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回到病房的时候,叶藜和叶建华正好在。

    见到桑枝,叶藜脸色明显的有些不自然,只淡淡的瞅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桑枝看了看门少庭,心说这就是你叫我回来的原因了吧?

    笑了笑,说道:“叶伯伯来了,喝杯水吧。”

    一边说着,一边给叶建华倒了杯水,递过去。

    叶建华见到桑枝,大概也了解到她跟叶藜之间的一些事情,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桑枝啊,我今天是特意带了叶藜这丫头过来跟你道歉的。”

    自己女儿喝得烂醉被卫兵架回去,叶建华问了卫兵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然也知道是桑枝拜托他们送叶藜回来的。

    看着醉倒在沙发上的叶藜,叶建华忍不住皱眉。

    叶藜躺在沙发上,还不断的挥舞着拳头乱打一气,嘴里还叫唤着桑枝的名字,叶建华就知道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一定是又借着酒疯找人家桑枝的麻烦了。

    桑枝笑了笑,轻声说道:“叶伯伯客气了,叶藜并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谈不上道歉不道歉的。”

    一边说着,抬眼看了一眼叶藜。

    只见叶藜正一脸不屑的瞪着自己,桑枝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儿。

    她真的无意与叶藜结仇,但这女人似乎是跟自己杠上了,打定了主意当自己是她的头号情敌了。

    见桑枝这么说,叶建华倒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叶藜这孩子都是被我惯坏了,从小没有妈妈,我这个当爹的生怕她受了委屈,就把她宠上了天,没想到宠的无法无天蛮横无理了。”

    桑枝笑笑没有说话,叶藜没有母亲这事她知道,上次叶建华生日会上就只看见了叶建华和叶藜,没有见到叶藜母亲。

    还是叶晨泽告诉的桑枝,叶藜母亲在生叶藜的时候难产,当时大人孩子只能保一个。叶藜母亲拼了命也要保孩子,就这么着,叶藜母亲用自己的生命换了她一命。

    这么想来,其实叶藜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没有母亲的孩子即便生活的再好,内心也是缺少母爱的,可能这也是她自私霸道性格形成的一个因素吧。

    “咳咳……”门少庭轻咳了两声,笑道:“谢谢首长来看望我,我没事了,首长时间宝贵,日理万机的,还是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儿了。”

    门少庭这是明显而客气的下逐客令呢,桑枝听着不由得蹙了蹙眉,心说上校同志,你这样做可是会得罪领导的,你就不怕领导给你穿小鞋吗?

    叶建华闻言挑眉瞪了门少庭一眼,“你小子这是跟我下逐客令呢?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这么不愿意看见我啊?”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当然不是,只是首长时间宝贵,少庭不敢耽误。”

    叶建华又瞪了门少庭一眼,转而看向自己女儿叶藜,冷声喝道:“过来!”

    叶藜低着头,有些不情愿的走到叶建华身边。

    “还不谢谢少庭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他,你这条小命恐怕早就交待了。”叶建华得知门少庭是为了救叶藜受伤,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对叶藜也是一通斥责。

    叶藜之所以醉酒,就是因为在门少庭这儿受了桑枝和门玥玮的气,回家又被父亲骂了一顿,心里觉得委屈,才跑去买醉。

    叶建华昨天就想着过来医院探门少庭的病的,结果部队临时有事给叫了过去,今天得空才匆忙赶过来看看门少庭,见他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

    “少庭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非得打死你给他偿命不可!”叶建华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瞪了叶藜一眼。

    桑枝心里觉得好笑,叶建华这话也就是说给自己和门少庭听听罢了。以他对叶藜的宠溺,就算门少庭因为叶藜真的有个什么,恐怕他也不会舍得动叶藜一根手指头吧。

    叶藜在叶建华的瞪视下,缓缓抬起头看向门少庭,轻声说道:“少庭,谢谢你救了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鲁莽,才害得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我愿意留下来照顾你直到你康复出院。”

    说着又转头看向桑枝,一脸诚恳的道:“桑枝,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喝多了,所以……请你原谅我。也请你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让我留下来照顾少庭吧。”

    桑枝忍不住挑眉想笑,这女人到什么时候都不忘要沾上门少庭,还真是执着啊!

    桑枝不语只淡淡的扫了叶藜一眼,然后静静的看着门少庭。

    这种时候,她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门少庭会说什么。

    门少庭耸了耸肩,忽然换了一脸严肃的表情盯着叶藜。

    叶建华好像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会这么说,可是仔细想想,叶藜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在他看来,门少庭是因为救自己女儿才受伤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叶藜想要留下来照顾门少庭,似乎就合情合理无可厚非了。

    叶藜被门少庭盯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扁了扁嘴,问道:“少庭,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是真心想要报恩留下来照顾你的,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门少庭这才淡淡的勾了勾唇,笑道:“不用,只要你以后见到我跟枝枝绕着走,尽量别在我们夫妻面前出现,就算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门少庭这话说的毫不留情面,叶藜脸上有些挂不住的变了变,就连一向自认为淡定坦然的叶建华都觉得老脸挂不住了。

    “少庭,你……”叶藜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叶建华一声轻斥止住。

    “算了,走吧,你还听不出来吗,人家少庭这是摆明了嫌弃你,不想看见你。”说着站起身来,又看了一眼桑枝,勉强的笑了笑:“少庭就劳你费心照顾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桑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叶伯伯慢走。”

    回头,只见叶藜依旧低着头站在原处,似乎很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桑枝才要说话,门少庭却已经抢先开口,“老婆,我要吃苹果,你帮我削。”

    桑枝忍不住扶额,瞪了门少庭一眼,心说上校同志卖萌可耻不知道吗?尤其是当着你老情人的面跟自己老婆卖萌,更有故意刺激人家的嫌疑,你这是成心想让叶藜对我恨上加恨吗?

    见桑枝不为所动,门少庭又喊了一声:“老婆,帮老公削个苹果吃。”

    桑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伸手拿过水果刀和一个苹果坐在床边削了起来。

    桑枝削苹果,门少庭便拿了本书随意的翻看着,等着桑枝削好苹果喂自己。两人基本无视叶藜的存在,该干嘛干嘛。

    叶藜咬了咬嘴唇,走到门少庭床前,一脸幽怨的看着门少庭。

    转而又看了看桑枝,说道:“桑枝,你能先回避一下吗,我想和少庭单独聊几句。”

    桑枝抬头看了叶藜一眼,看着她一脸凄怨的表情,桑枝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点点头起身便要出去,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桑枝是我老婆,我没有什么要背着自己老婆跟别的女人单独聊的话题。”

    桑枝囧了囧,这男人,真是一点都不知道给人家女生留面子,这么直接的拒绝人家真的好吗?不会太伤人家的心了吗?

    叶藜脸色铁青着,眼里含泪期期艾艾的看着门少庭,半天才张口说道:“少庭,你就这么狠心伤我吗?”

    门少庭挑了挑眉,道:“只要你以后别伤害枝枝,我可以考虑对你态度好一些。”

    桑枝觉得自己此刻所处的位置很尴尬,好像自己才是这俩人的导火索,两人所有的争斗,都是以自己为主题展开的。

    这种境地让桑枝很不自在,浑身别扭,却又逃不开跑不掉,只能跟个傻子似的杵在那儿,静静的看着两人一强一弱,一软一硬的争斗着。

    对于门少庭明显的羞辱,叶藜咬牙隐忍着,尽量不让自己爆发。

    缓了缓,叶藜才说:“少庭,我知道你对我有怨恨,如果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在桑枝面前开诚布公的谈谈咱俩过去的一些事情。”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我不认为我跟你有什么值得谈的过去,过去的事情我都忘记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很爱我的妻子,也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

    门少庭说这话的时候,手上用力的握着桑枝的小手,桑枝能感觉到他手掌传来的力道,也用力的回握着。

    叶藜眼睛定格在门少庭和桑枝紧握的两手间,脸上的表情有怨恨有愤怒,还带着些许的凄凉。

    好看的红唇因为贝齿的用力撕咬而破了皮,鲜红的血液从嘴唇上溢出,雪白的贝齿都染成了刺眼的红色,而叶藜对这一切都毫无知觉似的,双眼只直勾勾的带着嫉妒的怒火瞪视着门少庭和桑枝。

    桑枝看着叶藜心里一惊,赶紧使劲儿从门少庭手里将自己小手抽了出来,倒了杯水递到叶藜面前,淡淡的说道:“喝口水漱漱口吧。”

    叶藜嘴角、贝齿涔出的鲜红让桑枝触目惊心,叶藜的状态更让她担心,她觉得门少庭这么直接的拒绝叶藜,对于她一个女生来说实在有些过于生硬了,搁谁也接受不了。

    叶藜一双愤怒的眸子定定的盯着桑枝,半晌嘴角儿微微扬起扯出一道凄美的笑,伸手一把打掉桑枝手里的杯子,杯子应声落地,摔得粉碎,“用不着你假慈悲!”

    然后又转头对着门少庭笑道:“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话后悔的。”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