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觉得自己跟门少庭较劲儿简直就是不自量力以卵击石,以他无人能及的厚脸皮,自己还妄想以牙还牙,简直就是找虐!

    瞪了门少庭一眼,别扭的别过脸去,不想理他。

    门少庭轻笑出声,伸手捧着她娇俏的脸庞,让她看着自己。

    “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桑枝怔怔的望着门少庭,从他的眸子里,她看到一种叫做宠溺的柔情。

    不自觉地羞涩了低下头去,小胸脯儿有些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着。

    桑枝觉得自己很囧,眼下这情况,这姿势,让她心猿意马根本无法静下心来。

    “我是谁?嗯?”门少庭心里叹了口气,黑玉般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她,灼灼的目光仿佛能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内心深处。

    看着桑枝一脸懵愣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唔……疼!”桑枝揉着脑袋侧目瞪着门少庭,“你果然有家暴倾向!”

    对于桑枝的指控,门少庭不以为意的扬了扬嘴角儿,轻笑出声:“我要是有家暴倾向,你早死不知多少回了!”

    抓了她一双柔弱的小手握着,有些严肃的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只想让你清楚我们是夫妻,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彼此分担的,不要藏在心里,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桑枝囧了囧,看着门少庭一脸委屈的样子,忽然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

    对自己无意识的行为给他造成的困扰感到很抱歉。

    “我……”桑枝一双清透的眸子望着门少庭,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我不是不想跟你说,而是……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说。”

    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桑枝自己都觉得无法消化,她其实也很想找个人倒一倒心里的垃圾,可是面对门少庭的时候,几次想说却还是止于张口。

    她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要怎么跟他说,毕竟自己的身世现在自己都还糊涂着,而肖菲的事情,跟他说真的好吗?

    “先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桑陌的?”如果他没记错,刚才自己只是跟桑陌介绍了她,却并没有跟她介绍桑陌。

    她是怎么知道那女人叫桑陌的?

    桑枝一怔,这男人真是观察细微,自己不经意间的话居然被他捕捉到问题。

    唇角儿扬了扬笑道:“上校先生,你这算不算是职业病?”

    门少庭一把将她抱起放在床上,一只胳膊从她身下绕过搂着她。

    “算是吧,破绽这么明显我要是察觉不出来,你觉得我还配当个军人吗?”

    桑枝歪着脑袋想了想,“也对。”

    “秦小白就是秦末亲姐姐,我去找秦小白的时候在小逸病房里见到过桑陌,那时候她正在求秦小白想办法救秦末。”桑枝老实的回答,却并没有告诉门少庭桑陌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关于自己的身世,桑枝尽管面上装的无所谓,心里始终多少有些介怀的。以至于自己下意识的在逃避这个问题却不自知。

    “哦,”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话题一转,又问道:“那说说肖菲,郑尧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让你这么犹疑不定到底要不要告诉她?”

    桑枝惊讶的张了张嘴,一双眸子差点瞪了出来,“你……你怎么知道的?”

    门少庭得意的扯了扯嘴角儿,“我说我会读心术你信不?”

    桑枝扁了扁嘴,翻了白眼儿,“骗人!”

    门少庭轻笑着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笑而不语。

    窝在门少庭怀里沉思了半晌,桑枝才缓缓的开口,将郑尧瞒着肖菲已经跟文丽结婚的事情告诉了门少庭,并将郑尧对自己说的话,以及肖菲对郑尧的感情事无巨细的跟门少庭讲了一遍。

    说完,桑枝小手无意识的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门少庭健硕的胸膛,“你说我该怎么办?要不要跟肖菲实话实说呢?”

    门少庭墨玉般的眸子凌厉之色一闪而过,他早就对郑尧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下贱到一边瞒着肖菲跟文丽结婚,一边还让肖菲给他怀孕生子。

    而这一切,如果真的像桑枝说的那样,文丽从始至终都是知道的,那么就不单单是郑尧的问题,或许是他俩合计的一个阴谋。

    “实话实说的告诉她吧。”听桑枝这么问自己,门少庭轻笑了下回答。

    “可是我担心,担心肖菲会接受不了这刺激。”

    桑枝一脸苦恼,肖菲实在太痴迷郑尧了,那种为了爱可以抛开一切的绝决,让桑枝想到她知道了郑尧对不起她之后的后果,就觉得害怕。

    “不用担心,让她知道实情之后自己做出选择吧。”

    门少庭闭着眼睛搂着桑枝有些困乏的打个哈欠,“很晚了,睡吧。”

    “可是……”桑枝还在纠结着,想象着自己要何如跟肖菲开口。

    “人总要成长的,成长就要付出代价。相信肖菲,她不会有事的。”边说着,边在桑枝乌黑的秀发上亲了一下,侧身面对着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乖,睡觉吧。”

    门少庭的话让桑枝心安了不少,点点头,决定不再继续无谓的纠结,窝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睡了。

    桑枝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很意外的,旁边又没了门少庭的人影,一张纸条儿压在床头柜的茶杯下。

    “老婆继续帮老公打掩护!”

    桑植看着门少庭留的纸条儿气得想挠墙。

    打掩护,打掩护!你当我是你的防弹服啊!

    桑枝气得将手里的纸条儿揉皱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但是瞬间又跳起来从垃圾桶里捡了出来,脸上瞬间闪过一丝狡黠。

    忽然想到自己老妈昨天打电话说,今天要过来送药膳。

    桑枝紧张的额头上细汗就涔涔的冒了出来。

    无奈之下拨打了门玥玮的电话,“紧急呼救啊,你哥又偷跑了,我妈今天要过来,怎么办?”

    没想到门玥玮那边也是自身难保,一脸愁云的哀嚎,“姐啊,你自求多福吧。你婆婆也要过去呢,我正想办法拖住她呢。”

    桑枝颓然的挂了电话,欲哭无泪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现在唯有祈祷老妈临时有事不能来了,那她就解脱了。

    可是越怕啥就越来啥,正愁着呢,莫青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枝枝,我跟你爸准备过去医院了,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们一并给你们带过去。”

    桑枝一听吓得浑身就是一哆嗦,“那个……妈,你跟我爸今天都歇班啊?”

    “废话,今天周末啊,你这孩子不是累迷糊了吧?”莫青莲电话里忍不住埋怨自己女儿粗心。

    “啊?啊……是啊,我是说难得我老爸也休周末,你俩就别往医院跑了,牵着手逛逛街吃个饭,过过二人世界多好。”

    “去,你出嫁之后,我跟你爸净剩下二人世界了!少跟我贫嘴,快说,没有要带的我们这就过去了。”莫青莲说着就要挂电话。

    桑枝惊得心跳加速,正要说什么,病房的门便被人推开了。

    进来的是莫轻远,莫轻远只淡淡的扫了一眼屋内,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枝枝,门少庭他……”莫轻远想问门少庭去了哪里。

    桑枝连忙嘿嘿干笑着:“妈,我莫叔叔过来了,我先挂了,等会给你回过去哈。”

    桑枝说完速度的挂了电话,伸手拉住莫轻远的胳膊谄笑道:“莫叔叔,那个……门少庭他……他……”

    桑枝犹豫着不敢说真话,一脸为难的看着莫轻远。

    可是明摆着的事情,又怎么能瞒得过去呢?

    莫轻远皱了皱眉,问道:“门少庭偷跑出去了是不是?”

    桑枝一脸干笑的点点头,“嗯,那个……莫叔叔,你能不能别跟院方说啊,他就是出去办个事,下午就回来了。”

    莫轻远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拿你们没办法,不过我看他恢复的倒还不错。要是实在不愿意在医院待着,提前出院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提醒他不能太劳累,更不能做剧烈的运动。”

    桑枝点点头,忽而又想起一会自己爸妈要过来的事情,缠着莫轻远哀求道:“莫叔叔,一会儿我爸妈要过来,你帮我对付他们吧,我有事得出去一趟。”

    桑枝见莫轻远答应了自己的第一个请求,便知道这个也会答应的。既然有人对付自己爸妈了,她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莫轻远宠溺的看看桑枝,轻笑摇头,“死丫头,去吧,就知道给你莫叔叔找麻烦。”

    桑枝嘿嘿笑着吐了吐舌头,跟莫轻远道了谢,拎着包出了医院。

    出了医院,抬头看着头顶上已经高悬的艳阳,桑枝才赫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目的,不知道要去哪里。

    沉思了片刻,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你,枫林苑小区,谢谢。”

    桑枝想着,门少庭这一住院,自己也有好些天没回去看看了,家里一定落了很多灰尘。不如就趁着今天有时间回去打扫一下,等门少庭出院了也好回去住。

    车子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前停下,桑枝付了车钱下车,走进便利店。

    买了些日常用品,拎着袋子出来,慢慢悠悠的往小区里走着。

    抬头只见文丽亲昵的挽着郑尧从小区里走了出来。

    桑枝蹙了蹙眉,越不想看见谁偏偏就越容易看见。

    此时转身躲开已经来不及,文丽已经挽着郑尧笑着朝她走了过来。

    “回来了,好几天没在这小区里看见你了,我还以为你为了躲我不敢回来住了呢!”文丽边说着边亲昵的在郑尧脸上亲了一下。

    她就是要在桑枝面前秀恩爱,就是要恶心她,就是要她心里不好受。

    桑枝心里越难受,文丽就会觉得越高兴,越痛快。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你想太多了。”潜台词就是,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说完无视文丽一脸的气愤,转而冷冷的看着郑尧,冷然道:“肖菲还在医院,你不在医院陪她,不觉得良心难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