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游乐园里,确实人山人海。

    桑枝不太喜欢人太多的地方,忍不住蹙了蹙眉。

    可是肖菲却是高兴笑得像个孩子,非要拉着桑枝去坐飞车海盗船等各种刺激的项目。

    桑枝瞪着眼睛一一给她驳回了,这货,肚子里装着一个小生命呢,怎么可以玩那么刺激的游戏。

    最后桑枝只允许肖菲坐了旋转木马。

    桑枝站在下边,看着肖菲无比幽怨的坐在木马上像个孩子似的跟自己招手,桑枝心里忍不住的一阵苦涩。

    别看肖菲也是二十六岁的人了,可是思想比自己还单纯,桑枝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郑尧的事情。

    从旋转木马上下来,肖菲嘴里嘟囔着不过瘾,“这根本就是小朋友玩的嘛,你看看,一圈坐的都是孩子,就我一个大人,多没面子啊。”

    桑枝白了她一眼,“你想要面子就不该来这儿,别忘了自己现在什么情况!”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伸手捅了捅肖菲的肚子。

    肖菲笑着拍她的手,“去,臭流氓,敢调戏我家儿子。”

    郑尧的电话就这么突兀的打了过来,肖菲拿了手机,跟桑枝笑笑:“是郑尧打来的。”

    接听了电话,肖菲笑着问道:“喂,郑尧,你现在不忙吗?”

    郑尧听着肖菲的语气很平和,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他是在婚礼上找了空当跑出来给肖菲打了这个电话,就是担心桑枝会把自己跟文丽结婚的事情告诉肖菲。现在听肖菲的语气,桑枝应该没有告诉她,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嗯,你在哪儿呢?怎么那么吵?”郑尧听出肖菲那边很乱很嘈杂,忍不住皱眉问道。

    “我跟桑枝在游乐园啊,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啊,咱们儿子的第一个节日,可惜你不能陪我们一起过。”肖菲说着,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失落。

    听到桑枝的名字,郑尧心里就是一沉,忙问道:“桑枝她没跟你说什么吧?”

    肖菲怔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桑枝,回答道:“没有啊,她要跟我说啥?”

    郑尧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什么,你自己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怎么这次出差这么久啊?”肖菲忍不住的抱怨着。

    郑尧心底叹了口气,安慰道:“快了吧,你乖乖的在家等我,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挂了电话,郑尧想了想,又给桑枝发了条短信:“谢谢你。”

    桑枝看了郑尧发来的短信忍不住气得想要骂人。

    抬头正对上肖菲一脸的笑靥,耸耸肩道:“垃圾短信。”

    说完,趁肖菲不注意的时候,桑枝给郑尧回了个短信:“你最好跟肖菲解释清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桑枝想这种事情,还是让郑尧自己跟肖菲说吧,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自己跟肖菲关系再好,在这件事上也是个外人。

    但是郑尧如果就想着这么一直隐瞒下去,她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很快的,桑枝又收到了郑尧的回复:“我会的,这段时间,还请你帮忙多多照顾肖菲,谢谢。”

    桑枝忍不住骂了一句:“混蛋!”然后将郑尧的短信全部删除。

    桑枝记得文丽曾经跟自己炫耀过,说婚礼之后,她跟老公会去马尔代夫度蜜月。

    这混蛋男人,这边瞒着为他怀孕的肖菲,那边居然舔着脸跟文丽去度蜜月,真是混蛋加三级!

    “枝枝,你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肖菲看着桑枝紧蹙的眉头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桑枝回神儿,笑笑:“没有,垃圾短信太讨厌了。”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两人又逛了一会儿,人实在太多了,桑枝实在不喜欢这种人挤人的场所,加上肖菲也觉得有些累了,便拉着手往外走。

    从游乐园回来,也快到了晚饭时候,桑枝提议两人干脆吃了饭再回去。

    肖菲说想吃湘菜了,于是二人便找了一家湘菜馆进去。

    边吃着,肖菲边忍不住的问桑枝:“枝枝,你今天情绪不高啊,是不是累了?”

    桑枝看着肖菲,心里就忍不住的替她难过。

    这傻丫头,郑尧背叛了她还将她骗得团团转,可是她自己却一点没有察觉,还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幸福里呢!

    伸手轻轻握住肖菲的小手,桑枝深吸了口气,缓缓问道:“肖菲,如果,我是说如果,将来你跟郑尧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你会把孩子生下来吗?”

    桑枝试探的这么问肖菲,就是想确定一下孩子在肖菲心目中的地位,也想确认一下肖菲对待突发事件的承受能力。

    肖菲翻了个白眼儿,瞪了桑枝一眼,娇嗔道:“你净吓唬我,不带这样的,没事盼我点好行不?”

    肖菲的意识里,自己这辈子跟郑尧那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现在孩子也有了,就等着郑尧出差回来去自己家里提亲了,然后结婚过他们幸福的小日子呢。

    桑枝这种假设根本就不可能成立,完全没有可能!

    桑枝笑了笑,“是,算我说错话了,你老人家别怪罪哈,来吃菜,吃菜。”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给肖菲碗里不停的夹菜,“多吃点,你现在可是一人吃两人的饭,必须多吃点。”

    肖菲笑着道:“好啦,够了够了,你当我是饭桶啊!”

    桑枝笑了笑,没再说话。

    回去的路上,桑枝开着车,看着旁边坐在副驾驶座上昏昏欲睡的肖菲,忍不住的心里一阵难过。

    因为肖菲这几天一直住在父母那边,桑枝便直接将她送回那个小区,正好自己也顺便回家住一宿,陪陪自己父母。

    先将车开到肖菲家楼下,肖菲下车时候,桑枝突然一把将肖菲手腕儿抓住。

    肖菲吓了一跳,“枝枝,你怎么了?”

    桑枝盯着肖菲看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轻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将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

    肖菲看着桑枝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啦,我知道了,赶紧回去陪伯父伯母吧。”

    肖菲拍了拍桑枝的肩膀,转身朝楼上走去。

    桑枝注视着肖菲,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这才重新坐回车座上,发动了车子。

    这时候,桑枝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手机上来电显示上跳动着门少庭的名字。

    桑枝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赶紧拿了手机接听。

    “喂,你出完任务了?”桑枝心里想着,嘴上便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只是,电话那头却迟迟不语。

    桑枝忍不住又看了看手机来电,没错是门少庭的号码啊?难道是他不小心拨出了自己的号码?

    “喂……门少庭,是你吗,怎么不说话?”桑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手机里依旧沉默着,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想着或许真的是门少庭不小心拨出了自己的号码,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这么想着,桑枝正要挂断电话,里边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嫂子……我是雷刚。”

    桑枝眉头皱的更紧了,雷刚怎么会用门少庭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

    隐约的桑枝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问道:“雷刚啊,有什么事吗?”

    “少庭他受伤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雷刚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桑枝只觉得自己脑子嗡的一声,心脏仿佛都吓得不会跳动了。

    半晌才反应过来,忙问了雷刚医院的地址,发动车子直奔军区总医院而来。

    桑枝赶到医院的时候,门少庭还在手术台上进行着手术,走廊里,雷刚正来回不停的走着。旁边叶藜哭得泪人似的,头发散乱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抱头呜咽着。

    见桑枝过来,雷刚赶紧紧走几步迎了上去。

    桑枝看了一眼手术室亮着的刺眼的红灯,一脸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了,他究竟伤到了哪里?”

    雷刚一把将桑枝按坐在椅子上,“嫂子,你别着急,少庭他……他不会有事的。”

    雷刚说得有些含糊,桑枝听了更是急得抓心挠肺了。

    死死抓住雷刚的胳膊问道:“他究竟是伤到了哪里,怎么伤的?”

    雷刚不语,只淡淡的看了一眼旁边仍旧抱头痛哭的叶藜。

    这时候,门玥玮和林雅然也赶了过来。

    林雅然一见桑枝,便忍不住抱着她失声痛哭起来。

    桑枝强忍着心里的难过,拍着林雅然的肩膀安慰道:“妈,你别着急。少庭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一脸焦急的门玥玮一眼看到旁边抱头哭泣的叶藜,气呼呼的上前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叶藜,你就是个扫把星,你害我哥一次还不够,还这么一而再的祸害他。你个害人精,你滚,给我滚!”

    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儿的往外推搡着叶藜。

    叶藜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暗淡无神的看了看门玥玮,又瞅了瞅桑枝,最后将目光聚焦在林雅然身上,扒拉开门玥玮跌跌撞撞的朝林雅然奔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林雅然面前失声痛哭。

    “我不是故意的,伯母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贯知书达理的林雅然只淡淡的扫了叶藜一眼,便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桑枝蹙了蹙眉,刚想伸手去搀起叶藜,门玥玮便又冲了上来。

    一把揪起叶藜,拖死狗似的就往外拖。

    “你给我滚,以后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家人面前,滚的越远越好,我们再也不要看到你这个害人精!”

    一边骂着,一边将叶藜推进了电梯里。

    桑枝一直都知道门玥玮对叶藜有敌意,只是此时她看到叶藜的情绪未免太激动了点儿,让桑枝忍不住的皱眉。

    “雷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门少庭受伤,跟叶藜有关?”

    桑枝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灼灼的盯着雷刚,看得雷刚头皮一阵发炸,偷眼看了一眼林雅然,轻轻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