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照顾门少庭吃完饭,又扶着他去了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端了一盆水,用湿毛巾帮他擦拭身子。

    门少庭本来想说要洗个澡的,大热天的床上躺了一整天浑身难受。而且向来有些小洁癖的他,一天不洗澡就觉得别扭。

    桑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执行任务的时候,或者野外训练的时候,也不是天天洗澡吧?”

    门少庭勾了勾唇,笑道:“那是因为条件不允许,只能凑合的忍着。”

    桑枝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条件也不允许你洗澡。”身上还有伤,而且是伤在近心端的胸口处,还缠着厚厚一层绷带呢,怎么洗澡,难道不怕伤口发炎吗?

    “可是真的好难受,浑身难受,我感觉自己身上都要发霉了,不信你闻闻。”门少庭一脸无辜又可怜的表情看着桑枝撒娇卖萌。

    桑枝无奈的抚了抚额头,叹了口气,“我帮你擦一下吧。”

    见桑枝答应帮自己擦洗身子,门少庭顿时两眼放光,嘴角儿笑意直达眼底。

    “有劳老婆了。”嘴上说着心里却是吃了蜜一般的美着。

    桑枝答应的挺痛快,可是等到真的从卫生间端了水出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门少庭,桑枝却忍不住的后悔了。

    见桑枝端着水盆站在那儿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出神儿,门少庭不由的勾了勾唇,“怎么了,不想帮我吗?那你帮我拧好毛巾,我自己来吧。”

    门少庭这话说的无比委屈的感觉,让桑枝顿时臊的脸红耳赤的。

    甩了甩头,只是给他擦个身子而已,自己有必要这么忸怩捏捏的吗?是不是显得太矫情了点?

    瞪了门少庭一眼,“少跟我贫嘴,先帮你把衬衣脱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上前,伸手去解门少庭病服衬衣的扣子。

    门少庭摊着双手,一脸戏谑的看着桑枝。

    桑枝小手顺着门少庭衣服的扣子一颗颗解开,才解到第三颗时候,眼睛不经意的瞟见门少庭小麦色健硕的肌肉,小脸儿瞬间变成了熟透的红苹果,小手也忍不住有些发颤。

    桑枝心里懊恼的暗骂了自己一句,“桑枝,你现在想什么呢?只不过看见他的胸膛就脸红心跳,有点出息行不,人家现在是病人,病人!”

    如此想着,心里深吸两口气,让自己淡定下来,依旧红着一张小脸儿,颤巍巍的半天才将门少庭的衬衣脱掉。

    眼睛盯着他裹着厚厚一层绷带的伤口处,桑枝忍不住一阵心疼,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儿。

    看到她骤然急转的情绪变动,门少庭心里一阵感动,伸手拉了桑枝坐在自己床边,轻声道:“心疼我了?”

    桑枝扁了扁嘴,吸了吸鼻子,将眼眶里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生生的憋了回去,扭过头不去看门少庭一脸骚包的模样,没好气的道:“才没有。”

    说完起身拧了毛巾,开始慢慢的仔细的帮他擦洗。

    桑枝很麻利的帮门少庭擦拭了胳膊和胸口以上的部位,然后将毛巾往门少庭面前一递,说道:“剩下的你自己来。”

    桑枝想着门少庭两只手又没有受伤,应该自己可以的,关键是那个地方实在有些太让人脸红,她实在是不好意思擦拭。

    门少庭憋着笑,看着一脸羞红的桑枝,轻声道:“你帮我擦吧,我两只手都使不上劲儿,擦不干净的。”

    桑枝囧了囧,“可是……可是……”

    可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正当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一把夺过门少庭手里的毛巾,闭着眼睛将毛巾覆了上去。

    那柔软的小手才覆上,门少庭就能明显的感觉到隔着毛巾自她的手上传来的温热气息瞬间充斥着他全身的感官。

    身体忍不住一紧,眸子不由得一沉,体内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瞬间被唤醒。

    双手不由自主的一把将桑枝小手抓住,轻轻的按在自己没受伤的右胸口,双眸带着炙热的渴望望着她。

    “老婆,我想要……”暗哑着声音定定的望着桑枝。

    桑枝大脑瞬间短路,怔愣的看着他。

    半晌,桑枝才回过神儿来,对着门少庭一双炙热的眸子,忍不住的狂翻白眼。

    将自己的小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不要命了是吗?色令智昏!”

    说完又重新将毛巾涮好,淡定的帮他擦拭着。

    门少庭委屈的抽了抽嘴角儿,“老婆,你心真冷。”

    桑枝瞪了他一眼:“我看是你色胆包天贪色不要命吧!”

    说完,将他轻轻的扶着坐起,帮他擦拭后背。

    桑枝淡定的帮他擦拭了上身,又将被子给他盖上,然后看着门少庭穿着病服裤子的两条腿,又纠结了。

    蹙了蹙眉,桑枝红着脸小声嘟囔道:“门少庭,要不我帮你擦擦脚得了,腿什么的就算了吧,又不是很热,将就一下吧。”

    病房里有空调,再者才六月的天气还没到最热的时候,腿真心不用擦洗吧?

    门少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害羞啊?可是擦一半留一半比不擦更难受。”

    桑枝囧了囧,一脸幽怨的望着门少庭,“真的不能再忍忍吗?”

    门少庭摇摇头,“真的忍不了,太不舒服了。”

    使劲儿憋着笑,他就是想看她因为自己而娇羞的表情,那粉扑扑的小脸儿让他忍不住想要抱住咬上一口。

    桑枝还是忍着心里的羞涩,帮门少庭擦洗了双腿,一通忙活之后,已经到了半夜。

    看着一脸乏累又羞涩的桑枝,门少庭终于良心发现的有些于心不忍了。

    扯了扯嘴角儿,“要不下次,我自己来吧。”

    桑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希望上校同志说话算话。”

    扶着他躺好,桑枝又收拾了一下屋子,这才打着哈欠伸个懒腰,搬了椅子坐在床边,将头枕到床边上,打算睡觉。

    门少庭看着又打算像昨晚那样睡一宿的桑枝,忍不住嘴角儿猛抽了两下。

    伸手一把将她拽起,指了指自己身边,“上来。”

    桑枝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干嘛?”

    门少庭忍不住伸手照着桑枝的头上轻拍了一下。

    “唔……你干嘛打我!”

    桑枝捂着头质问门少庭。

    “你忘了昨夜你那么睡了一会就腿脚酸麻的站不起来了,上来,来床上睡。”

    门少庭勾着唇角儿看着桑枝,眸子里却是不容抗拒的坚决。

    桑枝囧了囧,摇摇头,“你睡吧,我这样就挺好的。”

    桑枝是不想自己睡着了碰到他,万一碰到他伤口,那就麻烦了,那床实在有些窄,两个人睡太挤了。

    “要我抱你上来吗?嗯?”门少庭无视桑枝的回答,定定的瞅着她,脸上带着浅笑。

    桑枝蹙了蹙眉:“门少庭,你就不能安分守己的扮演好你病人的角色吗?赶紧睡吧,真的不用管我。”

    门少庭挑了挑眉,有些不悦的道:“我除了是病人,还是你男人。上来!”

    因为不爽,门少庭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语气。

    见桑枝还瞪着自己不动弹,门少庭用手撑着床就要起来抓她。

    桑枝吓得赶紧站起来,一把将他按住,“别动,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门少庭这才满意的笑了,往里边挪了挪,然后拍拍自己身边的空地:“来。”

    桑枝撇了撇嘴儿,脱了鞋,一脸不情愿的躺了上去。

    门少庭将自己的胳膊摊开,让桑枝枕在自己胳膊上睡。

    桑枝红着脸嘟囔道:“会累着你,而且床这么窄,我怕自己睡觉不老实会碰到你伤口。”

    门少庭笑笑,“不会,你睡觉很老实的。”

    桑枝又囧了囧,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门少庭就那么静静的搂着她,很久没有说话,久到桑枝以为他睡着了。

    “门少庭……你睡了吗?”桑枝轻轻的叫了声。

    她现在躺在门少庭怀里,明明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可就是睡不着啊,心里有些紧张,这是在医院里,不会被夜里查房的护士、医生看到吗?那样就太尴尬了。

    忽然,有一只有些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脸颊。

    桑枝浑身一颤,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门少庭,你……是病人,伤还没好,要戒骄戒躁戒酒戒色……”

    桑枝觉得自己的脸颊烫的都能摊熟鸡蛋了,缩着脖子小声嘟囔着。

    噗……

    门少庭被桑枝的话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掌继续在她的滑腻的脸颊上磨蹭着,“你脸是怎么回事?被谁打了?”

    从她一进来,门少庭就看出了她一边脸颊上的不对劲儿,较另一边有着明显的红肿。

    门少庭一直想问,只是碍于别人在场,怕她尴尬,没好意思问出口。

    而之后,门少庭又贪恋桑枝的贴心服务,竟一时间忘记了问她,现在终于消停了,怀里搂着这女人,看情况她也不会让自己如愿,又睡不着,便才想起来关心一下她的脸。

    “呃……”桑枝这才想起,自己出门时候遇见叶藜被她甩了一巴掌的事情。

    蹙了蹙眉,摇摇头道:“没什么,睡觉压得。”

    门少庭抽了抽嘴角儿,这女人实在不会撒谎,睡觉能把自己半边脸压肿,那得是多大的劲头儿啊!

    “别跟我打马虎眼,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门少庭的女人,只能被我欺负,决不允许被别人欺负。”

    竟然敢对他门少庭的女人动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活得不耐烦吗?

    桑枝忍不住扶额望了望天花板,黑暗中,她都能感觉到门少庭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

    “别瞎想了,谁会打我啊,白天下楼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跤磕的。”桑枝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个谎言当借口。

    门少庭皱了皱眉,磕的?怎么看都更像是被人打的!

    “真的?”门少庭忍不住挑眉,这女人有什么事情都不跟自己说,到底当不当自己是她男人啊!

    “真的啦,要说还不都是被你害的。”桑枝硬着头皮继续撒谎,反正黑暗中,门少庭也看不出自己红得滴血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