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处理完胳膊上的红肿回来的时候,门少庭正用一本书垫着,一支铅笔在上边刷刷的画着什么。

    见桑枝回来,抬了抬头,问了句:“磕伤处理好了?”

    桑枝一想到小护士一脸怪异的表情给自己上药的情形,心里就忍不住怨恨门少庭。

    都是这男人害的,人家小护士以为自己是个仗着男人特殊身份侍宠傲娇的没修养的女人呢,那眼神中的鄙视是那么的明显,桑枝当时都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又没法解释,只能生生的受了人家的白眼儿。

    想到这些,桑枝心里就觉得憋屈。扭过头去,别扭的不理门少庭。

    门少庭放下纸笔,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一脸阴闷的桑枝,勾了勾唇:“刚才秦小白来电话了,说资料准备好了要给你送过来。”

    桑枝转头,忘记了自己前一秒还跟门少庭置气着,抓了手机就要出门。

    门少庭挑了挑眉,心里忍不住有些吃味。好像自己媳妇对别人事情的热心程度总高过自己。

    “你没把我的身份告诉秦小白吧?”

    一只脚已经迈出房门的桑枝倏地停步转身,回头对着门少庭灿烂的一笑:“你猜!”

    说完优雅的转身留给门少庭一抹淡雅的背影。

    门少庭摸着鼻子无声的笑了,重新拿起纸笔刷刷的画着。

    桑枝来到小逸的病房前轻轻的敲了两下,推开一点门缝儿,探头进来。

    秦小白正给睡着的小逸掖着被子,回头看见桑枝,弯了弯唇角儿,笑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得明天才能再见到你。”

    桑枝进来,瞅了瞅睡着的小逸,小声说道:“还睡着呢?”

    她记得自己上次过来,没一会小逸就睡了,这会居然还睡着。

    秦小白笑笑拉着桑枝的手坐下,“吃了晚饭玩了一会儿,累了,就又睡着了。”

    桑枝了解的点点头,小逸的病让他很容易累,特别爱犯困睡觉。

    秦小白看着桑枝,笑了笑:“刚才接电话的是你老公吧?”

    那声音听上去清清淡淡的,却透着一股子无形的霸气。

    秦小白心里一直猜想,桑枝的爱人会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可是心里想了很多个版本都没有办法和刚才那个声音完全重叠起来。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无奈的笑笑:“嗯,他没说什么让你觉得尴尬的话吧?”

    忽然就想起临出门时,门少庭莫名其妙问自己的那句话,心里不由得一沉,这男人不会是以为自己借着他的身份跟别人炫耀呢吧?

    想到这儿心里不由得闷闷的,她是那种狐假虎威的人吗?门少庭你要真的敢这么想,你就死定了!

    秦小白看着桑枝的表情若有所思,笑着摇摇头:“没有,他只是很客气的告诉我你不在,说等你回来会让你跟我联系。”

    桑枝心里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还好那个臭男人没有对自己的朋友恶声恶气,否则要他好看。

    “哦,资料呢?给我吧。”桑枝说着朝秦小白伸出手去。

    秦小白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个文件夹,犹豫了一下,递到桑枝手上,“你爱人是干什么的,他真的会帮我找到刘一凡和孔爱佳吗?”

    桑枝囧了囧,拍了拍秦小白的肩膀:“他是干什么的我现在还不太方便告诉你,不过我想既然他答应了帮你找人,就一定会尽力的。”

    如果连门少庭都找不到刘一凡和孔爱佳,恐怕这世上就没有谁能找到他们了吧?

    桑枝拿着秦小白给的资料回到门少庭病房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的小灯,显得有些昏暗。而门少庭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桑枝撇了撇嘴,心说你还真的睡得着。

    轻轻走到门少庭床边,伸手给他拉了拉被子,转身去搬椅子。

    才要转身,胳膊却被一双温厚的大掌抓住。

    桑枝惊讶的回头,正对上门少庭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你不是睡着了吗?”桑枝瞪着一双大眼睛茫茫然的看着他,这男人明明是睡着了啊,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睁开了眼睛,而且眼神那么的清透犀利,完全没有一点儿睡意。

    门少庭勾了勾唇,“还要去哪儿,不打算睡觉吗?嗯?”

    桑枝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门上校是装睡骗自己的。

    翻了个白眼儿给他,伸手将手里的文件夹扔到他身上,“这是刘一凡和孔爱佳的资料,麻烦你了。”

    说完头抽出门少庭拽着自己的胳膊,搬了椅子坐到窗户边上。

    门少庭知道桑枝还在生自己的气,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思看什么资料。老婆生气呢,自然先哄老婆比较重要。

    “过来,我看看你胳膊上的伤。”门少庭将文件夹放在床头柜上,朝桑枝招了招手。

    桑枝头也不回的闷声说道:“不用,没事。”

    “生气了?嗯?”门少庭勾了勾唇,长这么大,他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哄女人开心。

    现在明知道桑枝生气,除了这么问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桑枝看着门少庭,昏暗的灯光下,他如刀削般精致的轮廓清晰可见,好看的五官完美的组合在一起,加上他一贯似笑非笑深不可测的表情,给人一种美好又神秘的感觉。

    盯着门少庭看了半天,桑枝才懊恼的发现,这个男人横看竖看正看侧看简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好看,高贵中透着霸气,简直天生的一副王者风范。

    这样完美的男人怎么就生的一副无赖霸道的个性呢,还偏偏让自己摊上了!

    “门少庭,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长得很好看。”桑枝一双朦胧的眸子抬头望着门少庭,伸手捧住那张堪称完美的轮廓。

    门少庭哑然失笑,前一秒他还在为怎么哄小女人开心纠结着,这一刻却真真切切的听到小女人在夸自己长得好看。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有种很诡异的感觉呢?

    “要不要我再低下点让你摸个够?”门少庭嘴角儿噙着笑,果真就探着头弯下腰去。

    桑枝恍然回神儿,瞪大一双眸子看着不知何时站到自己面前的门少庭,“门少庭,你怎么下床了,还……还弯腰!你不要命了!”

    桑枝吓得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赶紧扶着门少庭回到床上。

    “你想吓死我啊,伤口没事吧?”一边说着,一边担心的伸手去摸他受伤的胸口。

    门少庭笑着一把将她捞进怀里,“不生气了好不好,我错了,我不该不顾你的感受让医生过来给你上药,以后一定先征求你的意见,好不好?”

    “生气?”其实她早就不生他的气了,只是知道他故意装睡逗她,不想他太得意才故意装着不理他的。没想到他却以为自己还在跟他置气,还跑下床来跟她道歉,这男人真是……有时候思想单纯的像个孩子!

    桑枝故意板起脸来,恶声说道:“你要是再不老实的卧床休息,再敢跑下床来,我就真的生气了!”

    “好,我听老婆的,那咱俩一起睡。”门少庭一双黑眸灼灼的看着她,尤其加重了那个睡字,让桑枝忍不住一阵的脸红耳热。

    白了他一眼,“流氓!”转身就走。

    门少庭一把将她拽住,“去哪儿?”表情是满满的可怜。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卫生间,你有意见?”

    门少庭无声的扯了扯嘴角儿,松开桑枝小手,“快去快回,老公等着你。”

    事实证明门上校不但无耻而且无赖而且脸皮厚的堪比城墙,桑枝洗漱完毕才回来,便被门少庭一把拽到在床上,不由分说吻了上去。

    “呃……唔……门……少庭……你个混……蛋!”断断续续的啐骂声最后变成了嘤嘤嗯嗯的销魂吟哦。

    一阵云雨初霁,桑枝红着脸被门少庭搂在怀里,抚慰般的亲吻着她一头的秀发,额头。

    “老婆,想死我了。”门少庭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的抱着她爱她了,好像真的有很久很久了,久到他恨不得立马儿抓着她回家,关上门跟她过与世隔绝的二人世界去。

    男人的话说的很直白露骨,桑枝本就绯红一片脸瞬间滴血般的艳红。

    这里是医院啊,在医院里那样,总有种做贼的感觉,心虚啊,害怕啊,但是同时却又有那么一丝丝的刺激感。

    是不是带着羞耻心做那个的时候,都会感觉很刺激?

    桑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瞬间心里将自己鄙视了几百遍。

    最后得出结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门少庭一起时间久了,再纯净的心里也会变得邪恶起来。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门少庭的肚皮,桑枝忍不住轻叹,“门少庭,你说咱俩居然在医院里这样了,这算不算是不知廉耻啊?”

    关键是明明知道这样不对,不应该,可做完了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忏悔之意,反而觉得有些刺激。这就不光是不知廉耻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吧?

    桑枝心里纠结的要命,自己一向是个矜持保守的好姑娘啊,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门少庭倒是一脸的气定神闲,伸手抓住桑枝不安分的小爪子,放在嘴边吻了吻,“我跟自己老婆做自己该做的事,谁敢有意见,嗯?”

    桑枝扁了扁嘴,这男人什么时候都这么理直气壮,可是她就是忍不住的心虚啊!

    “门少庭,”说着,桑枝侧身扳过门少庭的脑袋,让他面对面看着自己,“就这一次,以后不可以了,这里是医院,影响不好,听见没。”

    桑枝知道有了第一次就很容易发生第二次第三次,为了不给门少庭再次得逞的机会,她必须做到未雨绸缪把丑话说在前边。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不会有人知道,所以不会有什么影响。”

    桑枝蹙了蹙眉,这男人到底脑子是怎么长的,好像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得了似的。上校同志你是不是过分自信了点儿?过分狂傲了点儿啊!

    “我不管,反正住院期间只此一次,不然以后我都不理你了!”桑枝无奈之下使出了杀手锏。

    “好,不过要过了今晚才能生效。”说着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啊……唔……不要!”

    只是那声音听起来那么的绵软无力让人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