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桑枝的问题,小逸妈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扬起嘴角儿微微苦笑着摇了摇头。

    桑枝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可能有些唐突了,让人家心里有所顾忌不好回答,便也不再追问,友善的笑了笑。

    通过交谈,桑枝认识了这个叫秦小白的坚强的女人。

    坐了一会儿,秦小白见小逸有些累了,竟倚着扶栏睡着了,便起身抱了小逸跟桑枝告辞。

    桑枝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心酸。

    小逸那么小就要遭受那种大人都难以承受的罪,而他的身边只有妈妈一个人陪着他。桑枝真心的希望小逸能等到合适的肾源,健康的长大成人。

    桑枝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门少庭正在做废了n张纸张之后,终于成功的根据山雀无数次的更正描述中,画出了目标的画像。

    用手机拍了照片发给雷刚之后,门少庭听见有人推门的声音,赶紧将手里的画像撕毁,并快速的删除了手机里的照片。

    看着满地的碎纸屑,桑枝忍不住的皱眉,一脸疑惑的看向床上正把玩着手机的门少庭。

    “你在干嘛啊?怎么弄得满地碎纸,你这是在作画还是在学红楼梦里晴雯撕纸玩啊!”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从门后拿了笤帚簸箕开始打扫。

    门少庭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忙着打扫的桑枝笑道:“画了半天也不知道画啥,要不你给我当模特吧。”

    一句话,正在打扫的桑枝却是吓得直接呆愣了。

    他说要自己给他当模特,这是说要给自己画素描吗?

    桑枝不由得又想起门少庭书房里叶藜那张素描,心里竟隐约有些吃味的感觉。

    快速的打扫完毕,白了门少庭一眼,“我才没那兴致给你当模特,你自己玩吧,我去买饭。”

    马上中午了,该到吃午饭的时候了。

    桑枝正说要去买饭,林雅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林雅然告诉桑枝她已经在来的路上,马上就到,让他们等一会,她带了饭过来,就不要去买饭了。

    桑枝挂了电话忍不住摇头苦笑,“妈还真是的,我都怀疑你住院期间她会不会一直这么一天三餐的往这送。”

    门少庭也笑笑:“由她去吧,不然她在家里也闲不住的。”

    果然,挂了电话没有二十分钟,林雅然就拎着保温盒进来了。

    午餐很丰盛,都是门少庭和桑枝爱吃的,不过口味还是以清淡为主。

    林雅然一边将饭菜摆好,一边招呼桑枝和门少庭吃饭。

    眼睛不经意间看到了床头柜上莫青莲带来的保温盒,打开一看,见里边是煮的奶白色又鲜又香的鲫鱼汤,因为保温效果好,还温热着。

    林雅然不由得笑道:“这是谁送来的,这汤闻着就有食欲。”

    桑枝这才想起来自己爸妈过来时候带来的鱼汤,都还没给门少庭喝呢。

    笑笑说道:“这是我爸妈上午带过来的,那会才吃了饭不久,也没急着让少庭喝,您要不说我都忘了还有鱼汤这事了。”

    林雅然给门少庭和桑枝每人盛了一碗鱼汤,笑道:“亲家真是细心,我忘了嘱咐你们少庭受伤这事就别告诉他们了,省得他们跟着担心,没想到还是让他们操心了。”

    桑枝笑了笑,“我也没想让他们知道,是我莫叔叔,正好来这里出差,看见我了,就打了电话给我爸妈,他们才知道的。”

    林雅然了解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说着又看了看门少庭,“瞧瞧你这一生病这是弄得多少人为你操心啊!”

    嘴上虽然是埋怨,眼神里却是满满的心疼。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珍惜生命远离危险。”

    门少庭知道自己母亲心疼自己,更舍不得自己每天里出生入死的去执行任务,所以每每母亲这么唠叨自己的时候,他都会嬉皮笑脸的打马虎眼哄母亲开心。

    林雅然白了门少庭一眼,“就知道说好听的哄我开心,”说着伸手拍了门少庭肩膀一下,叹了口气,又道:“妈还不知道你吗?你这职业的特殊性,妈更是心里有数。但是妈希望你以后做事的时候多想想自己老婆,多想想家人。你不是一个人,为了家里人也得自己多加小心些。”

    林雅然说着,鼻子一酸,眼泪就差点掉了下来。

    门少庭看着母亲一脸担心的样子,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心酸,笑了笑道:“妈,我知道了,我会的。”

    说完抬头看着桑枝,只见桑枝也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门少庭忍不住挠了挠头,扯了扯嘴角儿,轻声道:“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桑枝心里明白,门少庭这是跟自己下了保证,但是他那职业从来就是有危险往前冲的工作,他即便是保证了又如何,她也只能心里祈祷他不要再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林雅然又坐了一会儿,毕竟年纪大的人容易困乏,桑枝见林雅然有些乏累的样子,便催促着她早点回去休息,并一再的劝说她不要一天三餐都送过来了。

    林雅然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知道你们心疼妈妈,大不了回头我做好了让小张送过来就是了。”

    送走林雅然,桑枝扶着门少庭躺好让他睡一会儿,自己则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抱着电脑坐在窗前继续工作。

    看了一会儿文件,桑枝便抱着电脑胳膊肘杵在窗台上,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发呆。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桑枝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午在医院花园假山上小亭子里见到的那个小男孩,小逸。

    六七岁的孩子,正像早晨初升的太阳,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谁又会想到小逸竟然很有可能会在还没有爬上顶端的时候就坠落呢。

    轻轻叹了口气,回身看看正睡着的门少庭,轻轻起身出了病房。

    桑枝出了医院,来到附近的一家超市,买了一些孩子喜欢吃的食物,又买了几样玩具,拎着往医院走去。

    一路打听着找到小逸的病房,轻轻敲了敲房门,推门进来。

    这也是一间单人高级病房,跟门少庭那间设计的差不多。

    这一点桑枝并不奇怪,毕竟能住得起这种医院的病人一般都是有些钱的,再者从秦小白的穿着打扮和气质来看,桑枝也知道她不是一般普通人家的女人。

    病房里,秦小白正拿着一本漫画书给小逸讲解着,见桑枝进来,赶紧起身迎了上来。

    “你怎么来了?你爱人那边没事吗?”

    桑枝笑着将手里给小逸买的礼物递给秦小白,“没事,他睡着了,我过来看看小逸。”

    说着朝小逸挥了挥手,“小逸还记得我不,上午咱们见过面的,阿姨过来看你了。”

    再次看到桑枝,小逸已经没了第一次的害羞,很大方的跟桑枝打招呼:“阿姨好。”

    秦小白接过桑枝买的礼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你,买这些东西干嘛,太破费了。”

    桑枝来到小逸床前拉着他的小手坐下,“不破费,小逸喜欢就好。”

    看到桑枝买的玩具,小逸两眼直放光,忍不住指着那个大黄蜂喊道:“妈妈,我要玩那个!”

    秦小白笑着将玩具打开递给小逸,“你谢谢阿姨了吗?”

    小逸乖巧的说了声:“谢谢阿姨。”坐在床上拿着玩具玩了起来。

    桑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看小逸,就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种冲动,然后就想也不想的来了。

    看着小逸玩的高兴,桑枝心里也说不出的高兴。

    通过两次的接触,秦小白对桑枝的好感顿生。两个女人就这么聊了起来,而且聊得还很投机。

    原来秦小白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她偷偷告诉桑枝,小逸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她前夫跟别的女人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这样,自己跟小逸配型不成功才无法给小逸捐肾。

    桑枝听得心里忍不住一阵难过,伸手轻轻拍了拍秦小白有些颤抖的肩膀,“别难过了,小逸会好起来的。”

    桑枝对秦小白同情的同时更多的是敬佩。

    一个女人,老公跟另一个女人跑了,然后将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送到她的面前,跟她说,这是自己个那个女人生的孩子,求她照顾。

    而秦小白居然就真的接手了那孩子,并细心的照顾到现在,可是现在这个孩子也得了绝症,唯一的希望就是孩子的父母能给他捐肾,可是那对可恶的父母现在却根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秦小白也用了很多办法,他们却依旧是杳无音讯。

    桑枝想,如果换做是自己,恐怕不会像秦小白那么大度的会帮那对人渣抚养孩子的。

    “那他们把孩子丢给你之后就再也没跟你联系过吗?”桑枝看了一眼旁边正玩得高兴的小逸。

    由于肾功能的衰退,小逸不能玩得时间太久,只是玩一会儿就会觉得浑身乏累,没有精神。

    秦小白让小逸躺好,给他盖了被子哄着他睡着,才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小逸生病之后,我动用了很多关系去找他们,也一直没有一点消息。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秦小白说着,眼泪便忍不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儿,“他们要是真的不在人世了倒也是件好事,我心里对他们的怨恨也算是到头了。可是却苦了小逸这孩子了,这孩子从小就特别懂事……”

    说着说着秦小白终于忍不住轻声哭泣起来。

    桑枝心里也是一阵难过,想到小逸凄苦的身世,想到秦小白的坚强隐忍,桑枝觉得这老天爷有时候还真的是不公平,为什么好人偏偏要遭这么多的罪呢!

    这时候,桑枝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门少庭打来的,害怕吵醒小逸,桑枝赶紧将手机静音。

    然后对秦小白笑笑:“我爱人醒了找我呢,我得回去了,改天再过来看小逸,坚强些,会好起来的。”

    秦小白擦了擦眼泪,点点头,起身送桑枝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