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开着车,心里却不断的想着江北城跟自己说的那句话,“做那种能互相倾吐心里垃圾的朋友。”

    这样的朋友,自己只有一个,那就是肖菲。

    桑枝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跟江北城成为那种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所以当江北城这么说的时候,她不否认也没有答应,只是看着他淡淡的笑了笑。

    回到家里,桑枝换了拖鞋,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仰头躺在床上,脑子里还不断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世上很多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合,比如自己跟江北城的偶遇,比如他跟自己说得那些话……

    手机响起,是江北城打来的。

    看着屏幕上江北城三个字,桑枝忍不住的蹙了蹙眉。

    在江北城的要求下,两人互留了电话,但是桑枝没想到,江北城居然这么快就用上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你好。”桑枝习惯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江北城勾了勾唇,笑道:“怎么,才分开就不知道我是谁了吗?”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轻声道:“江北城,有事吗?”

    桑枝承认自己实在不是个聊天的好对象,而且跟江北城聊天,她还做不到心无芥蒂。

    “没事不能找老同学聊聊天吗?”江北城故意逗她,几年不见,她的性子一点儿没有改变,还是跟学校时候一样,寡淡的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桑枝囧了囧,虽然经过之前一段儿,她跟江北城算是又重新认识了彼此,也好像是比学校时候的关系近了一些,可是,桑枝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将他当做肖菲那样的关系,可是随便的调侃玩笑。

    所以当江北城跟她开玩笑的时候,桑枝难免有些觉得尴尬。

    “呃……我不是那意思。”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连忙否认。

    感觉到电话里桑枝的拘谨,江北城不忍再逗她,笑了笑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安全到家了。”

    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笑了笑:“谢谢你,我到家了。”

    “那就好,关于你说的你那房子装修设计的事情,我想我还是得先看看你的房子才能给设计方案。”江北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着急,才跟她分手便忍不住又想见面,于是才找了这个借口给她打电话。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才分手就开始想念吧?

    很奇怪的感觉,自己在国外两年多的时间,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想念过谁,当然也包括桑枝。甚至在那两年里,江北城以为自己已经将桑枝忘却了。没想到命运偏偏和他开了个玩笑,让他再次与她相遇,而且才见面,便将他埋藏在心底的对她的爱给勾了出来,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气势。

    江北城知道,自己现在这样会对桑枝造成困扰,毕竟人家已经结婚了,自己莽撞的跟人家表白,一定会吓到她的。

    所以江北城这才改变了策略,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不求别的,只希望能不时地见到她,知道她过得很好很幸福,他会在一旁默默的关注她,祝福她,就像当初在学校时候一样。

    “哦,这事啊。”桑枝听到江北城说房子设计的事情,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心里嗤笑自己想太多了,自己都已经结婚了,人家跟自己表白也不过是说当初的心情罢了,自己没事跟这儿瞎想什么呢?难道人家还会觊觎自己一个已婚妇女吗?是不是有些太自作多情了点儿,未免显得矫情了。

    这么想着,桑枝的语气也轻松了起来,“这事不急的,我一般也只有周末才有时间,不过这周末不行,我得去一个朋友的婚礼现场帮忙。”

    桑枝说的这个朋友其实就是文丽。

    她当然不会真的当文丽是朋友,只是想到了文丽要求自己一定去她的现场跟进,桑枝也只好这么跟江北城讲了。

    “哦,这样啊。那等你有时间了给我打电话,我时间比较充裕,基本上可以做到随叫随到。”

    江北城笑了笑,似乎二人今天一天说的话,比同学四年说的都多,这应该算是好的开始吧。

    “好,江北城,谢谢你。”桑枝由衷的感谢江北城。

    挂了电话,桑枝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回来躺在床上继续胡思乱想。

    门玥玮过来的时候,桑枝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

    打开门,只见门玥玮哭得稀里哗啦泪眼婆娑的,整个人好像都脱了相似的。

    桑枝赶紧将她拉了进来,让她坐在沙发上,自己则给她去卫生间拿了湿毛巾,让她擦擦。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桑枝知道这姑娘这样,一定跟雷明有关。

    只是雷明不是把她带走有话说吗?桑枝以为雷明一定是跟门玥玮表白去了,她这儿还等着门玥玮的好消息呢,没想到这姑娘居然这副狼狈相的就回来了,实在让她有些琢磨不透,门玥玮跟雷明之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

    “姐……”门玥玮委屈的叫了一声,一头扑进桑枝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桑枝一只手搂着门玥玮,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没事,别哭了,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雷明欺负你了?”

    门玥玮将头埋在桑枝怀里摇了摇,依旧呜咽的哭泣着。

    桑枝蹙了蹙眉,双手抓着门玥玮肩膀将她身子扶正,看着她认真的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门玥玮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泪,哭着说道:“雷明,雷明他就是个混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桑枝眉头皱的更紧了,这门玥玮是存心想要急死她吗?就是不说重点,这是要干嘛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说我就不管了!”桑枝的耐性都快被门玥玮给磨没了。

    “雷明说他不喜欢你?”

    见门玥玮还是不说话,桑枝只好耐着性子试探。

    门玥玮摇摇头。

    桑枝心里才算松了口气,只要雷明没有明确拒绝她,门玥玮就还有希望。

    “那他把你拽出去都跟你说了什么?”桑枝忍不住开始有些好奇了,这对冤家究竟是在闹哪样啊!

    门玥玮终于停止了哭泣,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缓缓说道:“他跟我说他喜欢我。”

    桑枝一听,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感情你是高兴的啊,喜极而泣啊,也用不着高兴的哭成这样吧?”

    桑枝忍不住的嘲笑门玥玮,她能够理解那种暗恋了十几年的恋情终于得到认可的心情,自己也暗恋过别人,那种滋味她懂!

    “不是!”门玥玮噘着小嘴儿气呼呼的否认道,“我是被他气得,他就是个混蛋!”

    桑枝一愣,这都哪跟哪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门玥玮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这才跟桑枝讲了经过。

    原来,雷明在饭店里见到桑枝之后,得知门玥玮正和那个叫江北城的男人在相亲,心里便不由得一阵烦闷。

    到了楼上办公室,原本想着淡定一下处理文件的,可是没想到坐在办公桌前,脑子里却不断闪现着门玥玮对着江北城娇笑的桥段,心里愈发的烦闷了。

    于是身份显赫的雷氏总裁,有生以来的头一次,干起来偷窥这种让他自己都不耻的行为。

    雷明假借观察饭店服务人员对客人的服务态度为由,让饭店经理将饭店监控录影转到办公室电脑上,而他则坐在电脑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门玥玮跟江北城聊天欢笑。

    看着画面里,门玥玮对着江北城时不时展现的娇媚,雷明就觉得仿佛有一把刀在狠狠的剜着自己的心,疼的他坐立不安的,最后终于忍不住冲动的跑了下来,将门玥玮拖了出去。

    门玥玮心里窃喜,面上却装得老大的不乐意,一路不给好脸色的被雷明拖着出了饭店,上了车。

    “喂,你要带我去哪儿?”门玥玮忍不住皱着眉头,看着一脸阴鸷的雷明,嘴上低吼着:“我正相亲呢!”

    她不说相亲两字还好,一说,雷明的脸色更黑了,瞪了她一眼,发动了车子,一脚油门窜了出去。

    门玥玮吓得一把拽住头顶的把手,死死的抓着。

    “雷明,你到底要干嘛?”门玥玮没有发觉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印象中,雷明一直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存在,像现在这样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心里难免有些害怕。

    加上雷明这么二话不说的飞车前行,更让门玥玮心里胆颤了。

    “坐好,系上安全带!”雷明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冷冷的说了句,依旧开车飞驰着。

    门玥玮片刻便安静了下来,反正雷明不会将她怎么样,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她对雷明很了解,这么想着心里便也安静了下来。

    淡定的系上安全带,也不再问雷明到底要去哪儿,将头转向车窗外,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

    汽车一路飞驰,门玥玮都忍不住要打哈欠了,雷明才终于将车子停下。

    伸手摘了门玥玮腰间的安全带,一把将她拽了下来。

    “喂,你干嘛啊!”太粗鲁了,这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粗鲁的对待自己,门玥玮心里忍不住有些气愤。

    雷明无视门玥玮的指责,拽着她一直来到海边。

    这是他们小时候经常来玩的一处沙滩,这里有他跟她美好的童年回忆。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门玥玮低着头,闷闷的问道。

    海风吹过,门玥玮大波浪的卷发迎风飞舞,她低着头,仿若一个仙子般静静的站立在那里,雷明看的不由得有些痴了。

    见雷明久久不语,门玥玮才抬起头,一双带着水渍的氤氲迷离的眸子看着他,轻轻的走向他,双手轻轻捧住他的脸颊,踮起脚尖儿,努起小嘴儿抬头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