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吓得赶紧扑过来查看门少庭的伤口,却被门少庭一把揽进怀里,准确无误的亲了个正着。

    唔……

    桑枝挣扎着想要逃离,门少庭却是更加用力的将她桎梏在自己怀里,近乎狂热的索取着她口中的香甜。

    感觉好久没有这么抱着她吻她了,门少庭从一睁开眼看到她娇美的身姿时,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兽血翻涌。

    如果不是因为昨晚自己才刚刚做了手术又实在行动不便,相信他早就这么做了。

    门少庭就像一头渴极的狮子,如饥似渴的汲取着桑枝的美好。

    桑枝被吻得昏昏沉沉的几乎不能思考,半晌,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呼吸困难窒息而亡的时候,门少庭终于将她松开了。

    桑枝喘着气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门少庭一双窜着火苗的炙热的眸子。

    “讨厌,你……注意点儿,你的伤口!”

    桑枝说着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站起身来,转头要给他盛饭。

    才转身,却赫然发现身后两男一女正站在那里满是揶揄的眼神儿看着自己。

    “呃……你们……”桑枝的脸瞬间绯红,这是门少庭的手下。

    其中一个男人是那个自诩差点成为著名中医的火狐,那女人呢便是那个心理学高材生山雀,另外一个男人,长得一脸正气的样子,看上去要比火狐还要帅一些,桑枝不知道是谁,但是从他的眼神儿中,桑枝能够感觉到他也是个军人错不了。

    见了桑枝,三人立正站好,不约而同的打个敬礼,异口同声道:“嫂子好!”

    动作整齐划一,声音洪亮如钟。

    桑枝吓得浑身忍不住一颤,尴尬的笑笑,“你……你们好。”

    “嫂子好!”三人又训练有素的异口同声道。

    桑枝华丽丽的被吓到了,这下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知道自己要说“你们好”,他们是不是还会继续说“嫂子好!”

    见桑枝有些窘迫,门少庭伸手将她轻轻揽到自己身边,瞪了一眼站得笔直的三人,骂道:“进来也不知道敲门,我平时就这么教你们的?基本的礼貌呢?”

    “嘿嘿,”其中桑枝没见过的那个男人,挠了挠头,笑道:“老大,咱们敲门了,你跟嫂子正忙着,没听见,咱们轻轻一碰,门就开了,无意中撞见的。”

    男人只顾着跟门少庭解释,却完全没发现门少庭已经沉下来的脸色。

    山雀吓得忍不住伸手偷偷的拽了猎鹰一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可是猎鹰根本没有领会山雀的好意,朝桑枝笑道:“嫂子你好,我是猎鹰,大队长手下最得力的侦查员。”

    “呃……你好!”这个就是猎鹰啊,桑枝曾经听门少庭提起过。

    “噗……”见猎鹰时刻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山雀和火狐都忍不住喷笑出来。

    “你们笑什么?别笑,不许笑!”猎鹰知道山雀和火狐这是在嘲笑自己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转而又跟桑枝笑道:“嫂子你别见怪啊,他们就这样,上不了台面。”

    桑枝看着猎鹰,心里也是努力憋着笑,心说门少庭的手下怎么个个都这么有个性啊!

    “猎鹰!”门少庭皱着眉头大吼一声。

    “有!”猎鹰下意识的立正站好大声回答。

    桑枝以为门少庭生气了,赶紧回头看向门少庭。

    只见门少庭阴沉着一张脸,瞪着猎鹰瞅了半天,才揉了揉太阳穴,淡淡的说道:“你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吗?”

    门少庭这是努力的在桑枝面前压抑着自己的暴脾气,担心自己对手下太严厉了会吓到桑枝。

    猎鹰摇了摇头:“报告老大,没有,我们几个今天过来纯属是探病来的。”

    一边说着,一边朝山雀和火狐努了努嘴。

    山雀和火狐会意,赶紧将手里的鲜花和果篮递了上来,“祝老大早日康复!”

    桑枝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接过果篮和鲜花,笑着说:“你们坐,我先去打水把花插上。”

    桑枝说完,拿了窗台上那只空的花瓶逃也似的钻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桑枝拍着砰砰乱跳的小胸脯儿,看着镜子里满脸羞红的自己,忍不住的心里一阵懊恼。

    都怪门少庭,害的自己在他手下面前出丑。那种事情被人家撞见,实在是太难为情,太丢脸了!

    桑枝磨磨蹭蹭的在卫生间里蘑菇时间,实在不好意思出去面对门少庭的那三个手下了。

    极其缓慢的速度将花瓶里装了半瓶水,又将大束鲜花分开,一支支的插进花瓶里,摆弄好。

    然后又拿了水果洗好,看看实在没有理由继续蘑菇下去了,桑枝这才轻叹了一口气,端着水果和花瓶出来。

    山雀三人见桑枝出来,赶紧笑了笑说道:“嫂子,我们先走了。”

    说完一脸怪异的表情又看了看门少庭:“老大,你好好养病,我们先撤了。”

    说完转头逃跑似的奔出了病房,那速度就好像身后有老虎追他们似的。

    桑枝囧了囧,四下瞅了瞅,“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门少庭耸了耸肩,云淡风轻的说道:“被我打发走了。”

    桑枝怔愣了一下,“这么快就把人家赶走了,不太好吧?毕竟人家是特意来看你的。”

    桑枝边说着边将花瓶和洗好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这花一定是山雀挑的,白百合加康乃馨,中间还带了几支海芋,很好看,颜色搭配的也是恰到好处,一看就出自女孩的手笔。

    门少庭淡淡的笑笑:“没事,看着他们碍眼。”

    桑枝听出了门少庭话外的意思,才恢复正常的小脸儿,忍不住又红了。

    白了他一眼,也不接门少庭的话茬儿,转身帮他盛饭,还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我看他们走的时候神色慌张的样子,你是用什么办法把他们打发走的?”

    看刚才三人的表情,桑枝就猜到,一定是门少庭威胁人家了。

    门少庭勾了勾唇,笑道:“我跟他们说,如果不想被派去非洲支援难民,就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桑枝囧了囧,她就知道这腹黑的男人一定是威胁人家了。可是上校同志你这算不算是以权谋私啊?你就不怕人家心里不服吗?

    经过一天的休养,加上门少庭本身就过硬的身体素质,门少庭的脸色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人的脸色,而且因为睡眠充足休息的又好,整个人精神头十足。

    桑枝将病床上的医用餐桌打开,将保温盒里的饭菜一一取出,又给门少庭盛了一碗米饭,放到他面前,“吃饭吧。”

    桑枝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候,在路上耽误了很多时间,来到医院里,又因为两拨探病的人耽误了一些时间,这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快九点了。确实挺晚的了,桑枝担心门少庭会饿坏。

    门少庭半躺在床上,一脸浅笑的看着桑枝。

    桑枝蹙了蹙眉,“吃饭吧,看着我干嘛?”

    门少庭看了一眼香喷喷的饭菜,挑了挑眉,撒娇的道:“你喂我!”

    桑枝白了他一眼,这货这是跟自己耍无赖呢吧?看他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精神头比自己还足,别说自己吃饭,就是让他下床跑百米去,桑枝觉得他完全都可以做到。

    “自己吃!”刚才不是还有力气抱自己呢吗,这会儿撒娇卖萌,她才不会买他的账!

    桑枝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吼了他一句,然后假装很淡定的去打自己手提的皮包。

    门少庭见桑枝狠心的不为所动,挑了挑眉,计上心头。

    “啊!”又是一声惊叫。

    桑枝打定主意不再上门少庭的当,掏出手提打开,头也不抬的说道:“上校同志卖萌可耻,撒谎骗人就更是可恶加三级!”

    门少庭抬着一双黑曜石般幽黑无辜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桑枝,举着双手委屈的道:“我两只手上都是挂水的针眼儿,又疼又肿的,不信你看看。”

    桑枝听了忍不住抬头,放下手里的电脑走了过去。

    确实,门少庭手术后每天都要挂水消炎,一天四瓶,要连续挂一周。

    桑枝拿了门少庭的手看了看,两只手上确实都有清晰可见的针眼儿,而且针眼周围有些淤青,但是并没有红肿。

    桑枝扶额望了望天花板:“哪有红肿,这是正常现象吧!”

    门少庭一脸无辜的表情望着她:“真的很疼,我妈没跟你说过吗,我不怕流血牺牲,就怕打针输液吗?”

    桑枝囧了囧,他害怕打针输液?林雅然确实没跟自己提起过啊!

    挑了挑眉,桑枝明显的不相信的表情看着他:“你一个大男人居然害怕打针输液,说出去谁会相信啊!”

    门少庭一脸委屈的看着她:“真的,骗你是小狗。”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奈的端了碗,给他夹了口菜送到嘴边:“张嘴,啊……”

    门少庭听话的张嘴,眼角儿眉梢儿都带着浓浓的笑意。

    他当然能自己吃饭啊,只是他更愿意享受自家媳妇的贴心服务啊!

    桑枝一口菜一口饭的足足喂了半个多小时,门少庭才将饭菜吃完。

    将空的碗筷收拾走,桑枝又给门少庭盛了一碗老鸭菌汤,一勺勺的喂他喝下。

    看着门少庭吃饱喝足一脸餍足的表情,桑枝忍不住的撇了撇嘴儿,“门少庭,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使唤我是不是特得意特有成就感啊!”

    门少庭一边用纸巾擦拭着嘴角儿,一边笑道:“错,是特有幸福感!”

    桑枝扁了扁嘴,瞪了他一眼,笑道:“那,尊敬的上校同志,要不要再来个饭后水果帮助消化一下呢?”

    门少庭一脸浅笑的看着桑枝,点点头,“嗯,不错的主意。我想吃苹果,你喂我!”

    桑枝扶额望着天花板,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算是彻底的领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