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见桑枝怔愣的不作回答,一把挽住桑枝的胳膊,笑着对江北城道:“对啊,我不是说了嘛,她是我嫂子,你可别打我嫂子的主意哦!”

    桑枝囧得脸倏地红了,瞪了门玥玮一眼,转而对江北城不好意思的道:“你别介意啊,她就喜欢开玩笑。”

    江北城笑笑摇头:“不会,我其实真的很惊讶你居然已经结婚的事实。咱们毕业也不过两年多时间吧,我就出了趟国,回来你就已经结婚了,实在太让我感到意外了。”

    桑枝听了江北城的话,到没有往别处想,也觉得自己的婚姻确实挺让人意外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红着脸笑着。

    江北城的眼睛始终就没离开过桑枝的身上,看的一旁的门玥玮心里直替自己老哥着急。

    这时候,门玥玮的手机来了条短信,门玥玮看了之后,伸了胳膊,用手肘碰了碰桑枝的胳膊。

    桑枝一脸不解的看着门玥玮,正要问她怎么了,却见门玥玮朝着她直努嘴,桑枝顺着门玥玮的目光朝饭店门口看去,只见雷明正在几人的簇拥下走进来。

    桑枝恍然,对着江北城笑笑:“你们先聊会,我看到个朋友,先失陪一下。”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站了起来朝前台方向走去。

    假装不经意的经过雷明身边。

    “嫂子?”雷明见是桑枝,赶紧喊了一声。

    桑枝回头,见到雷明,明显的一愣,才笑道:“雷明,是你啊,好巧,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雷明笑着摇摇头,“嫂子不知道,这间饭店是雷氏旗下的,我今天正好过来办些事情。”

    “哦,这样啊,那你忙,我不打扰你了。”桑枝说着拔腿就要走。

    却被雷明一声叫住:“嫂子。”

    “嗯?怎么了?”桑枝心虚着,就担心雷明不叫自己呢,听他这么一叫自己,桑枝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心说这演戏真心是个技术活儿,自己显然不是当演员的料儿。

    雷明看了看桑枝,耸耸肩,笑道:“嫂子跟朋友过来一起吃饭的吗?在哪张桌子上,我叫前台帮你们免单。”

    桑枝笑笑:“哦,不用了,我今天是陪小玮过来的。”

    雷明挑眉,“小玮也在?她人呢?”

    桑枝嘿嘿干笑着,含糊的回答:“那个……那个,她,她正跟朋友聊天呢。”

    说着桑枝的眼神儿仿似很不经意的朝门玥玮坐的那张桌子看了过去。

    雷明不明所以的顺着桑枝的眼神儿看了过去,只见靠窗的一张桌子,门玥玮跟一个男人聊得正欢脱儿着,看她时不时的捂嘴笑着,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再看那个男人,雷明大脑速度启动搜索引擎,不是他们熟悉的人,应该说他根本不认识,所以笃定也并不是门玥玮的什么熟悉的朋友,因为她的朋友,他几乎都认识。

    “那人是谁?”雷明看着桑枝蹙着眉问道。

    桑枝笑笑:“你说那个男人啊?他是小玮今天的相亲对象,我就是陪着她过来跟这个男人见面的,没想到他还是我同学,更没想到他俩一见面就聊得这么投缘,小玮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哦,看来这回有戏!”

    桑枝一边看着门玥玮那边,一边很随意的说着。

    雷明听了却是心里一沉,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桑枝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呃……雷明,你去忙你的吧,我们这没事,有事会找你的。我也是看着他俩聊得挺好的,就找个借口溜了,想着给他们一些独处的空间嘛,呵呵……”

    桑枝依旧假装没有发现面沉似水的雷明的情绪上的变化,继续给他拱火儿。

    雷明吸了吸气,点头道:“那好,嫂子随便逛逛,想吃什么只管点。”

    说着又吩咐身边的一个人,“那桌客人的单记在我的账上,还有这位女士的所有消费,也一起算在我的账上。”

    旁边的人赶紧恭敬的点了点头答应下。

    桑枝不好意的搔搔头,“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嫂子尽管消费,咱自己家的买卖,好说。”雷明笑了笑,“那嫂子你先看看,逛逛,我先上去处理个事情。”

    桑枝忙点头,“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看着雷明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桑枝才算松了一口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拿了手机给门玥玮发了个“ok”的表情,然后一溜烟儿的跑进了洗手间。

    这边,跟江北城聊得正欢的门玥玮抱歉的对江北城笑笑:“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江北城点点头,门玥玮便拎着包包起身直奔洗手间而来。

    “枝枝姐,怎么样?”一见桑枝,门玥玮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桑枝拍着胸脯儿笑了笑:“嗯,百分之百肯定,雷明对你是有感觉的。”

    “真的?”门玥玮激动的一把将桑枝的肩膀抓住,“枝枝姐你说的是真的?”

    桑枝被她抓得肩膀生疼,白了她一眼,伸手将她的一双魔爪拿下去,笑道:“真的,真的,你离得远看不清,你都没见他那张脸,当我说你是来相亲的时候,脸都黑了。”

    “哈哈哈……真的啊,太搞笑了,我还以为他是千年面瘫呢,也会变色吗?”门玥玮忍不住用手捂着嘴巴,笑得前仰后合的。

    半晌,两人笑够了,对着镜子整了整衣装,一起走了出来。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门玥玮对着江北城抱歉的笑笑,拉着桑枝重新坐下。

    几人边吃边聊着,气氛倒也挺和乐融融的。

    “你婚后生活过的怎么样?老公是干嘛的,对你好吗?你们怎么认识的?”江北城给桑枝和门玥玮分别布了菜,抬头看向桑枝,仿似不经意的问道。

    桑枝一怔,她完全没料到江北城会问自己这种问题,囧了囧笑道:“挺好的。”

    门玥玮见江北城这么打听桑枝的私生活,心里有些替自己老哥打抱不平。

    端了水杯喝了一口,笑道:“我嫂子跟我哥俩人感情好着呢,我哥当兵的,我嫂子每天都等着我哥回去一起睡,要是我哥出任务不在家,她一个人就睡不着觉。”

    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揶揄的眼神儿看了看桑枝。

    桑枝羞得小脸儿瞬间绯红,瞪了门玥玮一眼,夹了一块排骨放到她碗里,嗔道:“瞎说什么呢,吃你的饭吧!”

    江北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过分了,尴尬的笑笑:“枝枝你别介意啊,我不是故意的,纯粹的关心你而已。”

    桑枝笑着点点头,“我明白的,你别听小玮瞎说,她就会夸大事实。”

    门玥玮暗自吐吐舌头,又对着江北城做了个鬼脸儿,笑道:“江北城,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江北城笑着摇摇头:“当然不介意,其实叫我北城就好,上学时候,枝枝也是这么叫我的。”

    江北城回答着门玥玮的话,眼神儿却依旧没离开桑枝的脸。

    “呃,大家平时都这么叫我的,北城。”可能是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露骨,江北城赶紧解释了一下,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哦,”门玥玮若有所思的盯着江北城看了半天,才转头看着桑枝缓缓说道:“枝枝姐,你们上学的时候,是不是所有的同学也都叫你枝枝的?”

    桑枝蹙了蹙眉,不明白门玥玮为何这么问。

    想了想,摇摇头,老实的回答:“不是啊,怎么了?”

    “那就是只有极要好的朋友才这么叫喽?”门玥玮一脸天真的看着桑枝,又别有深意的看看江北城。

    桑枝怔愣的点点头,“什么意思?”

    “看来江先生和枝枝姐在学校的时候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关系了?”门玥玮继续天真的看着桑枝。

    桑枝蹙了蹙眉,摇摇头,似乎有些明白了门玥玮这话里的意思,好笑的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跟江北城大学是同班,两人关系只能算是一般吧,并不是很熟。

    桑枝是那种性子寡淡的人,在学校里也是比较喜欢独来独往的,很少有走的很近的朋友。甚至连社团都很少参加,基本上属于那种走在大马路上都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女生。

    门玥玮笑笑,没有直接回答桑枝的问题,却转而对着江北城道:“我嫂子的名字一般只有我们家里人才这么叫她,江先生这么亲昵的称呼我嫂子,我嫂子会觉的不自在的,所以你还是叫我嫂子全名吧。“

    门玥玮说的一本正经,自己老哥不在,她当妹子的当然有义务替老哥扫除情敌。这男人别的都好,就是枝枝长枝枝短的这么亲昵的称呼桑枝,让她听着心里很不爽。他这是明显的在觊觎自己老哥的女人,她这个妹子当然不能答应了。

    江北城笑笑:“你这是在替你哥打抱不平啊?”

    桑枝囧着一张小脸儿不好意思的看看江北城:“对不起啊,她就这样,比较直爽,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江北城笑着摇摇头,“我倒是很替你高兴,能有这么一个懂得维护你,懂得维护自己家人的小姑子。”

    门玥玮听江北城这么一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算是对我的称赞吗?”

    “门玥玮!”门玥玮正捂着嘴笑得不亦乐乎呢,雷明一双阴鸷的眸子便映入了眼帘。

    门玥玮没有想到雷明会直接出现在自己饭桌跟前,不由得一愣,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桑枝看着一脸阴鸷的雷明,心里憋着笑,假装诧异的问道:“雷明,你忙完了啊?怎么有时间下来了?要不要坐下一起吃点儿?”

    雷明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仍有些懵愣的门玥玮,淡淡的说道:“不用了,嫂子你们先吃着,我找门玥玮有事谈。”

    说着不由分说的一把将门玥玮的手抓住,拽着她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