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也陪着笑脸道:“是啊妈,不怪枝枝,是我不让她告诉你们的,其实就一点小伤,不碍事的,不想让你们跟着担心。”

    这时候病房外又有人敲门,桑枝走过去开门,笑着说道:“莫叔叔。”

    一边说着,一边将莫轻远让了进来。

    莫轻远先是看了莫青莲一眼,然后笑着跟桑梓打招呼:“你跟嫂子也真是的,枝枝结婚都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今天我碰巧看到枝枝,还压根儿不知道她已经嫁做人妇了呢!”

    桑梓笑着走过来,一把握住莫轻远的手,两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见面是格外亲热。

    寒暄片刻,桑梓拉着莫轻远的手对门少庭介绍道:“少庭,这是你莫叔叔,爸爸的好友,也是你岳母的一个远房弟弟。”

    原来莫青莲和莫轻远是同一个村子长大的乡亲,莫青莲比莫轻远大两岁,两人先后考上大学走出了村子。只是莫青莲老家那边已经没什么亲人了,所以每次桑梓带桑枝回去,都是住在莫轻远家里。因为村子不大,大多数都姓莫,多少都能攀上点亲戚关系的,要论起来,莫轻远还真的应该管莫青莲叫一声姐的。

    只是莫轻远跟桑梓的关系更好一些,便一直叫莫青莲嫂子。

    门少庭笑着朝莫轻远点点头,叫了声:“莫叔叔。”

    莫轻远点点头,笑道:“才知道你们结婚,也没什么准备,这个红包权当是一点心意,收下吧。”

    莫轻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门少庭。

    门少庭没料到自己和桑枝都结婚这么久了还有人给送红包,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倒是桑枝一把将红包拿了过来,笑道:“谢谢莫叔叔,回头我跟少庭单请你。”

    莫轻远笑了,“这孩子,跟叔叔客气什么呢。”

    又聊了两句,桑梓便跟着莫轻远出去了。

    莫青莲看看时间,对桑枝说道:“我下午还有两节课,得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少庭,别老想着工作的事情。”

    桑枝笑着点头:“看出来了,丈母娘就是疼女婿。”

    莫青莲笑着拍了桑枝脑袋一下:“待会儿你跟你爸说一声,我先走了。”

    桑枝点头答应着,肖菲也起身,说道:“看到上校这气色就知道没什么事了,我也不跟这儿碍眼了,伯母我跟你一起走。”

    桑枝囧了囧,瞪了肖菲一眼,这女人就会满嘴跑火车,什么叫碍眼啊!

    送肖菲和莫青莲离开的时候,桑枝看着走进电梯里的肖菲欲言又止的叫了声:“肖菲……”

    肖菲一脸奇怪的看着桑枝,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

    犹豫了一下,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笑着摇摇头:“没事,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我这几天可是顾不上你了。”

    肖菲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我现在住爸妈那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桑枝勉强的笑了笑,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

    莫青莲见两个孩子这么要好,心里也很高兴,说道:“行了,你回去照顾少庭吧,肖菲我负责给送回去。”

    说着进了电梯按下了按键。

    病房里终于又恢复了安静,桑枝坐在门少庭身边小声说道:“你累不累,累就睡一会儿吧。”

    门少庭笑着摇摇头:“我不累,倒是你,累不累,上来躺一会吧。”

    桑枝摇摇头,“我不累。”

    就算真的累,她也不会真的听门少庭的话,躺倒床上去睡。这可是大白天呢,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的,还不时有人过来探病,她怎么好意思躺病床上去。

    桑枝一边说着拿了一个苹果给门少庭削着吃。

    桑梓跟莫轻远聊了很长时间,并约定了晚上一起吃饭,这才从莫轻远的临时办公室出来。

    回到病房的时候,桑梓看着门少庭,有些语重心长的说:“我听说你想后天就出院?”

    桑枝一愣,不由得看向门少庭,“你后天出院?我怎么不知道?”

    门少庭笑笑:“我觉得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琢磨着后天出院,反正在这里也是躺着养着,回家养也是一样的。”

    桑枝蹙了蹙眉:“医生说你至少住院半个月,这才几天啊你就想出院,我不同意。”

    桑梓也皱着眉头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担心着工作的事情,可是这伤养的彻不彻底,可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事情。听医生的,好好在医院里配合治疗。”

    “可是爸,我真的没事了。”门少庭没想到桑梓会这么说,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很清楚,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住院几天就完全可以出院了,根本没必要住上半个月啊,这也太浪费时间了。

    桑梓打断门少庭的话,有些严厉的说道:“你该知道这次的伤口牵扯到了以前的旧伤,导致你以前的旧伤有些复发,如果不想落下什么后遗症,你就给我乖乖的在医院配合治疗。”

    说完又看了一眼桑枝,“你好好的看好他,什么时候医生说能出院了,才能让他出院,别让他半途跑了。”

    桑枝囧了囧,自己老爸说的也太严重了些吧。

    门少庭会偷偷跑掉吗?这又不是演电视剧,真是的!

    尽管心里不以为然,桑枝面上还是很老实的点头答应着:“我知道了。”

    说着又看了一眼门少庭,“听见没,我爸都说了,你就给我安分点,别想着提前出院的事情了。”

    送走桑梓,桑枝回到病房看着一脸无奈的门少庭忍不住挑了挑眉,“上校同志也有今天啊,知道这叫什么不?”

    门少庭笑道:“叫什么?”

    桑枝将削好的苹果递给他,笑道:“这叫风水轮流转。”

    门少庭咬了一口苹果,笑着看着她,“我以为你会说这叫虎落平阳被……”

    后半句门少庭拖着长音没敢说出口。

    桑枝又不傻,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笑着拍打着门少庭的胳膊:“呸,你才是犬,一只见谁咬谁的恶犬!”

    门少庭一把搂住她的脖子,抬头在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上吻了一下,“我是犬,也是只只属于你的忠犬。”

    桑枝瞬间小脸儿羞得绯红,挣扎着逃离门少庭的怀抱,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他。

    这男人,门氏甜言蜜语说得越来越溜索了。

    看桑枝一脸娇羞的表情,门少庭心情大好,大口咬着苹果,说道:“你给我买的纸笔呢,拿来给我。”

    桑枝无奈的将纸笔递给门少庭,嘴里还忍不住唠叨着:“都说了要你本分点做个安分守己的病人,你偏不听。”

    门少庭笑着看了看她,“对我来说,难得有机会这么清闲,当然要练练手了。”

    “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出去转转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门少庭见桑枝有些无聊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儿笑道。

    “就直接说你不想让我看你作画呗。”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我出去医院后边的小花园溜达一圈,有事打我手机我马上回来。”

    门少庭点头,看着桑枝离开,速度的拿了手机拨通了山雀的电话。

    门少庭是有意支开桑枝,他有些事情需要赶紧确认下来,而犯罪心理学方面的高材生山雀,便能通过对目标人物活动情况的分析给出他一个大概目标人物轮廓,门少庭便要根据山雀的描述,画出目标人物的大致相貌,这样能有效的缩小目标范围,帮助尽快的找出目标人物。

    医院的后边有个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的花园,桑枝沿着青石小路走到花园假山上的一座小亭子里坐下。

    扶栏远眺,整个医院倒也尽收眼底。

    已经进入夏天的京城,热的有些干燥。

    微风裹着热浪打在脸上,也给不了人舒服的感觉,反倒越发的叫人觉得烦躁不安。

    亭子里还有一个母亲带着一个穿着病服的小男孩在玩着。

    男孩看上去六七岁的样子,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小脸儿有些异于常人的惨白,头上也剃成了光头,身体看上去也很单薄,仿佛一阵稍大一点的风就能将他刮走似的。

    不过精神头看上去倒还不错,这时候正拉着母亲的手,指着远处天空中飞过的一架飞机嚷嚷着:“妈妈,快看飞机。等我长大了,也要开飞机,我要带着妈妈周游世界。”

    桑枝被小男孩儿天真的童言逗得忍不住轻笑出来,抬头看向那母亲,却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晶光闪闪的叫做泪水的液体。

    “好,小逸乖,妈妈等着小逸快快长大,开着飞机带妈妈周游世界去。”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的将小逸搂在怀里,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女人抬头,正对上桑枝一双清澈的眸子。

    扯了扯嘴儿,笑道:“让你见笑了。”

    桑枝笑着摇摇头,轻轻走到这对母子身边,伸手抚了抚小逸的小光头,“小逸真孝顺,这么小就想着长大了带妈妈去旅游了。”

    小逸一双有些黯淡的大眼睛瞅着桑枝,有些害羞的躲进了母亲怀里。

    女人笑着搂着小逸说道:“小逸乖,叫阿姨。”

    小逸这才看着桑枝怯怯的叫了声:“阿姨。”

    桑枝笑了笑,问小逸的妈妈:“小逸得的是什么病啊?”

    小逸妈妈将小逸抱到旁边的木凳上让他靠着栏杆坐下,这才转头对桑枝说道:“尿毒症,需要换肾,可是哪里就能等到合适的肾源呢。”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桑枝听了心里也是忍不住一沉,没想到小逸这么小的孩子就得了这种病。这得遭多少罪啊,遭罪不说,谁都知道合适的肾源可遇不可求,这孩子还这么小,就要面临生死斗争,真的是太难为他了。

    “小逸没有兄弟姐妹吗?爸爸呢?”桑枝看着泪眼婆娑的小逸妈妈,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