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次日,桑枝揉着酸痛的腰肢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床上已经没了门少庭的踪影,而一同消失的还有昨天她拿回来的秦小白给的那份文件。

    桑枝吓得一个激灵翻身下床,抓过手机就拨了门少庭的号码出去。只是回答她的却是冷冰冰的“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桑枝拿着门少庭留给她的纸条儿,颓然的坐在床边,三魂七魄仿佛丢了三分之二。

    “我出去一趟,帮我打掩护!”

    纸条儿写的很简单,还让她帮忙打掩护。可是她要怎么帮他打掩护,这种事情如果她事先知道,她根本不可能让他得逞!

    门少庭跑了!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男人居然带着还没有愈合的重伤偷跑出了医院!

    怎么办?桑枝不知道该怎么找到门少庭,他还受着伤,医生要他至少卧床半个月,而他却连一周都还不到就偷跑了出去……他不会是自己去找刘一凡和孔爱佳去了吧?

    桑枝此时无比的后悔自责,后悔自己让门少庭帮着找小逸的亲生父母。要不是自己,他这时候应该会老实的躺在病床上养伤才对。

    雷刚,对,雷刚!

    想到雷刚,桑枝忽然眼前一亮,仿佛黑暗中摸索的人见到了亮光一样的兴奋。

    别人也许不知道门少庭在哪儿,但是雷刚一定知道!

    桑枝激动的开始翻手机通讯记录,她手机里没有存着雷刚的号码,但是桑枝记得雷刚给自己打过电话,应该有通讯记录才对。

    可是越是着急越是翻不到,最后桑枝咬着牙查找出最近一周内所有的通讯记录,打算挨个的打过去问。

    桑枝慌里慌张的拨打着手机通讯记录里没有名字的号码,一个个的打过去,均被告知打错了电话。

    可是桑枝毫不气馁,她知道雷刚的手机号就在这些她不认识的号码里,总能找到的。

    桑枝还没找到雷刚的手机号,门玥玮已经拎着保温盒进来了。

    桑枝看见门玥玮,仿佛看见救星一般,上前一把死死的将她抓住,“你有雷刚的手机号吧?快给我!”

    看见桑枝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门玥玮明显的吓了一跳。

    被她摇晃了半天,直到摇的她头晕脑胀,门玥玮才反应过来。

    伸手将桑枝不断轻颤着的双肩按住,将她按坐在床上,轻声问道:“枝枝姐,出了什么事,你找雷刚有什么事吗?”

    其实门玥玮不用问,看房间里少了谁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为了不让自己被牵扯进去,做戏还得做得逼真些才是。

    “你哥,你哥他偷跑出医院了,你赶紧联系雷刚,他一定知道你哥现在在哪儿,咱们得赶紧把他找回来。”

    桑枝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门少庭找回来,他身上有伤,是个病人,他就应该在医院里卧床乖乖配合治疗。

    门玥玮挑了挑眉,无所谓的说道:“不用担心,我哥他不会有事的。淡定,淡定哈!”

    桑枝抬起头,定定的望着门玥玮,良久不语。

    门玥玮有些心虚的挠挠头,被桑枝盯得浑身发毛,不自然的干笑着:“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呵呵……”

    桑枝偏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看着门玥玮,扯了扯嘴角儿问道:“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哥要偷跑出去?”

    桑枝承认自己偶尔是有些反应迟钝,但绝对不是白痴傻缺。看着门玥玮一脸心虚的表情,继而就联想到她和门少庭昨天挤眉弄眼的一番对话。

    原来他们是早有预谋,就单单瞒着自己呢!

    门玥玮一脸无辜又可怜的望着桑枝,“枝枝姐,吃早餐吧,妈做了很丰盛的早餐,一起吃哈!”

    桑枝挑眉斜眼睨了门玥玮一眼:“别转移话题,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现在就给爷爷打电话,告诉他你哥在你的掩护下出逃了。”

    门玥玮嘴角儿忍不住抽了两下,扭曲着一张脸皱巴的看着桑枝,“算你狠。”

    桑枝得意的笑了笑,她就知道,门少庭偷跑一定有门玥玮的份儿,果然她猜对了!

    门玥玮将早餐拿出来摆好,一双筷子双手恭敬的递到桑枝面前:“枝枝姐请慢用。”

    桑枝被门玥玮卖力的表演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瞪了她一眼,好笑道:“还不给我从实招来!”

    门玥玮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了蔬菜鸡肉粥喝了一口,咂吧砸吧嘴,很随意的说道:“我哥就是回去部队处理一些事情,他跟我保证了天黑前一定会赶回来的。所以咱们只要帮他打一天的掩护就好。”

    “你放心啦,妈和爷爷那儿我已经安排好了,至少今天一天妈和爷爷都不会有时间跑来医院探病。至于你爸妈那边就得看你的了。”

    “我哥可是跟我说了,他最担心的就是他那个著名的老中医岳父大人。”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又捏了一个水晶虾饺扔进嘴里。

    “枝枝姐,你也吃啊,别光看着我,看得我都不好意思吃了。”

    桑枝白了她一眼,“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真是少见。”

    “那你跟我说说,门少庭是怎么走的,部队来车接走的还是你给送过去的?他是几点离开的?”

    桑枝一脸浅笑的看着门玥玮,“别跟我说你哥他是自己打车去的,我才不信他会打车去部队。还有,说是部队上来车接他的我也不会相信,要是真的他可以这么大摇大摆的回去,就不用演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场戏了。”

    门玥玮吃惊的瞪大了一双眼睛呆愣愣的看着桑枝,嘴里的虾饺都忘记了咽下去。

    “姐,你狄仁杰转世啊还是会掐指神算啊?你怎么知道是我送老哥过去的?”

    桑枝猜的没错,昨天桑枝从小逸病房回来的时候,门少庭就在威胁门玥玮帮她偷跑的事情。那时候门玥玮纠结着,担心被爷爷和嫂子知道会挨骂,所以死活不肯。最后在门少庭的威逼利诱下,门玥玮不得不提出条件,就是只要能让她看见桑枝跟门少庭服软,她就答应门少庭的要求。

    这才有了桑枝回来之后,门少庭跟门玥玮挤眉弄眼那一幕。因为门玥玮输了,所以不得已才答应了门少庭的要求,一大早天才刚蒙蒙亮就开车过来接上门少庭将他送去了部队。

    桑枝淡定的喝着肉粥,既然是门玥玮把门少庭送去的部队,那么也就是说,门少庭是安全的没什么危险的,她也就放心了。

    “我很奇怪,你起这么早过来给送饭,妈就没怀疑吗?”桑枝一脸淡淡的看着门玥玮,以她对林雅然的了解,自己这个婆婆表面上温婉贤淑,实则也是个睿智聪明的女人。门玥玮平时出了名的爱赖床,突然间起早,她不可能不起疑心的。

    “怎么没怀疑啊,幸亏我神机妙算早有准备。”门玥玮说着神秘的一笑,倒是勾起了桑枝的兴趣。

    “山人自有妙计!”见桑枝来了兴致,门玥玮反倒卖起关子来。

    桑枝耸了耸肩,无所谓的道:“不说拉倒,最多我万一哪天一不小心跟爷爷那儿说漏了嘴,你就让你哥想办法把罪名都担过来吧。”

    门玥玮整个面部表情都处于一种抽搐状态,歪着脑袋看了桑枝半天,才一拍脑门儿恍然道:“枝枝姐,我终于知道我哥为什么会喜欢你了。”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玥玮,愣愣的道:“为什么?”

    桑枝其实不明白,聊着聊着是怎么跟门少庭为什么喜欢自己这个话题扯上关系的?她们不是一直在聊门玥玮帮助门少庭偷跑出医院的事情吗?

    “因为……你跟他根本就是同一种人,很毒舌,很腹黑!”门玥玮笑得一脸无辜,说得那叫一个真诚。

    桑枝忍不住望了望天花板,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听见别人这么评价自己。

    说自己毒舌,腹黑?有吗?貌似和某只腹黑比起来她的功力还差的远呢!

    桑枝挑了挑眉,双手抱拳,收下小姑子貌似嘲讽的恭维,“多谢夸奖!”

    门玥玮嘴角儿抽的更厉害了,这女人跟自己老哥真的是有一拼啊,绝对的世间少有的绝配。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正说话间,桑枝的手机响了。

    看了来电显示,桑枝忍不住的蹙起了眉头。

    “我妈,怎么办?我要怎么给门少庭打掩护,万一她要过来怎么办?”桑枝忍不住拿眼皮撩了一眼门玥玮。

    都是被这对活宝兄妹给害的,自己自从遇上门家的人,二十六年没有说谎的记录就不断的被刷新。

    门玥玮一脸无辜无害又事不关己的拿着手机刷微博去了。

    桑枝抽了抽嘴角儿,见死不救才是最毒最腹黑的行径好不!

    揉着青筋突跳的额头,桑枝无奈的接听了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莫青莲一惯的高嗓门儿,“枝枝,中午想吃什么,妈做了给你们送过去。”

    桑枝忍不住一阵头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狠狠的瞪了门玥玮一眼,这姑娘正躲一边掩着嘴儿偷着笑呢!

    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还不都是被你们兄妹俩害的!

    “那个……妈,不用了,你不要过来。”情急之下桑枝不假思索的出口拒绝了莫青莲。

    “嗯?”莫青莲明显的一愣,听女儿的语气好像很害怕自己过去似的,这是怎么了?

    桑枝意识到自己语气的急切,可能引起了老妈的怀疑,不由得一阵懊恼。

    “那个,妈,我的意思是你下午不是还有课吗,就不要过来了,我婆婆每天都是一日三餐的准时送来的,你就别那么麻烦的跑来跑去了。”桑枝提着砰砰乱跳的心脏小心翼翼的说道。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老妈过来,她一过来就会知道门少庭偷偷离开医院的事情,她知道了就等于老爸知道了,老爸知道了就等于莫叔叔知道了,莫叔叔知道了就等于医院知道了,医院知道了就等于……等于门家和部队首长知道了,那么门少庭就……完了!

    “那有什么麻烦的啊,我都买好食材了,一会儿你爸爸会从医院带上些中草药过来,他说要给少庭炖药膳,这个可是大补。”

    “做好了,你爸爸会直接给送到医院去,不会影响我下午上课。”

    莫青莲说的句句关心,“你一会儿给亲家母打个电话,让她今天中午就不要做你们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