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明,你干什么?”门玥玮不悦的抗拒着,“我这儿正相亲呢!”

    她不说这话还好,话一出口,雷明的脸色更难看了,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的江北城,“对不起,你相亲对象借用一下。”

    江北城笑着点点头,“我没意见。”

    雷明朝江北城点点头,算是谢过。

    然后,直接无视一脸愤怒的门玥玮,拖死狗似的直接将她拖了出去。

    看着门玥玮被雷明拖走,桑枝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儿,扭头看着江北城正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个……对不起啊……”桑枝觉得门玥玮和自己这么做算是利用了江北城,如果江北城不是自己的同学还好点,这时候她就可以全身而退。可是现在,对面坐着的是自己大学的同学,她怎么也得跟人家解释一下吧。

    可是这话还真不好说,难道要她说,门玥玮来跟他相亲是假,试探雷明是真,你不过是这场戏里被利用的无辜棋子吗?这话,桑枝是打死也说不出来的。

    江北城笑笑:“对不起什么呢?觉得用我打掩护,所以才跟我说抱歉?”

    江北城一双灼灼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桑枝,桑枝囧了囧,脸颊有些微红,江北城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事情,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呵呵,你看出来了?那个……我们真不知道相亲对象会是你,否则也不会……”

    不等桑枝说完,江北城已经把话接了过去,“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而且你居然是以人家嫂子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

    江北城一双炯炯的眸子灼灼的看着桑枝,桑枝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不由得低了头去。

    突然,江北城一把将桑枝的手抓住,桑枝吓得猛然抬头,挣扎着想要将手从江北城手里抽出来,不料他却更用力的握住,根本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江北城,你这是干嘛?你放开!”桑枝有些恼怒,一双杏眼狠狠的瞪着他。

    江北城见桑枝真的生气了,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可能吓到了她,苦笑着摇摇头,将她的手放开。

    “对不起,吓到你了。”

    桑枝蹙了蹙眉,忍不住问道:“江北城,你没事吧?”

    看着江北城有些落寞的表情,桑枝心里一阵不忍,不知道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

    江北城笑笑,抬头看着桑枝,笑得有些凄凉,低声问道:“他对你好吗?你爱他吗?”

    桑枝一怔,她不明白江北城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印象中,自己跟他并不是很熟悉,或者说并没有熟悉到二人可以谈这种个人隐私的地步。

    江北城有些懊恼,桑枝的反应对他是明显的打击。

    “其实……我一直没跟你说,我喜欢你。”江北城不知道自己此时说出这句话还有什么意义。

    江北城不是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他一直觉得两个人只有相知才会相爱,而从陌生到相知,再到相爱,这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所以当年第一眼看到桑枝时候,尽管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

    江北城就像一个躲在暗处的猎人一样,观察着桑枝的一举一动。

    可是越是了解熟悉,越是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文静淡雅的姑娘。

    当江北城终于鼓起勇气想要跟桑枝表白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了桑枝暗恋着当时教心理学的一个年轻的老师。

    于是江北城重新将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毕业后毫不犹豫的听从家里的安排出国留学。心里却存着一丝侥幸,希望自己回来的时候,桑枝还未嫁,而如果那时候自己也仍旧未娶,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跟桑枝告白,追求她。

    可是没想到自己才回国便被家里安排了这场相亲,江北城本来不想来的,只是拗不过母亲的苦苦哀求,想着过来应付一下,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桑枝,而她已婚的事实,无疑对他是当头一棒的打击。

    听了江北城的话,桑枝当场懵住。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一个大学四年却关系一般的同学突然对自己表白说他喜欢自己?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忍住想要翻手机日历的冲动,尴尬的笑笑:“江北城,今天不是愚人节,你这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江北城扬了扬嘴角儿,也颇为尴尬的笑了笑:“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不过我也知道现在说这句话已经晚了,你都已经结婚了。怪只怪我自己当初没有鼓起勇气跟你表白。不过,当初我要是跟你表白了,你会接受我吗?”

    江北城知道自己多此一问,只是心里有些不甘,所以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桑枝看着江北城,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问题来得太突然,突然的让她根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半晌,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会。”

    桑枝的语气很轻,却很坚定。

    江北城黯然的点点头,“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的人是门老师。”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江北城,她暗恋门少轩的事情,只跟肖菲说过,而肖菲跟自己并不是同所大学,桑枝有理由相信,江北城和肖菲应该不认识。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江北城笑笑:“你不用觉得惊讶,其实我一直暗中关注着你,所以才会对你的事情有些了解。”

    从她看着门老师的眼神儿中,他不难看出她对他的爱恋。

    “门玥玮的哥哥不会就是门老师吧?”

    他记得门老师好像是突然从学校里消失了一样,反正所有的同学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像从来没在学校里出现过一样,就那么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想到她居然还是跟他在一起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自己心里的秘密被人窥探到,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加上江北城又在自己面前提及门老师,那个她心底一直珍藏着的男人,桑枝心里更是有些尴尬加难受的憋闷。

    轻轻摇头道:“不是,只是凑巧都姓门而已。”

    “哦,那……他对你好吗?”江北城问得小心翼翼,生怕桑枝生气。

    想到门少庭,桑枝真心的笑了,点点头:“挺好的。”

    忽然意识到自己跟江北城这么聊天似乎有些不合适,毕竟自己跟他不是很熟,而且他刚才还跟自己表白了……

    “那个……你怎么样,这两年在国外过得还好吗?”赶紧转移话题,企图分散江北城的注意力,也不至于让自己那么尴尬。

    “我挺好的。”知道桑枝不愿意自己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江北城便从善如流的顺着她的话题聊了开去。

    两人边吃边聊着,桑枝心里因为江北城对自己的那句表白的话,还是有些拘谨和紧张,一心想着赶紧吃完了离开。

    匆匆的扒拉完碗里的饭,桑枝便坐在那儿拿了水杯喝着,等着江北城吃饱了好分道扬镳。

    江北城一边拿纸巾优雅的擦着嘴,一边笑道:“怎么,跟我一起吃饭很无聊啊,我可是相亲被甩的那个,出于道义,你也该安慰我一下才对。”

    噗……

    被江北城这么一说,桑枝忍不住笑了出来。

    “说真的,你对小玮的感觉如何,她真的是个挺不错的好姑娘。”桑枝想着,如果要是雷明还给不了门玥玮一个明确的答复,那么撮合江北城跟门玥玮一起倒也是不错的一对儿。

    “可惜人家姑娘心里有人了?”江北城一边笑着,一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桑枝。

    桑枝实在不习惯被江北城这么盯着,尴尬的笑笑:“对不起,这次真的是挺对不住你的,不过,我们公司正好要开展婚介这块儿的业务呢,将来有好的,我一定想着你。”

    江北城被桑枝的话逗笑了,他什么时候悲催的沦为一定要靠相亲才能找到女人的地步了?

    “我还没问你的工作,原来你现在在婚介所干媒婆啊?”

    桑枝囧了囧,解释道:“不是,我是在一家婚庆公司做婚礼策划的,正好公司要扩大业务,增设婚介这块儿。”

    “哦,这样啊。那行,反正我现在也单着,你要是有合适的替我想着点儿。”江北城当然不是真的要桑枝给自己介绍对象,只是以此为借口,方便日后跟她联系罢了。

    “行啊,那没问题。”这样聊着,似乎气氛也跟着轻松了许多,桑枝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对于江北城跟自己的表白,权当是玩笑话,就这么一笑置之吧。

    “对了,你现在回国之后干什么呢?才知道你原来是江氏财团的继承人,上学时候那么低调,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我在国外主攻室内设计,其实早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室,回国后还是以自己的设计室为主业,至于家族的事业,我老子身体还硬朗,估计一时半会儿还用不上我。”

    江北城回答的很随意,他本来就无意于自己家的事业,至于将来可能因为责任需要他承担的,他会勇敢的担当起来,但是现在,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室内设计?”桑枝眼睛一亮,突然就想到了门少庭给自己的那把新房的钥匙。

    新房还没有装修,门少庭要是自己有时间的话,就考虑一下,看看怎么装修,自己大学时候学的是广告设计,工作了又是做婚礼策划,对于室内装修设计这块儿实在是个门外汉,不知道江北城能不能帮自己这个忙?

    “嗯,你有这方面的需要,尽管找我,别的不敢说,至于设计装修这块儿,我还是很有信心包你满意的。”

    桑枝笑着点点头,“我正好有这方面的需要,请你帮忙呢。”

    江北城结了帐,二人并肩走出饭店,分手时候,江北城意味深长的看了桑枝一眼:“枝枝,我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那种能互相倾吐心里垃圾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