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张爱芬拉着肖菲和桑枝进屋,肖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着一张脸瞪着肖菲。

    肖菲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站到肖强面前,低声叫道:“爸。”

    桑枝适时的将手里拎的肖菲给二老买的礼物放到茶几上,笑道:“伯父、伯母,这是肖菲特意给你们买的。”

    肖强淡淡的扫了一眼茶几上大大小小的几个袋子盒子,又瞪了肖菲一眼,没说话,却转而向桑枝说道:“桑枝啊,你坐,坐下聊。”

    桑枝笑了笑,伸手拉着肖菲想要她一起坐下。

    肖菲却是偷眼看了看肖强,感觉到肖强依旧阴沉的脸,轻轻摇摇头,不敢坐。

    张爱芬不乐意了,瞪了一眼肖强没好气的道:“你个死老头子,你这是干嘛,闺女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这一脸阶级敌人似的给谁看呢!”

    说着拉着肖菲让她坐下。

    肖菲又摇摇头,低声道:“爸,我知道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

    说完双手交叉握着垂在身前,低着头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儿,一句话也不说的就那么站着。

    张爱芬无奈的摇摇头,肖菲这孩子,别的都像自己,就这固执的性子却像极了肖强,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屋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紧张,几人都没有说话,桑枝觉得有些尴尬,刚要开口,不料肖强缓缓说道:“坐下吧。”

    桑枝一喜,赶紧拉着肖菲坐在张爱芬身旁。

    张爱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起身给几人倒水。

    在肖强炯炯的目光的瞪视下,肖菲小声的说了自己跟郑尧现在的情况,尤其说道郑尧说出差回来就来跟二老负荆请罪并提亲的时候,二老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气氛似乎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

    可是这个时候,肖菲却是突然的捂着嘴巴,忍不住要吐的样子。

    桑枝一见,赶紧起身扶着肖菲去了卫生间,剩下二老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肖菲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啥东西来,漱了漱口,桑枝扶着她重新回到客厅。

    张爱芬一把拉着肖菲,细细的上下打量着她,然后问道:“菲菲,你跟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怀孕了?”

    张爱芬是过来人,虽然肖菲现在小腹依旧很平坦,外表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她刚才的举动已经让张爱芬心里有了些猜测。

    肖菲红着脸低着头轻轻点了点头。

    肖强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吓得桑枝和肖菲身体都不由得一哆嗦。

    肖强脾气一直比较爆直,本来肖菲为了跟郑尧在一起从家里搬出去,他就一肚子气了,现在肖菲又给他来个未婚先孕,这更让他来气了。

    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肖菲的手指都在颤抖:“你……你……你把郑尧那个混蛋给我叫来!”

    肖强气得真想扬手甩自己这不争气的女儿一巴掌,但想到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又是这么大的人了,最后还是忍着没狠心下得去手。

    张爱芬吓得一把将肖菲护在身后,伸手推了一把肖强,将他推坐在沙发上,冲着他吼道:“你叫唤什么啊?孩子不是跟你说了嘛,郑尧出差去了,你让她怎么叫他回来!”

    然后回身对桑枝说,“枝枝,你跟菲菲先回房间里待会儿,让我跟她爸爸好好谈谈。”

    桑枝点头,拉着肖菲去了房间。

    肖强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干瞪眼。

    张爱芬无奈的拍了拍肖强的手,安慰道:“你生什么气啊,这孩子不回来你担心,现在孩子回来了,你又生气跟她发脾气,你到底是想让孩子怎么样你才高兴啊!”

    肖强气得瞪了张爱芬一眼,指着肖菲卧室的房间低声吼道:“她……她现在是未婚先孕啊,你这个当妈不说她反倒说我,都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真是给我丢脸丢到家了!”

    张爱芬白了肖强一眼,啐道:“呸,她就不是你女儿了?没有你我自己生的出来啊?”

    一句话堵得肖强没词了,气呼呼的跟那儿运气。

    张爱芬见肖强气焰小了一些,叹了口气,拍着肖强的手说道:“要我说啊,这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这年头奉子成婚的多了,关键是菲菲她能和郑尧结婚,又不是说菲菲在外边瞎搞,孩子是有父亲的,而且菲菲不是说了嘛,等郑尧出差回来就过来提亲,咱们赶紧张罗着给他们把婚事办了,你就等着抱外孙了,这不挺好的事嘛!”

    肖强虽然心里也认同了张爱芬的说法,但面上还是有些拉不下脸,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也只能这样了呗。都是你惯得,慈母多败儿!”

    肖菲的卧室门后,两人正贴在门上竖着耳朵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听到肖强终于松了口,两人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桑枝拉着肖菲出来,笑着说道:“是啊,伯父,现在这结果多好啊。等郑尧回来,赶紧给他们把婚事定下来,等他们结了婚,您二老就等着抱孙子了。”

    肖菲低着头轻声叫道:“爸,我知道都是我不好,女儿不孝,害你跟妈一直替我操心,你们放心,我跟郑尧将来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们的。”

    张爱芬拉着肖菲坐到自己跟肖强中间,笑道:“说什么孝顺不孝顺的,只要你将来过得幸福,爸妈也就放心了。”

    肖强此时心里的火气也消了大半,闷声道:“要是将来郑尧那混蛋对你不好,看我不打断他一双狗腿!”

    一句话,弄得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肖菲拉着桑枝的手哀求道:“枝枝,你跟我一起睡吧,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肖菲不是害怕,而是独自面对自己的父母一时间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所以想着让桑枝在这儿陪她一宿,帮她壮壮胆儿。

    桑枝笑着点头答应了,其实她也正有此意。

    因为她也害怕回去独自面对自己的父母,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桑耀祖那句话,还是让桑枝无形中和父母产生了一些距离。

    打了电话回家跟自己父母交待了一下,借口说才跟肖菲见面,两人有好些话要谈,今晚就住在肖菲家里了。

    电话是莫青莲接的,她本来就知道桑枝和肖菲的关系好的跟亲姐妹似的,也没怀疑,点头同意了。

    桑枝和肖菲躺在床上,回忆着两人的童年少年,那些一起走过的时光,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

    桑枝因为还要上班,跟肖菲父母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肖菲则是在母亲的要求下住了下来,毕竟怀孕了,有自己母亲照顾总是好的。

    桑枝回到家里,桑梓已经将早餐做好摆在桌上了。

    见桑枝回来便招呼她吃饭。

    桑枝摇摇头,笑道:“我得赶紧走了,再不走就迟到了。”

    说完回到房间里,换了件衣服,拿了包和车钥匙便往门口走。

    桑梓一把将她拉住,将一个装了三明治和一盒牛奶袋子递到桑枝手里,“拿着,到公司吃,早晨不能饿着肚子。”

    桑枝感动的眼泪便在眶里打着转,吸了吸鼻子,接过袋子,叫了声:“爸!”

    桑梓笑着宠溺的抚了抚桑枝的长发:“这孩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桑枝笑笑,“爸,谢谢你。”

    桑梓有蹙了蹙眉,“怎么跟自己老爸还客气起来了!”

    桑枝拎着老爸准备的早餐,坐在车里发呆了半天。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才缓过神来。

    一边戴上蓝牙耳机接听了电话,一边发动了车子。

    电话是门玥玮打来的,问她晚上下班有没有时间,想让她陪自己一起去相亲。

    桑枝忍不住笑道:“怎么,你终于想通了,真的要听爸的安排去相亲啊?”

    门玥玮满不在乎的语气轻松的说道:“我是听枝枝姐你的劝告啊,那句话不是说了嘛,听人劝吃饱饭!”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你回头把时间和地址发我手机上,到时候我自己过去,咱们见面再聊。”

    桑枝到了公司,例行的处理完文件,然后又给苏琳发了工作汇报的邮件。

    等忙活完了停下来,转头,不经意间看到旁边袋子里早已冷掉的早餐,才赫然想起,自己竟然忘记吃老爸给做得爱心早餐了。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午餐时候。

    桑枝也懒得出去了,便起身拿了忘记吃的早餐去茶水间,用公司为了方便员工准备的微波炉,准备加热一下当午餐吃。

    将牛奶倒在一个陶瓷杯子里,和三明治一起放进去加热。

    然后有些无聊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托着腮帮子等着。

    刘同进来的时候,桑枝才将加热好的午餐从微波炉里拿了出来。

    “啊……你中午就吃这个啊?”

    刘同看了一眼桑枝手里的食物,忍不住的问道。

    桑枝笑笑,“嗯,懒得出去了。”

    刘同一脸谄媚的笑着凑了过来,“要不我一会儿出去吃饭,帮你带外卖回来?”

    桑枝微蹙着眉看着他,刘同是公司里出了名的铁公鸡,今天这么热情的对自己一定是有图谋的。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用了,我吃这个就行。”桑枝笑着婉拒,关键这是自己老爸给做的爱心早餐,虽然现在被她当午餐来吃了,却也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的。

    “哦,那你吃饭吧,我先出去了。”刘同微微的有些失望,说着转身就要出去。

    桑枝一声将他叫住:“刘同,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刘同转回身,有些不太自然的看了看桑枝,笑道:“那个……那个……我还是等你吃完了再说吧。”

    桑枝见他眼神儿闪烁的左右环顾着,知道他是不想跟自己在这个随时可能有人进来的茶水间谈,便也不勉强,点点头:“那你吃完饭下午来我办公室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