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囧了囧,说道:“我担心少庭在医院会闷,所以打算带几本书过去给他解闷儿的。”

    林雅然哑然失笑道:“你这也拿的太多了,以他的身体素质,最多在医院待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能出院了吧,这些书怎么看得完。”

    桑枝更囧了,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我其实是不知道他喜欢看什么,所以就每种拿了一本。”

    林雅然笑着,将那些书从桑枝手里接过来,翻看了一遍,从中选了三四本,递到桑枝手里:“就带这几本吧,够他打发时间的了。”

    桑枝红着脸点点头:“嗯,好。”

    说来也确实挺惭愧的,自己身为门少庭的妻子,竟然对他毫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他喜欢看哪些书籍,还得让婆婆帮自己挑选,实在是有些没脸见人。

    吃了晚饭,又带上林雅然给门少庭的准备的美味的营养餐,桑枝这才背上包,提着电脑,夹着书籍出了家门。

    发动了车子,开车前往医院。

    车子刚开出军区大院大门口不远处时候,桑枝隐约的看到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的朝着自己的车子奔了过来。

    桑枝心里一惊,赶紧踩了刹车将车子停下。

    下了车,发现原来是叶藜。

    叶藜明显的喝多了,看着桑枝的车子就直接撞了上来。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上前一把将她扶住。

    “叶小姐,你怎么了?喝这么多。”

    闻着叶藜身上很浓烈的酒味,桑枝忍不住蹙眉。

    叶藜跟门玥玮一样,遇见点不开心的事情就喜欢借酒浇愁,岂不知借酒浇愁愁更愁。

    桑枝对她们这种买醉麻痹自己神经的行为很不齿,但心里仍旧免不了同情心泛滥的想要帮助她一下。

    “上车,我送你回家。”

    桑枝皱着眉头拽着东倒西歪的叶藜,这女人看着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好像一阵风都能吹倒一样,没想到还挺重的。

    “你……你是桑枝?你这个虚伪的女人!”叶藜一把甩开桑枝的手,迷离的眸子看着她,手指在她身上指指点点的,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不着找边际的话。

    桑枝忍不住蹙眉,对于叶藜的话,桑枝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是现在她却没有办法跟一个醉酒的人计较这些。

    压下心里的不快,上前一步,将她踉踉跄跄的身子扶住,淡淡的说:“走吧,上车,我送你回家!”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往车上拽叶藜。

    没想到叶藜又是一个甩手,甩开桑枝的胳膊,接着一扬手,啪的一声打在桑枝的脸上。

    桑枝顿时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滚,谁要你送,你这个可恶的坏女人。是你霸占着我的少庭,不让我去看他,你给我滚,我不要看见你!”叶藜一边哭喊着,一边抬起脚狠狠的朝桑枝的车上踢去。

    那厚跟的高跟鞋砰砰的踹在桑枝纯白色的车子上,顿时车上出现了几个明显的脚印。

    桑枝眉头皱的更紧了,这女人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借酒撒泼呢?

    一只手捂着自己依旧火辣辣疼痛的脸颊,一只手上来阻拦叶藜继续对自己的车子进行荼毒。

    “叶藜,够了,你脚还想不想要了!”她再这么继续踹下去,桑枝很怀疑她明天还能不能下地走路了。

    “你这个坏女人,拆散我和少庭,你是个恶毒的坏女人!”叶藜一边责骂着桑枝,一边竟不顾形象的颓然的坐在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看着这样的叶藜,桑枝忍不住的拧紧了眉毛,心里却有些难过加同情。

    说到底,叶藜也是个为情所困的痴情女子吧。

    轻轻的上前一步,伸手扯了扯叶藜的衣服,“叶小姐,起来吧,我送你回家。”

    叶藜突然抬起头,恶狠狠的瞪视着桑枝,桑枝被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怨恨吓的忍不住后退两步。

    “你嘴上说不会阻止我追求少庭,可背地里却搞小动作,让门少庭躲着我,还警告我不要骚扰你和他的生活,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到处找不到少庭的人影,更不会在酒吧里见到他,失控的朝他扑去害他受伤,都是你,你才是门玥玮口中那个害了少庭的祸害!”

    叶藜说着起身疯了一般的朝桑枝扑了过来。

    桑枝皱着眉头,往旁边一闪,叶藜扑了个空,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大概是磕到了腿,叶藜疼的趴在地上痛哭起来。

    桑枝不敢再轻易的上前去拽她,皱着眉头看了看,这里只有后边大门口站着两个卫兵,想想也只好找他们帮忙了。

    桑枝跑到大门口,有些尴尬的对着卫兵笑笑:“请问……”

    不待她说完,一个卫兵一个敬礼,恭敬的说道:“嫂子有事请吩咐。”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指着前边不远处自己的车子那边,说道:“叶建华首长家的千金叶小姐好像喝多了,你们能帮忙给她送回去吗?”

    卫兵犹豫了一下,看看自己的战友,然后点点头,“是。”

    跟着桑枝来到叶藜身边。

    叶藜还趴在地上呜咽着,整个人跟疯子似的蓬头散发的,看上去极其狼狈。

    桑枝忍不住对着那卫兵尴尬的笑笑,“麻烦你了。”

    那卫兵点点头,上前将叶藜扶起,搀着她往大院里走去。

    叶藜依旧不老实,手脚并用的朝卫兵招呼着,嘴里骂骂咧咧的:“你是谁啊,干嘛拽我,放开我,放开我!”

    那卫兵倒也不跟她计较,面无表情的拽着她走进了大院。

    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背影,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看自己车子上被叶藜踹的几处地方,还好,车子够结实,只有两道轻微的划痕,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

    苦笑着摇摇头,才重新上了车。

    刚发动了车子,门玥玮的电话就追来了。

    “枝枝姐,你不是睡过头了吧,还没醒吗?快来换我吧!”

    门玥玮语气颇为无奈又很无聊的抱怨着。

    桑枝忍不住扶额,笑了笑:“怎么才照顾了一天你就烦了啊,那可是你一奶同胞的亲哥哥。”

    “天地良心啊,哪里是我烦了啊,明明就是你男人他嫌弃我,不想让我跟这儿伺候了。”门玥玮一边说着,还一边卖力的表演着,假装难过伤心的抽了抽鼻子。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等着吧,我这就过去了。”

    到了医院,桑枝推门进来的时候,雷刚和雷明也在。

    雷刚看到桑枝笑着打了招呼,倒是雷明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儿,叫了声:“嫂子。”

    桑枝朝他们点点头,看了看床上半卧着的门少庭,“感觉好点没?”

    门少庭笑笑,“看见你感觉好多了。”

    桑枝闻言羞得小脸儿立马通红一片,娇嗔的瞪了门少庭一眼,心说当着这么多人呢,你这么肉麻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看着她一脸娇羞的样子,门少庭开心的哈哈大笑。

    雷刚淡淡的扫了一眼无耻的门少庭,又瞅了瞅从进门看到门玥玮就一直不自在的自己这个同胞的弟弟雷明,淡淡的说道:“咱们还是识趣儿的赶紧闪人吧,别在这碍事了。”

    “呃……”雷明一脸阴郁的看向一旁从自己进屋就开始无视自己的门玥玮。

    桑枝尴尬的笑笑,也看向坐在窗边,看着外边落日余晖的门玥玮。

    “不送啊,慢走!”门少庭早就巴不得雷刚兄弟赶紧离开了,“顺便帮我把小玮送回去吧。”

    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门玥玮,这个才是最碍眼的那个,也要一并赶走。

    “小玮,走吧,我送你回去。”听了门少庭的话,雷明终于找到一个借口跟门玥玮搭讪。

    几步走到门玥玮身边,伸手轻轻的碰了碰门玥玮的胳膊。

    门玥玮一把甩开雷明的手,没有理他。

    雷刚耸了耸肩,说道:“我部队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朝门少庭和桑枝挥了挥走,潇洒的走出了病房。

    雷明见自己哥哥也弃自己而去,忍不住嘴角抽了两下。

    低头看着门玥玮道:“小玮,别任性,咱们好好谈谈。”

    门玥玮嚯的一下站起身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雷明,心里忍不住自嘲,是啊,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任性的不通情理的女人,那个叶藜才是高雅大方的大家闺秀!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说完,冷冷的瞪了雷明一眼,转而又对桑枝说道:“枝枝姐,我把我哥完璧归赵交给你了,我得赶紧走了,北城约了我一起晚餐,然后还要去看电影,真心没时间在这儿多耽误了。”

    一边说着,走到床头,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包,朝桑枝和门少庭挥挥手,“我先走了,拜!”

    说完看也不看一脸阴沉的雷明一眼,扭着小蛮腰走了出去。

    “那我也走了。”雷明说完快速的追了出去。

    桑枝看着这对冤家,忍不住的掩嘴儿笑了。

    门少庭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故意板着脸问道:“说,你跟门玥玮在搞什么?北城又是谁?”

    冷不丁的被门少庭一拉,跌进他的怀里,桑枝吓得大惊声色。

    赶紧推着门少庭,“你干嘛啊,你胸口还有伤,万一碰到伤口怎么办?快放开我!”

    门少庭听话的松了些力道,却没有将她完全放开,“我用这半边搂着你,不会碰到伤口。”

    听着门少庭近乎无赖的话,桑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人家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这男人倒好,伤疤还没好呢,倒先把疼给忘了!

    板着脸嗔道:“别闹了,我给你盛饭,妈给你做了好吃的。”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少庭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啊……”不料门少庭突然捂着伤口失声痛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