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挂了肖菲的电话,桑枝又打电话到公司交待了一番,这才打算转身回病房,不料却被一个男医生叫住。

    “你是桑枝?桑梓的女儿?”

    男人中等身材,看上去应该跟自己父亲年龄相当。

    桑枝看着男人想了半天,才犹豫的开口:“你是……莫叔叔?”

    莫轻远点点头笑道:“这是多少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还能认出莫叔叔,莫叔叔真是高兴啊。”

    莫轻远是桑梓多年的好朋友,桑枝还是十几岁的时候每年放暑假都跟着桑梓去莫轻远农村的家里去玩,所以对莫轻远的印象很深。

    “莫叔叔,您这是……”桑枝看着莫轻远一身医生的装扮,有些犹豫的问道。

    莫轻远是名外科医生,桑枝记得他家是在离京城开车两个多小时的临城,不知道此时怎么会穿着一身白大褂出现在军区总医院的。

    莫轻远笑笑:“我是特意过来参加一个医学会议的,正巧这里有个朋友遇到一个比较特殊的病例,让我过来帮帮忙会诊一下。”

    桑枝了解的点点头,“这样啊,那回头我跟我爸说一声,您二老也好久没见了,这次一定要多住几天,让我爸爸好好招待招待您。”

    莫轻远笑着点点:“我这次来的匆忙,还没顾得上跟你爸联系,正打算着这一两天找他去呢。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莫轻远关心的看着桑枝。

    桑枝笑着摇摇头:“是我……我爱人,他在这里住院,我过来照顾一下。”

    “你都结婚了?怎么结婚也不跟叔叔说呢?你爸爸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不跟谁说也该告诉叔叔一声啊。”莫轻远一脸惊讶的表情,没想到几年不见,十几岁的小姑娘已经长大嫁人了,真是岁月如梭啊!

    桑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真的不能怪自己父母,自己结婚连她自己都觉得意外,更何况别人呢。

    又聊了几句,有人叫莫轻远,莫轻远便跟桑枝招呼一声离开了,“叔叔先去一下,等过会儿过来看你爱人。”

    桑枝笑着点头:“您去忙吧,不用担心我们,我们没事的。”

    回到病房的时候,门少庭已经在林雅然的照顾下用完了早餐。

    “怎么去了这么久,刚刚跟谁说话呢?”

    病房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桑枝跟莫轻远站在走廊里说话,门少庭虽然听不真切,但多少能听到一些声音。

    桑枝笑笑:“遇到一个叔叔,聊了几句。”

    林雅然看桑枝去了半天,早餐都没顾上吃,赶紧催促道:“快点先吃饭吧,都凉了。”

    桑枝粗粗的吃了几口早餐,帮着林雅然收拾好,劝道:“妈,您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照顾就行了。”

    林雅然的意思却是让桑枝回去休息,自己在这里陪着门少庭。

    门少庭见婆媳俩又因为谁去谁留的问题纠结不休的,忍不住有些好笑。

    “行了,妈你回去吧,枝枝留下来陪我就好了,没事的。”

    林雅然看了看门少庭,又瞅瞅桑枝,有些担心的说:“枝枝这样没白没黑的太累了,会累垮的。”

    桑枝笑笑安慰道:“没事的妈,我年轻体力好,再说少庭其实也不用怎么照顾的,不会累。”

    林雅然见拗不过桑枝,便点头,又嘱咐了几句才拿着保温盒转身出了病房。

    才出病房又想起什么,回头问道:“你们中午想吃什么,我做好了给你们送过来。”

    桑枝一听忍不住扶额,“妈,别忙了,医院里的饭菜也不错的,您这样一天好几趟的来回跑更辛苦。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再来看少庭就好了。”

    门少庭也附和着桑枝点头,“是啊妈,你这么来回的奔忙,我心里更过意不去了。”

    林雅然笑笑:“跟自己老妈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再说了,我都是让小张开车接送的,有什么累的。算了,你们就别管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桑枝无奈的笑笑看了一眼同样一脸无奈的门少庭。

    没办法,老门家的人一个比一个固执,反正既然妈妈愿意,就随她去吧。

    送林雅然进了电梯,桑枝又嘱咐林雅然路上小心,这才回了病房。

    一进病房就看到门少庭正一脸无聊的望着窗外出神儿。

    “想什么呢?”桑枝走过去忍不住恶作剧的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回神儿。

    门少庭笑了笑,一把抓住桑枝的小手,笑道:“没什么,在想这辈子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桑枝白了他一眼,“没正行,就会瞎贫!”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找出自己昨天给他带来的几本书,塞进门少庭手里:“无聊的话就看看书吧,我得上网处理点工作,有事情就叫我。”

    门少庭老实的点点头:“你忙你的,有事我会招呼你的。”

    桑枝又看了他一眼,才拿了电脑转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去工作。

    门少庭手里拿着桑枝给他带过来打发时间的书,眼睛却根本没有离开桑枝。

    过了半天,桑枝处理完工作,抬起头,看到门少庭正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着,忍不住蹙了蹙眉,佯装生气道:“你干嘛呢?这么看着我干嘛,无聊怎么不看书?”

    门少庭笑笑:“你比书好看多了。”

    桑枝瞬间小脸儿羞得绯红一片,这男人总能时不时的说些让她脸红心跳的甜言蜜语。

    佯装无聊的白了门少庭一眼,心里却是很甜蜜。

    “渴吗?我给你倒杯水。”

    见门少庭点头,桑枝便起身给他倒水。

    “枝枝,一会儿你出去帮我买些纸笔来吧,要素描用的铅笔。”

    门少庭端着水杯喝了一口,状似随意的说道。

    桑枝一愣,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少庭问道:“你要画画?你伤还没好,不许画,等伤好了再说。”

    桑枝知道门少庭喜欢画画,可是现在他正受伤卧床,需要休息,怎么能劳神画画呢?

    “没事,我就是有些手痒了,乖,帮我去买来吧。”门少庭嬉皮笑脸的跟桑枝卖萌撒娇。

    桑枝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你真是的,那么大个男人还撒娇,你好意思吗?”

    门少庭噗嗤一声笑了,“跟自个儿老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桑枝觉得门少庭有时候就跟个孩子似的,撒娇卖萌扮可怜都占齐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特种兵王的!

    拗不过门少庭的一再请求,桑枝终于妥协,拿着钱包出去给他买纸笔。

    桑枝刚走,门少庭便拿了手机拨通了雷刚的电话。

    正跟雷刚聊着,病房的门便被人给推开了。

    门少庭以为桑枝去而复返,赶紧跟雷刚交待了几句挂了电话。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岳父岳母和肖菲过来了。

    门少庭赶紧挣扎着起身,笑道:“爸妈,肖菲,你们怎么来了?”

    莫青莲赶紧上前一步将门少庭按住,不让他起来:“别动,受伤了就得卧床休息。”

    肖菲看着门少庭气色不错,笑道:“气色不错,看样子被我们枝枝照顾的挺享受啊!”

    门少庭笑笑:“这几天真是辛苦枝枝了。”

    莫青莲坐在床边笑道:“那不是应该的嘛,谁叫她是你老婆呢!”

    桑梓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在桌子上,肖菲拿了自己带来的水果去卫生间里洗。

    “这是我跟你妈熬得鱼汤,适当喝些对伤口恢复有好处。”

    桑梓说着走过来,掀开门少庭的被子,看了看伤口。

    “谢谢爸。”门少庭笑笑,自己都忘了岳父是个中医专家啊,对于调理身体方面一定很有一套的。

    “爸,我没事的,都快好了,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见桑梓看着自己伤口直皱眉,门少庭忍不住安慰道。

    桑梓点点头,“伤的离心脏这么近,也就是亏了你身体底子好,不然还真的麻烦了。先别急着出院,安心的把身子养好了再说吧。”

    说着给门少庭盖好被子,这时候肖菲已经端着洗好的水果出来了。

    “枝枝呢?这伺候人的人怎么把病人留在这里自己倒跑没影了?”

    肖菲这么一说,莫青莲也才意识到桑枝不在场。

    “就是啊,这个桑枝也真是不靠谱,自己男人还住着院呢,她怎么能安心上班去呢?”

    莫青莲想起电话里桑枝跟自己说在公司忙着呢,便忍不住的抱怨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儿,居然把男人一个人扔医院里自己去上班!

    “不行,我打电话让她回来。”莫青莲说着便要掏手机。

    门少庭赶紧拦下:“妈,枝枝没去公司,她出去帮我买东西了。”

    肖菲也笑道:“是啊伯母,枝枝根本没去上班,她给我回电话的时候,告诉我她在医院呢。”

    正说话间,桑枝已经拎着一个袋子回来了。

    一进病房便看到自己爸妈和肖菲有说有笑的跟门少庭正聊得不亦乐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将手里的袋子放下,看着自己父母叫了声:“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说完一脸询问的表情瞪着肖菲,凑过去小声埋怨道:“我不是说了不让你告诉我爸妈吗?”

    肖菲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看着桑枝,小声回答:“不是我告诉他们的,我也是在医院门口碰见伯父伯母的。”

    见桑枝和肖菲两人嘀嘀咕咕神神秘秘的,莫青莲眼睛一瞪,说道:“枝枝你也太不懂事了,少庭受伤这么大的事居然还瞒着我和你爸,还不让肖菲告诉我们,要不是你莫叔叔打电话给你爸,我们还都蒙在鼓里呢!”

    桑枝尴尬的笑笑,“原来是莫叔叔告诉你们的啊。对不起哦肖菲,我错怪你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朝肖菲肩头靠了靠。

    肖菲白了她一眼,忍不住笑道:“伯母你也别怪枝枝,她也是不想你跟伯父担心才瞒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