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嘴里嚼着父亲给做的三明治,桑枝心里忍不住有些自责。

    二十几年来爸爸对自己的关怀爱护,自己又怎么可以因为陌生人的一句话就动摇呢?

    想着父亲对自己的种种好,桑枝忍不住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了。

    桑枝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有些矫情了,就算桑耀祖说得是真的,那又如何?

    自己心里只会承认桑梓这一个父亲不是吗?而且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现在生活的很好,夫唱妇随相濡以沫这么多年了,感情一直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别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那么至于他们之前的事情,既然父母不想跟自己说,自己又何必去纠结呢?知道与否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通了,桑枝瞬间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好了,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自己是父母唯一的女儿,他们爱自己,自己也爱着他们。

    下午时候,刘同果然过来找桑枝了。

    坐在桑枝对面,刘同明显的有些不自然。

    “有话直接说吧。”桑枝淡淡的看着他,语气也很淡然。

    刘同搔搔头,笑了笑:“那个……我听说咱们公司要增设新的项目,我想……我想毛遂自荐做项目经理。”

    桑枝看着刘同没有说话。

    刘同说的不错,“丽缘”一直以来主营都是婚庆这块儿,而考虑到公司将来长远的发展,桑枝前不久做了份市场调查,给苏琳建议增设婚介项目。

    这样一来,就能将“丽缘”发展成为婚介婚庆一条龙服务的业内领军企业,而且因为“丽缘”在业内响当当的名头儿,桑枝断定涉足婚介这块儿并不难,只是时间问题。

    对于桑枝的提议,苏琳的回复很有兴趣,让她抽时间好好策划一下。

    没想到这事八字才刚有一撇,刘同这个包打听就得了信儿了。

    桑枝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而且也没兴趣知道。

    淡淡的笑笑:“公司确实是有这方面的设想,不过现在还没定论,你毛遂自荐做项目经理是不是有些早了,毕竟还没有正式立项啊。”

    刘同搔着头嘿嘿笑道,“我知道,我其实早就有过这种想法,这是我弄的一个策划,你先看看,要是觉得有可以用的地方尽管拿去用,我就是想着说,要是真的增设了这么项目,是不是可以让我去试试。”

    一边说着,刘同一边将手里的一份文件夹递给桑枝。

    桑枝没有想到,刘同平时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没有正行的样子,心思却挺细腻的。居然早就想到了增设婚介这块儿,而且还提前做了计划书。

    桑枝笑着接过刘同的计划书,说道:“我先看看,然后会跟苏总具体研究一下,如果可行,相信苏总会采纳的,而且也一定会给你一个适合你施展身手的舞台。”

    刘同一听双眼顿时一亮来了精神,笑着谢谢桑枝。

    下午的时候,桑枝认真看了刘同的计划书,觉得大部分可行。又帮着做了些修改,然后将情况以邮件的形式反馈给苏琳。

    桑枝觉得如果可能的话,这个项目很可能会提前实现,而因为这个计划书,桑枝对刘同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他并非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不务正业,貌似吊儿郎当的外表下,实则藏着一颗很细腻很有想法的心。

    不知不觉到了下班的时候,桑枝伸个懒腰,拿了手机翻出门玥玮发的地址看了看,嘴角儿忍不住扬起一道浅笑。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家饭店应该就是雷氏旗下的吧?门玥玮将见面地点安排在这地方想必是别有用心吧!

    跟门玥玮通了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出发,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到。

    其实那饭店离桑枝公司不远,只是下班高峰期,一定会很堵车,所以桑枝说的时间很保守。

    不过还好,一路上不怎么堵,尽管这样,到达约定的饭店的时候,也已经是六点多了。

    才将车停好走到饭店门口,门玥玮便过来挽上了她的胳膊。

    桑枝笑道:“那位江公子到了?”

    门玥玮摇摇头,“还没,我跟他约好的时间是六点半,我故意早到的,咱俩先聊会。”

    两人说着相携进了饭店。

    桑枝没有猜错,这饭店确实是雷氏旗下的,而且门玥玮和门少庭都有股份在里边,当然门少庭的股份是以门玥玮的名义入的。

    饭店的服务人员对门玥玮并不陌生,热情的招呼着,将她们带到了门玥玮早就订好的一个靠窗的位子上。

    桑枝笑着打量着门玥玮,她今天穿了一件过膝的碎花连衣裙,上边一件鹅黄色的针织小套衫,脚上一双浅色高跟鞋,发型也是特意打理过的,一头的大波浪卷,整个人看上去青春又时尚,让人忍不住眼前一亮。

    “今天这打扮是给谁看的?那个江公子还是雷公子啊?”桑枝忍不住的打趣儿。

    门玥玮羞得小脸儿微红,娇嗔的瞪了桑枝一眼,笑道:“枝枝姐真是火眼金睛,什么也瞒不过你。”

    桑枝笑笑,摇头道:“不是我火眼金睛,我是不相信,你坚持了十几年的爱情,会在一瞬间崩溃,更不相信,你会甘愿做爸爸的乖乖女,对他言听计从。”

    门玥玮忍不住对桑枝竖起了大拇指,“知我者桑枝也!”

    噗……桑枝忍不住喷笑出来。

    “说吧,让我怎么做?”桑枝才不相信门玥玮叫自己来只是单纯的因为害羞,想找个人跟着壮胆儿呢。像她这种外向型的姑娘,害羞一词无从说起,所以她叫自己过来一定是给自己安排了任务的。

    门玥玮一听,佩服的两眼都发直了,忍不住抱了抱桑枝,惊讶的道:“枝枝姐英明,太英明了!”

    没错,门玥玮之所以叫桑枝过来,是有需要她帮忙的。

    桑枝耸耸肩,说道:“说吧,到底要我怎么做?”

    门玥玮一脸神秘的笑着,附在桑枝耳畔小声嘀咕了一阵。

    桑枝听完忍不住笑道:“行,没问题,看来你早都算计好了啊!”

    门玥玮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小声辩解道:“我只是想知道他对我到底有没有感觉。”

    桑枝不置可否的笑笑,其实这个问题她都能回答门玥玮。

    从那天叶建华的生日会上,桑枝就看出了雷明对门玥玮其实是有感情的,只是可能因为某些人或者事,而一直隐忍着不敢表露罢了。

    不过桑枝倒是很高兴,门玥玮这傻姑娘终于懂得对心爱的人用计了,而不是傻傻的被动的守候,这一点也算是一大进步吧。

    六点二十五分的时候,江北城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了门玥玮订的桌子旁。

    “请问你是门玥玮小姐吗?”江北城低头客气的看着正端着茶水喝着的门玥玮,轻声问道。

    门玥玮抬头,只见面前站着一位斯斯文文长得很白净的男人。男人很高,目测没有一米九也有一八八吧,应该跟自己老哥差不多。

    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陪着一条宝蓝色斜条领带,剑眉朗目,面部轮廓线条分明,长得英挺傲人,也算的上是一个标准的大帅哥了。

    门玥玮笑笑点点头,伸出手去,“江北城?你好,我是门玥玮。”

    二人客气的握手之后,江北城在门玥玮对面坐下。

    看到门玥玮那边放着两个茶杯,笑着问道:“门小姐和朋友一起来的?”

    “嗯,和我嫂子一起过来的,毕竟第一次相亲,有些胆虚,觉得有个人陪着自然一点。”

    门玥玮很实在的回答着,看着江北城一脸淡笑的表情,忍不住笑笑又解释道:“我嫂子去洗手间了。”

    “哦,那点菜了吗?先点菜吧。”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招来了服务员,将菜单递给门玥玮。

    门玥玮倒也不客气,点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菜,然后又将菜单递给了江北城。

    桑枝从洗手间回来,便看到门玥玮对面坐着的男人。

    才要说话打声招呼,江北城便抬起头看向了她。

    “枝枝!”

    “江北城!”

    二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然后忍不住相视而笑。

    “你们认识?”门玥玮看着眼前这一幕忍不住蹙了蹙眉,这情景有些让她感到意外。

    画面好和谐,她看着却有种违和感。

    桑枝坐下,忍不住笑着点头:“嗯,江北城,我大学同学。”

    门玥玮了然的点点头,“原来你们是同学啊,真是好巧。”

    桑枝笑道:“是啊,好巧,没想到竟然是你跟小玮相亲,真是太巧了。”

    江北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但自从见到桑枝的那刻起,那双深邃的眸子就不曾离开过她的脸庞。

    “你是门小姐的嫂子?”

    突然想到门玥玮跟自己说过,跟她一起过来的是她的嫂子,想到这儿,江北城的心,竟没来由的一沉,一股闷闷的感觉爬上心头。

    “啊?啊……呵呵,是。我是小玮的嫂子。”

    桑枝对于嫂子这个称呼还是有些觉得不习惯,不过好在门玥玮一般都是叫自己姐的,只有当着外人的面的时候,才会说自己是她嫂子。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怎么也没听其他同学说起过?”江北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桑枝,她竟然结婚了?他不过是出国了两年,再回来,她居然已经嫁做人妇了!

    莫名的感觉心口隐隐作痛!

    “啊?呃……”桑枝没有想到江北城会这么问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跟门少庭结婚实属意外,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又怎么会好意思通知其他同学们知道呢。

    门玥玮见江北城看着桑枝的眼神儿那着迷的样子,再看他知道了桑枝就是自己的嫂子之后的表情,心里便下了断定:“这男人喜欢桑枝!完蛋了,老哥,你情敌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