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莫青莲之所以看到肖菲会感到惊讶,实在是因为肖菲确实有好久没来家里了。她也曾经听桑枝跟她提及过,肖菲和郑尧的事情,家里不同意,闹得挺不愉快的,然后肖菲就从家里搬出去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肖菲便也没再来过自己家里了。

    肖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伸手将礼物递了过去:“伯母好久不见,您和伯父身体都挺好的吧?”

    莫青莲一边接过礼物一边笑着将她让进来,让她坐在沙发上,倒了杯茶水给她:“好好,都挺好的。你看你,跟伯母客气什么?来就来了,还买什么礼物,真是的。”

    旁边的桑枝一见母亲给肖菲倒了茶水,赶紧一把端了过去,“渴死了,我先喝口。”

    说完咕咚咕咚一口气将一杯茶水喝了下去。

    莫青莲瞪了桑枝一眼:“瞧瞧瞧瞧,真是越大越没出息了。人家肖菲是客人,你让人家先喝,想喝自己倒去。”

    桑枝尴尬的笑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中午时候桑耀祖跟自己说了那句话之后,回来面对母亲,桑枝心里都有一种奇怪的陌生感,让她有些不太自然。

    肖菲当然知道桑枝为什么会这样,笑着解释道:“伯母你别怪枝枝,她是为我好。我怀孕了,不能喝茶水。”

    “啊?你怀孕了?”莫青莲仿佛被吓到了一般,嗓门儿立马提高了几个分贝。

    “谁?谁怀孕了,枝枝吗?”由于莫青莲的高嗓门儿,厨房里正忙着宰鱼的桑梓听到也是吃了一惊,还以为是桑枝怀孕了,顾不得手里的活,拎着菜刀便跑了出来。

    桑枝看着自己老爸手里拎着菜刀一脸紧张的表情,心里一酸,忍不住差点落泪。

    仰头望着天花板,使劲儿将眼眶里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笑道:“爸,你听错了。”

    肖菲见桑梓这样出来,也跟着笑了起来,小脸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红,“伯父,不是枝枝啦,是……是我,我怀孕了。”

    “哦,是肖菲啊,恭喜,恭喜啊!”桑梓语气里有些失望的意味,看着肖菲笑了笑,又转头瞪了一眼莫青莲,埋怨道:“你说你,大呼小叫的吼什么呢,吓了我一跳!”

    说完又拎着菜刀回厨房去了。

    莫青莲白了桑梓一眼,伸手一把拉着肖菲,眼睛直盯着人家肚子打转儿。

    “让伯母看看,这几个月了,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肖菲红着脸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笑着:“还不到两个月呢,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真好,真好。”莫青莲一脸羡慕的看着肖菲,又忍不住瞪了桑枝一眼:“你看看人家肖菲,再看看你自己,真是不争气!”

    桑枝囧了囧,心里这叫一个憋屈啊,自己这算不算是躺枪?关她什么事啊,不是说肖菲呢吗?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了?

    “对了,肖菲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啊,怎么也没听你爸妈说起过?”莫青莲忍不住问道。

    桑枝扶额望了望天花板,心说自己老妈还真是八卦,身为一个人民教师,好歹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你还这么八卦,妈,你觉得合适吗?

    “妈……你还问起来没完了,你人民警察查户口的啊!”桑枝故意忽略掉自己心里的尴尬,表现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莫青莲瞪了桑枝一眼,刚要说话,却被肖菲接了过去。

    肖菲知道桑枝这是怕自己尴尬,可是既然是事实,又何必担心被人知道呢?

    “伯母,我其实还没结婚。我之前不是跟郑尧去了外地吗?现在他回来了,正打算着过几天去我家里提亲,然后就把婚事给定下来。”

    肖菲说到这儿,小脸儿上忍不住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哦,挺好,挺好的!”莫青莲这次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不好说别的,只一个劲儿的点头说好。

    桑枝实在不想让自己老妈跟这儿问东问西的弄得肖菲尴尬,便拉着莫青莲的手,将她拽起来,往厨房推。

    “我爸一个人跟厨房忙活,你也不说过去帮帮忙,快去帮帮我爸去!”

    莫青莲被桑枝推着身不由己的往厨房走去,回头朝肖菲笑笑:“肖菲跟枝枝聊着,咱们等会儿就开饭啊!”

    桑枝将母亲推到厨房,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肖菲笑道:“我考虑不周,没想到我妈一把年纪了好奇心还这么重,害你尴尬了。”

    肖菲笑笑,伸手拉着桑枝坐下,将自己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这有什么好尴尬的啊,都是既定的事实,我总要面对的。”

    说着又看了看桑枝,“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倒是有些不对劲儿呢?”

    肖菲不知道桑枝哪里不对劲儿,但就是感觉着有些不对,好像她看着莫青莲的眼神儿中透着一些复杂的情绪。

    肖菲也不确定,但是凭着直觉,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跟我说实话,你跟伯父、伯母之间是不是闹别扭了,为什么我觉得你看着伯母的眼神儿有些不自然呢?”

    桑枝囧了囧,她以为自己已经表现的很好了,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肖菲的眼睛,不知道自己老妈有没有感觉出来。

    桑枝想着心里忍不住一阵担心。

    吃饭的时候,桑梓一边给肖菲和桑枝碗里布菜,一边笑着看着自己女儿问道:“下午时候怎么就突然想起给老爸打电话来了?声音还听着有些奇怪,是出了什么事?”

    桑枝摇摇头笑道:“没,没什么,就是突然想爸了嘛,所以就打了电话过去。”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心虚的不停的往嘴里扒拉着饭。

    莫青莲显然是不知道下午时候桑枝给桑梓打了电话,看着他们父女二人,忍不住挑眉问道:“你俩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还背着我的吗?”

    “没有啦,哎呦真的没事啦,你们别这么瞅着我,吃饭吧,赶紧吃完了,我还要跟着肖菲回去看看伯父伯母呢,都别愣着了,快吃,快点吃!”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分别往莫青莲和桑梓的碗里夹着菜。

    眼睛故意低垂着,不去碰触父母那带着疑问的眼神儿。

    见桑枝跟自己父母也不说,肖菲便知道她心里一定是有事。

    只是既然桑枝不想说,她便帮她打圆场儿。

    “啊……下午啊,嗐,下午桑枝跟我在一起来着,真的没事,我俩聊天,是我说起了好久没吃过伯父做的饭菜了还真是想念呢。这不桑枝就突然想到说自己也有好几天没看到爸爸了,想着想着就感情流露的忍不住要哭的样子,我就赶紧让他给伯父打了个电话,顺便跟着蹭饭来了。”

    肖菲也不管自己这话说得合不合情理,反正就是一顿胡诌,绕的莫青莲和桑梓听得都有些头大了,倒也没去分析她这话里的漏洞。

    “原来是这样啊,当时真的给爸爸吓了一跳。以后不兴动不动就哭鼻子了知道不,多大的人了,都结婚了,这让人家知道,不得笑话你啊!”

    桑梓满是宠溺的语气责备道。

    莫青莲白了桑枝一眼,“我就说女儿跟爸亲吧,这话还真是没错。我怎么就没见你想我想的差点哭了过!”

    桑枝囧了囧,搔搔头:“妈,我爸的醋你也吃啊,你这也太能吃醋了,以后咱家里得多备几瓶醋,省得我妈吃饭没味道。”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好笑的看着自己老妈,多大的人了,跟自己女儿也计较,真是太能计较了!

    吃了饭,桑枝跟自己爸妈说了声,便跟着肖菲下楼,往她家那栋楼方向走去。

    两家同在一个小区,隔得其实并不远,两人拉着手肩并肩的走着。

    快到肖菲家楼下的时候,桑枝明显的感觉出肖菲的紧张,她握着自己的那只小手的手心里沁满了汗水。

    桑枝忍不住好笑道:“至于嘛?见自己亲爹亲妈,你至于紧张成这样吗?”

    肖菲突然就红了脸,眼圈儿也有些微红,看着桑枝差点忍不住要哭的样子:“我害怕,我害怕我妈看见我哭,我害怕我爸看着我生气。”

    桑枝搂着肖菲的肩头,安慰道:“都多久了,心里的怨气早就化成对你的思念了。看见你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

    其实桑枝之前也偶尔会碰见肖菲父母聊几句,从她父母的言语中,桑枝不难听出那对老人对孩子的思念之情,心疼又无奈的那种感觉,让桑枝觉得两个老人挺不容易的,所以才一直劝说肖菲回来见见自己爸妈。

    肖菲是被桑枝拉着上楼的,来到自己家门前的时候,肖菲的眼泪就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桑枝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肖菲的母亲张爱芬。

    “伯母,你看谁回来了?”桑枝说着一把将躲在自己身后的肖菲拉了出来。

    张爱芬见到肖菲,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肖菲动情的喊了一声:“妈。”

    便扑进母亲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起来。

    桑枝一旁看得也是眼圈儿泛红,眼泪在眶里打着转转儿。

    这是肖菲搬出去之后的第一次回来,母女俩已经有差不多四年多没见过面吧,这场景怎能不让人感动呢!

    母女俩抱在一起正哭得不亦乐乎,房间里的肖强见自己老婆出去开门半天不回来,有些坐不住了,起身走了出来。

    出来便看到了堵在门口的三人,肖强忍不住蹙了蹙眉,眼睛一瞪,低吼了一句:“哭什么哭?要哭也给我进屋来哭,堵着门口哭,人家还以为家里死人了呢!”

    一句话,肖菲和张爱芬的哭声立马儿戛然而止。

    肖菲抬起头,目光慑慑的看着自己父亲,张了半天嘴,才缓缓蹦出一个字:“爸……”

    肖强瞪了她一眼,轻哼一声:“哼……”转身朝屋里走去。

    见门口的三个女人还怔愣着,忍不住又皱了皱眉,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