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囧得满脸通红,娇嗔的瞪了门玥玮一眼,这姑娘这嘴巴实在没把门的,逮着什么都敢说,这可是当着两位长辈的面呢,多不好意思啊!

    没有理会门玥玮揶揄的眼神儿,桑枝看着门光荣和林雅然正了正衣服,叫道:“爷爷、妈,你们来了。”

    门光荣点点头,看向床上的门少庭。

    “怎么样?”门光荣问话都是直来直去的,即便是关心都显得跟领导训话似的。

    桑枝赶紧搬了椅子让门光荣和林雅然坐下。

    门少庭笑笑:“没事,让爷爷担心了。”

    门光荣点点头:“嗯,没事就好。”

    说完又看了看桑枝,“丫头,这几天估计得辛苦你照顾这小子了。”

    桑枝笑笑点点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将林雅然带来的鸡汤倒了一碗,然后用枕头将门少庭的头垫高一些,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喂给他喝。

    林雅然笑道:“手术后不能吃太油腻的,这鸡汤熬了很久,而且把油都撇了出去,多喝点对身体恢复有好处。”

    门少庭看了一眼林雅然,笑笑道:“谢谢妈。”

    林雅然笑着瞪了他一眼:“这孩子跟自己妈妈还这么客气。”

    门光荣只待了一会儿因为军部还有会要开,便提前离开了。

    送走门光荣,林雅然拉着桑枝说道:“你昨晚守了一晚上也累了,回去好好睡个觉吧,白天妈在这儿陪着少庭就行了。”

    桑枝笑着摇摇头,“不用,妈回去歇着吧,我不累。”

    在桑枝看来,自己是门少庭的妻子,有责任照顾他。所以对于在病房照顾门少庭这件事,桑枝一点儿都不会有抱怨。

    林雅然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回去睡一觉吧,睡醒了再过来换我。你看你,眼圈都黑了,一定是昨晚熬夜累的。”

    看着桑枝因为照顾自己儿子而有些憔悴的面容,林雅然心里有些心疼。

    桑枝红着脸笑了笑,才想起来自己早晨还没有洗脸刷牙,就这么颓着一张脸见了爷爷和婆婆,他们没有笑话自己真是很给自己面子了。

    门少庭也心疼自己媳妇,笑着说:“妈,你跟枝枝都回去吧,这里有医生和护士照顾呢,没事。”

    桑枝直觉的否认道:“不行,医生和护士哪有自己家人照顾的周到啊。”

    门玥玮见他们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僵持不下,忍不住蹙了蹙眉:“哎呀,你们真是的,妈,你和嫂子你俩都回去,今天白天照顾我哥的活儿我包了,不过晚上得有人来替我,我得回去睡觉,明天还得上班。”

    “对啊,怎么把小玮忘了,今天正好是周末,反正你也没事,留下来照顾你哥吧,省得你到处疯去。”林雅然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桑枝,“走,咱俩回去吧。”

    桑枝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门少庭,又看了看门玥玮:“你行吗?”

    这姑娘这活泼好动的性子,能老实的跟这儿待着吗?

    “哎呀,放心吧,我保证把我哥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让他都舍不得离开医院了。”

    门玥玮一边往外边推着桑枝,一边信誓旦旦的说。

    “呸呸呸,说的什么屁话,什么叫不舍得离开医院了,赶紧给我呸!”林雅然一听门玥玮那有口无心的不吉利的话,忍不住气得骂她。

    门玥玮也意识到自己的话犯了忌讳,赶紧拍着自己的嘴笑道:“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

    桑枝还是有点不放心,又看了门少庭一眼:“还是我留下来吧。”

    门少庭笑着朝她挥挥手:“跟妈回去好好睡一觉,我没事,去吧。”

    桑枝这才有些不情愿的跟着林雅然出了门少庭病房。

    走到医院大厅,才忽然想起来,门少庭还没吃早餐呢。

    跑到医院门口的早餐亭,买了份小米粥,又买了一屉小笼包,转身跟林雅然说道:“妈,你在这等我一下,我给少庭把早餐送过去就回来。”

    说完拎着早餐就往医院跑去。

    林雅然看着桑枝一路奔跑的背影,开心的笑了,这儿媳妇真的是找对了,看她对自己儿子这么上心,她也就放心了。

    看着去而复返的桑枝,门玥玮忍不住笑着揶揄:“怎么才离开就想我哥了,这么不放心我啊。”

    桑枝囧了囧,抬了抬手:“我是想到你哥还没吃早餐,买了早餐给他送过来。刚做了手术,得吃饱了伤口才好的快。”

    门少庭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桑枝,这女人分明就是很关心自己。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放这儿我来喂他吧,你赶紧回去休息,不然黑眼圈下不去了,以后我哥一定会埋怨我的。”门玥玮笑着接过早餐,然后催促着桑枝赶紧走。

    桑枝转身刚要走,门少庭便闷哼了一声。

    桑枝吓得赶紧转过头来,一脸担心的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只见门少庭正挣扎着要起来,桑枝赶紧走过去,一把将他扶住。

    门少庭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儿,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那个……我想上卫生间。”

    “哥,你要解手啊。这个还是枝枝姐来吧。”门玥玮笑得一脸贼兮兮的,桑枝瞬间羞得小脸儿绯红。

    红着脸搀起门少庭:“我扶你去,慢点。”

    门少庭尴尬的笑了笑,由着桑枝扶着自己进了卫生间。

    将他扶到马桶旁,桑枝转身出去,“我在外边,你好了告诉我一声。”

    门玥玮一脸揶揄的凑了过来,看着桑枝脸颊飞起的两朵红云,笑道:“呦呦,还害羞了。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啊?别告诉我,你没见过我哥的那个啊!”

    桑枝瞪了她一眼,伸手啪的一声在门玥玮肩膀上拍了一下:“去,别瞎说八道,好好照顾你哥,别偷懒。”

    门少庭方便完,轻咳了两声,“咳咳……我好了。”

    其实以门少庭过硬的身体素质,就算才做了手术,他自己也能撑着身子走这点距离的,只是想到可以免费享受自己女人的贴心照顾,门少庭便很无耻的觉得,有权不使过期作废,于是便很无赖的享受着桑枝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

    桑枝进去冲了马桶,然后扶着门少庭来到水台前,帮他洗了手,又拧了毛巾给他擦了脸,做完这一切,才扶着他重新回到床上。

    “那我先走了,晚点再过来。你会不会觉得无聊,想看什么书,我给你带过来。”桑枝记得门少庭枫林苑那所房子的书房里有很多的藏书,大院那边的书房她还一直也没进去过,想必应该藏书也不会少吧。

    门少庭无所谓的笑笑:“你看着随便带几本吧。”

    其实门少庭觉得,只要桑枝在自己跟前,哪怕是什么都不干,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他都不会觉得无聊的。

    桑枝点点头,又嘱咐了门玥玮几句,这才转身出去。

    林雅然等得都有些着急了,不知道是不是儿子又出了什么事,怎么桑枝送个早餐去了这么久还没出来,正想着要进去医院去看看呢,桑枝便从里边走了出来。

    林雅然赶紧迎了上去,“怎么去了这么久,不是少庭又哪里不舒服了吧?”

    桑枝笑着摇摇头:“没有,妈你别瞎想了,少庭没事,咱们回去吧。”

    听桑枝这么说,林雅然才放了心。

    桑枝开车带着林雅然回到了大院,吴妈早就按照林雅然的吩咐,给桑枝准备了早餐,见她们回来了,忙上前接过桑枝的手里的包和保温盒,招呼着桑枝赶紧吃点儿。

    林雅然昨晚几乎一夜没合眼,这会儿知道门少庭没事了,也总算放了心,困意袭来,打着哈欠跟桑枝说:“我先回屋睡一会,你吃点东西再上楼睡觉,别饿着肚子,睡不踏实。”

    桑枝点点头答应着,目送林雅然上楼。

    看着吴妈准备的早餐,桑枝这才感觉自己此时也是饥肠辘辘的饿得发慌。

    吃了饭,回到楼上,冲了个澡,才感觉浑身乏累的又酸又疼的,伸了个懒腰,一头栽倒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许是实在太累太乏了,桑枝这一觉就睡到下午天快黑了才醒来。

    揉着惺忪的睡眼,桑枝拉开窗帘看了看外边已经西下的太阳,惊呼一声,赶紧换上衣服。

    天都快黑了,门玥玮一定着急了,自己得赶去医院里换她呢。

    桑枝抓过包,找出手机充电器,想了想,又带上自己的手提电脑,然后忽然想到说要给门少庭带几本书的打发时间的,于是便推开那扇看上去跟墙一样的门,进了门少庭的书房里。

    房间不大,也就有枫林苑那边书房的二分之一那么大,但是藏书却也不少,同样都是整整一面墙的书架,上边分门别类的整整齐齐的摆满了书。

    看着琳琅满目的书,桑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给门少庭带哪些。

    索性,每个类别的都拿了一本,满满当当的抱了一大摞。

    桑枝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闻见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忍不住吸了口气,说道:“好香,吴妈,做什么好吃的呢?”

    林雅然从厨房里走出来,笑道:“你睡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桑枝见是林雅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妈,你休息好了吗?”

    人家婆婆比自己醒的都早,而且都做上饭了,自己才姗姗下楼,实在有些汗颜啊!

    林雅然笑笑:“上年纪的人觉都少,真羡慕你们年轻人能吃能睡的多有活力啊!”

    桑枝笑道:“妈一点都不老,我跟你走在一起,知道的是婆媳,不知道还当是姐妹呢。”

    桑枝不是拍林雅然马屁,林雅然包养的确实好,皮肤跟三十几岁的似的。

    林雅然听了桑枝的话,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真会说话,”

    忽然看到桑枝怀里抱的一大摞书,吃惊的问道:“你拿这些是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