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没有想到不过是一顿简单的午餐,门玥玮竟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来“云轩”。

    桑枝有些不太自然的笑笑:“小玮,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我说让你请我吃大餐,也不用这么破费啊。”

    门玥玮笑笑:“没事啦,这里有我的预留包间,不会很麻烦。再说了,我第一次请嫂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呢。”

    听门玥玮这么说,桑枝便也不再纠结了,开车一路直奔“云轩”而来。

    车子开到“云轩”门口便有人过来帮忙泊车,桑枝和门玥玮一路被人引导着进了“云轩”。

    门玥玮所说的包间在“云轩”的三楼,这是一个有着一个很大的落地窗的朝向包间。

    包间的装潢古香古色,完全没有桑枝想象中的奢华贵气,也不同于“云轩”大厅里的现代贵气,给人一种很古朴宁静的感觉。

    站在窗前向外望去,下边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活水,尽管从三楼这么高的地方望下去,水底的鹅卵石都清晰可见。水面上开着几支粉色的荷花,水里漂亮的锦鲤游的欢脱儿。

    远处望去,竟是一片不大不小的花园,园子中假山亭台花草错落有致的和谐相处,细看之下,那泉活水便是从不远处的假山上流下来的。

    桑枝站在落地窗前,因为这里独特而奇异的设计而啧啧称奇。

    “难怪人们都愿意来这里,真的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啊!”

    “可不是所有来云轩的人都能看到这景观的。”门玥玮坐在包间休息区的沙发上手里不停的刷着微博,很随意的说道。

    桑枝回过头来,看着一脸闲适的门玥玮不由得皱了皱眉,“咱俩个人加上你朋友也不过才三个人,有必要弄这么一个大包间吗?”

    太浪费了,这是个十人台的包间,如果是桑枝的话,她一定会选择在大厅里。

    门玥玮瞅了瞅桑枝,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了,你那朋友呢?什么时候过来?”桑枝忍不住又问。

    门玥玮却是打定主意要卖关子,挑了挑眉:“等会你就知道了。”

    桑枝无聊的白了门玥玮一眼,忽然想起自己的皮包忘在了车里。

    起身对门玥玮说了句,“你先坐着,我去车里拿包。”

    说完转身出了包间。

    从电梯下到一楼大厅,桑枝不自觉地又看了一眼这里豪华贵气的装修。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但不可否认的是,老板的品味确实很高大上。

    抬步正要往门口走,这时候便过来一个侍应生,手里拿着桑枝的包递到她面前,笑道:“女士,这是您的包吧?门总让我取来给你拿过来的。”

    桑枝怔愣了一下,接过包,笑着谢过侍应生。

    自己居然忘记了自己的车子是被云轩的人帮忙泊车的,自然钥匙在人家手里呢。可是他们怎么管门玥玮叫“门总”?这称呼让桑枝觉得有些诡异,怎么想心里都很难将门玥玮一个二十四岁的小丫头和这个“总”字重叠起来。

    习惯性的从包里掏出手机边查看边往回走。

    果然有未接来电,肖菲打来的。

    桑枝犹豫了一下,回拨了回去。

    自从知道了郑尧对肖菲做的无良的事情之后,桑枝就一直很害怕跟肖菲见面,哪怕打电话她都很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将郑尧已经跟文丽结婚的事情告诉肖菲。

    桑枝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云轩遇到文丽和郑尧。

    正跟肖菲边聊边往电梯口走着,头顶就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带着嘲讽的笑声。

    桑枝抬头,才发现竟然是文丽挽着郑尧的胳膊从里边走了出来,正跟自己走了个对面。

    桑枝蹙了蹙眉,没有理会文丽一脸挑衅的表情,倒是直接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略显尴尬的郑尧。

    “喂,枝枝,枝枝,你在听我说吗?”手机里肖菲因为桑枝没有反应连续喊了几声。

    “肖菲,我这边有点事,待会儿给你打过去。”桑枝说完不待肖菲反应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

    “呦,没想到你也来这儿吃饭啊?怎么门上校没跟你一起来吗?”文丽一边说着,一边亲昵的挽着郑尧的胳膊,一脸轻蔑的看着桑枝,嘴角儿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桑枝只淡淡的看了文丽一眼,对于这种习惯了仗势欺人狐假虎威的女人,桑枝实在懒得理会。

    “郑尧,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肖菲说清楚,还是你原本说就想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边跟文丽结婚过日子,那边瞒着肖菲让她给你生孩子?”

    桑枝如冰的眼神儿冷冷的瞪视着郑尧,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估计郑尧已经死了八百回了。

    郑尧刚要说什么,却被文丽一把挡在身后,冷哼道:“桑枝,你是不是管的也太宽了点儿,这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还是想想怎么守住你那个上校,别让他被别的女人勾走才是正事。”

    桑枝看着文丽,就像看着一个外星人似的,她不明白,明明是她的男人背着她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而且那女人还怀了这男人的孩子,她怎么可以表现的这么无所谓?而且非但无所谓,看样子她一直都是知道肖菲的存在的,这女人难道愿意自己男人脚踩两只船?除非……

    桑枝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因为她想到的可能连她自己都觉得荒唐,但是眼前这一切却又让她忍不住的往那方面想。

    挑眉,桑枝淡淡的扫了一眼气焰嚣张的文丽,轻笑道:“我实在很难想象,这年头儿还有你这样的女人,知道自己男人在外边有别的女人,还当男人是个宝贝似的。文丽,我真看不出,你原来还是一个这么大度的女人。”

    “你……”文丽没有想到桑枝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自己,一时间气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桑枝转而看向文丽身后一脸尴尬的郑尧,冷冷的道:“郑尧,我请问你,你这么对肖菲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

    “我……”面对桑枝的指责郑尧心虚的低下头去。

    “管你屁事,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文丽一边放着狠话,一边狠狠地瞪了桑枝一眼,拉着郑尧气呼呼的走了。

    望着文丽和郑尧离去的背影,桑枝恨得牙关紧咬,双手不由得握成两个小拳头。

    “枝枝,你不是跟门玥玮一起来的吗?怎么不在包间里等着?”

    闻声转身,只见江北城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桑枝此时心情还处在对刚才俩人的愤懑中,见了江北城只是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儿,“好巧,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江北城微微一笑,“看来门玥玮没跟你说,我……”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江北城的话还没说完,桑枝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枝枝,我肚子好疼……我……”

    手机里传来肖菲有气无力的虚弱声音,桑枝吓得心跳都慢了半拍。

    怔愣一下,赶紧问道:“你怎么了,在哪里?”

    一边说着,一边抬腿就往外走。

    “喂,发生了什么事?门玥玮还在等着我们……”

    见桑枝一脸焦急的表情,江北城也不由得担心起来,跟着桑枝跑出了云轩大厅。

    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桑枝才忽然记起自己的车钥匙还在云轩侍应生手里,正待要去找负责泊车的侍应生,却被江北城一把拽住胳膊,“上我的车,我送你去。”

    桑枝略一犹豫,点头被江北城拉着一路来到旁边的一辆车子旁。

    江北城打开车门护着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然后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座上。

    “去哪儿?”

    桑枝报了地址,是郑尧给肖菲租的房子的地址。

    江北城提醒了桑枝系好安全带,二话不说直接发动了车子。

    半路上,桑枝给门玥玮打了电话,交待自己因为有事不能回去,并让她将自己的车一并开回去。

    “江北城,开快点,再快点,求你了!”

    桑枝担心着肖菲的情况,一路上都在催促江北城开快点。

    江北城也真是给力,明明一个小时的路程硬是在他高超的车技下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来到肖菲家门前的时候,桑枝几乎被肖菲吓得心脏停止跳动。

    只见肖菲一只手捂着肚子倚坐在门口,一脸痛苦的表情。

    这个房是一个一梯两户的楼层,对面那房子一直空着没人住,而肖菲现在这样子,也难怪没有人会发现了。

    桑枝两步并作一步的上前搀着肖菲,心里急得一阵手忙脚乱的。

    “肖菲,你怎么了,怎么办?要怎么办?”桑枝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看着肖菲一脸痛苦的表情,她恨不得难受的是自己。

    江北城上前,看了一眼肖菲,冷静的说:“赶紧送医院,走!”

    说完弯腰一把将肖菲抱起,朝着怔愣中的桑枝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开电梯啊!”

    桑枝这才回神儿,一溜小跑儿的跑去开电梯。

    肖菲疼的已经意识模糊,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搂住江北城的脖子,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救救我的孩子,求你救救……”

    “闭嘴,保持体力!”江北城瞪了一眼怀里的女人狠狠的斥道。

    桑枝瞪了江北城一眼,“你凶什么凶!”

    然后又一脸担心的看着肖菲安慰道:“肖菲,没事的,坚持一会咱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肖菲泪眼迷糊的眼睛闭了闭,点点头,果真就不再说话了。

    上了车,江北城一路疾驰将肖菲带到市第一医院,抱着肖菲直奔妇科急诊。

    病房外,桑枝和江北城焦急的等待着。

    桑枝急得根本坐不住,蹙着眉头来回不停的走着。

    犹豫了一下,拿手机拨出了郑尧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