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从急诊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桑枝两步跑上去,一脸紧张的问医生,“医生,她没事吧?”

    医生看了看桑枝,摇摇头:“没什么大事,不过她身子本来就虚,加上怀孕头两个月本来就是危险期,以后最好不要让她做重活。”

    “她孕酮值偏低,有先兆流产迹象,先打保胎针,输点营养吧,住院观察一两天吧。”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将开好的胆子递给桑枝。

    桑枝接过去正要转身去交款,江北城已经一把抢了过去,“你陪着她,我去交款。”

    桑枝感激的看了江北城一眼,才随着肖菲进了病房。

    一进病房,桑枝就忍不住指着肖菲训了起来:“你说你,没事不好好跟你妈家里待着,跑回去租住屋干嘛?都不在那儿住,你收拾它干嘛啊,啊?”

    肖菲一脸委屈的看着暴怒中的桑枝,伸手轻轻的拉了拉她的小手,“我不是算着时间,郑尧快回来了嘛,就想着今天去把房子收拾一下,他回来了好住啊。谁知道会不小心磕到桌角儿了呢,对不起啦,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会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

    肖菲一脸“我错了”的表情,可怜巴巴的求着桑枝。

    可是桑枝听到郑尧两个字心里的怒火更是不可遏制的窜了起来。

    “郑尧,郑尧,你心里就只有郑尧,你知不知道他……”桑枝气得有些失去理智,差一点就把郑尧跟文丽结婚的事情说了出来。

    还好江北城及时赶到,并及时阻止了桑枝。

    “枝枝,住院手续都办好了。”江北城一双黑眸淡淡的看了桑枝一眼,沉静中带着警告的意味,让桑枝一下子清醒过来。

    “肖菲是吧?我叫江北城,是桑枝的朋友。”江北城说着友好的朝肖菲伸出手去。

    肖菲腼腆的笑笑,对着面前这个可以说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帅哥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伸手轻轻碰了碰江北城宽厚的大手,笑着道:“谢谢你救了我,不然我和孩子说不定还没见面就要说永别了。”

    “呸呸,说什么屁话呢!”桑枝狠狠的瞪了肖菲一眼,“知道自己身体虚,以后就给我多注意点!”

    桑枝还是有些无法面对肖菲,尽管已经很努力了,但是还是觉得心里很对不起她。

    江北城看了一眼桑枝,对于桑枝内心的纠结,他十分清楚,只是轻轻笑了笑:“枝枝说得对,你也别太担心了,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对于文丽、郑尧和肖菲三者的关系,江北城通过一些渠道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

    虽然对于文丽的做法,江北城很难认同,但却因为她是自己的表姐,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更何况以文丽的性格,就是自己说了也未必会起到什么作用。

    眼前最要紧的还是先照顾好肖菲才对,而对于被自己表姐伤害了却还不自知的肖菲,江北城此刻竟从心里生出一股愧疚。

    郑尧接了桑枝的电话,也是吓得够呛,急匆匆的就赶了过来。

    此时一进门,看到桑枝和江北城,郑尧有些心虚的低了低头。

    在桑枝无比厌恶的瞪视下,走到肖菲床前。

    “菲菲,你没事吧?孩子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郑尧伸手抓住肖菲的肖菲,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不同于郑尧心虚的表现,肖菲见到郑尧确实满心欢喜。

    “你回来了?枝枝告诉你的吗?对不起,是我不好,害你担心了,也害的咱们宝宝受苦了。”

    肖菲一脸真诚,她是真的觉得自己不小心害大家担心了,更害的郑尧才出差回来就吓得跑到医院来,这都是被自己害的,心里忍不住的愧疚。

    桑枝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肖菲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别跟个受气包似的行不,有点骨气成不成,瞧你现在这副样子,整个一个离开男人就活不成软骨头!”

    桑枝就是恨肖菲对郑尧这么一副花痴样子,以前就看不惯她总是用这种崇拜的眼神儿看着郑尧,现在知道了郑尧的真面目,再看肖菲对郑尧一副非君莫嫁的样子,心里就更是忍不住的火往上窜。

    肖菲不明白桑枝今天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气,歪头想了想,猛然惊叫道:“呀,枝枝,对不起,我忘记了上校同志还在医院,你本来心情就不好。”

    “你看,郑尧也回来了,要不你赶紧回去照顾上校去吧,我这里有郑尧在,没事的。”

    肖菲知道桑枝生气也一定是为自己好,她也是被自己刚才的样子吓到了,所以肖菲很单纯的以为桑枝就是气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好自己,丝毫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桑枝气得直跺脚,狠狠的瞪了一眼郑尧,“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说。”

    郑尧有些担心的看了看肖菲,肖菲笑道:“去吧,枝枝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让她发泄一下,没事的。”

    听肖菲这么一说,桑枝都恨不得上去揍她两拳,怎么会有这么痴情又白痴的女人啊!

    郑尧拍了拍肖菲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然后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江北城,跟着桑枝走了出去。

    桑枝闷着头一路走到电梯口才停下脚步。

    回身,双手抱胸一脸怒火的看着郑尧。

    “郑尧,你到底什么时候跟肖菲坦白?你究竟什么意思?你既然早就打算跟文丽结婚了,为什么还要要求肖菲把孩子生下来?如果她以后知道了实情,你让她怎么办?自己带着孩子怎么活?”肖菲看到郑尧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就来气,如果不是现在是法治社会,她一定会拼了命的也要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郑尧一脸尴尬的看着桑枝,张了半天嘴才缓缓说道:“枝枝,你要相信我,我对肖菲是真心的,我心里爱的只有她一个人。”

    桑枝冷笑一声,无比鄙夷的眼神儿看着郑尧,以前她不过觉得郑尧是个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男人,而现在桑枝却觉得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就是个人渣!

    “你口口声声说爱着肖菲却跟另一个女人结婚,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尤其无耻的是,跟别的女人结婚也就罢了,还想着继续拥有肖菲的爱,继续拥有肖菲肚子里的孩子。

    桑枝很难想象,郑尧是以一种什么心态来做这些事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会做得出来的事情吧!

    “我……”郑尧看了桑枝一眼,吸了口气,淡定的说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肖菲和我们的孩子好,以后你会明白的,肖菲也会体谅我的。我求你不要告诉肖菲,她这样子真的经不起任何打击了,等着她把孩子生下来,等她把孩子生下来,我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我呸!”桑枝气得双拳紧握,差点忍不住就照着郑尧那张看似道貌岸然的脸挥了上去,“你太无耻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肖菲也不会成为你飞黄腾达的垫脚石!”

    说罢,桑枝转过身去,她担心自己再多看这男人一眼就会忍不住挥拳上去。

    “人渣!”江北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两人身后,一双阴鸷的眸子狠狠的瞪视着郑尧,双拳紧握,直接朝郑尧的胸口挥了上去。

    郑尧没有防备被江北城打个正着,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混蛋,要不是担心一会肖菲看见你担心,这一拳一定会揍在你脸上,直接给你揍毁容,看你还能不能再去祸害哪个女人!”

    江北城一脸冷厉的看着郑尧,“你不单欺骗了肖菲,也欺骗了我表姐,你这个人渣,真是死不足惜!”

    听江北城这么一说,郑尧忽然笑了起来。只是那表情笑得很瘆人,那声音也同样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欺骗了你表姐?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以为文丽是什么好人吗?她从始至终就知道肖菲的存在,甚至肖菲怀孕也是她要求我让她留下孩子的。要说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都是拜她所赐!你们以为这样对肖菲,我心里就好受吗?”

    郑尧说着一拳砸在地上,眼角儿竟流下泪来。

    看着这样的郑尧,桑枝心里不由得一愣。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见过哪只恶狼哭鼻子的吗?太毁世界观了有木有!

    桑枝怔愣之际,江北城却冷笑一声:“鳄鱼的眼泪,再怎么说,你也是自作孽不可活!”说完拉着一旁仍旧无意识发呆状的桑枝,转身往病房走去。

    再次面对肖菲的时候,桑枝还是忍住没跟她说实话。不是被郑尧的眼泪打动,而是她知道现在肖菲的情况确实是经不起半点的打击了。

    跟肖菲说了几句话,郑尧才进来,桑枝看到他已经将自己刚才的狼狈相整理好,又一副人模狗样的出现在肖菲面前。

    或许也就是这副人摸狗样才把肖菲迷得五迷三道的吧!

    桑枝忍不住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替肖菲抱屈。

    “枝枝,你怎么了?”看出桑枝脸色的不好看,肖菲不禁疑惑的问道,“是不是在担心你家上校的伤势?你赶紧回去吧,这里有郑尧就好了,我没事的,放心吧。”

    郑尧也不断的附和着肖菲的话,“我会好好照顾菲菲的,桑枝你有事就去忙吧。”

    桑枝狠狠的瞪了郑尧一眼,有这男人在,她也确实一刻也不愿意待在这里。

    “好好照顾她,”说着又瞪了肖菲一眼,“你也是,以后给我小心点,好好照顾自己,别让人不省心!”

    桑枝的语气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恶语相向,但是肖菲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无声的笑了。

    出了病房,江北城正一脸懒散的倚在过道的墙上,眼睛瞟着病房门口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