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一脸哀怨的看着桑枝,“你倒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了,可害惨了我了。”

    桑枝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门玥玮,自己不过是跟门少庭服了个软,怎么就害惨了她了?

    “咳咳……”门少庭瞪了门玥玮一眼,轻咳了几声制止了她下边的话。

    门玥玮恍然,正了正神色,挠挠头笑道:“呵呵,那个……枝枝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去干什么好事了呢?”

    桑枝一脸审视的看看门玥玮,这丫头倒是会转移话题。再瞅瞅门少庭,上校同志端着水杯仿若无事似的喝着水,看也不看她一眼。

    不对,这俩人背着自己一定搞了什么事情!

    “你们有事瞒着我,说,究竟是什么事?”桑枝阴恻恻的眼神儿扫过门玥玮和门少庭,语气淡淡的问道。

    “啊?什么事?哥,你有事瞒着我枝枝姐吗?有的话就赶紧老实交代,省得回头枝枝姐罚你跪搓板。”门玥玮煞有介事的瞅着门少庭,嘴里附和着桑枝的问题。

    噗……桑枝忍不住喷笑出声,还跪搓板?她什么时候施行过家暴了,再说,她对门少庭施行家暴,那不是找死吗!

    “嗯,小玮你不是约了那谁谁去玩嘛,还不赶紧走!”门少庭皱着眉头,朝门玥玮使了个眼色。

    “哦,对啊!”门玥玮恍然大悟的一拍大腿,“我约了人,先走了啊,这个……”说着指了指桌上还没吃完的饭菜,“你们慢慢吃,我明天再来取哈。”反正家里也不差这一个保温盒。

    说完拎起包挥挥手头也不回的溜之大吉,语言行动那叫一个行云流水挥洒自如,看的桑枝只咋舌,直到门玥玮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桑枝才回过神儿来。

    呀,居然就这么给她溜了!

    桑枝回头,盯着床上一派淡定自若的把玩着水杯的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看了好一会儿。

    “吃饭吧,快凉了。”见桑枝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语,门少庭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儿,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桑枝点点头,坐在床边,伸手从门少庭手里夺下杯子,一只手勾起他性感好看的下巴,勾了勾唇,笑道:“你们兄妹背着我谋划什么阴谋诡计呢?嗯?”

    门少庭抬眼似笑非笑的对上桑枝的眸子,粲然一笑:“嗯,那个叫小逸的孩子还好吧?他父母的资料拿到了?”

    桑枝一听忽的想起正事,神色一正,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松开门少庭的下巴,有些凝重的看着他,半晌才说道:“秦小白最迟明天上午就会把资料给到我,到时候我拿给你,你可千万帮忙找到小逸父母,小逸的生死可就全寄托在你身上了。”

    门少庭好看的眉毛挑了挑,一脸凄怨的道:“压力好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为了体现你有求于人的诚意,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才对呢?嗯?”

    门少庭似笑非笑的看着桑枝,故意拖长了最后一个字的尾音。

    桑枝囧了囧,她没想到上校同志帮助人还是有代价的。自己工薪小白领一枚,穷的没有丁点存款的月光族一只,要怎么对他表示感激之情呢?

    桑枝不禁有些迷茫了,蹙着眉头可怜巴巴的看着门少庭,“那个……你想要我怎么感谢你?”

    小女人一双迷离的眸子瞅着自己,那副呆萌可爱的表情,看的门少庭不由得心里一阵荡漾。

    心下暗吸一口气,突然伸手一把将桑枝捞进怀里,低头吻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桑枝来不及反应已经被他的热情覆盖,本能的张开嘴回应着他的热情。

    很满意小女人的反应,原本只想浅尝即止的门少庭情不自禁的加深了这个吻,一个单纯的吻最后竟演变成一场缠绵悱恻的缱绻长吻。

    不满足于单纯的口腔中的攻城掠池,不知何时门少庭一双粗粝的大掌已经探进桑枝上衣里边,迫不不及待的覆上她胸前的美好。

    仿若一阵电流袭过全身,桑枝身不由己的轻颤着,双手紧紧的搂住门少庭健硕结实的腰。

    门少庭温热的气息离开她饱满红润的菱唇,在她敏感的耳垂划过一路向下……

    人类最原始的本能瞬间在两人体内点燃,桑枝只觉得自己浑身发软脱力,不由自主的想要紧紧攀附着触手可及的依靠。

    二人忘情的拥吻,浑然忘我的状态下貌似动作幅度有些大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身处的地方,狭窄的床上还横亘着一张医用折叠餐桌。

    砰……哗啦咣当……

    唔……痛!

    桑枝的胳膊肘不经意间撞到医用餐桌上,横扫桌上一切,忘了收拾的碗筷饭菜稀里哗啦洒落一地,发出震耳骇人的声音。

    桑枝红着脸一把将门少庭推开,才赫然发现自己此时已经衣冠不整,上衣被眼前眼冒火星的男人整个给推到了上边,露出羞人的两点。

    “……”倏然转身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才惊觉胳膊肘处传来的尖锐的疼痛。抬起胳膊看时,才发现胳膊肘处已经红肿一片。

    抬头瞪了一眼一脸欲求不满的门少庭,忍着胳膊肘处传来的疼痛,站起身来。

    门少庭一把将她拉住,不由分说的拉过她的胳膊查看受伤处。

    “已经红肿淤血了,快去找医生拿点药油涂上。”门少庭眼底是一片心疼,粗粝的大手轻轻揉了上去。

    “嘶……疼!”桑枝使劲儿将胳膊从门少庭手中抽出,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你害的!”

    说完起身拿了笤帚簸箕开始打扫满屋的狼藉。

    “放下,先去拿药涂抹伤处。”门少庭不悦的皱了皱眉,这女人就喜欢跟自己对着干,自己要她往东她偏要向西。如果不是他现在行动不方便,一定过去一把将她揪起来照着她的小屁股狠狠招呼一顿。

    桑枝回头白了他一眼,“没事,睡一觉就消肿了。”只是红肿了一点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根本用不着抹药好不!

    再说了,难道要她跟医生说自己不小心胳膊肘磕到餐桌上了?这样很丢人好不好!

    见桑枝不听自己的话,门少庭微眯的眸子透出一道危险的光芒。

    “那查找小逸父母的事情我不管了。”门少庭有些好笑的看着桑枝,这女人只要有一个弱点被他抓住,他就能将她吃得死死的。

    将打扫的垃圾倒进垃圾桶内,桑枝转身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门少庭。想了想道:“上校同志,出尔反尔可不是君子所为。”

    门少庭无所谓的往床上一躺,轻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君子了?”

    “你……”桑枝有些气结,这男人实在很无耻,他就是吃定了自己有求于他,所以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跟自己耍赖。

    “你还是不是男人?”就知道用威胁的,无聊!

    门少庭无所谓的挑挑眉,风轻云淡的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嗯?”

    唰……桑枝顿时脸颊绯红,这话的潜台词让她想当鸵鸟都当不成。

    “门少庭,你……无耻!”桑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红着脸端着保温盒跑进了卫生间。

    身后传来男人一阵爽朗的笑声。

    突然病房里的呼叫铃声大震,桑枝吓得一哆嗦手里正在清洗的保温盒应声滑落在水池里。

    想都不想的转头奔了出来,直奔门少庭身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桑枝一脸担心的看着门少庭,一阵手忙脚乱,又是摸头又是掀被的查看伤口。

    门少庭也不说话,只蹙着眉头微眯着一双眸子任由她摆弄着。

    桑枝急得都快哭了,使劲儿摇晃着门少庭的肩膀:“门少庭,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这时候病房门被人推开,呼啦一下,医生护士进来一大堆。

    开玩笑,这病房里住着的是谁啊?门少庭那是什么身份啊,更何况又是因为舍身救人受伤住院,医院里从上到下都紧张着呢,万一有个什么闪失,谁担待得起!

    一见医生,桑枝赶紧一把将他白大褂抓住,急急的说:“医生,快看看他怎么了。”

    一边说着,一边侧身给医生让开位置。

    医生低头,伸手去扒门少庭的眼皮,门少庭却倏地睁眼,对着医生淡然一笑。

    那医生吓了一跳,竟差点跌坐在地上,幸好门少庭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他捞住才幸免于难。

    医生惊魂未定,颤着声音问道:“门上校,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门少庭笑道:“我没事,”然后瞅了一眼旁边满是惊愕的桑枝,拽住她的胳膊一把拉了过来,“她右胳膊肘处的伤请帮忙处理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将桑枝推了过去。

    医生护士包括桑枝在内的一众人等瞬间石化了……原来上校同志按响紧急呼叫就是为了给她处理磕碰的胳膊!

    桑枝心里忍不住白眼狂翻,门少庭你就是个变态,超级大变态!

    静默几秒钟后,医生一使眼色,便有一个护士过来,不由分说的架起桑枝就往外走。

    “我们马上去处理,就不打扰上校休息了。”医生一边说着,一边跟着出了病房。

    桑枝回头狠狠地瞪了一脸从容的门少庭一眼,“门少庭,你……混蛋!”

    只是最后两个字早已被淹没在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中……

    桑枝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门少庭伸手抓了过来,见屏幕上闪动着秦小白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枝枝,资料我都准备好让人送来了,你在哪间病房,我给你送过去吧?”手机里传来秦小白柔美好听的声音。

    门少庭皱了皱眉,桑枝这个没大脑的女人不会是告诉人家自己在这里住院了吧?

    想到这儿,门少庭缓缓开口,“桑枝现在不在,一会她回来我让她联系你。”

    说完不待秦小白反应,已经速度的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