欢挑自己理了,这是更年期的前兆吗?

    “妈,你说什么呢?我就是忘了我自己,也不会忘了我最亲爱的妈妈啊!”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手袋递了过去。

    “算你还有点良心,还知道给妈买礼物啊!”莫青莲也不是真的就生自己女儿的气,不过是有些气她老是动不动就挂自己电话,这行为让她觉得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地位减轻了,心里有些憋闷而已。

    如今看到礼物,顿时就多云转晴了。

    桑枝搔着头发嘿嘿讪笑着:“这个……不是我买的,是我婆婆送给妈的礼物。”

    “你婆婆?”莫青莲看看桑枝又看看门少庭,神色有些疑惑。

    伸手打开手袋,从里边掏出那套包装精美的化妆品。

    “化妆品啊,这牌子很贵吧?这怎么好意思收呢?”莫青莲虽然平时很少用化妆品,但是却没少关注时尚杂志,经常能从上边看到这个牌子的广告宣传啥的,自然知道这套化妆品价格不菲。

    门少庭笑笑:“我妈的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

    莫青莲笑笑:“既然是亲家的一片心意,那我就收下了,替我谢谢你妈妈。”

    桑枝扫视了一圈客厅,没见到自己老爸,忍不住问道:“我爸呢?不是说好一起过去我那边看看的吗?”

    莫青莲笑笑:“你爸医院里临时有个会诊,一早就被叫过去加班了。”

    桑枝了然的点点头,以前这种情况也经常有的,谁叫自己老爸是中医权威呢。

    三人没在家里多耽误时间,莫青莲换了件衣服便跟着桑枝和门少庭一起出门了。

    到了楼下,门少庭很绅士的给自己岳母开了车门,还手搭着她头顶以防自己岳母大人不小心被车门撞了头。

    莫青莲坐在车里,越看自己女婿越觉得满意。

    这次门少庭没有像在肖菲家楼下那样,将桑枝拽着跟自己坐在前边,而是很老实的让她跟莫青莲坐在后座上,自己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桑枝陪母亲一路闲聊着,不觉就到了枫林苑小区。

    门少庭将车子在楼下停车位停好,桑枝扶着母亲下车,才要进去楼里,身后便传来一声娇滴滴的笑声。

    “哎呦,这不是少庭吗?”

    三人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一身波西米亚风的抹胸长裙的文丽正笑着往这边走来。

    桑枝看到文丽就不由得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没想到文丽居然无视自己直接朝门少庭身边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咱们住一个小区里,真是好巧哦!”文丽一脸谄媚的笑着,对着门少庭说话的声音又嗲又娇的样子,让桑枝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只是文丽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热脸竟贴上了面前这男人一张冷屁股。

    只见门少庭蹙着眉头,冷冷的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说完转身看着桑枝和莫青莲,“咱们进去吧。”

    莫青莲点点头,淡淡的扫了文丽一眼,没有说话,跟着门少庭进了楼。

    桑枝才要进去,却被文丽一声叫住。

    “桑枝,我就说咱们两个有缘分嘛,没想到不但住同一个小区,还住的这么近,竟然是前后楼,这真是名符其实的邻居了。”

    文丽见门少庭不买自己的帐,便转而朝桑枝开炮。

    通过跟文丽的几次接触,桑枝深知文丽的为人,实在懒得跟她纠缠,笑笑点头:“是啊,是挺有缘分的。”

    文丽见桑枝这么说,便也笑笑:“那以后常来常往,远亲不如近邻嘛,你说是不是门上校?”

    文丽嘴上跟桑枝说着,眼睛却一直在门少庭身上打着转转。

    门少庭忍不住心里一阵厌恶,只看一眼,就对文丽这种女人没好感,更不愿意跟她废话。

    看也不看文丽一眼,门少庭只淡淡的朝桑枝喊了声:“走吧,别让妈老是跟楼下站着了。”

    桑枝点点头,跟着进楼。

    文丽还在身后不死心的喊了句:“桑枝,别忘了我婚礼的时候去现场啊!”

    桑枝听了文丽的话,忍不住蹙了蹙眉。

    “她跟你还有业务往来?”门少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心里其实挺不愿意自己媳妇跟文丽这种女人接触的,不是说担心自己媳妇会被她带坏,而是会担心自己媳妇这种软巴拉塔的性子会吃亏。

    “嗯,她的婚礼是我策划的。”桑枝挎着自己老妈的胳膊,小声说着。

    门少庭点了点头,“要是不想去现场就不要去了。”

    听见门少庭这么说,桑枝忍不住抬头看着他。

    门少庭耸了耸肩,闷声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门少庭,要是哪天我不想工作了,你愿意养着我吗?”桑枝忍不住笑着问他。

    “当然愿意!”门少庭回答的很干脆,丝毫没有犹豫。

    别说养一个桑枝,就是养她一家子,他门少庭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见他真的毫不犹豫的答应,桑枝不由的囧了囧,她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谁想真的要他养了。她自己有手有脚的,完全有能力养活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别人养活。

    “切,谁要你养了,我自己能养活自己!”桑枝有些害羞的将头埋进自己老妈的肩窝里。

    知女莫若母,莫青莲当然知道自己女儿的这点儿小心思,但见到门少庭对自己女儿一片真心,也忍不住高兴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三人边说边笑着,出了电梯来到家门前。

    进了门,莫青莲换了鞋子,被桑枝领着各个房间转了一圈。

    “嗯,还不错,就是房子还是略显小了点儿,这现在你们俩个人住是足够大了,但是将来要是有了孩子,这房子就显得小了。”莫青莲一边看着房子,一边说道。

    听到母亲提到孩子,桑枝忍不住偷眼看了看旁边的门少庭。

    这货倒是一脸的淡定从容。

    桑枝却是忍不住的觉得脸红心跳,埋怨的喊了声:“妈,你说什么呢?什么孩子,还没影的事呢!”

    孩子?这已经不是自己老妈第一次跟自己谈这个话题了,现在居然还是当着门少庭的面说,这让她觉得脸上很臊得慌,整个小脸儿都变得通红一片。

    “什么叫还没影儿的事?难道你们一直没有要孩子的打算?”莫青莲说着疑问的眼神儿看向门少庭,“少庭,你跟妈说,是你不想要的还是枝枝不想要的?”

    “妈……”桑枝忍不住又叫了一声,翻着白眼儿无奈的望着天花板。

    自己老妈这固执劲儿一上来真是有股不管不顾大义凛然的感觉,这种话你怎么好意思当面问门少庭呢?他一个大男人的,你让他怎么回答!

    可是没想到门少庭却是一派的淡定从容,丝毫看不出半点尴尬,嘴角儿扬了扬笑道:“我无所谓,要不要都行,这事,我听老婆的。”

    莫青莲叹了口气,“你就宠着她吧,早晚有一天把她宠坏了!”

    虽说是责备的话,从莫青莲嘴里说出来却完全听不出半点责备的意味,倒是有些心疼自己这个女婿似的。

    “枝枝,少庭宠你疼你,那都是他对你的一片心。但身为人家媳妇的,你不能不懂事,听妈的,赶紧要个孩子,不为别的,就想想门老爷子那么大一把岁数了,就少庭这么一个孙子,巴巴的等着抱重孙呢,你也得抓紧生一个,听见没!”

    莫青莲想到门家老爷子,就觉得自己女儿有必要赶紧给人家生个重孙抱抱。

    “妈……”桑枝无奈的哀嚎,忍不住瞪了门少庭一眼,心说你个腹黑的男人,居然把这问题抛给自己,明着好像是疼老婆,听老婆话,实际上就是将这个问题移花接木的甩给了自己,让老妈追着自己不放,弄得自己进退两难,这男人简直太腹黑了!

    门少庭无辜的耸耸肩,“妈,你跟枝枝先聊着,我去厨房看看,准备午餐。”

    门少庭说着嘴角儿含笑的深深看了桑枝一眼,转身出去了。

    莫青莲看着门少庭的背影不住的点头,这女婿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居然就被自己这个傻女儿给撞上了,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见门少庭离开,莫青莲拉着桑枝坐下,认真的看着她,严肃的道:“妈说的都是实在话,你也老大不小了,二十六岁正是生养孩子的好年纪,再大了就不好生了,生了也不好恢复、听妈的,趁年轻赶紧生一个。”

    又来了!

    听着老妈千篇一律的念叨,桑枝忍不住太阳穴都突突的跳着,隐隐作痛。

    “妈,你累不累渴不渴,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拿点水果去哈!”桑枝说着起身就往外跑,挨着老妈太近了她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老妈传染了更年期提前。

    “枝枝……”莫青莲还想说什么,可是桑枝已经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