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回来的时候,桑枝正一只脚站在椅子上,一只脚踩在窗台上,垫着脚尖儿伸手够着挂窗帘的罗马杆,手里拿着勾好了窗帘的挂钩努力的抬着胳膊往上边挂着。

    门少庭看得一阵心惊胆颤的,赶紧一个跨步上前,伸手一把将桑枝的腰抱住,不由分说的将她抱了下来。

    “啊……”桑枝没有防备的被人这么突然抱起,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双手还不停的拍打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肩膀,双腿也不停的踢踏着。

    看着她手刨脚蹬的好笑样子,门少庭忍不住笑道:“行了,是我,你以为除了我还有谁敢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你啊!”

    门少庭边笑着边嘴角儿弯了弯,这女人还真是野蛮,刚刚不小心被她的小旋风脚还真的结结实实的给踢了一下,别说,肚子还真的有了点痛的感觉。

    听到门少庭戏虐的声音,桑枝才算安静下来。

    红着脸看了看门少庭,嘟着嘴儿抱怨道:“你干嘛啊,一声不吭的就把我扛了起来,吓死我了!”

    门少庭嘴角儿含笑,将她放了下来。

    指着窗帘问道:“你这是干嘛呢?”

    只见此时屋子里,原来那个淡紫色的窗帘被拽下来丢在一边,桑枝新买的那个桃粉色的窗帘只有一个角儿刚挂了上去,余下的还都半吊着,整个窗台看上去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桑枝嘿嘿一笑,伸手捞起新的窗帘,“怎么样,这颜色好看吧?你这屋子太冷色系了,需要点暖色来调剂一下。”

    门少庭挑眉,目光停留在那个被丢在一边的淡紫色的旧窗帘上,细想之下,心里便有些了然了。

    桑枝看着门少庭不回答自己,反而眼睛看着那个叶藜的淡紫色的旧窗帘,心里就忍不住有些失落。

    闷声道:“是不是觉得没有以前的好,那我换回来。”

    说着有些赌气的从地上拾起那个旧的窗帘,腿一抬上了椅子,伸手就去够那罗马杆。

    门少庭吓得赶紧一把将她搂住,伸手扯掉她手里的旧窗帘,一个打横将她抱了下来。

    “这种活儿让老公来。”

    一边说着,一边蹬着椅子上去,将新窗帘挂好。

    然后跳下椅子,伸手将窗帘拉上,托着下巴很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还不错,原来这种风格我也能欣然接受的。”

    说着回头看了看依旧嘟着一张小嘴儿跟那儿运气的桑枝,小女人气得小脸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门少庭忍不住挑了挑眉,笑道:“怎么了,生气了?”

    桑枝别扭的将脸扭向一边,不去看门少庭,“我才没生气。”

    “真的?”门少庭轻笑出声,伸手将她的头扳了过来让她直视自己。

    桑枝还是别扭的不去看他。

    门少庭轻叹了一声,伸手挑起地上那个旧的淡紫色的窗帘,深深的看着桑枝,柔声问道:“是不是叶藜过来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桑枝依旧别扭着一张脸闷声回答。

    想不到看到这窗帘,他还是会想起叶藜。想到这儿,桑枝就忍不住心里一阵憋闷。

    门少庭蹙了蹙眉,他一直担心叶藜会纠缠自己,却忽略了叶藜对桑枝更容易构成伤害。

    以他对叶藜的了解,从自己生日那天的表现来看,她对自己显然还没有完全死心,加上昨天在叶建华的生日会上,叶藜跟自己的一番表白,门少庭更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他是有警告叶藜不要再继续纠缠自己,却忘了她很有可能会来纠缠桑枝。

    门少庭不由得有些自责,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给桑枝带来了困扰,是自己考虑不周造成的。

    见桑枝固执的不肯对自己坦白,门少庭心里叹了口气。

    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低头在她额上印上一吻,“傻瓜,她来找你挑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桑枝忍不住抬头看着他,告诉他?告诉他又能怎样,不过是无端增添他的困扰罢了。

    门少庭将她的头紧紧按在自己胸口处,让她听着自己因为她而有些加速的心跳声,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叶藜对我来说早已经过去了,包括昨天晚上在叶家花园里,你看到的那一幕都不是事实。”

    顿了顿,门少庭又接着道:“我本来想着昨天晚上就跟你解释清楚的,可是你丝毫不给我机会。至于你想换掉这个窗帘,我心里一点异议都没有。”

    听着他语气平静无波的说着,桑枝心里竟莫名的慢慢平静下来,她相信他说得都是真的,莫名的就是相信他的话。

    低头瞅了她一眼,门少庭继续道:“其实这个窗帘,我好久没用过了。一直扔在橱子里,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被挂出来的,可能是妈或者吴妈换洗之前那个的时候,顺便将它找出来挂上的。你要说你不喜欢,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它换掉。”

    桑枝仰着头定定的看着门少庭,“你说的是真的?”

    门少庭叹了口气,低头深邃的眸子认真而严肃的看着她,“傻瓜,你是我的妻子,是我要携手一生的女人,我怎么会骗你!”

    自己是他要携手一生的女人?

    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感动,这男人说的这话真好听,明明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可在他嘴里说出来,让她听着就是莫名的感动。

    “不过,我倒是很高兴你能吃醋,因为这个吃醋。”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地上扔着的那个窗帘,眼神儿里都是满满的幸福。

    桑枝不好意思的囧了囧,红着脸轻哼了一声,“谁吃醋了,我才没有!”

    打死她都不会承认自己吃醋的,她只是莫名的心里觉得一阵气愤,纯粹的一时气不过而已。

    “没有吗?”门少庭眼带笑意,伸手抚乱了桑枝一头柔顺的长发。

    “没有!”桑枝瞪了他一眼,甩手拍掉他按在自己头上的大手,红着脸坐在床上,指着地上的那个窗帘问道:“那它要怎么处理?”

    门少庭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你,它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窗帘而已,而且这颜色,说实话,我不太喜欢。”

    门少庭说得是真心话,记得从叶藜非要逼着自己挂上这个窗帘的那时候起,他第一眼看见这窗帘就不喜欢。感觉这颜色跟自己房间整个不搭调。之所以最后妥协,答应了叶藜,不过是实在不想跟她因为这件事而一直纠缠下去罢了。

    没想到本以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窗帘,竟然被叶藜拿来大做文章,还真的就把桑枝给刺激到了,这女人居然跑去买了新的窗帘要来换掉这个。

    想到这里,门少庭就忍不住心里想笑,这小女人有时候还真的挺孩子气的,可是自己就是喜欢这样的她,不是吗?

    桑枝见门少庭说得一脸的无所谓的表情,忍不住扁了扁嘴,这时候才赫然发现自己今天买个新窗帘来是多么幼稚的行为。

    “门少庭……”

    一脸娇羞的看着门少庭,闷声低唤他的名字。

    “嗯?”

    门少庭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羞涩状的小女人。

    “你……”桑枝犹豫了一下,最后仿佛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幼稚的?”

    就算被他鄙视,自己也认了,谁让自己今天这行为确实幼稚呢!

    门少庭轻笑出声,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紧紧搂着,笑着点头道:“嗯,是挺幼稚的。”

    “门少庭!”桑枝懊恼的吼了一句。

    她不过是觉得不好意思,跟他服个软罢了,没想到这男人居然这么不懂得给她台阶下,竟然毫不犹豫的点头说自己幼稚,真是太气人了!

    见她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门少庭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不过我喜欢!”

    “呃……”桑枝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这男人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吗?

    可是这种门氏的甜言蜜语,就是对她有一种催眠的作用。

    桑枝听着门少庭的话,竟然忍不住娇羞的小脸儿通红。

    门玥玮上来叫他们吃饭的时候,两人正相拥着享受着片刻的属于他们自己的宁静。

    “哥、枝枝姐……呃……”门玥玮兴匆匆的跑上楼来,推门而入。

    然后华丽丽的石化在门口了……这场面好温馨好感人,感动的她都快要忍不住想要哭了。

    桑枝吓得赶紧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囧着一张小脸儿抻着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嘿嘿干笑着。

    门玥玮耸了耸肩,指了指门少庭才挂上去的那个新窗帘,嘿嘿干笑两声:“那个……这个窗帘真好看,很配你俩的气质,嘿嘿……”

    一句话,桑枝小脸儿更囧了,忍不住偷眼瞅了瞅门少庭。

    门少庭倒是一脸的淡定,“什么事?”

    “哦,对了,饭好了,妈让我过来叫你俩下去吃饭。”说完揶揄的眼神儿看了桑枝一眼,转身朝楼下跑去。

    门少庭淡定的牵着桑枝的小手下楼,一边走还一边说着,“小玮说你挑的窗帘很好,很配咱俩的气质。要不你看看枫林苑那边,还有这边,还有哪些需要换的,都给换了吧。”

    桑枝囧了囧,这男人这是在宣布自己对他这些不动产的使用权吗?

    见她不语,门少庭转头看着她认真的道:“我说的是真的,以前装修都是以我一个男人的眼光随便弄的,也没考虑到将来娶了老婆之后,老婆的感受。这个是我考虑不周,还有,上午时候妈说咱们枫林苑那边的房子有些小,其实我别处还有一处房子,就是还没装修,你要是有时间,回头过去看看,按照你喜欢的风格装修一下吧。”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串钥匙递到了桑枝手里。

    门少庭说得轻描淡写的,桑枝却是听的一阵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