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刘同念错了,亦或者是新郎跟郑尧同名?

    这三种可能桑枝都乐意接受,独独不能接受的就是第四种可能!

    带着怀疑的目光,桑枝抬头朝舞台上望去。

    此时典礼已经完毕,新郎和新娘正相携着走下圆台,举着酒杯朝着宾客们走来。

    那个衣着光鲜满脸笑容的新郎,不是郑尧又是谁!

    桑枝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儿,双拳紧攥,眼睛狠狠的盯着周旋于各宾客中的郑尧,因为太用力,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的肉中,掐的自己的手掌钻心的疼痛。

    桑枝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气愤是源于什么,源于对肖菲的同情,还是源于郑尧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对肖菲的欺骗?

    “枝枝,你怎么站在这里,走,咱们也去敬新人一杯送上祝福。”江北城走过来,一脸浅笑的揽着桑枝往新人跟前走去。

    桑枝其实不想去的,祝福?祝福郑尧跟文丽?她做不到!

    他们如果应该得到祝福,那么肖菲又该怎么办?

    可是桑枝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江北城来到了文丽和郑尧的身边。

    “表姐,祝你新婚快乐。”江北城说着从侍者的盘里端了两杯酒,一杯递到桑枝手里,一杯自己端着,朝文丽举了举酒杯。

    文丽笑得一团和气,跟平时与桑枝斤斤计较的蛮横简直是大相径庭,如果不是桑枝了解她,桑枝一定会以为此文丽非彼文丽。

    文丽笑着朝江北城看了一眼:“还好你赶上回国来参加我的婚礼,不然看姐怎么收拾你。”

    说着又笑着看看旁边的桑枝,“没想到你们也认识啊,我就说咱俩有缘嘛,你跟我表弟居然也是认识的,还真是好巧。”说着又娇羞的看了看旁边的郑尧。

    郑尧自从看到桑枝的那刻起,面部表情就一直僵化着,眸子中的担心溢于言表,提心吊胆的看着桑枝,桑枝从他的眸子中能够看得出他内心的紧张,因为见到自己而产生的紧张。

    呵,他应该是担心自己会跟肖菲说吧?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嘲讽。

    可是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瞒着肖菲呢?肖菲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居然可以毫无顾忌的跟另外的女人结婚,这男人真是渣到家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郑尧,这是桑枝,咱们这婚礼的策划。对了,也是我跟你说过的因为帮小陌婚礼救场,而最终一跃脱贫的那个。”

    文丽笑里藏刀话里夹针,在自己的婚礼上都不忘讽刺挖苦桑枝。

    江北城听了不由得蹙眉,“姐……”

    刚要开口说话,却被郑尧截下。

    只见郑尧端着酒杯朝桑枝举了举,笑道:“谢谢你帮我们策划了这么完美的婚礼。”

    桑枝根本无视文丽对自己的嘲讽,两眼只死死的瞪着郑尧。

    她心里实在想不通,怎么可以有这么无耻的男人,真是十足的人面兽心!

    桑枝越想,心里越替肖菲不值,也就越是气愤。

    见郑尧跟自己虚伪的客套,心里更是鄙视到极点。

    抬起头,扬了扬嘴角儿,笑道:“是吗?你也觉得这婚礼很完美吗?可是我若知道新郎是你,根本就不会策划这场婚礼,因为你不配!”

    桑枝说完,一抬手,杯中酒尽数泼到了郑尧的脸上、身上。

    瞬间光鲜亮丽的新郎官变成了狼狈不堪的落汤鸡。

    “你……”文丽一见吓了一跳,她不知道桑枝为何这么对郑尧。

    出于对自己新郎的保护,文丽行动快于思维的甩手就给了桑枝一巴掌。

    啪的一声,桑枝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桑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跑到我婚礼上来撒泼,也不看看我是谁?你当我是小陌吗,软弱的任你欺负!”

    文丽不顾形象的大声斥喝,瞬间引来很多宾客的围观。

    桑枝狠狠的瞪着文丽和郑尧,厉声质问:“郑尧,你告诉我,你心里究竟把肖菲当成什么了,她肚子里还……”

    不待桑枝说完,文丽气得便伸手过来要堵桑枝的嘴。

    这女人在这里一通瞎说,这叫郑尧以后还怎么在官场上混,自己的面子,父亲的面子岂不是都被她给祸害没了!

    所以文丽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桑枝把话说完的。

    江北城见文丽又张牙舞爪的上来,一把将桑枝护在怀里,伸手前去阻止。

    “北城,你放开我,我是你姐,她算个什么东西!”

    文丽气得失去了理智,看到自己的表弟居然帮着外人,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桑枝淡淡的推开江北城,冰冷的一张脸迎上几乎疯狂的文丽,扬手,啪的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脸上。

    文丽被打的一下怔愣住,一向颐指气使惯了的她没有想到桑枝竟然敢打她,她居然真的敢自己?

    “你……你……”文丽一只手捂着被打的生疼的脸颊,一只手指着桑枝气得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桑枝轻蔑的看了文丽和郑尧一眼:“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不是你有权有势就可以随便打人的。”

    说完又转向郑尧,“怕我告诉肖菲是吗?怕我影响你飞黄腾达的前程是吗?郑尧,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说完看也不看周围人怔愣的表情,大步走了出去。

    桑枝几乎是一路奔跑着来到停车场的,开门坐进车里,桑枝才赫然发现自己的眼泪已经泛滥成灾。

    她这眼泪是为肖菲流的,她替肖菲不值,替肖菲抱屈,可是现在自己却帮不了她任何忙!

    桑枝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抹了把眼泪,发动了车子。

    手机响起,桑枝看了一眼,只见是江北城打来的,桑枝吸了吸鼻子,接听了电话,里边传来江北城焦急担心的声音:“你没事吧?现在在哪儿?”

    桑枝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我没事。”

    然后不给江北城继续说话的机会,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桑枝此刻心里很烦躁,不想听任何人的电话。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郑尧打来的。

    桑枝原本不想接,可是想了想,还是接听了。

    “桑枝,我求求你,不要告诉肖菲好不好,她怀着孕,不能受刺激。我会找机会好好跟她解释清楚的。”

    电话里传来郑尧苦苦的哀求声。

    桑枝冷笑了两声,“哼,你也知道她不能受刺激,可是你都对她做了什么?你跟她解释,你要怎么跟她解释?我倒想问问你,这边跟文丽结婚,这边又让肖菲给你生孩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肖菲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

    对于桑枝的指责,郑尧无言以对,只一个劲儿乞求着:“桑枝,算我求你,千万别跟肖菲说,好吗?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

    “哼,为了她好?”桑枝冷笑,“郑尧,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去死吧!”

    桑枝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对郑尧的愤怒,爆吼了一声挂了电话。

    桑枝这还是第一次如此狠毒的诅咒一个人,愤怒让桑枝变得有些口无遮拦,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她甚至想,要是郑尧此刻站在自己面前,她一定不会像刚才在婚礼上那么给他面子的只是用酒泼了他,她会毫不犹豫的甩他几个大嘴巴子!

    才挂了郑尧的电话,手机便又响了起来。

    桑枝烦躁的看了一眼,是肖菲打来的。

    桑枝犹豫了,接还是不接呢?自己该怎么跟她说呢?

    桑枝有些犹豫不定,身为好朋友,她觉得自己不应该瞒着肖菲。

    她肚子里还怀着郑尧的孩子,郑尧却已经跟另一个女人结婚了。

    这种事情当然是早告诉肖菲才好,早知道了才会早作打算。可是……

    桑枝不确定肖菲能不能承受的了这个打击。

    正如郑尧所说的,肖菲怀着孕呢,不能受太大的刺激。而且,肖菲对郑尧的感情那么深厚,即便是她没怀孕的情况下,她也未必能承受得了郑尧的背叛和欺骗,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呢!

    桑枝盯着手机屏幕忍不住的蹙眉。

    可是肖菲却固执的一直打着她的手机。

    叹了口气,桑枝拿了手机接听。

    “喂……”

    桑枝的声音有些绵软无力,内心的挣扎与纠结让她有些不敢面对肖菲,哪怕是电话,她都有些不敢接听。

    “枝枝,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你还在忙吗?”电话里传来肖菲一贯没心没肺的笑声。

    “哦,刚忙完。”桑枝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勉强的笑道。

    “那你还不飞奔来接上姐,你干儿子都等着急了。”肖菲一边啃着水果,一边抱怨道。

    “好,你等着,我马上就到。”桑枝终是不忍心让肖菲失望,勉强打起精神,重新发动了车子。

    在肖菲父母家里接上肖菲,桑枝笑着问道:“咱们去哪儿给我干儿子过第一个儿童节啊?”

    肖菲翻着白眼儿瞅了桑枝半天,才笑着问道:“你不是一直笃定是女儿吗?怎么,现在也觉得是儿子了?”

    桑枝囧了囧,因为心里有事,她甚至忘记了因为孩子性别问题跟肖菲抬杠的惯例。

    笑了笑道:“是不是女人做了妈妈就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敏锐了?”

    肖菲见桑枝取笑自己,忍不住打了她肩膀一下,“姐本来就聪明好不!”

    “是是,请问聪明宝宝的聪明妈妈,咱们去哪里玩啊?”桑枝决定,还是暂时先不要跟肖菲说了,先陪着她过一个快乐的儿童节吧。

    肖菲掩着嘴儿笑着,“当然是游乐园啊!”

    桑枝扁了扁嘴,“你挺着个大肚子去那种地方合适吗?”

    桑枝担心肖菲的安全问题,今天游乐园的游客一定超多,因为六一又赶上周末。

    肖菲假装不高兴的瞪了桑枝一眼,“我哪有挺着大肚子,根本一点看不出来好不。去吧,去吧,都好多年没去过游乐园了,今天就让我借着儿子的光,去一次嘛。”

    肖菲很没脸的跟桑枝撒娇。

    桑枝笑笑,知道执拗不过肖菲,便也只好遂了她的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