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见桑陌依旧一双小手紧紧抱着门少庭的腰不撒手,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咳咳……”

    眼神儿淡淡的扫过门少庭落在桑陌的脸上,淡然道:“你们这是干嘛呢?病房里做这种动作你们觉得合适?”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刚才吃饭的时候心里光想着赶紧吃完了回来,根本都没顾得上喝水。早就渴的嗓子冒烟儿了,自己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回来,没想到倒是耽误了人家俩人的好事了。

    “你……怎么会来这里?你到底是谁?”桑陌箍在门少庭腰际的小手依旧没有放开,仰着头瞪着桑枝一脸厌恶的问道。

    桑陌记得很清楚,这女人就是自己在小逸病房里遇见的那个,而且还是她将自己赶出了小逸的病房。

    想到那日的情景桑陌心里就不由得来气,现在看见这个不识趣的女人就更是没好话了。

    桑枝挑了挑眉,一脸轻笑的看向前边若无其事一脸淡定的门少庭。

    微微扬起嘴角儿露出一个绝美的笑,轻笑道:“我是谁?门上校,你倒是给她介绍一下我是谁呢?”

    门少庭定定的瞅着桑枝,挑了挑眉,伸手将桑陌搂在自己腰间的双手拨开,淡淡的说道:“这是我老婆桑枝。”

    说完兀自走到床边,脱鞋上床躺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闭目养神。

    桑枝差点就泪了,这男人做错事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上校同志你究竟在拽什么啊!

    桑陌上下打量了一下桑枝,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临时救场最后跟门少庭假戏真做的女人啊!怪不得那天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些眼熟,原来是从网上看见过照片的。”

    一边说着,一边笑吟吟的走到桑枝跟前,双手抱肩歪着脑袋笑道:“你麻雀变凤凰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

    桑陌一脸的浅笑,这语气这表情像极了文丽。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果然这家人都是如出一辙的自恋加自负。

    桑枝没有正面回答桑陌的话,只是一脸浅笑的走到门少庭身边,伸手拉住门少庭粗粝的大手,笑道:“少庭,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桑陌小姐呢?又应该怎么感谢人家呢?”

    门少庭挑了挑眉,黑玉般的眸子看着床前笑得阴恻恻的桑枝,忽然一丝不好的感觉爬上心头。

    直觉告诉他,这女人笑得这么惊悚,一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少庭,我问你话呢!”

    见门少庭不说话,桑枝嘴角儿的笑意更深了,满眼柔情的将他望着。

    心里却是发狠的想着,你要是敢说是,你就死定了!

    看着桑枝一脸灿烂的笑靥,门少庭却觉得脖子上一阵凉风刮过,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当然……不是!”门少庭一脸肯定又确定的望着桑枝,然后看向桑陌,挑眉道:“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就算你那天没有逃婚,我跟你也不可能真的结婚。”

    “所以,请不要以那种恩人的心态自居,我更不希望看到你以及和你有关系的任何人,对我太太有任何不敬或者过分的言行,明白吗?”

    门少庭淡淡的眸光清清淡淡的扫过桑陌的脸颊,明明就那么风轻云淡的如微风拂过,桑陌却没来由的觉得脊背一阵料峭的寒风袭过,炎热的天气里,却觉得浑身发冷的忍不住哆嗦着。

    门少庭说完,一脸谄媚的看着桑枝,那表情就像一只跟主人邀功的宠物狗,简直萌翻所有人的心脏。

    “老婆,我表现如何?”

    门少庭一边笑着一边忍不住拉着桑枝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

    桑枝笑吟吟的抚了抚门少庭一头浓密的短发,那神态像极了主人对宠物的宠溺的安抚。

    “乖,表现的很好,老婆很开心。”

    于是上校先生也开心的咧开嘴笑了……

    开玩笑,为了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着想,门少庭自然力挺自己老婆,他又不傻,难道分不清谁亲谁远吗?

    桑陌被门少庭的表现吓到了,他看着桑枝的表情简直颠覆桑陌的世界观。

    桑陌的认知里,门少庭就是个冷酷霸道的存在,这一印象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里。这也是被迫跟他相亲时候,桑陌尽管被门少庭的相貌气质所吸引,却依旧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原因所在。

    桑陌想门少庭虽然长得比秦末好看些,身材也比秦末健美阳刚些,但是跟这么一个冷酷无趣又单板的男人一起,一定会无聊死的。

    可是此刻看到这样一个霸气冷酷的男人对着桑枝那个女人一副忠犬的表情,桑陌竟没来由的从心底生出一股嫉妒和悔恨。

    桑枝淡淡的看着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眼底滑过一丝不忍。

    就像秦小白说的,桑陌也许真的并不坏,至少她对秦末的感情是真的,而且对于秦末那样一个几乎无可救药的男人,她还能做到不离不弃,也实属难得了。

    桑陌的本质应该是好的吧,她只不过是被宠坏了的温室里的花朵,习惯了对别人颐指气使。所以自己实在没必要跟她计较太多,也实在不应该跟她较真的。

    想到这儿,桑枝淡淡的看了桑陌一眼,“你请回吧,少庭要休息了。”

    桑陌撇了撇嘴儿,一脸不屑的看着桑枝。

    但是瞬间,桑陌便卸掉了自己的伪装,换做一副诚恳的表情看着桑枝,可怜巴巴的道:“桑枝,看在咱俩都姓桑的份上,你就劝劝门少庭帮帮秦末吧。我不能没有秦末,秦末不能坐牢啊,求你了!”

    看着桑陌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桑枝忍不住的抚了抚额,心里甚是无语。

    帮不帮忙跟姓氏有关系吗?她是怎么把这两者扯上关系的?

    桑枝不知道该跟桑陌说什么,只好淡淡的看了一眼门少庭,心说,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来处理吧。

    对于桑枝的想法门少庭自然心领神会,正颜厉色的道:“桑陌,这个真的不是我不帮忙,而是实在帮不上忙。秦末究竟有没有犯法,那不是我说了算的,一切都是以法律为准绳的。你还是回去耐心等待吧,如果秦末是无辜的,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待遇的。”

    桑陌咬了咬牙,“这么说,你是真的不打算帮忙了?”

    门少庭摇摇头,“不打算。”

    “好,门少庭,你等着。就算你不帮忙我也一样有办法救出秦末!”

    门少庭耸耸肩,无所谓的道:“随你的便,但是希望你别触犯法律。”

    “你……”桑陌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气得说不出话来,跺脚咬牙转身出了病房,砰的一声摔门而去。

    桑枝下意识的走到病房门前,推开点门缝儿向外瞧着,却已经不见了桑陌的身影。

    关了门转身回来的时候,桑枝心里不由的一阵说不出的烦闷。

    门少庭坐在床上,朝桑枝伸出手来,“过来!”

    语气宠溺中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桑枝仿若未闻的看了看他,“什么?”

    心里想着心事,根本就没听清楚门少庭说得是什么。

    门少庭心底叹了口气,说道:“过来。”

    “哦!”桑枝乖乖的走到门少庭跟前。

    一把拽住她莲藕般的玉臂,轻轻用力往怀里一带,桑枝重心不稳,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他怀里倒去。

    “啊!”桑枝吓得惊叫出声,她倒不是担心自己倒了,而是担心自己会撞到门少庭的伤口。

    还好门少庭力道恰到好处的接住她,让她靠在自己没受伤的这边怀里。紧紧的将她搂着。

    被男人这么紧张的搂着,桑枝不由得囧了囧,“门少庭,你干嘛啊?万一碰到伤口怎么办?”

    对于刚才的事情,桑枝仍旧心有余悸。

    “你有心事?嗯?”门少庭紧紧搂着桑枝,低头在她光洁的额上轻轻吻着,鹰隼般锐利的眸子丝毫没有放过桑枝眼底那抹无奈和纠结。

    “没有。”桑枝几乎是下意识的摇头否认。

    她有心事,还不止一件。只是她不知道要不要跟门少庭说,更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起。

    他一个军人会喜欢听自己这些无聊的事情吗?而他关心的都是大事,应该也不会关心自己这些婆婆妈妈的琐碎小事吧?

    “没有?”门少庭双手捧起她娇俏的脸蛋儿,让她与自己对视着。

    “看着我的眼睛,说,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嗯?”

    门少庭的声音霸道又魅惑,桑枝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生怕自己被这声音蛊惑。

    “没有。”继续摇头,轻声否认。

    门少庭鹰隼般的眸子黯了黯,低头吻住她说谎的小嘴儿,用力的霸道的吸允着,仿佛要借此惩罚她的不诚实。

    “呃……唔……”桑枝本能的双手挡在自己与门少庭身体之间,用力的往外推着他,“门少庭,你干……什么啊!”

    男人的吻霸道而粗鲁,好像故意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疼,门少庭用力的吻着她的香甜。

    原本只想要惩罚她一下,没想到最后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两人的心不由自主的一起沦陷……

    半晌,门少庭呼呼带喘的放开彼此的纠缠,忍着心里的迫切,一把将桑枝紧紧搂在怀里。

    沙哑着声音闷声道:“我有,刚才送你回来跟你在楼下聊了半天的那个男人是谁?”

    桑枝一愣,“哪个男人?”

    “还不老实坦白?嗯?”门少庭眸中火星乱窜,低头再次狠狠攫住桑枝诱人的香甜。

    “唔……你干嘛?”桑枝忍不住泪奔,这男人没头没脑的究竟在说什么啊?什么男人?哪有男人?明明自己还没有质问他跟桑陌是怎么回事好不,他凭什么来质问自己?

    等等,男人?男人……呃……江北城不就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