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生气了?真的不生气了?”桑枝舔着脸一脸谄媚的样子讨好莫青莲。

    莫青莲白了她一眼,“生气,跟你生气我早被你气死了!”

    桑枝忍不住吐吐舌头,扮个鬼脸,笑道:“是是,都是小的的错,老佛爷您息怒。”

    说着看了看手机时间,“老佛爷可觉得身子乏累否,要不小的带您找个地儿歇歇脚儿咱们再继续逛?”

    莫青莲忍不住拍了她脑门儿一下,笑嗔道:“贫嘴!”

    两人说笑着来到一家咖啡厅,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

    桑枝知道自己老妈的口味,讨好的给她点了杯拿铁,又给她点了抹茶慕斯和香草冰激凌。

    然后给自己随便点了杯焦糖玛奇朵,又点了客香蕉冰激凌,看着老妈一脸满意的笑容,这才起身说:“妈,你先坐着,我去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桑枝接到肖菲的电话,两人闲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往回走。

    桑枝远远的看见自己老妈旁边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看母亲的表情,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桑枝这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打个招呼。

    只见那男人已经转身离开,转身的瞬间,桑枝猛然认出,那男人就是桑耀祖。

    那个差点成了门少庭岳父的桑氏总裁!

    他跟自己父母应该是认识的!

    桑枝忽然想到,之前门家和自己父母第一次见面时候,在饭店门口,桑耀祖遇见自己父母时候的情景。

    从那次开始,桑枝心里就隐约觉得自己爸妈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加上这次桑耀祖出现在自己母亲面前,母亲那种气愤又不耐的表情,更让桑枝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之间一定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尤其这个男人也姓桑!

    桑姓在京城并不多见,就跟门姓也不常见一样,都属于稀有姓氏。所以桑枝心里隐约有种感觉,桑耀祖跟自己父亲可能存在着某种关系。

    但究竟是什么关系,桑枝就无从得知了。这疑问只能由自己父母才能为自己解答,如果他们不想让自己知道,估计自己这辈子也只能心里持着这么一个怀疑了。

    “妈……”桑枝尽量让自己保持自然的走了过去,叫了一声明显的心不在焉的莫青莲,在她对面坐下。

    “啊……”神游太虚的莫青莲因为桑枝的一声轻唤,竟吓了一跳,身体都跟着哆嗦了一下,惊叫一声,看到是桑枝,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假装没事似的拿了勺子搅着杯子里的咖啡。

    “妈,你怎么了?”桑枝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莫青莲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啊?怎么了?”

    桑枝心里轻叹了一口气,母亲这么装的一副没事人似的,这是明显的不想让自己知道桑耀祖过来过。

    既然母亲不想说,桑枝也不好明着问,只是笑了笑说道:“没有,就刚刚回来的时候,看着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是在想什么呢?想我老爸了?”

    桑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欢快,不想让莫青莲有什么心里压力。

    莫青莲白了她一眼,“瞎说八道,我跟你爸都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你当我们跟你似的,一会儿不见了自个儿男人就想的要死要活的。”

    得,看母亲还能跟自己抬杠调侃,桑枝就放心了。

    这才红着脸搔了搔头,小声嘀咕着:“我什么事时候像你说的那样了,我从来没想过门少庭好不好!”

    “呦呦,没想过你脸红什么啊?”莫青莲不愧是当老师的,嘴上功夫从来不输人。

    桑枝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这点儿就没继承了老妈,随了老爸,笨嘴拙舌的一到关键时候嘴巴就跟不上趟儿了!

    “妈,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男人跟你说话来着,他是谁啊?”桑枝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只是没敢明着问桑耀祖过来找你是干什么,而是委婉的试探性的假装自己没认出那个男人似的,仿似随口问道。

    莫青莲脸色稍微变了变,但瞬间恢复平静,淡淡的道:“不认识,进来问路的。”

    桑枝心里忍不住笑了笑,自己老妈这说谎的技术真是高明,说瞎话都不用打草稿的。

    “哦,我还以为是老妈你的爱慕者追过来了呢!”桑枝打趣儿的道。

    莫青莲囧了囧,忍不住拍打了她搭在桌子上的小手儿一下,瞪眼嗔道:“这孩子,都瞎说八道些什么呢,没大没小的,竟然敢调侃你老妈,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桑枝吐吐舌头笑笑,“嘿嘿,小的又说错话了,老佛爷息怒。”

    两人吃完下午茶,又逛了会商场。

    桑枝给母亲买了件夏装,又给自己老爸买了件衬衣。

    给桑梓挑衬衣的时候,突然想到上次跟肖菲逛街的时候,肖菲对自己的指控。

    嘴角儿忍不住弯了弯,拿了一件宝蓝色的衬衣问莫青莲,“妈,你说这颜色,门少庭穿合适吗?”

    莫青莲看了看点点头,“颜色是不错,可是少庭平时穿军装就够一本正经的了,穿这颜色的话,还是显得一样的古板正经的,倒不如给他挑件颜色明快一点的。”

    听母亲这么一说,桑枝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还是老妈有眼光。”

    莫青莲笑笑,拿了一件浅黄色的让桑枝看,“这件怎么样,颜色够亮又不太招摇,而且很配少庭的肤色。”

    桑枝点点头,“好,就它了。”

    说着就要找导购员包衣服开票,莫青莲瞪了她一眼,“你看尺码了吗?少庭应该穿什么尺码,这是什么尺码?”

    莫青莲都要对自己女儿无语了。

    这是给人家买衣服吗?这尺码明显的小,门少庭根本穿不上好不,她买回去是要给谁穿?

    “呃……这个……”桑枝忍不住的搔头,“门少庭穿什么尺码的?我不知道啊?”

    桑枝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门少庭的尺码,这买衣服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合适吗?”桑枝囧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母亲。

    不合适呗!桑枝自己心里也知道这不合适,哪有给人家买衣服还问人家尺码的,而且就算打电话,门少庭这会应该也接不到吧,会议中,他电话一定是关机的。

    莫青莲无奈的白了她一眼,“真是对你无语了,出去别说你是我女儿啊,太丢人了!”

    一边说着,一边挑了件门少庭合适的尺码递给桑枝,“呐,这个,去结账吧!”

    桑枝囧了囧,在母亲无比鄙视的眼神儿下,默默的拿着衣服去找导购员打包开票。

    桑枝觉得自己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可不是丢到家了嘛!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自己老妈面前这么露怯,也是第一次,被自己老妈这么毫不掩饰的鄙视。

    自己的男人,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尺码,还要求助于老妈,这事情说出去不被人笑死才怪!

    回去的路上,莫青莲还忍不住抱怨自己女儿。

    “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人家少庭对你,你再看看你对人家,关心程度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你这样可不行啊,身为妻子的,怎么能对丈夫这么不闻不问呢,这今天这是你跟我一起逛街给少庭买衣服,要是跟你婆婆一起,你竟然对自己男人的尺码一无所知,你让你婆婆怎么想你,怎么看你啊?”

    莫青莲越说越觉得自己女儿做得不到位,“等哪天你有空了给我回家来,我好好教教你夫妻的相处之道,你老是这么心不在焉无所谓的样子,时间久了,哪个男人也会觉得没意思了,这样不行!”

    开着车的桑枝被老妈念叨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忍着隐隐作痛的头,可怜兮兮的求饶:“妈,我知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先稍安勿躁,停下你那说了一路的嘴巴让它歇会。我保证正确对待自己的错误,努力改正还不行吗?你就静观其变以观后效,成不?”

    莫青莲见自己女儿有了点愧疚的意思,又看她正在开车,也不好太让她分神了,便从善如流的闭了嘴巴,仰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将莫青莲送回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了,虽然天还没黑,但是却也不早了。

    桑枝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拨出了门少庭的手机号,结果被告知用户已关机。

    桑枝想了想,发了条短信给门少庭,告诉他自己已经回大院了,让他完事直接回来就好。

    发完短信,桑枝才发动了车子往大院开去。

    回到大院的时候,林雅然正跟吴妈在厨房里忙活着,门玥玮也已经回来了,正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电视。

    桑枝跟门玥玮聊了两句,便来到厨房帮忙。

    林雅然见只有桑枝一个人回来,忍不住问道:“少庭呢,你们怎么没一起回来?”

    桑枝笑笑:“他下午回部队开会去了,说是晚上会赶回来一起吃晚饭的。”

    桑枝怕林雅然失望,赶紧笑着解释。

    “哦,”林雅然了然的点点头,“他这职业就这样,有事了一个电话就得奔过去,倒是苦了你了。”

    林雅然很了解军人的工作性质,也深知身为一个军人的妻子的难处。

    心里忍不住觉得对桑枝有些愧疚。

    桑枝笑笑:“妈说的什么话,我一点不觉得辛苦,我们俩很好,妈别担心。”一边说着,还一边抱了抱林雅然。

    林雅然高兴的笑个不停,这么善解人意又乖巧的儿媳妇给她多少钱都不换!

    林雅然不让桑枝帮忙,桑枝也没再坚持,跟门玥玮聊了两句便找个借口上楼去了。

    进了房间,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好像房间比之前空了些。

    细看之下才发现,昨天晚上还磕了自己手背的床头柜没有了。

    一定是门少庭让人给弄走了!

    桑枝想着,心里忍不住一阵温暖,柔柔的有种感动的因子在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