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车上,桑枝一直紧锁眉头,心里还在想着肖菲的事情。

    江北城的神色也略显凝重,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明明开着冷气的车内却显得格外的闷燥,犹如车外燥热的天气,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沉默了半晌,江北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她,就这么让她稀里糊涂的把孩子生下来?”

    桑枝望着窗外心里犹疑不定着,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郑尧对肖菲的伤害降到最低。

    想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回过头坚定的说道:“不会,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把郑尧的真实面目告诉肖菲,到那时候,孩子还要不要生下来,由她自己决定吧。”

    江北城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看了一眼桑枝,然后专心的开着车。

    车子在一家粤菜馆前停了下来,桑枝不由得问道:“来这里是要干嘛?”

    江北城微微勾了勾唇角儿,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来这里还能干嘛,当然是吃饭啊!你别告诉我你不饿啊!”

    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别有深意的瞅了瞅桑枝的肚子。

    桑枝瞬间囧得满脸通红,肚子刚才那两声咕咕叫让她恨不得直接钻车底下去。

    二人进了饭店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在江北城饱含笑意的注视下,桑枝囧着一张脸点了两个菜。

    阖上菜单递给江北城,蹙着眉问道:“很好笑吗?”

    对于早餐就没怎么吃,午餐又没顾上吃的人来说,肚子饿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她不明白江北城到底在笑什么?

    江北城耸耸肩,又点了两个菜一个汤,将菜单递给服务员,这才正了正神色,有些严肃的对桑枝说道:“肖菲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吧。”

    他知道桑枝很为难,一方面想着跟肖菲讲清楚郑尧和文丽的事情,另一方面又担心肖菲受不了打击。

    而他以文丽表弟的身份出面,或许能更好的处理好这个事情。

    桑枝定定的瞅着江北城,半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不用,这件事和你无关,我不希望你掺和进来。”

    桑枝有些不太确定江北城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是文丽的表弟,感情上,一定会偏向文丽那边的,她不想他伤害肖菲。即便肖菲最终注定要被伤害,那么她宁愿是自己亲口告诉她真相,否则她会更加的觉得对不住肖菲。

    从今天郑尧在医院里跟自己说的那番话,桑枝已经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第一时间将郑尧已经跟文丽结婚的事情告诉肖菲。

    看着病床上对郑尧一脸柔情的肖菲,桑枝心里就忍不住的自责。

    此时她已经下定了决心,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她会当面跟肖菲揭穿郑尧的真面目。

    见桑枝如此坚定,江北城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淡笑着看着她。

    两人一时间相对无语,桑枝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眼睛飘向不远处的饭店前台:“怎么上菜这么慢,咳咳,真的好饿。”

    江北城淡笑着,知道她是觉得尴尬了,而他自己又何尝不觉得呢?

    饭菜终于在桑枝的望眼欲穿下陆续上来,桑枝填鸭似的往嘴里猛塞着。

    看得江北城一脸担心,她这种吃法不怕噎死自己吗?

    吃饭时候,桑枝手机接到门少庭的短信,打开一看,小脸儿瞬间变得绯红一片。

    “老婆,我回来了,已经乖乖的躺在床上等你临幸。”

    这男人真是……好无耻!

    桑枝红着脸偷偷瞅了江北城一眼,速度的删了短信,心脏却仿佛做了贼似的砰砰的跳的飞快。

    回到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桑枝心里担心着门少庭,下了车就往医院走,甚至忘记了跟江北城道别。

    “枝枝!”江北城将她喊住,有些受伤的看着她。

    桑枝回头,才恍然道:“哦,对不起,我忘了。那个……今天谢谢你了。”

    说完转身又要走,却被江北城一把拽住。

    “怎么了?”

    桑枝望着江北城有些受伤的眸子,忍不住的囧了囧,好像自己今天对他很多失礼的地方。

    “枝枝,不请我上去认识一下你家英勇神武的上校先生吗?”

    江北城定定的瞅着桑枝半晌才笑了笑,半认真半玩笑的打趣道。

    “……”桑枝脸一红,忍不住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江北城要见门少庭,这是为什么呢?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打鼓,她的意识里,从来不认为他俩有任何需要见面的必要。

    犹豫了一下,桑枝还是拒绝了江北城的要求。

    “下次有机会吧,我觉得让小玮带你去见他更为合适。”

    江北城嘴角儿扯起一道苦笑,她这是再一次的含蓄的告诉自己,他们两个是绝无可能的吗?

    江北城本就不是一个很纠结的人,只是此刻却忍不住的想要逗眼前这个明显“想太多了”的女人。

    “你还真会往我伤口上撒盐,你又不是不知道,门玥玮心里除了雷明根本不可能容得下第二个男人。我跟她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

    江北城一番话让桑枝彻底怔愣了。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彼此是不可能的,就自己还一厢情愿的非要把两人鼓捣到一起去,自己是不是很可笑,很愚蠢?

    “算了,不逗你了。原本今天让门玥玮约了你到云轩是想给你看设计方案的,既然今天这么不凑巧,那回头我把设计图发你邮箱吧,有什么意见咱们网上聊吧。”

    江北城见桑枝一脸为难的表情,终于不忍再继续逗她,发动了车子,很洒脱的朝她挥挥手,扬尘而去。

    望着江北城车子离去的方向,桑枝怔愣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甩了甩头,转身走进医院。

    病房里,窗边一抹颀长的身影望着楼下不由得眉头紧锁。

    那个送她回来的男人是谁呢?两人究竟是有多难舍难分才在医院门口聊了这么半天不上来?

    门少庭一张阴鸷的脸死死的盯着窗外楼下,直到身后略带不满的女声响起,才缓缓的转过头来。

    “门少庭,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啊?”

    桑陌沮丧着一张小脸儿一脸幽怨的瞪着门少庭。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恕我无能为力,秦末的事情已经移交当地公安部门,现在不归我们管。”

    桑陌找上门少庭的时候,门少庭才知道原来那天自己追踪的一伙贩毒分子当中有个叫秦末的,竟是桑陌的男朋友。

    而当初桑陌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才临阵放了自己鸽子,害的自己差点抓瞎。

    “我不管,是你们抓了他的,你就得负责将他救出来。我都说了是误会,他最多算是被人误导吸毒,根本不是贩毒,你们抓错了!”

    桑陌说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双大眼死死的盯着门少庭,那意思,他要是不答应帮忙,她就跟这儿死耗了!

    门少庭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桑陌。

    门少庭跟桑陌之前就见过一面,也就是被逼着相亲那次,算上这次也不过是两面之缘。细看之下,门少庭突然发现,桑陌跟桑枝长得倒有那么两分的相似。

    想到桑枝,不由得便又想起刚才楼下那一幕,心里顿时一阵烦闷。

    倚在窗上,双手抱胸,若有所思的看着桑陌,淡淡的问道:“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一个吸毒的男人是怎么做到让你对他念念不忘不离不弃的?”

    桑陌挑了挑眉,一脸挑衅的表情看着门少庭:“怎么,你那个临时替补上阵的老婆对你不好吗?”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上下打量着门少庭,“不应该啊,以你的身份背.景,体型相貌,应该很容易让女人爱上才对啊?这么久了还没把她拿下,门少庭,你不会是只中看不中用的外强中干的男人吧?”

    桑陌兀自猜测着,脑子里就闪现出某些不和谐的画面,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门少庭眉头紧蹙的看着桑陌,不由得心里一阵庆幸。幸亏这姑娘临阵逃婚了,若是自己的真的跟她假戏真做了,那才叫一个悲催!

    桑陌被门少庭一双阴鸷的眸子盯得浑身直发毛,笑了半天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貌似自己的话把眼前这个原本就阴晴不定的男人给得罪了。

    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那个……门少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玩笑,纯属玩笑啊,你别介意啊。”

    门少庭轻笑摇头,“你走吧,你说的忙我帮不上。”边说着边转过身去,向窗外望去,不知道那女人聊天有没有聊够,有没有想起病房里还躺着她的男人。

    桑陌有些失望,倏地站起身来,上前一把将门少庭的腰抱住。

    头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泫然欲泣道:“求求你,看在我们差点成为夫妻的份上帮帮我吧!”

    “你先放开我!”门少庭声音冰冷,一双黑玉般的眸子不带一丝情绪。

    “不放,除非你答应帮忙!”桑陌是打定了主意,撒泼卖萌装可怜直到门少庭松口答应帮忙为止。

    门少庭皱了皱眉,低头看着紧紧搂着自己不放的女人,忍不住一阵头疼。

    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次遇到,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他,实在有些头大,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桑枝看着眼前的情景,忍不住蹙了蹙眉。

    她没想到桑陌找秦小白未果之后,居然会想方设法的找到门少庭这边来。

    看情景不用问桑枝也知道桑陌是来干嘛的,只是上校同志,你就这么任由着人家一个大姑娘搂搂抱抱的毫不抗拒,真的合适吗?

    桑枝伸手,啪的一声将房间的顶灯打开,昏暗的屋子顿时一亮,桑陌有些不适应的闭了闭眼。

    门少庭却是微微勾了勾唇角儿,定定的看着才进门的桑枝。

    眼下这情况,不知道这女人会作何反应呢?门少庭竟忍不住有些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