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回到公司,坐在办公桌前,桑枝感觉自己的心跳还是那么的快速,丝毫没有平复的意思。

    桑耀祖的话,仿佛一根尖锐的针直接刺在她的心脏上,让她忍不住的窒息的疼。

    那句“我才是你亲生父亲。”让桑枝胸口憋闷的喘不上起来。

    在听到那句话后,桑枝几乎是狼狈的落荒而逃。

    她心里一直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父母和桑耀祖之间一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可是却万万没想到这里边居然会牵扯到自己。

    想到桑梓对自己的好,桑枝的眼泪便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二十几年来,她只有一个爸爸,那就是桑梓。

    现在桑耀祖却跑来告诉她,他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叫她如何接受的了!

    桑枝趴在办公桌上哭了半天,终于平静了下来。

    吸了吸鼻子,掏出手机拨通了桑梓的手机号码。

    手机被接通,传来桑梓一贯温柔和蔼的声音:“喂,枝枝吗?”

    “爸……”桑枝叫了一声,眼泪便又忍不住的哗哗的掉了下来。

    感觉到女儿哽咽的声音,桑梓一惊,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桑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摇头,忍着心里的难受,道:“没事,我就是想你了。”

    桑梓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傻孩子,你都多大了,想爸爸可以随时回来啊,又不是离得多远,还至于哭鼻子吗?”

    “爸,我想吃你做的菜了。”

    桑枝忍不住撒娇,听着桑梓的声音,让桑枝心里莫名的平静了下来,不管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在她心里只有桑梓这一个爸爸。

    桑枝记得,自己六岁时后发高烧烧的神志不清,是爸爸大半夜的起床,二话不说抱着自己就往医院跑。

    因为半夜不好打车,爸爸是一路抱着自己跑到医院去的,到了医院,爸爸看着送进急诊室的自己,吓得两腿一软差点倒在医院的过道里。

    从自己来到这个世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桑梓这个爸爸,也是他陪伴着自己的幼年童年少年青年一直到现在,也只能是这个爸爸才会陪着自己走过自己的各个人生阶段。

    而桑耀祖这个男人,二十几年来从未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过,他现在有了困难了,才想到自己,跑过来跟自己说“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是我的女儿,我有困难了,你应该帮助我。”

    这算什么?桑枝忍不住嗤笑出声。

    正像她跟桑耀祖说得那样,“我不管你跟我父母之间究竟有什么,但是我桑枝这辈子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桑梓!”

    说完这句话,桑枝根本不再给桑耀祖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现在想想自己也真够不淡定的,就因为桑耀祖一句话,自己的心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好像差一点就昏死过去一样。

    这会儿听到爸爸的声音,桑枝才觉得自己还真真切切的活着,什么都没有改变,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电话里,桑梓宠溺的笑了笑,“那你晚上回家,爸爸做给你吃。”

    挂了电话,桑枝将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回想着自己父母从见到桑耀祖第一面时候的情形,再到自己跟母亲逛街时候,母亲见到桑耀祖时候的情景,桑枝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她不知道自己父母跟桑耀祖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因为当时桑耀祖的一句话,已经让桑枝乱了心智,根本不可能再继续听他说下去。

    但是桑枝心里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纵然无关她对自己父母的爱,她还是固执的想要知道当年他们三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桑枝很想找个人将心事倒一倒,第一个窜进脑海的人影便是门少庭。

    犹豫了一下,虽然知道门少庭的手机应该会打不通,还是任性的打了出去。

    一如所料,门少庭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摇头笑了笑,他在执行任务啊,关机是正常的。

    心里烦闷,就不想在办公室里待着。

    掏出手机拨通了肖菲的号码。

    手机里传来肖菲懒洋洋的声音:“怎么,又想姐了?”

    桑枝笑笑:“嗯,想你了,出来待会儿?”

    “准了,过来接姐。”肖菲没心没肺的笑着。

    听了肖菲的笑声,桑枝的心情也跟着开朗了很多。

    挂了电话,拿了包和车钥匙出去。

    到了肖菲的住处,桑枝忍不住皱眉,“你就吃这个?”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包打开的火腿肠和一碗刚刚吃过的只剩下汤水的泡面。

    肖菲搔着脑袋笑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做饭,又懒得下楼,所以就将就着吃点呗。”

    桑枝蹙着眉头瞪眼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吃这些对孩子不好,万一将来孩子有个什么问题,我看你怎么办!”

    一边说着,一边拿了那碗去厨房帮她洗了,然后又将自己带来的水果洗了一些,其他的放进冰箱里。

    肖菲没心没肺的拿了一个苹果啃着,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没事的,我又不是天天吃,偶尔吃一点不会有事的,我家儿子皮实着呢。”

    桑枝白了她一眼,问道:“郑尧出差还没回来?”

    “嗯,他说这次事情比较多,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肖菲似乎已经习惯了郑尧经常出差不在家,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很随意的说着。

    桑枝蹙了蹙眉,“怎么这么久?我说你自己这么待在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先回你爸妈那边去吧,他们怎么也能照顾你。”

    见桑枝又提到自己父母,肖菲忍不住扁嘴,抬头突然看到桑枝有些红肿的眼睛,忙问道:“你怎么了?哭过了?发生了什么事?”

    桑枝囧了囧,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忘记自己哭过了,也没给自己补补妆掩饰一下。

    “没什么,一个虫子钻进眼里,揉的。”

    桑枝笑着打马虎眼。

    肖菲蹙了蹙眉,这么多年的好朋友,自己难道连她是不是哭过了都看不出来吗?

    肖菲瞪了桑枝一眼,“别跟我打马虎眼,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门少庭闹别扭了?他欺负你了?”

    桑枝笑笑:“别瞎想了,没有的事,真的没什么。”

    倒不是说故意隐瞒着不跟肖菲说,只是桑枝自己心里还纠结着没搞清楚的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肖菲讲。

    “对了,你中午就吃了这个,现在饿不饿,走,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去。”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二话不说的拉着肖菲就要出门。

    肖菲无奈的白了她一眼,“你也得让我换件衣服吧?”

    桑枝这才注意到肖菲只穿了件居家服,这样子出门是不太雅观。

    囧了囧催促她:“那你快点去换啊!”

    两人下了楼,并没有走多远,就在肖菲住的小区的附近找了一家干净的饭馆进去。

    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肖菲忍不住又问:“别跟我说你没事,也别说你下午没事闲得无聊才过来找我的。”

    肖菲知道桑枝一定是遇到什么糟心的事了,她不是想要探听她的隐私,她不想说自己不会逼她。

    肖菲只是想着,就算自己帮不上她什么忙,至少也能给她一些安慰,不至于让她心里太难受。

    桑枝吸了吸鼻子,伸手将肖菲的手抓住,“肖菲,你晚上跟我一起回家吧,我爸说要给我做好吃的。”

    桑枝忽然想到晚上答应了爸爸回家吃饭,可是又有些害怕独自面对自己的父母。现在看着肖菲,就想着让她跟自己一起回去,也不至于自己独自面对爸妈这么尴尬。

    说话间饭菜已经上来了,肖菲边吃便说道:“好啊,正好我也好久没去你家了,也正馋伯父的手艺呢。呃……不行……我不能去。”

    肖菲痛快的答应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立马儿改口拒绝。

    桑枝自然明白肖菲不想去的理由。

    肖菲父母家跟自己父母家同住一个小区,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双方家长也都认识,她一定是担心会不小心碰上自己她父母,或者哪天万一自己爸妈跟她爸妈见面说了她去了自己家里,她爸妈一定会埋怨她为什么到了小区都不回去看看他们。

    桑枝笑笑,拍了拍肖菲手:“你真的应该回去看看你爸妈了,这都多久了,再说了,郑尧不是说了出差回来之后就去你家里提亲吗?你还怕啥?没事,晚上跟我一起回家吃饭,吃过了饭,我陪你回家见伯父伯母。”

    “可是……”肖菲还想说什么,却被桑枝一筷子菜堵住了嘴巴。

    “别可是了,就这么定了,我今天牺牲一下午的上班时间来陪你,你要是再敢跟我唧唧歪歪的,我可是要生气了。”

    说着,桑枝还故意板起脸瞪着肖菲。

    肖菲无奈的点点头,她了解桑枝的脾气,别看两人一般大,但是多数时候,桑枝更像个姐姐,她自己却是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让她帮着自己拿主意。

    吃了饭,肖菲固执的要桑枝带着她去逛了商场,给父母买了一些礼物,又执意的给桑枝父母也挑了一些。

    桑枝笑道:“还算你有良心,还想着自己爸妈。”

    肖菲被桑枝说得脸颊微红,叹了口气,“我其实真的觉得自己挺不孝的,为了爱情跟爸妈别扭了好几年,他们算是白养活我了。”

    肖菲说到自己父母不由得有些伤感,桑枝轻轻的抱了抱她的肩,“好了,现在不是都没事了,只要你跟郑尧结了婚,好好过日子,好好把孩子生出来,伯父伯母就高兴了,哪里还会生你的气啊。”

    傍晚的时候,桑枝带着肖菲一起回了自己家里。

    开门的是莫青莲,看到肖菲就是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肖菲啊,好久不见了,快进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