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落日的余晖洒进屋子映出一片暖昧的橘黄。

    靠窗边坐着的桑枝不认识的那个女人,一头染成金黄的卷发,配上一身橘红色的连衣裙,倒是跟窗外的夕阳格外的应景。

    秦小白淡淡的扫了那女人一眼,冷冷的道:“小陌,你回去吧,小逸需要休息,请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我帮不了你。”

    那个被称做小陌的女人倏地站起身,紧走两步来到秦小白身边,伸手抓住秦小白的肩膀激动的道:“姐,我求你救救秦末,他真的是被人陷害的,求求你救救他吧,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啊!”

    秦小白伸手淡淡的扫掉小陌搭在自己肩头的双手,眼皮都不抬一下,冷冷的说:“秦末是成年人,他有责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做了错事就得付出代价,更何况跟毒品沾上关系。至于他是不是被人陷害,我想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对待的。”

    小陌倏地直起身来,眼露凶光恨意毕现,气得颤抖的小手指着病床上的小逸,冷笑道:“哼哼,秦小白,你有病吧,放着自己的亲弟弟不管,却整天照顾着一个根本毫无希望又毫无关系的前夫的野种,你才是天底下最笨最蠢最傻又最没人情味的女人!”

    “桑陌,注意你的措辞!小逸是我儿子,还轮不到你在这胡说八道!你给我滚!”秦小白因为桑陌的过激言辞气得倏地站了起来,担心小逸受到伤害,一把将小逸搂在怀里,指着桑陌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桑陌?听到这名字,桑枝心里不由得一哆嗦。

    抬眼仔细看着面前怒眼圆睁恨意浓烈的女子。

    这个就是桑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那个原本门少庭的正牌未婚妻,却在婚礼的前一刻钟逃婚而去的桑陌!

    桑陌有着一双很好看的大眼睛,鹅蛋脸,白细嫩滑的皮肤惹人怜爱。

    细看之下,桑枝竟觉得桑陌跟自己竟有那么两分的相似,难道都是因为遗传了桑耀祖的基因的缘故吗?

    想到这儿,桑枝的心不由得一沉。

    使劲儿甩了甩头,让自己刻意忽略面前站着的女子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一事实。

    桑陌显然被秦小白的话彻底激怒了,瞪着眼睛,一只手便扬了起来。

    桑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她的脾气倒是完全承袭了桑耀祖的,父女俩如出一辙的行径,让人不相信他们是亲生父女都难!

    蹙了蹙眉,桑枝淡淡开口,“请你出去,不要影响孩子休息。”

    桑陌这才注意到桑枝的存在,挑眉瞪眼的上下打量着桑枝,鼻腔中冷哼一声,“你算哪根葱,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桑枝挑了挑眉,冷笑道:“我算哪根葱,你回去问问你爸就知道了。现在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你……”桑陌才收回的手又忍不住的扬了起来,甩手就朝桑枝甩了过来。

    桑枝冷冷的瞪着她,一抬手正好扣住桑陌的手腕儿,“真是野蛮,你以为任谁都可以被你随便欺负吗?”

    桑陌见自己未能得逞,气得直哼哼,使劲儿将自己手从桑枝桎梏中挣脱出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又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小白,“秦小白,你就等着后悔吧,秦末要知道他唯一的姐姐这么无情的对他,一定会恨死你的!”说完转身离开。

    听到砰的一声摔门声,秦小白才仿佛脱力似的跌坐在床上。

    小逸吓得原本惨白的一张小脸儿更是看不到一点血色了。

    桑枝心疼的抚了抚小逸的脸颊,笑着让他躺好并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小逸乖,没事的,坏人被妈妈和阿姨吓跑了。小逸是个勇敢的男子汉,咱们不怕哈!”

    看到小逸乖乖的点了点头,桑枝这才哄着他睡下。

    小逸很乖,很快的就睡着了。

    桑枝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秦小白正背对着自己站在窗户旁,望着窗外发呆着。

    轻轻走过去,桑枝伸手拍了拍秦小白的肩膀,“刚才那个桑陌说的秦末是……”

    桑枝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不用问,她已经从桑陌口中得知,秦末就是秦小白的弟弟,亲弟弟。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桑陌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才逃婚的。

    秦小白没有回头,望着窗外血红的残阳,嘴角儿扬起一道凄凉的笑。

    半晌,才缓缓说道:“秦末是我弟弟,也是我在这世上除了小逸之外唯一的亲人。”

    桑枝怔愣了一下,这是秦小白第一次跟自己谈起她的身世。

    没想到她竟然父母双亡,只跟弟弟相依为命。

    “那他是出了什么事吗?”

    刚才桑枝只听了个大概,好像跟什么毒品有关。难道是秦末吸毒?

    桑枝不问还好,话才一出口,秦小白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转过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桑枝,半晌才吸了吸鼻子,忍着泪水道:“秦末吸毒不是一天两天了,起初我还会管他,劝他,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我也曾经狠心的亲手将他绑了送去戒毒所,可是出来后他还是会毒瘾发作的跑去吸。”

    桑枝听着不由得一阵胆战心惊,毒品这种字眼儿,她只在电视和报纸上见到过,总觉得离自己很遥远。

    没想到就在自己的身边,就有这种事情发生。

    桑枝没有说话,她知道秦小白还没有说完,她在等待秦小白的下文。

    秦小白深吸了两口气,像是在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和悲伤,“最后我没有办法了,就断了他所有的信誉卡和银行卡,我想他没了钱买毒品,自然也就会慢慢的戒掉了吧。可是事与愿违,他居然为了能够吸食毒品,跟人一起干起违法的勾当。前几天我听说他因为涉嫌贩毒,被逮捕审讯了。桑陌,就是刚才那个女孩,是他的女朋友。今天来就是找我,要我出钱保释秦末的。”

    秦小白说着眼泪又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其实桑陌这姑娘不错,至少不是忘恩负义的孩子,没有在秦末落魄的时候就想着弃他而去,这一点比起我前夫来真的仁义多了。”

    说着,秦小白抹了一把泪,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的笑道:“其实我不是真的像桑陌说的那么无情,也不是心疼钱,才不肯出钱请人保释秦末。我只是想他彻底戒掉毒瘾,哪怕用几年的青春和自由去换,我觉得都是值得的。”

    桑枝了解的点点头,伸手抓住秦小白冰凉的手,安慰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相信秦末也会通过这件事得到教训的,你做得对,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这是必然的。”

    秦小白感激的看了一眼桑枝,笑了笑:“谢谢你。”

    秦小白对桑枝的感谢是由衷的,她没有想到,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竟然是这个认识了还不到一天的女人给自己安慰和支持。

    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有些人纵然是一辈子在一起也未必能做到无话不谈敞开心扉。而有些人,才见面就会让你对她毫无保留的信任。

    而桑枝现在于秦小白就是那个让她忍不住想要去信任去依赖的朋友。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痛恨毒品吗?”

    秦小白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拉着桑枝的手坐在椅子上,又缓缓说道:“因为我前夫就是个吸毒者。”

    这一情况显然太让桑枝感到意外了。

    秦小白的前夫竟然也……吸毒!

    桑枝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秦小白在遭遇这么多无情冷酷的打击之后,一路坚强的走了过来。但是她知道,自己对秦小白越发的钦佩了,同时也更激发了她帮助秦小白的欲望。

    “小白,我没想到,看上去这么年轻坚强的你竟然遭遇过这么多厄运。”桑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此时说什么都无法表达秦小白给她带来的内心的震撼。

    秦小白眸光柔和的看着床上熟睡中的小逸,他依旧惨白的小脸儿睡得那么的不安稳,眉心处紧紧拧成一个川字,才多大点的孩子啊,心里就要承受着多到大人都承受不来的压力和包袱,实在是太辛苦他了。

    轻笑摇头,“也不是,至少小逸对我来说就是好运。这些年如果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估计和大多数弃妇一样,成天凄凄怨怨的过着借酒浇愁自我麻痹的日子也说不定。”

    当年秦小白的前夫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便销声匿迹没了踪迹,秦小白开始那段时间也是想不通,每天对着镜子哀怨自己苦命委屈。

    直到一年后,那个男人抱着嗷嗷待哺的小逸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秦小白看着他瘦的不成人形的样子,再看看他手里又小又弱的小生命,才压抑着甩他一通耳刮子的冲动,冷冷的问道:“刘一凡,你什么意思?”

    秦小白不明白为何刘一凡销声匿迹了一年之后会抱着一个看上去才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一凡耷拉着蔫茄子似的脑袋,根本不敢直视秦小白一双愤怒的眸子:“小白,我对不起你。这是我和孔爱佳的孩子,叫小逸。才出生两个多月,求你帮我照顾他。”

    “哈哈哈……哈哈哈……”听了刘一凡的话,秦小白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忍不住大声狂笑起来,直到笑得直不起腰眼里流出了泪水,才停住笑声。

    素手指着刘一凡厉声骂道:“刘一凡,你混蛋!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侮辱我!”

    他跟孔爱佳那个女人的孩子,凭什么要她来给抚养?她跟他们还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小白,求你!”刘一凡说着,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秦小白的面前。

    秦小白还来不及骂出口的话硬生生的被吓了回去,刘一凡给他下跪了?他居然给她跪了!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