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够了,你们都给我出去!”桑枝终于忍不住爆吼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劲头,一手一个硬是将叶藜也门玥玮一起给推了出去。

    “要打外边打去!”说完砰的一声关了病房的门并反锁上。

    桑枝倚在门上胸口因为气愤和激动而剧烈起伏着,喘了半天气,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门外,叶藜和门玥玮还大眼瞪小眼的瞪视着。

    “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你再来打扰我哥和我嫂子,别怪我不客气!”

    门玥玮说着,伸手推了叶藜一把,气呼呼的朝电梯走去。

    医院走廊里,叶藜茫然的望着门少庭病房紧闭的房门,轻轻走了过去,伸手拍打着。

    “桑枝,你让我进去,我要守着少庭。”叶藜整个身体几乎贴在门上,用力的拍打着房门。

    倚在门上的桑枝甚至能感受到那门被叶藜拍打的发颤的频率。

    莫名的,桑枝心里一股怒火冲了上来,躺在床上的是自己的男人吧?和叶藜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她要守着他?

    “叶藜,你回去,门少庭有我照顾就行了,不用你费心了。”桑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一些。

    叶藜微微一怔,没想到桑枝会这么说,她之前不是……不是这么说的!

    “桑枝,你什么意思,你说过你不会阻止我追求少庭的,现在你这么做不是明摆着阻拦我吗?”

    对于叶藜的指责,桑枝不置可否的摇摇头,轻笑了一声,“是,我是说过不会阻止你追求他没错,可是你现在却害他受伤了,现在我后悔了行吗?请你记住,门少庭是我的男人,请你以后不要再觊觎我的男人。你走吧,我不会给你开门的!”

    桑枝说完无视门外一脸幽怨的叶藜,静静的走到门少庭床前,坐下,伸手抓了他的手,轻轻的握着,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着的门少庭。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总算是消停了,听不到什么拍门叫喊的声音了,估计是叶藜觉得进来无望,便离开了。

    桑枝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天已经快亮了,忍不住打个哈欠,就坐在椅子上,头靠在门少庭病床边上,手依旧紧紧握着门少庭的大手,睡着了。

    门少庭睁开眼睛,看着旁边趴着睡着的桑枝,嘴角儿微勾了下,带着浅浅的笑意。

    其实在桑枝跟叶藜门里门外对话的时候,门少庭已经醒了。

    听到叶藜指责桑枝说过不会阻止她追求自己的时候,门少庭胸口憋闷的差点背过气去。

    这女人脑子有毛病吧,哪有让别的女人追求自己老公的?门少庭越想越来气,要不是有伤在身,他真的会跳起来,直接抓过桑枝照着她的小屁股上狠狠的招呼一顿。

    可是当听到桑枝跟叶藜说,“门少庭是我男人,请你以后不要觊觎他”的时候,门少庭心里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了。

    哼,算她有良心,终于良心发现的知道了自己是她的男人,不然有她好看!

    门少庭忍着假装没醒,就是想看看桑枝会怎么对自己,没想到果然没让他失望。

    现在看着女人极不安稳的睡颜,门少庭心里竟是满满的满足感,甚至觉得自己这次受伤都伤的很是时候。

    伸手轻轻抚着桑枝一头柔软的长发,门少庭竟有种想要吻她的冲动。

    于是病床上的某不安分的病人,趁着某只陪床的女人睡着的时候,轻轻的起身想要弓起身子来吻她红扑扑的脸颊。

    门少庭用力的想要将自己的身子抬起来,没想到用力过度,伤口处传来一阵锥心的撕裂般的疼痛。

    “唔……”门少庭忍不住闷哼出声。

    桑枝被门少庭的动静惊醒,抬头看着他,“你醒了?”

    伸手将他重新按倒在床上,轻声问道:“怎么了?想要什么?”

    门少庭见自己没能得逞,面对桑枝一双清澈的眸子,忍不住的扬了扬嘴角儿:“我,我想喝水。”

    这时候才赫然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些口干舌燥。

    “哦,你等下。”桑枝赶紧起身,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

    然后一只手将门少庭的头轻轻的抬起来一些,另一只手拿了枕头垫在他的头下。

    然后又端着水,用小勺一勺一勺的给他喂水。

    门少庭从来没被人这么伺候过,一时间有些不习惯。

    囧了囧,轻声说道:“我自己来吧。”

    其实门少庭觉得自己可以端着杯子喝水的,他伤的是胸口又不是手。

    “躺着别动!”桑枝瞪了门少庭一眼,“你才刚做完手术,喝水也最好不要喝太多,一点点的来。张嘴,啊……”

    桑枝就像哄孩子似的,一勺一勺的喂门少庭喝水。

    门少庭喝了半杯水,桑枝便不让他喝了。

    “行了,一次别喝太多,少量多次吧。”说着将杯子放下,又将枕头给他放平,把被子往上给他拉了拉,“再睡会吧,天还没亮。”

    门少庭摇摇头,“睡得太多了,睡不着了,倒是把你吵醒了。”明明带着道歉的意味,可语气里却没有半点道歉的诚意。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我不困,你……疼吗?”

    桑枝说着,手指了指门少庭的胸口,那里还缠着厚厚的绷带,桑枝看着心里就忍不住莫名的难受。

    门少庭顺着桑枝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勾了勾嘴角儿,笑道:“不疼,吓到你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自己床边,示意她坐下。

    桑枝红着脸坐在床边,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抓过旁边的包翻出手机。

    “我给妈打电话,告诉她你醒了,省得她担心。”桑枝说着就要拨林雅然的号码。

    门少庭抬手按住,笑道:“太早了吧,估计妈还在睡觉,等天亮了再告诉她也不迟。”

    对于自己的伤,门少庭倒是不在乎,职业军人别说受点小伤,就是性命都有可能随时丢掉。当他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已经将自己的命每天系在腰带上了,随时做好了丢命的准备。

    所以门少庭从来不担心自己受伤什么的,而现在躺在病床上,享受着自己女人贴心的照顾,他倒是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呢。

    “可是……”桑枝有些犹豫,“妈说了,你醒来一定要给她打电话告诉她,不管多晚都要告诉她,不然她一定睡不着觉的。”

    桑枝还是执意的给林雅然打了电话,告诉她门少庭已经醒过来了,而且看上去精神还不错的样子,让他们放心。

    果然如桑枝所料,林雅然根本就是一宿没睡。

    哪里睡得着啊?林雅然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门少庭的照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祈祷老天爷千万别把他带走,一定要他好起来。

    接到桑枝的电话,林雅然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天不亮就赶紧的起床,招呼着吴妈跟自己一起炖了鸡汤,准备天亮之后给门少庭带过去。

    这一夜,注定是门家的不眠之夜。

    门光荣嘴上不说,心里却也是心疼又着急。

    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医院看门少庭,是因为当时他正在军部开会,回到家里时候已经很晚了,林雅然劝了半天,他才没连夜赶去医院。

    但是也是几乎一夜没怎么睡,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觉。

    门少庭不睡觉,桑枝也不好意思睡,打着哈欠强撑着,坐在那儿陪着他。

    桑枝不善于聊天,尤其独自面对门少庭的时候,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两人相处的时候,大多是门少庭说她听。

    可是现在门少庭有伤在身啊,桑枝不想让她多说话,便主动找话题,自己多说些,让门少庭少说些,好养足精神。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的瞎聊着,桑枝都不知道自己说得是什么,反正基本上都没走心。

    门少庭看着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困就睡会吧。”

    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上来,躺下睡会,趴着不舒服。”

    桑枝看了看门少庭身边空出来的一小条空床,囧了囧,连忙摇头,“不用,我就趴着眯会就行,一会儿天就该亮了。”

    桑枝说着,真就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趴着床边闭上了眼睛眯觉。

    门少庭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有时候固执的让人恨不得拉过来揍一顿。

    伸手抚上她的长发,门少庭也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早晨,门光荣带着林雅然和门玥玮到的时候,推了半天的门也没推开,才意识到门是从里边反锁了。

    门玥玮想到昨晚自己和叶藜被桑枝推出来的情景,忍不住的挠头。

    真不知道桑枝看上去一个文文弱弱的女人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劲儿,一个人推她们两个人啊,就那么给推了出来。

    想着,不好意思的看了林雅然和门光荣一眼,轻轻拍了拍房门:“枝枝姐,开门,爷爷和妈过来看我哥了。”

    门少庭先被拍门声叫醒的,睁开眼睛,看了看依旧趴在自己床边睡着的桑枝,又听了听外边门玥玮的拍门声,这才想起昨晚桑枝将门给反锁了,忍不住扬起嘴角儿笑了笑。

    伸手轻轻拍了拍桑枝的头:“醒醒,爷爷和妈过来了。”

    桑枝揉着惺忪的睡眼起身,不料因为趴着睡了一觉,腿脚麻木的一时没有站稳,噗通一声倒在了门少庭的身上。

    “嗯……”门少庭被桑枝猛地一压,伤口处便传来一阵疼痛,痛的他闷哼一声。

    “啊!你没事吧?”桑枝吓得赶紧爬起来,顾不上去开门,一把掀开门少庭的被子,想要查看他的伤口。

    门少庭咧着嘴,伸手将她的小手抓住,“我没事,先去开门吧。”

    桑枝这才想起门外还有人等着呢,囧了囧,红着小脸走去开门。

    一进门,门玥玮就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桑枝和门少庭,“刚刚我们从外边可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哦,老实交代,刚才你们在屋里做什么坏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