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望着叶藜离去的背影,桑枝有些担心,这女人失去理智真的会不顾一切的。

    转身看门少庭,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撇了撇嘴。

    “你说话一向这么冷硬直接吗?”桑枝觉得门少庭对叶藜刚才的那番话确实挺伤人的,其实他完全可以说的委婉一点,含蓄一点,叶藜又不是傻子,她不会听不懂。

    门少庭耸耸肩,很随意的说道:“那得看对谁。”

    桑枝蹙眉,对于门少庭对叶藜的态度有些不敢苟同。在她看来,即便是真的要拒绝,也实在没必要把话说得这么绝。

    坐在窗前,望着已经西转的太阳,突然就没来由的想起了小逸,生命无常,其实每个人都不应该纠结在过去的岁月里,让自己的当下过得那么痛苦。

    那么门少庭对于叶藜的态度呢?是真的如他的话那样,还是不过是对叶藜曾经对他伤害的一种惩罚呢?

    “想什么呢?”门少庭手里拿着一本书,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趴在窗台上出神儿的桑枝,小女人的敏感出乎他的意料,让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见桑枝没有反应,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又唤了两声:“枝枝……枝枝……”

    桑枝恍然回神儿,转头看向门少庭,满是惊愕的问道:“怎么了?”

    门少庭摇头轻笑,朝她伸出手去,“过来……”

    桑枝囧了囧,还是起身坐到门少庭床边。

    门少庭伸手一把将她的一双小手抓住,柔声问道:“你刚刚想什么呢?”

    桑枝下意识的摇头,“没有。”

    她想什么呢?想门少庭跟叶藜之间貌似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桑枝不想让自己在这件事上太过纠结,毕竟这事与自己无关,不是吗?

    “没有?”门少庭反问,语气里则是明显的不相信。

    见桑枝低着头不肯正视自己的问题,门少庭轻叹了一声,“或许你觉得我说的话太过冷硬无情,但是我这么做不过是不想再给叶藜留有哪怕一丁点的希望,没有了希望她才能彻底死心。”

    桑枝抬头一脸愕然的看着门少庭,这男人仿佛会读心术,这话不正解释了自己刚才内心的不安和不确定吗?

    “干嘛这么看着我?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吗?”看着桑枝一脸怪异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笑了。

    心里的想法再一次被眼前这个男人窥探,桑枝心里忍不住有些懊恼。

    扁了扁嘴,忍不住抱怨:“我是不是特蠢,特没城府,心里想啥脸上就写出来了?”

    门少庭忍着笑宠溺的轻吻着她的小手,“你这不叫蠢,但确实没有城府,这叫单纯,不过我喜欢。”

    对于门少庭的调侃桑枝忍不住狂翻白眼儿,这男人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说自己笨呗。不过也确实,就自己这点智商,也确实没法跟这男人比,不然怎么人家是特种兵王呢!

    可是桑枝心里就是有一股子叛逆的劲儿,就是不想顺着门少庭的话说。

    “才不是呢,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瞪了他一眼,桑枝将手从门少庭手里抽出来,拿了个苹果削着。

    “哦?那你说说,你刚才想什么呢?”门少庭好看的眉毛一挑,眼睛里一抹狡黠闪过。

    逗弄这单纯的小女人也是一种乐趣,甚至于他竟然很享受这种乐趣。

    桑枝有些得意的撇了撇嘴,故意卖着关子:“你不是智商高会读心术吗?你倒是猜猜啊,猜对了有赏。”

    门少庭倒是没有想到桑枝会跟自己来个反将计,不由得来了兴致,双手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桑枝一见,赶紧起身拿了枕头垫在他身后,让他靠着舒服一些。

    门少庭盯着桑枝瞅了半天,才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某些人就是不诚实,明明人家猜对了,她偏偏就是死不承认。现在也不像古时候可以严刑逼供,我也没有办法了。”

    见门少庭又开始卖萌耍赖,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上校同志,这么大的块头,还卖萌撒娇,你好意思吗?”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削好的苹果塞进门少庭手里。

    “我在想一个叫小逸的男孩儿。”桑枝老实的回答,虽然这回答有些违心,但事实上,她刚才也确实有想到小逸。

    “小逸?”门少庭微微扬了扬唇角儿,放下手中的苹果,看着她等待下文。

    桑枝坐在门少庭面前,伸手从他手中拿过那本他根本没有走心的书,无意识的翻了翻,才抬起头,缓缓说道:“我今天上午在医院的花园里碰见的一个小男孩,得了尿毒症,在等合适的肾源,可是……”

    想到小逸的不幸遭遇,桑枝有些说不下去了。

    低着头,鼻子一酸,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看着如此多愁善的女人,门少庭心里不由得一沉。

    伸手轻抚着她一头柔顺的长发,柔声道:“这世上总有些事情是我们左右不了也无法预料的,比如生老病死。”

    “可是,小逸真的很可怜……”桑枝抬着一双泪眼看着门少庭,“他从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而且她的养母是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疼爱他,他要是……秦小白该怎么办?”

    想到小逸和秦小白的遭遇,桑枝不由得心里一股愤怒直冲脑门儿,双手不由自主的攥成了两个小拳头。

    门少庭伸手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紧紧搂着,感受着她心里的愤怒。

    他的小女人啊,就是这么的善良,这么的……呃……嫉恶如仇。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给了孩子生命又不肯承担养育的责任,现在就连孩子生病垂危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都不肯出来救他,真是人渣,该死!”

    窝在门少庭怀里,桑枝终于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伸手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门少庭心里头一次的越陷越深,仿佛沉到了一个无底洞里。

    “那是不是找到他的亲生父母孩子就有获救的可能?”

    门少庭自认是个冷血的男人,纵然是军人,对某些事情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但原则上他还是个凡事愿意将自己置身事外的人。

    而这一点桑枝跟他很像,从第一眼看到她,门少庭就透过她一双清澈的眸子,看透了她寡淡的性子。只是现在他才知道,她那淡漠的外表下,竟也藏着一颗善良热情好多管闲事的心。

    桑枝点点头,“嗯,可是秦小白已经托了很多关系四处查找,到现在连他父母的一点音讯都没有。”

    地球那么大,找一两个人犹如大海捞针,哪那么容易啊!

    “给我小逸父母的资料,或许我能帮上忙。”门少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想也没想的就说出了这句话,意识到的时候,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看来自己是受了小女人的感染了!

    “真的?”桑枝抬头两眼放光的看着门少庭,“你真的愿意帮忙?”

    门少庭愿意帮忙的话,这无疑是给绝望中的秦小白和小逸带来了一丝希望。

    见小女人一脸兴奋的样子,门少庭忍不住蹙了蹙眉,突然就想逗逗她,“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吗?”

    “不可以!”桑枝双手主动搂上门少庭的脖子,扬起小脸主动吻了他有些微凉的薄唇。

    “上校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说完又在门少庭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先替秦小白和小逸谢谢你了。”

    “你干嘛去?”门少庭还没有享受够小女人主动的送上的温柔,桑枝已经一个起身,朝门口奔去。

    桑枝回头,朝门少庭眨巴眨巴眼睛,妩媚的一笑,“我去找秦小白要小逸父母的资料去,你乖乖的等着我回来哈!”

    说完又朝着门少庭抛了两个眉眼儿,这才一溜小跑着出去。

    身后,门少庭望着她欢脱儿离去的背影扬了扬唇角儿,他会乖乖的等着她回来,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她吃掉。

    如此想着,上校同志的某处便开始激动起来,而脸上也泛起一抹邪魅的笑……

    完全不知某人阴谋的桑枝,还处在门少庭答应帮忙找小逸父母的激动中,一路狂奔着跑到小逸的病房门前。

    停下脚步,深吸两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抬起手才要推门而入,却听到里边有人争吵说话的声音。

    桑枝下意识的放下抬起的手,怔怔的杵在门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没有要偷听的意思,但是里边争吵声似乎很激烈,桑枝本能的担心着,替秦小白和小逸担心。

    所以桑枝才纠结着没有离开,但也不敢就这么贸然的推门进去。

    还好没多久,过来给小逸送药的护士帮桑枝解了围。

    那护士看了看门口一脸纠结的桑枝,忍不住问道:“你是?”

    桑枝笑了笑,“我是小逸的阿姨,过来看他的,不知道他是不是这间病房?”

    那护士点点头,友好的朝她笑了笑,“是,小逸就住这里。”

    说着护士已经推门进去,而桑枝也跟在护士身后顺理成章的进了病房。

    “小逸,该吃药了。”护士一脸笑意的给小逸拿药。

    桑枝看了看病床边上坐着的秦小白,明显的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的不悦。

    而靠窗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正一脸哀怨的瞪视着秦小白。

    见桑枝进来,秦小白脸上不自然的笑了笑,“你来了,快进来坐。”

    护士给小逸送了药便离开了,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小逸床边,伸手抚了抚小逸的小光头,转向秦小白问道:“我没影响你们谈事情吧?”

    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看窗边坐着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