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厨房里,桑枝一边洗着水果一边心里忍不住的抱怨,都是老妈,没事说什么孩子,现在弄的她都不好意面对门少庭了。

    好在家里没什么菜了,门少庭刚刚打了招呼下楼去买菜,这会不在家,否则他看见自己一脸羞红的样子,一定会笑话自己的。

    看着门少庭拎着一大兜子菜回来,莫青莲嘴角儿就忍不住洋溢着满意的笑容。

    莫青莲和桑枝都说要帮忙的,却被门少庭一一挡在门外。

    “今天我做饭,你们就等着吃就好了。妈,您也尝尝您女婿我的手艺如何。”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眼角儿带着浅笑的看着桑枝。

    莫青莲笑着点点头,“好,那妈今天就当一回白吃。”

    一句话把桑枝和门少庭都逗笑了。

    桑枝和母亲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闲聊着。

    为了不让母亲旧话重提,桑枝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找了个母亲感兴趣的话题主动聊了起来。

    门少庭厨房里一阵忙活,没多久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出锅了。

    桑枝几乎是闻着香味一路小跑儿的过来的。

    一脸谄媚的笑着,帮忙端菜盛饭,也忙得跟什么似的。

    莫青莲看着两人配合默契的样子,高兴的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一顿饭,三个人边吃边聊边笑着,吃的和谐美满其乐融融。

    饭后,桑枝主动请缨洗碗刷锅,门少庭宠溺的笑着,帮着她将盘子碟子送到厨房。

    “少庭,你的手机响了。”厨房里,门少庭正要跟自己媳妇偷偷温存一下,客厅里岳母大人就喊了起来。

    正搂着桑枝腰肢的门少庭一脸不情愿的松开她,在桑枝揶揄的眼神儿中悻悻的走了出去。

    什么人这么不识趣,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打电话。

    心里抱怨着,腿上却丝毫没有怠慢。

    他知道自己的电话多半是部队打来的。

    “谢谢妈!”速度的来到客厅,从莫青莲手里接过手机,笑了笑,看看屏幕去了客厅阳台上接听。

    挂了电话,桑枝已经收拾完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看见门少庭微微蹙起的眉头,忍不住问道:“有事?”

    “嗯。”门少庭点点头,“部队临时有个会要我过去。”

    转而又抱歉的看向莫青莲:“妈,我部队临时有事得过去一趟,就不能陪您了,您跟枝枝好好待会儿。”

    莫青莲是个识大体的岳母,当然知道门少庭职业的特殊性,点点头笑道:“有事就忙你的去吧,工作要紧。”

    送门少庭出了房门,桑枝忍不住拽了门少庭的衣襟一下,小声问道:“那你晚上还能赶回去吃晚饭吗?”

    门少庭抬手腕儿看了看时间,想了想,“应该可以的。”

    桑枝点点头,“那你完事直接回大院吧,我一会儿陪我妈逛逛街,然后送她回家之后就直接回大院了。”

    “好。”门少庭定定的看着桑枝轻声答应着,伸手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

    “家门的密码记得告诉妈一声,省得以后来了家里没人,进不了家门。”门少庭想了想不忘嘱咐着桑枝。

    “嗯,知道了。”桑枝笑得一脸甜蜜的样子,这男人还真是细心,还忘不了提醒自己告诉老妈家里门锁的密码,自己都没想到这些。

    “等我回来!”

    见桑枝重重的点了点头,门少庭这才满意的离开。

    转身回到家里,莫青莲正一脸揶揄的表情盯着桑枝看着。

    桑枝被自己老妈暧昧的眼神儿盯得浑身直炸毛,忍不住蹙了蹙眉,抱怨道:“妈,你看什么呢!”

    莫青莲笑道:“看你跟少庭俩人难舍难分的样子,妈这颗心啊,总算是彻底放下了。”

    听母亲这么说,桑枝忍不住囧了囧,原来自己爸妈还一直担心着自己跟门少庭的这段婚姻。

    “妈,要休息一会还是直接逛街去,咱娘俩好久没一起逛街了。”桑枝亲昵的搂着莫青莲的脖子撒娇。

    以前桑枝没跟门少庭结婚的时候,休息的时候,都会陪着父母一起逛逛街去外边吃吃饭,基本上每周都会陪他们出来一次的。

    自从跟门少庭结婚之后,又加上现在自己工作太忙,确实忽略了父母很多,桑枝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总想着要尽量补偿自己父母。

    “走吧,妈没猜错的话,你们晚上原本打算回去跟公婆一起吃饭的,难得你们有这孝心,能把两边的老人都想着,我们当父母的也就知足了。”

    莫青莲说着宠溺的拍了拍桑枝的手背。

    “真是知我者老妈也!”桑枝笑得没心没肺的,拉着莫青莲的手出了家门。

    车上,桑枝一边开车一边对身后坐着的莫青莲说道:“妈,门少庭嘱咐我把家里门锁的密码告诉你,我等会用手机发你手机上吧,省得你忘了。”

    桑枝坚持让母亲坐后座的,觉得这样比较安全。

    莫青莲点点头,“少庭还真是细心,现在像他这么细心的男人真的不多了,你要懂得珍惜,知道不!”

    桑枝撇了撇嘴儿,诚然老妈说的没错,门少庭确实是个又细心又体贴的好男人,可自己也不差吧,配他也是绰绰有余的,怎么听老妈的意思,好像自己嫁给门少庭是贪了多大便宜似的呢!

    开车带着莫青莲来到之前两人经常逛得一条商业街上,这街上商铺商场林立,是母女二人都很喜欢的一条商业街。

    将车子开到停车场找了个停车位停好,下车,桑枝挎着母亲的胳膊,两人漫无目的的开始瞎逛。

    在一家布艺店前,桑枝忍不住停下脚步。

    莫青莲看看店面又看看正仰着头往里看的桑枝,忍不住问道:“怎么,你要买床单还是被罩啊?”

    桑枝摇摇头,拉着母亲走了进去。

    店里服务人员很热情的上前招呼,“两位要看些什么?”

    桑枝笑笑,“你们这也订做窗帘是吗?”

    “是的,我们这有很成熟的窗帘布艺,您看看您喜欢什么花色,款式,我们都能满足您的要求。”

    桑枝点点头,“我要的很急,能加急做出来吗?一个下午?”

    桑枝看见这家布艺店,就突然想起来大院里自己和门少庭那间房间里还挂着的被叶藜称为有着她跟门少庭一段浪漫史的鉴证的窗帘,想到这些,桑枝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的不舒服,便不由自主的走了进来。

    店员想了想,点点头,“可以,我们店后边就是加工点,不过您要的太急了点,可能需要交一些加急费。”

    桑枝点点头,“没问题。”

    说着拉着母亲一起帮忙选花色款式。

    想到门少庭房间里清一色的冷色调,桑枝就忽然想要恶作剧的来点暖色,给他反衬一下。

    指着一款桃粉色可爱的hellokitty图形还带蕾丝花边的窗帘,桑枝笑着问自己老妈:“妈,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可爱不?”

    莫青莲诡异的眼神看了看自己女儿,忍不住问道:“你这是要放在哪个房间里啊,我怎么觉得这款适合放在婴儿房呢,还得是女宝宝的婴儿房。”

    莫青莲这么说着,突然眼前一亮,笑道:“你不是开窍了想要孩子了吧?那也用不着先买这个啊,要先准备婴幼用品。”

    桑枝无语的扶额望了望天花板,自己老妈还真是联想丰富,怎么一个窗帘都能联想到孩子身上呢!

    “妈,你瞎说什么呢?当然是放在我跟门少庭我们的卧室里,什么婴儿房,你想太多了!”

    桑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自然不敢对着自己老妈翻,只好仰头朝着天花板翻了一通。

    店员多会看人眼色啊,忙笑着说:“女士真是好眼光,这款窗帘很适合放在卧室用,颜色就给人一种温暖舒服的感觉,加上这个可爱的卡通图画,更是让人觉得放松。工作一天之后,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看到这窗帘,整个人身心都能感觉到一阵轻松。”

    “是吧,我也觉得这个好。”桑枝笑着点点头,说到尺寸的时候,桑枝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量过那房间的窗户是多大的,也不好说究竟要什么样的尺寸,这可有点犯难了。

    想了想,桑枝突然想到了吴妈,想着吴妈在门家工作了这么多年,一定知道的。

    于是打了电话回大院里跟吴妈请教。

    果然吴妈对门家各个角落都了解的很彻底,张口就给她报了尺寸。

    桑枝笑着谢谢吴妈,并一再的叮嘱吴妈不要跟别人说自己问她门少庭房间窗户尺寸的事情。在吴妈一再的保证下,桑枝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交了订金,还不忘嘱咐店员,“我下午大概五六点的时候过来取可以吧?”

    店员点点头保证道:“没问题的。”

    桑枝很满意的拉着母亲出来,感觉心里没来由的一阵轻松。

    莫青莲看着自己女儿忍不住皱眉,“你们卧室里不是有窗帘吗?这个还要多备几套换洗的吗?”

    桑枝故意神秘的笑笑:“嘿嘿,这个是秘密!”

    莫青莲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跟你亲妈还有秘密,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女生就是外向,我都后悔了当初怎么没生个儿子!”

    桑枝看着母亲一脸醋意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妈,生儿生女你说了也不算,我老爸才有发言权吧!”桑枝挎着莫青莲的胳膊忍不住的取笑自己母亲。

    听她这么一说,莫青莲原本高兴的脸,瞬间变了颜色,有些怨恨的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桑枝见母亲有些不高兴了,搔了搔头,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那句话说的不对了,却还是赶紧陪着笑脸儿跟母亲道歉:“妈,生气了?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别生气了,求求你,别生气了。”

    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儿摇晃着莫青莲的胳膊,直到莫青莲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