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忍不住抱怨,虽说自己心里也觉得对门少庭的抱怨有些无理,但事实上叶藜甩自己那一巴掌的真正原因确实是门少庭,这总没错的。

    “被我害的?”门少庭挑眉,有些好笑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心里却琢磨着桑枝这句话。

    被他害的,那么只有一个人,就是叶藜,只有叶藜才敢这么蛮横无所顾忌的伤她!

    想到这儿,门少庭的心里不由得一沉。

    “叶藜打的?”

    桑枝吓了一跳,她没想到门少庭居然这么会猜,真是百猜百中,不买彩票都可惜了。

    “谁说的?叶藜没事打我干嘛?我都说了是下楼梯不小心磕的。”窝在门少庭怀里,桑枝心虚的闷声哼道。

    门少庭宠溺的在桑枝鼻尖上刮了一下,笑道:“你是想告诉我,我娶了一个运动白痴当老婆吗?”下个楼都能磕到,真当他三岁孩子好骗啊!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上校同志的智商果然不容小觑。

    “还不都是因为给你拿书,我抱了一大摞书下楼,看不见楼梯。”桑枝觉得自己的脸颊火烧云似的,烧的通红。

    门少庭笑着又点了两下她娇俏的鼻尖儿,轻叹了口气:“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了。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去呢。”

    桑枝笑了笑,她其实早就想好了,自己这几天就留在医院里照顾门少庭,公司的事情通过网络处理就可以,或者有急需要自己签字审批的文件,就让公司的人直接来医院拿给自己好了。

    这个时候,身为人家妻子的,自然是照顾自己男人比较重要一些。

    桑枝一宿都睡得很小心,侧着身子缩在床边的一条上,头压在自己胳膊上,生怕一个不小心伸出来碰到门少庭的伤口。

    门少庭见桑枝的睡姿很不舒服,忍不住蹙了蹙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

    “枝枝,靠里边点,这样睡不舒服。”

    半睡半醒中的桑枝摇摇头,翻个身,打算背对着门少庭不让他继续唠叨下去。

    可是才一翻身,手就把了个空,噗通一声整个人摔到了床下。

    “唔……”

    桑枝顿时被摔的睡意全无,坐在地上揉着生疼的屁股直哀嚎。

    门少庭吓得心里一惊,然后看到桑枝一脸窘相的坐在地上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躺在床上,朝她伸出手去:“来,上来。”

    桑枝有些后怕的摇摇头,“算了,我还是坐在椅子上睡吧。”

    说着有些费力的起身,搬了椅子放在床边。

    门少庭挑了挑眉,不悦道:“你不上来,那我也下去坐椅子。”

    一边说着,一边竟用手撑着床要起来。

    桑枝吓得赶紧一把将他按住,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上来。”

    上校同志太固执,固执的让她很无语。

    门少庭高兴的笑了笑,又往里挪了挪身子,给她空出更多的地方。

    “往里点这床足够咱俩睡的。”

    桑枝红着脸爬上去,探头看了看门少庭那边,只见他已经将自己挪到床的边沿,甚至身子有一些是悬空的。

    心里一阵感动,赶紧拽着门少庭的胳膊,“你往这边点,万一你掉下去可就麻烦了。”

    终于桑枝放下了心里的羞涩不安,很老实的跟门少庭挤在一张并不宽敞的病床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桑枝睡意朦胧的伸个懒腰,一不小心正好打在门少庭脸上。

    “嗯……”只听门少庭一声闷哼,桑枝顿时吓得睡意全无。

    赶紧翻身坐起,侧身去看门少庭。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桑枝一脸担心的伸手去捧门少庭的脸,想要看看他的脸是不是被自己打肿了。

    却被门少庭一把抓住,一只手揽着她的纤腰,一只手绕道后边扣住她的后脑按向自己。

    “唔……门……少庭……”

    还来不及发出喉咙的声音已经被男人的热情吞没。

    林雅然推开门的时候,病房里的两人正上演着一场缠绵缱倦。

    “呃……咳咳……”

    纵然林雅然是过来人,看到眼前一副活色生香也忍不住有些脸红耳热。

    尴尬的咳了两声,背过身去:“要不我先出去,你俩继续?”

    桑枝窘迫的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跌下来,揉着摔得生疼的一条腿,尴尬的站了起来,整了整身上还算保守的睡衣,尴尬的笑道:“妈,早。”

    看着林雅然一脸揶揄的表情,桑枝小脸儿瞬间红得滴血,“我去下卫生间。”说完低着头逃也似的跑进卫生间。

    “妈,怎么这么早过来。”门少庭一脸笑意的看着桑枝躲进卫生间去,忍不住摇头,这小女人还真是容易脸红害羞,这有什么呢,跟自己男人接个吻被人撞见有什么好害羞的,更何况这人又不是别人。

    林雅然笑着将手里的保温盒打开,“给你们送饭啊,我担心来得太晚了你们会饿坏肚子,可没成想还是来的不是时候,破坏了你们的好事。”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妈,你说什么呢。”

    似乎从打桑枝进门之后,自己老妈也变得活泼了起来,说话都有些没长辈样了。

    桑枝快速的洗漱完毕,又换了衣服,这才慢吞吞的出来。

    抬头正对上林雅然一双笑得别有深意的眼睛,忍不住又囧了囧。

    低头红着脸来到门少庭床边,小声道:“我先扶你去洗漱吧?”

    门少庭心里憋着笑,这女人别扭害羞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想要逗她。只是碍于自己老妈在旁边呢,门少庭便只好忍着。

    点点头,笑道:“我正好想要方便一下。”

    听到门少庭这么说,桑枝脸更红了,偷眼看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假装没听见,正盛粥的林雅然,低着头,伸手轻轻的将门少庭搀扶着下了床。

    扶着门少庭来到卫生间,将他放在马桶上,然后好像后边有老虎追赶似的,桑枝速度的跑了出来并关上门。

    拍着起伏不定的小胸脯儿,不经意间正对上林雅然一双笑得眯成一道缝儿的眼睛。

    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儿,叫了声:“妈。”

    林雅然笑着看着她,实在是不忍心逗她了,便拉着她的小手坐下,笑道:“别害羞,这有什么呢?妈看到你们这么幸福,打心眼儿里高兴着呢。”

    桑枝红着脸点点头,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桑枝赶紧起身推门进去。

    只见门少庭正扶着墙壁费力的想要站起来,裤子才提了一半,将将把重要部位遮住。

    看到桑枝进来,门少庭顺着她一双眼睛朝自己那地方瞧过去,竟破天荒的头一次觉得不好意思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自然。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门少庭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竟有些词穷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桑枝挑了挑眉,走过去,伸手帮他把裤子提好,然后低着头搀着他走到水台前,将牙膏挤好递给他,“快洗脸刷牙,妈把饭都盛好了,一会该凉了。”

    门少庭很老实的配合着桑枝的话,洗漱完毕,出来,林雅然已经将两人的饭菜都摆好了。

    桑枝扶着门少庭上床,打开餐桌,门少庭便自己拿了碗筷吃饭。

    “我自己来就行,你也赶紧吃吧,不是还得去上班吗?”门少庭一边吃着,一边用筷子指了指桑枝,示意她一起吃。

    林雅然见桑枝还有些拘谨,笑道:“是啊,少庭说的对,你也赶紧吃吧,吃了好去上班。”

    桑枝笑道:“我打个电话去公司交代一下,少庭住院期间,我就不去公司了,有什么事可以网上处理。”

    说着拿了手机起身出了病房去打电话。

    看了手机,桑枝才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昨天晚上,为了不影响门少庭休息桑枝特意将手机静音了,想必是有电话打进来自己没有听见。

    看了看,两通是老妈打来的,一通肖菲打的。

    桑枝想了想,还是先给老妈回了电话。

    莫青莲其实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女儿了打个电话问问,没想到桑枝却是不接电话,这反倒让她担心不已,一宿也没睡好,要不是桑梓拦着,她差一点就要直接找到桑枝在枫林苑的那处房子去了。

    现在看到桑枝终于回了电话,莫青莲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怎么回事,昨晚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我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呢!”莫青莲一开口就语气不善,明显的对桑枝不接电话的行为有些生气。

    桑枝无奈的抚了抚额,陪着笑脸:“妈,对不起,我昨晚手机静音了,没听见,找我什么事啊?”

    莫青莲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啊,你现在在哪儿呢,在公司?”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现在病房里有人等着她伺候呢,她实在没精力也没时间跟自己老妈蘑菇。

    “对啊,我刚到公司,有些事情要处理,等忙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啊!”

    桑枝说完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她知道自己老妈给自己打电话十次有八次都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不过是行使以下她身为人母的特权罢了。

    而桑枝不想告诉自己父母门少庭受伤住院的事情,一来不想让他们担心,二来告诉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依照老妈的个性,很可能还会好心办坏事的给自己帮倒忙。

    挂了莫青莲的电话,桑枝又给肖菲回了电话。

    “你昨天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你妈妈都急死了,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电话都打到我这来了。”肖菲电话里也埋怨桑枝。

    桑枝囧了囧,她就知道都是手机静音惹的祸,看来自己很有必要以后每晚睡觉前都给老妈打个电话道声晚安。

    “我在医院,门少庭受伤住院了。”桑枝老实的回答,跟肖菲她没必要隐瞒。

    “什么?上校同志受伤住院了?”肖菲吃惊的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