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无奈的翻着白眼儿瞪视着门玥玮,心说都是被你们害的,自己老妈的脾气自己知道,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她要是打定了主意,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妈,我跟你说实话吧,今天中午门少庭所在军区的领导要过来看他,一屋子人,我爸来了估计连个站的地儿都没有,而且据说今天要来好几拨,领导来了还有他的同级同事和下属都来,这不现在屋里就已经人满为患了,我这是跑到走廊里接你的电话呢。”

    桑枝顿了顿,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谎话估计都在今天一天说完了,“所以你乖乖的听话,告诉我爸今天就别给弄那个什么药膳了,明天吧,明天弄了再送过来,明天清静。”

    桑枝知道自己父母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比较喜欢清静不爱凑热闹,尤其像门少庭这种高门大户之间的人际交往,他们更是不会愿意往前边凑了,所以才编了这么一个瞎话连哄带骗的总算将莫青莲给蒙混过去了。

    “这样啊,那既然这样,我就让你爸明天再煮了药膳送过去吧。你好好看着少庭,别让他太累了,也尽量别让那些探望的人呆的时间太久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心休养。”

    听着母亲语重心长的嘱咐,桑枝心里一阵阵的觉得难受愧疚,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岳母也是妈,亏得自己老妈对门少庭这么好,他居然让自己帮着骗他们,真是太无良了!

    桑枝越想心里越气门少庭擅自偷跑出医院,还无良的拖自己下水。

    拿着手机运了半天气,给门少庭发了一条短信。

    门少庭刚刚开完一个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才将手机开机,桑枝的短信就追了过来。

    门少庭,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否则要你好看,哼!

    看着桑枝发来的带有几分威胁意味的短信,门少庭不由得勾了勾唇无声的笑了。

    这女人什么时候也学会威胁人了,真是越来越有自己的风范了!

    病房里,桑枝泄愤的发完短信,板着脸佯装生气的瞪着门玥玮这个门少庭的共犯。

    门玥玮被桑枝一双犀利的眸子盯得有些心虚的喘不过气来,嘿嘿谄笑着:“枝枝姐,别用这种阶级敌人的目光瞅我,我害怕。”

    一边说着,还一边装出无辜害怕的表情。

    桑枝翻着白眼儿冷哼道:“别跟我装了,还有你门大小姐害怕的事情啊!”

    门玥玮伸手一把抱住桑枝的胳膊,撒娇的摇晃着,“枝枝姐,别这么说嘛。咱俩也算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别忘了你也是从犯。”

    桑枝怎么可能忘记自己刚刚才成功的帮门少庭打了一次掩护骗过了自己老妈呢?

    无奈的摇摇头,“我最多算是被迫屈从。”

    天地良心,她不过是赶鸭子上架被迫的好吧,真心就是稀里糊涂被拖下水的。

    “嘿嘿,别一脸郁闷了。”门玥玮说着又上前挽住桑枝的胳膊,“最多我今天一天不上班,陪着你还不成吗?”

    桑枝撇了撇嘴,“你不上班,我还得去上班呢。”

    想想自己也有好几天没去公司了,正好趁着门少庭不在,自己赶紧回公司看看,希望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想到这儿,桑枝转身去卫生间梳洗了一下,然后换了一身衣服,回头看到一脸悠闲刷微博的门玥玮,蹙了蹙眉道:“你不是说一天陪着我吗?走吧,跟我一起去公司。”

    桑枝想既然门玥玮没什么事,就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去公司吧,正好今天她想要跟刘同详细谈谈关于增设婚介这一项目的事情,门玥玮怎么说也是商场上混迹了多年的白骨精,或许能给些有建设性的意见也说不定。

    桑枝和门玥玮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同事们倒是都在按部就班的忙着自己的工作,看上去一切正常。桑枝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只是自从门玥玮跟着桑枝一路进了公司,姚朗的眼睛好像似乎就没有离开过门玥玮的身体。

    桑枝忍不住打趣儿:“小玮,看见没,你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只要你愿意,分分钟就能拎来一大把愿意拜倒在你石榴裙下的男人。”

    桑枝一边说着,还一边忍不住用胳膊杵了杵门玥玮,并用眼神儿示意她往右手边四十五度角方向看。

    门玥玮顺着桑枝的示意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长得白净阳光的男孩儿正盯着自己瞅呢。

    门玥玮眸光大大方方的迎了上去,跟姚朗来个四目正面相对。

    姚朗瞬间脸红一片,低下头去。

    “呦呦,小帅哥害羞了!”门玥玮顿时玩性大起,忍不住又多看了姚朗两眼,才跟着桑枝进了办公室。

    然后才摇摇头,不无可惜的道:“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桑枝白了她一眼,“你眼里除了雷明还容得下谁啊?”

    一边说着,一边处理着手头的工作。

    处理完手里的工作,叫了姚朗进来,细问之下才知道,刘同今天有两个婚礼要主持,估计最早也得到下午才能回来了。

    桑枝这才记起来,自己今天是临时回来的,根本没有事先跟刘同约好。看来今天是等不及刘同回来细聊了。

    姚朗出去的时候,又忍不住朝门玥玮偷看了两眼,才恋恋不舍的走了桑枝办公室。

    待姚朗走出去,门玥玮才蹭过来,小声问道:“枝枝姐,刚才那个小帅哥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桑枝白了她一眼,“你相信一见钟情?”

    反正她不相信,一见钟的不是情,不过是外表而已。

    可是门少庭对自己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第一眼就看上了自己的长相?

    桑枝对自己的相貌从来不敢过分自信,最多算是清秀白净,但是跟漂亮美丽还有一定的差距。

    门玥玮托着下巴想了想,摇摇头:“不相信,我喜欢雷明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也是经过了十多年相处下来的感觉。”

    “所以喽……”桑枝将手里的文件夹阖上,“一见钟情神马的根本就是浮云,不靠谱。”

    说着关了电脑起身拿了包往外走。

    门玥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举步跟上,“咱们要去哪儿?”

    桑枝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午饭时间到了,去吃饭,你请客!”

    既然自己都被归为腹黑一族了,不敲诈门玥玮一顿怎么对得起她给自己的这个封号。

    门玥玮嘴角儿抽了抽,“还说你不腹黑!”

    下电梯的时候,正好碰见姚朗。

    平时活泼话唠的姚朗,看见桑枝和门玥玮走过来,赶紧低下头去,脸上又是飞起两片红云。

    桑枝摇头笑着走了过去,门玥玮则是大大方方的浅笑吟吟的欣赏着白嫩小帅哥对自己的娇羞。

    感觉到来自门玥玮的眼神儿,姚朗不由得将头压得更低了,整个身体几乎贴到电梯墙上,好像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碰到门玥玮似的。

    门玥玮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捅了捅姚朗的胳膊,“哎,你是不是怕我啊,我长得这么可怕吗?”

    桑枝憋着笑,将头转向一边假装没听见。

    姚朗红着脸抬起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没……没有,你长得,很,很好看!”

    说完又迅速低下头去,眼角儿的余光有些求助似的飘向桑枝。

    桑枝终于忍不住笑了笑,“姚朗,这是我小姑子门玥玮。她一向喜欢开玩笑,你不要介意啊。”

    其实姚朗别看比桑枝小两岁,但生性活泼,为人也心细开朗。平时总能跟大家打成一片,也算是公司里的开心果,人缘很好。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见到门玥玮,小话唠就变成大姑娘了。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吧!

    那么自己和门少庭呢?又是谁降了谁呢?

    门少庭的身影突然就毫无预兆的窜进了桑枝脑子里,怎么又莫名其妙的想起他!

    桑枝忍不住甩了甩头,将神思拉了回来。

    出了电梯,姚朗几乎是落荒而逃。

    看着白嫩小帅哥狼狈逃跑的样子,门玥玮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半晌才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下气的说道:“枝枝姐,你公司的人太有意思了,哎妈呀,笑死我了。”

    桑枝蹙了蹙眉,“你把人家吓到了。”

    一边说着,一边拖死狗似的拖着笑得差点虚脱的门玥玮上了车。

    坐到副驾驶座上,门玥玮终于恢复了正常,“枝枝姐,不介意我再多叫上一个朋友吧?”

    “你掏钱,随便。”桑枝想反正大家都是同龄人,就算不认识也不妨碍一起吃饭,吃个饭而已,无所谓。

    全神贯注开车的桑枝没有注意到门玥玮眼睛里那抹一闪而过的狡黠。

    低着头,拿手机发了条短信,然后抬头跟桑枝说道:“枝枝姐咱们去云轩,我请你大餐。”

    听到“云轩”这名字,桑枝握着方向盘的手就是一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门玥玮,“我没听错吧?云轩?那个京城最火爆,堪称私家菜之最的云轩?”

    “没错,就是那儿!”门玥玮投来一个赞许的目光。

    “如果我没记错,那里的位子都要提前至少一周预订才能订得到,你不会真的一周前就预料到今天要请我吃饭了吧?”

    桑枝心里很是好奇,云轩那个地方自己也只是听说,而且路过时候忍不住会多看两眼,却还从来没有机会进去吃过。

    “云轩”是京城最有名的一家私家菜馆。之所以出名,倒不是说菜色多好,桑枝也没去吃过,所以对于菜品她没有发言权。

    说它是京城私家菜之最,是因为它的菜价最贵,据说甚至要比六星级的大酒店里的菜品还要贵,而且那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吃的。你光有钱不行,还得有身份,有地位,最主要的是还得有品位。

    “云轩”在桑枝心里一直是个神秘的存在,身份地位这个可以查到,但是一个人的品味要怎么才能了解呢?

    但是即便如此,“云轩”的顾客还是踏破了门槛儿,所以经常人满为患,位子很难定,据说至少需要提前一周,还要食客符合人家的标准才能给你预订。

    听上去很拽是不是?但是也正因为这么拽,让“云轩”成了京城里最能体现身份地位及品位于一体的所在。

    更加受人追捧,让那些有钱有地位又想表现出有品位的人趋之若鹜。

    或许人们争着抢着来“云轩”并非单纯的为了吃饭,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