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睡熟的时候,门少庭轻轻下床,拿了手机出去。

    门家屋子后边也有一个很小的花园,平时都是林雅然打理的,里边种了很多蔷薇花。

    门少庭拿着手机来到花园内,抬头望了望一片漆黑的天空,深吸一口气,才调出之前被自己拉黑的叶藜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

    桑枝早晨醒来的时候,门少庭早已起床去了部队。

    望着旁边空空如也的半张床,桑枝扁了扁嘴,倒也不觉得意外,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只是在枕头边上发现那张纸条的时候,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怔愣的好一会儿。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门少庭喜欢上了给她留纸条儿这种小动作。

    “老公出任务,期间通讯不畅,老婆勿念。”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桑枝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什么时候开始,老公、老婆这样的字眼儿被门少庭运用的这么自然顺溜了。

    起身下床,去卫生间梳洗完毕,换好衣服,又将床上的被子铺平,转身才要出去的时候,眼角儿的余光扫到了被丢在角落里的那个淡紫色的旧窗帘。

    想到昨晚门少庭帮自己换窗帘的情景,桑枝嘴角儿忍不住微微弯起,无声的笑了。

    想想自己也真是小气,一个窗帘而已,至于嘛!

    况且门少庭也说了,它在他眼里只是个窗帘,别无它意。

    这么想着,桑枝便将窗帘叠好装在一个袋子里拿下楼去。

    不出所料,门光荣和门正也已经出门去了,门玥玮还在自己房间蒙头睡着,饭桌上又只有桑枝和林雅然两个女人。

    看到桑枝拎着一个塑料袋子下来,林雅然有些奇怪的问:“这是什么啊?”

    桑枝笑道:“房间里的窗帘,我见有些脏了,想着拿去洗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坐下吃早餐。

    林雅然笑笑:“这个还用你自己拿去洗吗?放着,回头吴妈会处理的。”

    桑枝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自己拿去就行了,就不麻烦吴妈了。”

    桑枝还是不习惯支使别人干活。

    桑枝说这话的时候,正赶上吴妈端着刚热好的牛奶进来。

    将牛奶放在桑枝面前,笑道:“少夫人说的这话可就见外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都是我的工作,你就放这儿吧,等会我拿出去正好也有一些要干洗的衣物,一起放到洗衣店去就行了。”

    桑枝见吴妈这么说,只好点点头,笑道:“那就有劳吴妈了。”

    林雅然笑着招呼她吃饭:“一家人客气什么,快吃饭吧,不是还要上班吗?”

    桑枝匆匆的吃了早餐,起身跟林雅然告别,拿了包和车钥匙出门。

    上午在公司里处理了一些文件,又帮苏珊珊和姚朗一起讨论了几个婚礼策划方案的细节问题,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伸个懒腰,才说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吃点饭,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桑枝抓过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上边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桑枝有个习惯,对于不认识的号码一般不会接听,因为不想被推销什么的骚扰。

    习惯性的按下了拒接键。

    可是才拒接,那个号码便又打了过来。

    蹙了蹙眉,犹豫着,一边拿了钱包往外走,一边无奈的接听了电话。

    “喂……”

    桑枝举着电话等待着对方说话。

    可是她喂了半天,对方却没有一点反应。

    桑枝望着手机微微蹙眉,想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还是打错了电话?

    正要挂断电话,对方却缓缓的开口了。

    “桑枝是吗?”一个男人的声音,桑枝确定不是自己熟悉的人。

    眉头皱的更紧了,忍不住摇摇头,问道:“你是谁?”

    “我是桑耀祖,咱们见个面吧。”

    桑枝心里咯噔一下,桑耀祖,不就是门少庭那个逃跑新娘的父亲?应该还跟自己父母认识的那个桑氏集团的老总吗?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桑枝是带着满腹的疑问来见桑耀祖的。

    两人约定见面的地点就在桑枝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厅内。

    桑枝到的时候,桑耀祖还没有到。

    点了两个菜一碗米饭,桑枝边吃边等着桑耀祖。

    不是桑枝不懂礼貌,而是她觉得桑耀祖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跟自己共进午餐,可是自己下午还要工作,所以午餐是必不可少的。

    桑耀祖到的时候,桑枝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看着桑耀祖有些尴尬的笑笑,“那个……不好意思,我因为下午还要工作,所以先吃了。你看看想吃什么,再点几个菜吧。”

    桑枝很客气的将菜单递了过去。

    桑耀祖定定的瞅了桑枝足足有一分钟,才慢慢的坐到桑枝对面,摇摇头:“不用,我吃过了。”

    桑枝笑笑,这个点儿说吃过午饭了倒也不为过。

    桑枝也不纠结,他是不是真的吃了,跟她也没什么关系。给桑耀祖倒了杯茶水,开门见山的问道:“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呢?”

    桑耀祖看着桑枝半晌没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桑枝蹙着眉,被一个陌生人这么大肆肆的盯着看,实在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尤其桑耀祖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里,仿佛很复杂的眼神儿,更让她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毛。

    勾了勾唇,轻咳两声:“请问桑总,您找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哦……”桑耀祖这才回神儿,不好意思的将目光从桑枝的脸上移开,尴尬的笑了笑:“你长得跟你母亲年轻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桑枝囧了囧,不明白桑耀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不过心里却更加笃定了,他跟自己父母之间似乎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桑总认识我母亲?”

    桑耀祖听桑枝这么问自己明显的愣了一下,“你妈妈没跟你说过吗?”

    他以为自从那次在饭店门口偶遇之后,桑梓和莫青莲至少会让桑枝知道自己的存在。但现在见桑枝这么问自己,显然他们跟桑枝并未提及过自己。

    桑枝笑着摇摇头:“没有。”

    不过从她对母亲跟桑耀祖见面的两次情形来看,几乎可以确定,母亲并不喜欢这个男人。

    虽然桑枝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不喜欢桑耀祖,甚至很可能是很讨厌他,但是既然母亲对桑耀祖无好感,桑枝便很自觉地先入为主的对这个男人也直接无感了。

    现在不过是出于礼貌才跟他坐在这儿。

    桑耀祖囧了囧,笑道:“嗯,我跟你父母是年轻时候的玩伴,好多年没见过面了,没想到还能见到。”

    桑耀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儿有些迷离的看着桑枝,似乎想要透过她看到另外一个人年轻时候的样子。

    桑枝对于这样的注视有些不习惯,微微的蹙眉,轻咳两声,将桑耀祖神游的思维唤了回来。

    “那请问桑总今天找我来究竟是什么事呢?”桑枝又问了一遍,她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难道桑耀祖找自己来就是为了怀旧的?怀旧的话,也应该找自己父母才对吧,跟她有什么关系?

    桑耀祖这才回神儿,想起自己来找桑枝的初衷,清了清嗓子,有些为难的开口:“我想请你帮个忙。”

    桑枝挑眉,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跟他能有什么交集,又能帮得上他什么呢?

    见桑枝不语,桑耀祖继续说:“我女儿……就是桑陌,你应该也有听过这个名字吧?要不是她那天任性逃婚,也不会有你跟门少庭的婚事。”

    桑枝蹙了蹙眉,他是什么意思?在警告自己要对他或者他女儿感恩吗?

    怎么听这语气跟文丽居然如出一辙呢?

    桑枝不由得轻笑,“桑总找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让我对你们家感恩戴德吗?”

    如果真是这样,桑枝想,那么她便能理解自己老妈对桑耀祖厌恶的根源了。

    桑耀祖没想到桑枝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语气也变得有些僵硬:“你这是跟谁说话呢?你知道我是谁吗?”

    桑枝忍不住扶额,得,又来了。

    当初文丽也这么质问过自己,现在又换成这个看上去很有涵养,内心却一样势力龌龊的男人。

    桑枝冷眼扫了桑耀祖一眼,冷然道:“如果桑总找我就是为了训斥我的话,那么对不起,恕我不能奉陪了。”

    说着便拿了包起身作势要走。

    桑耀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冲动了。

    赶紧伸手将桑枝拦下。

    有些急切的道:“等等,你听我说。”

    桑枝皱皱眉头,又重新坐下。

    桑耀祖这才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到桑枝面前。

    桑枝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看着桑耀祖手里的文件问道:“这是什么?”

    “生态城的企划书。”桑耀祖见桑枝不肯接自己手里的文件,也不勉强,直接将文件放到自己旁边,定定的看着桑枝。

    桑枝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桑耀祖,“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

    桑耀祖淡淡一笑:“当然有关系,不然我怎么会找到你。”

    顿了顿又说道:“这是部队上的一个项目,目前几家公司正在暗地里较劲儿。你应该知道门老爷子在部队上的地位吧,不出意料的话,这项目多半会让门正公司拿去。我也不贪心,只想着从中分一杯羹而已,所以找门正谈合作。可是他却用之前小陌逃婚的事来威胁我,狮子大张口,我也是不得已才想到了你。”

    桑耀祖说完淡定的看着桑枝。

    桑枝眉头拧得更紧了,“你是说,想让我劝劝我公公答应跟你合作?”

    “对!”

    桑枝忍不住轻笑出声:“桑总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公公的公司跟我毫无关系,即便是有什么关系,我想我也没有那个能力能改变我公公的想法。您真的是找错人了!”

    桑枝说着起身又要走,却被桑耀祖一声叫住:“你不想知道我跟你父母的关系吗?跟你的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