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原来门少庭正身着便衣在一个酒吧执行任务,半包里,叫了几瓶好酒,自斟自饮着,眼睛却如鹰鹫般敏锐的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目标出现,正当门少庭起身,要不动声色的跟上时,叶藜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一眼便认出了门少庭。

    嘴里喊着:“少庭,想不到你一个军人也喜欢来这种酒吧泡时间。”飞身朝他怀里扑了过来。

    就这样,目标被惊动了,军人二字如一把尖刀狠狠的冲刺着目标的心脏。

    原本要离开的男人,突然转身,眼露凶光,朝门少庭走来。

    一边走着,手伸向了上衣内兜里。

    门少庭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叶藜抓住向自己身后一拽,而他自己却暴露在那人的枪口之下。

    雷刚说得很轻猫淡写,只说:“少庭为了救人,不顾自己的安危,用身体挡了坏人的枪眼儿。”

    不用说桑枝也知道,门少庭救得那个人便是叶藜。

    难怪门玥玮看见叶藜情绪会那么激动。

    见桑枝久久不语,林雅然忍不住有些担心:“枝枝,你没事吧?你不要多想,少庭救叶藜那只是巧合,一定是巧合。”

    桑枝笑笑,安慰道:“妈,我知道。少庭是军人,不管是谁处在危险中他都会挺身而出的,这与那个人的身份和名字无关。”

    这一点桑枝心里很笃定,以她对门少庭的了解,定然不是因为那个人是叶藜,他才会奋不顾身的,换做别人,他也一样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的。

    只是,门少庭,你挺身而出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到你的家人,想到……我?

    这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门被打开,门少庭被推了出来。

    桑枝顾不上其他,一个箭步奔过去,一把抓住主任医生的手,急切的问道:“医生,怎么样,他……没事吧?”

    那医生看了看桑枝,又瞅了瞅一身军装的雷刚。

    雷刚点点头,说道:“直说无妨,这是病人的爱人,这是他母亲和妹妹,都是家里人。”

    医生点点头,说道:“万幸子弹偏离了心脏一公分,不然他真的就危险了。手术很成功,子弹取出来了,只是后期恢复可能时间要久一些,这次的伤牵扯到了他的旧伤。”

    旧伤?

    桑枝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在门少庭的胸口看到一条很长的伤疤。

    她还轻轻抚着那伤疤问门少庭,“这伤是怎么来的?还会疼吗?”

    门少庭抓着她的小手,轻轻的吻着,笑着说:“执行任务时候留下的,早好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医生说的旧伤会是那次的伤吗?

    顾不上多想,桑枝跟着门少庭的推车来到高级病房里。

    这是一间带独立卫生间的单人病房,房间很宽敞,采光也好,尽管现在已经是晚上,但是透过窗子依稀能看到窗外夜空中稀疏的星星。

    安顿好一切,雷刚接到部队的电话,跟几人打了招呼便匆匆离开了。

    桑枝看着一脸疲惫又伤心的林雅然,笑着安慰道:“妈,别难过了,医生不也说了嘛,少庭没事了。”

    说着又看了看一旁同样悲伤的门玥玮,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玮,你跟妈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

    此时才做完手术的门少庭还没有醒来,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这么多人都守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桑枝才劝门玥玮和林雅然先回去。

    “妈留下来陪着你吧,你一个人太辛苦了。”林雅然嘴角儿勉强扯起一道浅笑,一脸慈爱的看着桑枝。

    桑枝笑笑:“不用,妈,少庭醒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不用太担心了,回家吧,家里还有爷爷呢,别让他老人家担心。”

    桑枝知道门正前几天便出国去考察一个项目,目前还没有回来,家里只剩下门老爷子一个人,万一有什么事,没个人在身边总是不行的。

    门玥玮觉得桑枝说的有道理,也跟着劝林雅然:“妈,枝枝姐说的对,咱们都守在这儿也没用,别我哥还没好,再把您的身子累垮了。听话,跟我回去吧。”

    林雅然说不过桑枝和门玥玮,便点点头,“少庭醒了,一定要给我电话告诉我,别管多晚,都要告诉我。”

    见桑枝点点头,林雅然这才跟着门玥玮出了病房。

    “枝枝姐,我明天一早就过来换你。”门玥玮看了一眼桑枝,心里忍不住的一阵感激,自己这个嫂子,关键时候真的很厉害。

    “嗯,来的时候记得帮你哥多带几件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桑枝笑着嘱咐。

    送门玥玮和林雅然进了电梯,桑枝这才重新回到病房。

    看着身上插满了管子的门少庭,桑枝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心疼。

    伸手轻轻抓了他的大手,放在自己脸颊上轻轻磨蹭着。

    “门少庭,你一定要给我好起来,跟原来一样,活蹦乱跳的站在我的面前,跟我说些个无赖的话,逗我笑。”

    桑枝忍不住轻声说着,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泪水沿着桑枝的脸颊淌下,流到门少庭那只被桑枝抓着的微凉的大掌里。

    哭了半天,桑枝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现在门少庭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需要自己的照顾,自己不能光顾着哭,一定要坚强一些。

    林雅然和门玥玮还有年迈的爷爷,也都因为门少庭受伤而伤心难过着,这时候他们都需要一个主心骨,而自己便是他们的主心骨了,所以自己必须坚强。

    想到这儿,将门少庭的手轻轻放回被子里,又深深的看了依旧双眼紧闭的门少庭一眼,拿了包起身出了病房。

    桑枝在医院附近的便利店了买了脸盆、毛巾、香皂、牙膏牙刷、拖鞋等一些必要的日用品,端着回到医院门少庭的病房里。

    推门进来,就看见叶藜正坐在门少庭的病床边上,抓着门少庭的手放在嘴边不停的亲吻着。

    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少庭,求求你睁开眼看看我,我是叶藜啊,你深爱着的叶藜。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你是爱着我的,求你快点醒来,睁开眼看看我。”

    对于叶藜的话,桑枝不置可否,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气愤。

    将买来的东西轻轻放在一边的椅子上,桑枝缓步来到门少庭病床前,低头看着正独自沉浸在悲伤里的叶藜,忍不住蹙了蹙眉。

    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叶小姐,谢谢你来看少庭,时间不早了,你请回吧。”

    叶藜抬起头,一双泪眼看着桑枝,慢慢的放开门少庭的手,起身站直,与桑枝对视着。

    许久,叶藜嘴角儿扯起一抹轻蔑的笑:“你凭什么轰我走?嫉妒吗?少庭为了我奋不顾身,你嫉妒了吧?”

    桑枝淡淡的看着她,心里忍不住想笑,这女人未免太自以为是点吧。

    “说完了吗?说完了请你离开,病人需要休息。”

    桑枝淡淡的下着逐客令。

    叶藜瞪着桑枝冷哼一声,干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霸道的说道:“我就不走,我就要守着少庭,让他醒来的第一眼就看见我。”

    桑枝忍不住的扶额望了望天花板,这女人还真是够会撒泼的,外表看着一副高雅高贵的样子,怎么也学人家撒泼耍浑呢?

    桑枝实在懒得跟叶藜因为她的去留问题继续纠缠下去,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那麻烦你靠边儿坐着点儿,别影响了他休息。”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门边儿,示意她靠边坐。

    叶藜也似乎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些无赖的嫌疑,这次倒也没有反驳桑枝,只是扁扁嘴,将椅子搬离门少庭稍微远了一点儿。

    桑枝决定无视叶藜的存在,自己该干嘛干嘛。

    将买来的日用品拿出来,转身进了洗手间一一放好,然后将自己脚上的跟鞋脱下换了舒服的拖鞋,又进了洗手间洗了脸、脚,然后回来搬了椅子坐在门少庭床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

    门少庭的眉头有些微蹙,桑枝挑了挑眉,这男人都伤成这样了,眉头还这么拧着,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呢?

    边想着,桑枝伸手轻轻的放到门少庭的眉心间,轻轻的揉捻着,想着将他蹙着眉头揉开。

    叶藜一脸愤恨的瞪着桑枝,搬了椅子挪了过来,“说什么不让我影响他休息,你这又是在干嘛?”

    一边说着一边趴在门少庭病床边上,又将他的一只大手抓了过来,放在手心里不停的轻抚着。

    桑枝看着叶藜一副不甘示弱的表情,忍不住皱眉,这女人也实在是太不识相了点儿。

    “枝枝姐,妈让我给你送些吃的来,顺便把你让我给哥带的日用品带了过来。”

    桑枝没有想到门玥玮会连夜赶回来给她送东西,刚要说话,门玥玮却一眼看到了旁边正抓着自己老哥一只手的叶藜。

    门玥玮怒眼圆睁,将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直奔叶藜而来。

    “我说你这女人要不要脸啊,不是赶你走了吗?怎么又舔着脸回来了?还当着人家老婆的面抓着人家男人的手不放,你怎么这么无耻啊!”

    门玥玮看到叶藜气就不打一处来,冲过来揪着她的衣领一把将她揪起就往外边拎。

    岂料此时的叶藜已经恢复了元气,不再是之前那个心里六神无主慌乱的不行的叶藜。

    看着门玥玮对自己出手,淡淡的扫了一眼说道:“小玮,放手。”

    那语气竟充满了挑衅与威胁。

    桑枝忍不住的蹙了蹙眉,“小玮,放开她吧。”

    门玥玮瞪着叶藜气呼呼的道:“我就不放,你给我出去。”说着手上用劲儿,拽了两把,却没将叶藜拽动。

    叶藜一只手扣住门玥玮的手腕儿,使劲儿一翻,门玥玮没有防备下竟差点被她拽倒。

    “呵,打架是吗?姑娘我早憋着一肚子气想要揍你一顿了。来来,我要是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我就这么多年的跆拳道就算白练了!”

    门玥玮说着站稳脚步,拉开了阵势。

    桑枝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这两个女人这是要在病房里开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