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刘一凡托着手里的孩子举到秦小白面前,五尺男儿的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般掉了下来。

    “小白,求你照顾孩子吧。我现在唯一能求得人就只有你了。”

    秦小白怔愣的看着刘一凡,半晌反应不过来。

    直到刘一凡将孩子硬塞进她的怀里,秦小白看着瘦小皱巴的小逸,才皱了皱眉骂道:“刘一凡,你还算个男人吗?有种生没胆养是吗?孔爱佳呢,你们既然不想要这孩子干嘛要生下他!”

    刘一凡的眸中满是悲伤,绝望的悲伤,良久才缓缓道:“我跟孔爱佳都染上了毒瘾,现在我们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根本没能力养活孩子。”

    刘一凡话一出口,秦小白华丽丽的被吓得石化了……

    “你……你……你们怎么会……怎么会染上那东西的?”

    秦小白的意识里,毒品这东西只存在于电视和书籍上,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的现实生活扯上哪怕一丁点儿的关系。

    可是现在,她的前夫,这个她一直深爱着的,有能力有抱负的被她称为优质男人的刘一凡,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毒品拿下了,而且看上去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秦小白不知道自己是以一种什么心情接受的小逸,更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着刘一凡一步步步履蹒跚的离开的。

    桑枝皱着眉头听完秦小白的叙述,忍不住问道:“刘一凡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跟你联系过吗?也没有关心过小逸的情况吗?”

    秦小白苦笑着摇摇头,“没有,其实我也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过他。随着小逸一天天的长大,我对这孩子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深,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想,就让刘一凡和孔爱佳彻底的从小逸的生命中退出吧,他只属于我一个人,是我秦小白的儿子,所以我给他落户口的时候,在姓氏一栏填了秦小逸。”

    说到这儿,秦小白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儿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不是你的终究是强求不来。半个月前小逸突然晕倒在幼儿园里,我急匆匆的赶过去带他到了医院检查,才知道他得了尿毒症。虽然现在发现的不算晚,但是医生说,要想彻底治愈最好的办法就是换肾,否则只能靠药物维持他的生命,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你才急得到处找小逸的亲生父母?”桑枝现在更能深切的体会秦小白对于小逸的感情了,那种相依为命的感情。

    秦小白点点头,叹了口气,“可是到现在也没找到他们,甚至一丁点儿他们的音讯都没有。我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可是小逸要怎么办,我真的不确定小逸能不能等到医院有合适的肾源给他。”

    说到小逸,秦小白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说到这儿,桑枝才恍然想起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

    伸手拍了拍秦小白微颤的肩膀,笑道:“先别忙着哭了,有没有小逸父母的照片资料啥的,赶紧给我,我老公有些关系,或许能帮上忙。”

    桑枝不确定门少庭是不是真的能帮忙找到小逸的父母,更考虑到估计门少庭也不愿意自己将他的身份告诉别人。所以很聪明的没有透露门少庭的身份,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满,留着一定的余地呢。

    毕竟这种事情,谁也不敢打包票的,万一真的像秦小白担心的那样,刘一凡和孔爱佳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真的吗?”桑枝的话,对于秦小白无异于濒死的绝望中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不管这根草是不是真的能救命,至少燃起了她心里那线即将熄灭的希望之火。

    秦小白激动的抓着桑枝的手,眼睛里闪着期冀的光芒。

    桑枝扬了扬唇角儿,笑了笑,“我也不确定他就一定能帮得上忙,反正死马当活马医,总没有坏处的。”

    “嗯,”秦小白郑重的点点头,“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感激你和你爱人一辈子的。”

    桑枝笑了笑,伸开胳膊搂了搂秦小白,“说什么呢,咱们是朋友,不是吗?”

    秦小白笑了,小逸住院以来的头一次毫无戒心的笑了。

    秦小白现在手上没有刘一凡和孔爱佳的具体资料,但是两人都曾经在她公司工作过,公司人事部那边会有存档。

    秦小白打电话叫公司的人准备刘一凡和孔爱佳的资料,越快越好,赶紧给自己送过来。

    桑枝见秦小白斗志昂扬的又有了信心,也就放心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再不回去,恐怕上校同志要控诉自己虐待他的肚子了。

    跟秦小白互留了电话,然后起身离开。

    桑枝回到门少庭病房的时候,门少庭正在吃饭。

    林雅然没有来,而是派了门玥玮给送过来。

    桑枝推门进来的时候,门玥玮刚给门少庭盛了一碗饭递过去。

    见桑枝进来,立马儿狗腿的蹭了过来,胳膊肘捅了捅桑枝的腰眼儿笑道:“枝枝姐,说,你干嘛去了?我问我哥他也不说清楚了,只跟我说你去干好事了。说说,你去干啥好事了?”

    看着门玥玮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坐到门少庭床边,伸手捏了一块糖醋排骨扔进嘴里,“想知道啊,先给姐盛碗饭呈上来。”

    桑枝正得意着,不料手背被门少庭用筷子拍了一下,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去洗手去!”

    桑枝扁了扁嘴,居然被这男人嫌弃了。她还偏就不洗手,看他能将她怎样!

    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伸手又捏了一块排骨送到门少庭嘴边,一边谄媚的笑着,一边张开嘴巴说道:“啊……”

    门少庭皱着眉头看着桑枝的小伎俩,眼里带着笑意,从容的张开嘴巴咬住那排骨,使劲儿一吸,一并连她白嫩如葱的小手指吸进了嘴里,使劲儿咂么着。

    “唔……”桑枝顿时囧得满脸通红,使劲儿往外抽着自己的手指,忍不住嘴里啐道:“门少庭,你好恶心!”居然吃自己手指,刚才他还嫌弃自己手脏来着。

    门少庭笑着松开嘴放她小手出来,眼角儿带着戏虐的笑意:“我还以为你是希望我这么做的。”

    桑枝又囧了囧,娇嗔道:“呸,谁希望你这么做了?不讲卫生!”

    说完在门少庭一阵爽朗的笑声中速度的起身朝卫生间奔去。

    身后传来门少庭哈哈的笑声:“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嫌弃你。”

    卫生间里的桑枝听得一阵脸红耳赤,这男人真是的,这么肉麻的话怎么好意思当着门玥玮的面说出来呢!

    桑枝在卫生间磨蹭了半天,直到门少庭高声唤她:“出来,吃饭!”

    听听上校那声音,哪里是喊她吃饭,分明是命令好吧!

    桑枝才红着脸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门玥玮一脸揶揄的看着桑枝,将一碗饭塞进她手里,“你们俩人秀恩爱也不要当着我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好不好,好歹顾及一下我的感受。”

    桑枝小脸儿更红了,一语不发的端着饭低头往嘴里猛扒拉着米饭。

    门少庭看着桑枝一脸羞涩的样子,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

    伸手抚乱了她一头柔顺的长发,夹了一筷子菜扔进桑枝碗里,“吃点菜,光吃米饭不干吗?”

    “呦呦,我千年面瘫寒冰老哥居然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候,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啊!”门玥玮掩着嘴啧啧的说道。

    桑枝被门玥玮的话呛到,猛咳了起来。

    嘴里的米饭仿若飞沙般直喷向门少庭的脸上,门少庭躲闪不及,弄得他一脸米饭粒。

    “……”桑枝顿时觉得自己大难临头了,这个男人可是有洁癖的,自己这么毫无顾忌的喷了他一脸米饭,他不气的将自己生吞活剥了才怪!

    几乎是下意识地,桑枝倏地起身直接窜了出去,直奔病房门口而去。

    门玥玮看着一脸饭粒的门少庭,忍不住毫无形象的捧腹大笑起来。

    “回来,你敢出这门口我保证你会后悔的哭着回来求我!”门少庭的声音不大,清清淡淡的,却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霸道。

    桑枝颤抖的小手才碰触到门把手,就被门少庭一声斥喝吓得缩了回去。

    回头冲着门少庭嘿嘿讪笑两声,不情不愿的挪着小碎步蹭了回来。

    才蹭到门少庭病床边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蹭的一下窜进了卫生间。

    门少庭和门玥玮都忍不住为桑枝突然爆发的惊人速度竖起大拇指暗自赞叹。

    “枝枝姐很有运动天赋,好好训练,拿个女子百米冠军不成问题。”

    门少庭瞪了门玥玮一眼,“少拿你嫂子开涮!”

    片刻,桑枝已经拿着一条湿毛巾匆匆的从卫生间出来,几步走到门少庭身边,扬着狗腿的笑,伸手帮门少庭擦拭着脸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一边擦拭着,一边不停的跟门少庭道歉。

    开玩笑,这男人跟她可是放了狠话的。

    嗯,对于他的话,她丝毫不敢有所怀疑,别说对付自己,就是门正每次跟门少庭对阵的时候,又有哪次占到过半点便宜了!

    上校说会让自己后悔的哭着回来求他,这一点,桑枝完全相信,他绝对有这能力!

    古语,“识时务者为俊杰”,桑枝虽然不敢自称俊杰,但绝对是个看得清形势的人。况且自己现在还有求于门少庭,自然还是顺从着他的好。

    门少庭有些得意的瞅了瞅桑枝,又看了看一旁忍不住嘴角儿猛抽的门玥玮。

    “嗯,算你识相。去,给老公倒杯水喝。”

    门少庭憋着笑,得了便宜必须要卖乖,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见桑枝真的就颠颠儿的跑去给门少庭倒水,门玥玮忍不住的抱怨:“枝枝姐,你也太不给力了。我还以为你把我老哥吃得死死的,没想到我老哥一瞪眼你还得乖乖的就范啊!”

    桑枝给门少庭递了水,挠了挠头,红着脸说:“我妈教育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刚才的事,怎么说都是自己有错在先,尤其还喷了门少庭一脸饭粒。低个头认个错也没什么了不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