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起初是门玥玮主动出击,雷明被动接受。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雷明逆袭,变被动为主动,炙热而疯狂的掠夺着门玥玮的美好。

    直到二人均感呼吸困难,才喘着粗气难舍难离的分开。

    雷明将门玥玮紧紧搂在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前,让她听着自己砰砰有力且快速的心跳。

    “门玥玮,我喜欢你。”这句门玥玮等了十多年的话终于在雷明嘴里淡淡的吐了出来。

    泪水瞬间迷乱了门玥玮的心智,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什么叫喜极而泣?

    门玥玮以前看到电视里两人高兴的相拥而泣的桥段,便忍不住的撇嘴,“好假,高兴大笑才对,怎么会抱头痛哭。”

    现在事情临到自己头上,门玥玮才终于明白喜极而泣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原来人高兴到一定的程度真的只有眼泪才能表达那种喜悦。

    伸手轻轻戳着雷明宽厚的胸膛,门玥玮笑得有些羞涩:“你终于肯承认喜欢我了?”

    雷明用力的拥着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不断的磨蹭着,像只小狗似的跟主人耍着无赖撒娇:“嗯,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自己喜欢你了,只是……”

    雷明犹豫了一下,“只是一直不敢对你说,直到你今天在我眼皮底下相亲,看着你对别的男人娇媚的笑着,我确实受刺激了。”

    门玥玮闷笑:“我很高兴你能为我吃醋。”

    雷明挑了挑眉,“我现在才想明白,原来那就叫吃醋。”

    两人肩并肩坐在沙滩上,看着远处太阳最后一缕光辉被海水吞没。

    “雷明,你娶我吧。”门玥玮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矜持的女孩儿,对于爱情上,她苦等了十多年的恋情终于有了结果,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推销出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矜持。

    反正自己喜欢雷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她不在乎是自己主动还是雷明主动。

    雷明将她搂在怀里,皱着眉头笑笑:“你一个大姑娘家怎么可以这么不矜持,这种话应该要男人说的才对。”

    门玥玮抬起头,一脸认真地看着雷明:“那你现在像我求婚吧,我一定会答应的。”

    雷明囧了囧:“我都没有准备,戒指,玫瑰花,什么都没有,怎么求?”

    “我不需要那些,或者可以后补,我现在就想听你亲口跟我说,你要娶我,让我嫁给你。”门玥玮有些固执的看着雷明,等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等到他的真心,这一刻,门玥玮不想让自己再等下去,更不想给雷明一丁点儿可以后悔的机会。

    “傻丫头,别这么固执好不好,这样不可爱。”雷明宠溺的笑笑,刮了刮她的鼻尖儿。

    门玥玮有些生气了,她不明白雷明到底是什么意思,“雷明,你不想娶我吗?”

    雷明没想到门玥玮会这么问自己,不由得愣住,片刻,轻轻松手,将门玥玮身子扶正,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小玮,我希望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处理好我和叶藜之间的一些事情。你知道的,我对她有责任,在她没有结婚之前,我无论如何无法坦然的跟你在一起,所以,请你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门玥玮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雷明,他的眸子依旧清澈得让人陶醉,只是门玥玮却知道那清澈背后的偏执。

    “雷明,你的意思是说,叶藜一天不结婚,你就不会跟我结婚是吗?”

    门玥玮不明白雷明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怎么可以有这种荒唐的想法呢?

    当初的事情,严格意义来说,他也是受害者,要不是叶藜……

    门玥玮想到这儿,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阵愤怒,双手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冷冷的瞪视着雷明说道:“你心里还是想着叶藜,说到底她才是你最在乎的那个!”

    “不是,小玮,你别激动,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她是责任……”

    “去你的责任,你抱着你的责任过一辈子去吧!”门玥玮忽然一把将雷明推倒,起身跑了出去。

    “小玮!”

    雷明赶紧起身追赶,却被门玥玮厉声喝住:“雷明,你别跟着我,我讨厌你,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

    说完不顾雷明的哀求,转身朝公路上跑去。

    桑枝听完忍不住的皱眉,这个雷明真是迂腐的可以!

    “你这是一路跑回来的?”桑枝有些心疼的看着一身狼狈的门玥玮,这姑娘从小也算是被宠大的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遭过这样的罪啊!

    门玥玮摇摇头:“不是,我跑到公路上,正巧有出租车经过,我拦了出租车回来的。”

    门玥玮说的有气无力的。

    “你饿不饿,我先给你弄点吃的。”桑枝想到门玥玮晚饭几乎没怎么吃,又经过这么一折腾,一定饿坏了。

    门玥玮摇摇头:“我不想吃,吃不下。枝枝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说着眼泪又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桑枝也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雷明究竟和叶藜之间发生了什么,让雷明对叶藜这么死心塌地的追随。哪怕叶藜根本对他不屑一顾,他还是坚持着要给她幸福。

    “叶藜和雷明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桑枝终于没能忍住问了出来。

    听到叶藜的名字,门玥玮抬起头,一脸愤愤的样子,贝齿紧紧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桑枝吓得赶紧拉了她一下:“你干嘛啊,自虐啊!”

    “枝枝姐,我累了,让我在你这儿睡一晚吧。”门玥玮始终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桑枝的问题。

    知道她不愿意说,桑枝也不好逼问,点点头,拉着她起来。

    “你先去冲个澡,换身衣服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门玥玮听话的走进卫生间冲澡,桑枝则找了件自己的睡衣给她。

    换了衣服,门玥玮挺尸似的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拉了薄被给她盖上,“睡吧,别瞎想了,睡一觉,明天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桑枝也知道自己这话不可信,可是现在除了这话,她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桑枝一直不敢睡,瞪着眼睛看着门玥玮,直到她睡着了,桑枝才打着哈欠放心的睡下。

    第二天桑枝醒来的时候,门玥玮已经醒了。

    从卧室出来,桑枝看到门玥玮正坐在客厅沙发前的地毯上练着瑜伽,倒是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

    “枝枝姐,你醒了。早餐在餐桌上,你自己吃点吧。”

    见桑枝出来,门玥玮一边下腰一边说道。

    桑枝怔愣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难道自己真的预言成真了?

    门玥玮真的睡了一觉什么都想开了?居然还起大早的去给自己买了早餐,这什么情况?

    “小玮,你没事吧?”桑枝忍不住有些担心的问道。

    门玥玮笑了笑:“没事啊,我挺好的。”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来到餐桌旁捏了一个小笼包扔进嘴里,“嗯,挺好吃的,枝枝姐,你快点吃吧,不是还要上班吗?”

    “哦。”桑枝怔怔的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餐,眼睛却忍不住的在门玥玮身上来回打转儿着,这姑娘的表现实在让她琢磨不透啊。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长花了?”门玥玮笑着看着桑枝,语气颇为轻松的调侃道。

    桑枝蹙了蹙眉,摇头道:“没有。”

    说完,低头开始吃早餐。

    桑枝跟门玥玮一起出门的,下了楼,桑枝看了看门玥玮,问道:“你去哪,我送你吧。”

    昨天门玥玮是打车过来的,并没有开车,桑枝这才好心的想要送她。

    “好啊,那你就送我到江氏财团总部吧。”门玥玮笑了笑,毫不客气的坐到了桑枝的车里。

    桑枝一皱眉:“江氏财团总部?你要干嘛?”桑枝隐约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这姑娘是要干嘛,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门玥玮笑笑:“我想好了,既然雷明给不了我要的幸福,我又何必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呢?我决定和江北城好好发展看看。”

    桑枝眉头皱的更紧了:“小玮,你别冲动。”

    “枝枝姐,我没冲动。我觉得江北城人挺不错的,又是你同学,而且我觉得他似乎对你有意思哦,为了我老哥,我也得把他拿下。”

    桑枝忍不住扶额,她这都什么思维逻辑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江北城应该没在江氏上班吧,你去了也不一定能见到他。”桑枝想到昨天江北城跟自己说的话,忍不住提醒门玥玮。

    “哦,这样啊。”门玥玮笑了笑,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桑枝,“枝枝姐,你一定有他的手机号吧,给我呗。”

    桑枝无奈,从手机里调出江北城的号码发给了门玥玮。

    “谢了,枝枝姐。”门玥玮说完,推门下了车,“枝枝姐开车慢点。”

    说完摆摆手就往外走。

    桑枝将头探出车窗外,忍不住问道:“你要去哪儿?”

    门玥玮神秘的一笑:“去找江北城约会啊!”

    桑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走吧,我带你出小区。”

    这姑娘是被雷明刺激的脑子短路了吧,就算她要去找江北城,也得出了小区才能打到车啊,现在有自己这现成的司机都不用,不是脑子坏掉了是什么?

    听桑枝这么一说,门玥玮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笑道:“是哈,我怎么给忘了呢,要出了小区才能打到车。”

    一边说着,一边又开了车门坐上去,“枝枝姐,你说江北城会愿意跟我交往吗?”

    桑枝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

    淡淡的笑道:“这个我还真不好说,不过他对你的印象应该还不错的。”

    “枝枝姐,要不,你帮我问问他的意思吧?”门玥玮一脸期待的看着桑枝。

    桑枝忍不住有些头大,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她干嘛非得让门玥玮坐自己车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