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小区门口处,三个面色各异的人静静的站着,夏日的骄阳大肆肆的直射在三人或喜或悲或嘲讽或冷漠的脸上,说不出的怪异不协调。

    尽管如此炎热的天气里,郑尧此刻面对桑枝的质问却感觉身体仿佛被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过,竟忍不住一阵寒栗。

    脸色变了变,看了一眼文丽,很不自然的扬了扬唇角儿,“那个……她没什么事了,下午我会过去接她出院。”

    “哼!”桑枝冷冷的盯着郑尧冷笑一声,“她没什么事了?是啊,肖菲对于你来说从来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你什么时候重视过她!”

    “桑枝,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着又看了文丽一眼,“我们有事,我现在过不去……”

    不待郑尧说完,文丽已经开口接过了他的话,“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就不劳你操心了。”

    说完拉着郑尧就要走。

    桑枝淡淡的冷笑道:“你们俩个的事情自然与我我关,我更加没兴趣去管。但是关系到肖菲,就和我有关了!”

    说完淡淡的转身,看也不看文丽和郑尧的反应,径直朝小区里走去。

    身后,文丽望着桑枝的背影忍不住一阵冷笑,“闲事管到我头上来了,走着瞧,我倒要让你知道惹了我的下场!”

    心里冷哼着,一抹狠戾自眸中划过。

    桑枝用了半天的时间将家里边边角角各个地方仔细的收拾了一遍,最后打包了两大包垃圾放在门口,准备出门的时候一起带出去扔掉。

    坐在沙发上边喝水边休息,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桑枝突然想到肖菲还在医院里,而人渣郑尧此刻应该正陪着文丽吧,肖菲的午餐怎么办?

    肖菲这次意外住院,并没有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只打电话回去说自己回租住屋住两天,过两天就回去了。

    桑枝想了想,抓起钥匙拿了包就要出门,郑尧不管肖菲,她可不能不管。

    门玥玮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枝枝姐,你婆婆这儿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定的,呼,死了多少脑细胞啊。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咱们一起吃饭去。”

    反正她也没事可做,想着桑枝应该也没什么事,便打算约了一起吃饭,然后再去逛逛街。姑嫂二人好像还没有一起逛过街呢。

    桑枝想了想,笑道:“我一会要去医院看一个朋友,你要是不介意跟我一起去的话,我当然是没意见。”

    没想到门玥玮痛快的答应了,问了桑枝现在的位置,打个响指爽快的说道:“等着我,十分钟赶到。”

    十分钟后,门玥玮打来电话,告诉桑枝自己已经在她家楼下了,让她赶紧下楼。

    桑枝惊讶的张了张嘴,换了鞋子,拎包出了门。

    “你还真是准时,我还以为你在大院呢,感情早就出来了啊!”

    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门玥玮,桑枝忍不住轻笑出声。

    原来这姑娘已经在外边游荡半天了。

    “嗯,一个人玩没意思。不过我又刺激了一把雷明,小样的,我就不信拿不下他!”

    门玥玮看着桑枝,一脸兴奋的说道。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该给你准备结婚礼金了?”

    门玥玮摆摆手,“没那么快,雷明就是个别扭的笨蛋。不过礼金什么的就算了,我哥送你的这部车我倒是很喜欢,开着真有感觉啊。要不你让我哥也送我一辆同样的呗!”

    桑枝囧了囧,这车开车当然有感觉了,这可是门少庭让人给自己改装的车,市面上哪里买得到啊!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等你哥回来你自己跟他说吧。”

    桑枝坐在副驾上系上安全带,拍了拍门玥玮的肩膀,“既然你这么喜欢这车,就让你继续过把瘾。司机师傅,走起!”

    门玥玮扯了扯嘴角儿,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门玥玮都在不停游说着桑枝,想着让她帮忙跟门少庭要一辆同样的车子。

    门玥玮一直觉得嫂子很好说话,但是她没想到,凡是和门少庭沾上关系的事情,她却拒绝的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直到车子开到了医院门口,门玥玮也没能让桑枝松口。不由得一阵懊恼,最后悻悻的跟着桑枝下车,电梯里,还不死心的抱着桑枝的胳膊撒娇:“要不,我降低一下要求,你让我哥把我的车子也给改装一下呗。”

    闻言桑枝差点一个踉跄撞在电梯墙上,一脸诧异的看着门玥玮:“我要是没记错,你那车可是拉风的保时捷跑车吧,你还要改装成啥样?”

    门玥玮扁了扁嘴,桑枝一语中的,她其实也不知道要改装成啥样。

    确切的说,门玥玮只会开车,却对车根本没有什么研究。你要问她想要什么样的车,她的第一反应会说,“好看的!”

    “那个得问我哥吧,我不在行。”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这姑娘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出了电梯,两人拉着手朝肖菲的病房走去。

    病房里,肖菲正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跟江北城说笑着,气色看上去很不错,貌似心情也很好。

    见桑枝进来,朝她招了招手,嘴里嚼着苹果含糊不清的说道:“枝枝你来了,这位是?”

    肖菲看了看一身惹火身材的门玥玮,愣了愣,随即问桑枝。

    桑枝笑笑,“我小姑子,门玥玮。”

    又看了看门玥玮,指着肖菲介绍道:“这是肖菲。”

    门玥玮很自来熟的拉着肖菲的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听说你怀孕了,几个月了,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肖菲笑得有些羞涩,红着脸小声道:“才两个多月,现在还看不出来的。”

    大家都是同龄人,很快的就熟悉起来。

    肖菲指着一旁的江北城跟门玥玮介绍:“这个是江北城,枝枝的好朋友。”

    门玥玮看了一眼有些不自然的江北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去,“你好,江先生,我是门玥玮,请多多关照。”

    被门玥玮这么调皮的一闹,原本就有些不自然的江北城更加窘迫了。

    扯了扯嘴角儿,不自然的朝门玥玮伸出手去。

    桑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望了望天花板,伸手拍掉门玥玮伸出的手,“小玮,别闹了!”

    说着又看了看肖菲,“他们本来就认识,都是关系很熟的朋友了。”

    肖菲这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多此一举了,不由得羞得满脸通红。

    门玥玮忍不住哈哈大笑,拉着肖菲的手,“我以为就我嫂子动不动喜欢脸红呢,没想到她的好朋友也这么爱脸红啊!”

    肖菲又不好意思的笑了。

    这时候郑尧给肖菲打来电话,告诉肖菲自己可能要晚一点过来接她出院了。

    肖菲的神色有些失落,但很快的调整过来,“你忙你的吧,我其实可以自己回去的。”

    桑枝最看不惯肖菲对郑尧这种低声下气的样子,伸手一把抢过肖菲的手机,冷冷的说道:“你不用过来了,肖菲我会接出院送回她父母那边,以后想见肖菲就来她父母那边吧!”

    说完根本不给郑尧说话的机会,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肖菲看着桑枝一脸气鼓鼓的样子,惊讶的张了张嘴。

    她一直都知道肖菲不喜欢郑尧,可也没见她对郑尧这么不客气过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枝枝,你没事吧?”

    桑枝摇了摇头,暗自吸了口气,淡定一下说道:“肖菲,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有没有事,要是没事咱们现在就办理出院,然后一起出去大吃一顿给你补补怎么样?”

    肖菲的神思还停留在桑枝对郑尧的态度上,怔怔的点点头,说了声“好。”

    桑枝看了一眼门玥玮,“你在这儿陪着她,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说完拿了单子转身就走,江北城急忙跟了出来,“我跟你一起去。”

    病房里门玥玮和肖菲面面相觑,刚才桑枝的反应也让门玥玮大吃一惊。

    印象中,桑枝一直是个温柔的女人,跟谁都客客气气的,从没见她跟谁发过火。

    看来这个叫郑尧是真的把她给气着了,可是人家女朋友都没生气,她生这么大的气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她今天是吃了枪药了吗?”肖菲瞅着病房门,一脸怕怕的表情。

    跟桑枝认识二十几年,她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仿佛失去理智般的说话,而且还是对自己的男人。

    不光门玥玮觉得惊讶,就连肖菲也有种诡异的感觉。

    门玥玮耸肩摇头,同样一脸的莫名其妙。

    江北城双手抱胸一脸审视的看着桑枝。

    桑枝被他看的一阵烦躁,抬了抬眼皮瞭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江北城似笑非笑:“你今天的火气格外的大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我想想,来之前遇见文丽和郑尧了?”

    桑枝心里有些惊讶,自己认识的男人是不是都会读心术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桑枝没有回答江北城的问话,反而一脸怪异的看着他问道。

    江北城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看向别处,“我正巧路过,想到肖菲在住院就顺便过来看看。”

    “是吗?”桑枝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直觉告诉她,江北城在撒谎,他一定是特意过来的。而他跟肖菲并不熟,只有昨天的一面之缘,那么他特意过来看肖菲是什么目的呢?

    想到江北城和文丽的关系,桑枝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

    尽管桑枝不想那么想江北城,但是他和文丽的关系却不得不让她多想。

    江北城看出桑枝眼中的怀疑和不信任,不由得有些生气。

    一把抢过桑枝手中的单子往结算处走去,“放心,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